第 29 章 弟弟和蛋捲

A- A+

  部落成員回來的這晚上,他們舉行了盛大的慶祝活動。由於溫柔先生的關係,臭臉先生這回失去了排在前頭享用食物的榮耀。倒是肖先生,族長因為那給他們帶來很大幫助的魚油炸彈,特意送給了他一個從敵對部落獲得的戰利品。那是個像柚子一樣大小的水果,鮮紅鮮紅的,看樣子不用剝皮直接咬著就能吃。族長說這是長壽果,只有在橫跨過敵對部落的領地才能在一個小山坳裡找著結這果實的樹。並且那種果樹好幾年才會結一次果實,他們這次過去也只是帶回了一個。

  既然東西難得,當然是要給他們部落的小勇士享用。族長是這麼誇獎肖先生的,不過耳根子向來軟的肖先生這回卻沒有輕飄飄起來,因為族長顯然不只誇獎了他一頭,其結果就是——他要和笨蛋捲分享這個長壽果。

  分享啊……

  肖先生的爪子在擺著長壽果的木墩上劃著圈圈。所謂分享當然是指他們把那長壽果一掰為二分著吃,可為何他腦子想的卻是你咬一口我咬一口的場景?

  這樣太不好了。

  肖先生臉上紅了紅,他稍轉過頭又用眼角去瞄邊上笨蛋捲的尾巴,那條活潑的尾巴果然正點著地面劃過來又劃過去,慢吞吞的樣子一看也是有小打算。肖先生的尾巴不自覺的一甩,腦子裡有關你咬一口我咬一口的場景瞬間升級成了你咬住一半我咬住另一半,啊嗚一口直接吞下去還能順便打個啵。

  ///→,→///

  完了,已經在不歸路上狂奔的肖先生臉上更紅,他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提前進入了發情期。

  

  那邊笨蛋捲的確也在轉心思,不過小朋友比較單純,他只是在慶祝繼牽小尾巴又舔來舔去表示親熱後,長長和卷卷又能分吃一個果子這件事。

  於是各懷心思羞羞澀澀的小怪物們看著面前的長壽果,沒分吃沒爭搶,卻都在心裡幻想出各種奇怪的場景。正又要在周圍散發出強大的粉紅氣場吸引部落裡其他小朋友們來圍觀時,弟弟小朋友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了他們木墩對面。

  弟弟本是來叫肖先生過去吃肉的,但是一看到他哥哥竟然又和那個面癱臉坐在一起時,弟弟決定在拉肖先生過去吃飯前,先把面前的問題解決掉。

  只見弟弟慢慢爬上木墩,在肖先生和笨蛋捲反應過來前,啊嗚一口就咬上了長壽果。

  弟弟的嘴巴真大,一下就咬去了一半的果肉。弟弟的臉皮也真厚,自己吃掉一半後,又把剩下的那半遞到肖先生嘴邊,「哥哥吃!」

  肖先生的表情有點抽筋,正想說弟弟你不要這麼挑釁笨蛋捲啊,他雖然笨了點但是行動力絕對不是你我所能對付的,這萬一……

  肖先生的萬一還沒想完,笨蛋捲已經有了行動,只看他蹭一下跳到肖先生邊上,一口就咬走了弟弟手上的半個長壽果——這是長長和卷卷的果實!在心裡這麼叫著,笨蛋捲吃掉了剩下那一半果實的其中一半,又把剩餘的四分之一遞給肖先生,「吃!」

