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章 壯士肖先生

A- A+

  不過被砸暈的次數太多,肖先生就開始擔心哪天弟弟會被哭包木給砸壞了。肖先生這人沒什麼原則沒什麼氣概,於是有天就偷偷問弟弟怎麼每次都能被哭包木抓個正著。

  「那我不是站他跟前麼。」弟弟握著小拳頭自信滿滿,「哥哥放心,下次絕不會被扔出去的!」

  下次肯定還是會被扔出去吧→,→||

  肖先生有些無語,他又問弟弟,「挑釁完了不會趕緊跑麼?硬站著逞什麼能?」

  「那多沒面子啊。」

  「被砸暈就有面子了?」

  弟弟一驚,他顯然沒考慮過這個問題,現在被肖先生提到,兩相做了比較,發覺這可能似乎好像——的確是被扔出去砸暈更沒面子哦。

  弟弟有些小崩潰,因為他突然意識到自己這段時間動不動就被當眾扔出去其實是有多麼的丟臉。只見他的兩隻小拳頭握得更緊,好半天才一字一頓地對肖先生保證,「下回我弄哭他後,一定立刻跑開!」

  難道不應該是下回再也不去弄哭人家才對么弟弟?肖先生有些抽搐,不過想想小朋友們打打鬧鬧也挺正常,弟弟能保護好自己他也沒必要管太多。

  其實肖先生最近也沒心思管著弟弟,原因嘛,當然是