  肖先生的表情抽得更厲害了,正繼續想說笨蛋捲你也不要這麼挑釁弟弟啊,弟弟雖然小了點但是行動力也是很叫人大開眼界的,這萬一……

  這回肖先生的萬一還是沒有想完,因為弟弟也展示了他的行動力,他直接從木墩上撲到了笨蛋捲身上,兩頭小怪物一下就滾出老遠扭打了起來。

  笨蛋捲爪子裡的果實劃出道優美的弧線正好落在了肖先生的爪子裡,肖先生邊吃著長壽果邊琢磨他是不是應該表現出點高興的情緒,畢竟這兒竟然有兩個小怪物肯為自己打架。

  ……………………

  ……………………

  ……………………

  高興個頭啊高興!又不是大胸軟妹子在為你打架TAT

  肖先生一口吞掉了剩下的果肉,急急忙跑上去想把那兩頭又抓又咬完全是用盡全力在打的怪物分開,不過在外人看來,其實更像是三頭小怪物在混戰。而到了部落的慶祝活動告一段落,各自來找家裡小朋友回家的大人們看到的就是某三頭小朋友各頂著亂蓬蓬的腦袋圍著個小圈互瞪——弟弟在瞪笨蛋捲,笨蛋捲在瞪弟弟,而肖先生正在瞪他們兩個。

  哦這可真厲害,竟然能把兩隻眼球在同一時間瞥向兩個方向,肖先生邊瞪邊想,不錯,經此一役倒給他發掘出自身的一個新天賦,只是為什麼會有種悲哀的感覺呢?果然這並不是什麼能拿得出手的天賦吧,就像為你打架的不是大胸軟妹子而是雄性小怪物一樣→,→|||||

  

  就在小朋友們方才打來打去鬧得不可開交的時候,大人們那兒卻是在討論重要的事情,因為族長這回受了重傷失去了一隻爪子,所以他自認為已沒有了繼續擔任族長保護部落成員的資格。大夥兒雖然很尊重族長,但也認為他們部落需要一個年輕並且強大的克魯人來帶領他們更好的生活。而由於部落族長是由大家推舉而成,於是現在的老族長便決定在十天後召集大夥兒來此地選舉出他們部落的新族長。

  肖先生他們部落的怪物們雖然都挺淳樸簡單,但該有的八卦精神卻一點都不少。這回要選出新任族長,當然各個都摩拳擦掌地在那互相傳播打聽著小道消息。其實要說這部落裡年輕又打架厲害的族人,溫柔先生完全能算上一個,加上溫柔先生平時怪物緣不錯,和誰都能說上兩句,於是有不少人都認為他會成為下任族長。

  可就在這關鍵時候,不知從哪裡傳出了另一種說法,說族長似乎並不太認可溫柔先生成為他的繼任者。部落的成員向來把族長當成是他們行動的方向,這說法一出來,倒是叫不少偏向溫柔先生的克魯人又開始重新考慮起候選人來。

  溫柔先生自然也知道了這消息,他雖然對族長這個身份沒太大想法,但還是把這事放在了心上。之後有一天早上,他在捕獵之前就趁空先拐去了族長住的地方。

  溫柔先生是帶著肖先生一起去的,可能他覺得族長見著他家小朋友火氣能小些。不過肖先生是一點用都沒派上,因為族長在被他的伴侶用爪子威脅著終於肯和溫柔先生說話時,立刻就打發了肖先生去外頭玩。但顯然肖先生完整繼承了克魯人八卦的天性,這越不想讓他聽的對話他當然就越想要知道了。於是他假裝跑遠處玩去,而後又偷偷繞了點路摸回來,往山洞邊的石壁上一靠,耳朵緊貼其上,就跟個壁虎無甚兩樣。

  裡頭的交談斷斷續續地傳了出來,族長本身很看重溫柔先生,對於他犯錯又不肯承認,罵起來就有點狠。不過肖先生發現族長除了沒有起名天分外,也很沒有罵人的天分啊。這來回幾句除了「你這個不用腦子的笨蛋」就是「你這個衝動的蠢貨」的,真是半點花樣都沒有。

  不過族長雖然罵人乏善可陳,力氣卻是不小,在肖先生等到溫柔先生挨罵結束時,就看見他臉上好長兩道爪子印。不過溫柔先生出來時手裡拿著一條鹿角串成的項鏈,那是族長為獎勵在部落戰爭中立下過功勞的勇士而特意準備的,前幾天的慶祝活動上,就有五六個克魯人拿到這個。

  「族長原諒你了?」肖先生跑過去拿過那串項鏈細看,還不忘關心一下溫柔先生那邊的進展如何。溫柔先生翻了個白眼,小聲抱怨了句「那個老傢伙」,雖然是不太尊重的話,但肖先生還是覺得溫柔先生和族長的關係那是相當的好啊。他甚至覺得到選舉族長那天,現任的老族長會支持溫柔先生成為他的繼任者。

  不過——這樣真的好麼?

  肖先生成為怪物都快要十五年了,當然是知道克魯人的傳統。由於克魯人都是驍勇善戰又極具血性的勇士,所以在推選族長時,他們都會選擇曾經下過蛋地克魯人。這就像個不成文的規定,可能他們認為下過蛋的克魯人比沒下過蛋的更具有包容和友善的情感,而這點恰是一個部落族長所需要的。

  只是,溫柔先生明明就沒有下過蛋啊,為什麼大夥都以為是他們家是溫柔先生下蛋的啊。

  這個問題困擾了肖先生許久,這會兒趁著只有他和溫柔先生兩頭,他終於還是問了出來。

  溫柔先生對於他家小朋友知道是臭臉先生下蛋這件事有些吃驚,他甚至還問肖先生是誰告訴的他。不過在肖先生說是他自己得出的結論後,溫柔先生又忍不住笑了起來。

  等到笑夠了,他蹲□異常嚴肅地警告肖先生,「長長,快把這事兒忘了,千萬別告訴別人。」

  「為什麼?」其實肖先生還真有些壞心地想知道如果他去問臭臉先生,會收到怎樣的答覆。不過溫柔先生立刻就遏止了這種危險的想法,他告訴肖先生說,「你要知道長長,你親愛的涂穆爸爸除了比較喜歡計較這事兒,就沒別的什麼愛好了,我就連起河堤埋蛋的機會都讓給他了……」

  去河堤埋蛋等待寶寶孵化出來通常是沒下蛋的那位去做,克魯人認為這是沒下蛋的那位長輩親近自己小孩兒的機會。而顯然,他家去埋蛋的是臭臉先生。

  哦溫柔先生,你為了保住臭臉先生不生蛋的地位,可真是犧牲大了╮(╯▽╰)╭

  哦臭臉先生,你為了保住自己在外人面前不生蛋的形象,竟然連最喜歡遵守的規矩也不管了→,→||||

  

  肖先生有些無語,不知該讚歎臭臉先生是有多愛不生蛋這個形象,還是該讚揚溫柔先生是有多麼的不在意生蛋這事。

  倒是溫柔先生被提了這事兒,想到他家長長過些日子也該換牙了,就覺得應該給肖先生傳授點怪物生心得體會。只聽他用比方才更加嚴肅的語氣對肖先生說,「長長,你要記住了,以後有些事情終究不能順心如意,但與其去注意別人怎麼想,還不如把握實際。」

  「實際?」

  「對,實際可比別人想的有意思許多。」

  「真這樣?」

  「當然了,你看涂穆他活得多累啊。」

  溫柔先生說完,就不自覺地聯想起涂穆每回被他打敗後的表情,肖先生肯定也正在做這方面的想像,果然在意別人看法的,一定是在私下吃虧的那一位啊。

  

  溫柔先生這天終於獲得了族長的原諒,肖先生也從溫柔先生那兒獲得了怪物生啟發,他們高高興興地捕獵完又回到家,在看到臭臉先生時高高興興地笑了好長時間,可能笑得太過分太猥瑣,最後的結果就又是去洞外面壁思過了半天,但就算是面壁思過,他們也挺高興。

  至於後來被推選出來成為族長繼任者的,是擔任了教授小朋友捕獵職責好多年的雅克。他在年青一代中具有聲望,本身的能力也很強,對與他們部落還真是個不錯的選擇。

  至於肖先生對於雅克這個新任族長有什麼想法,概括起來是這樣的——

  雅克,新任族長,生蛋的那個——矮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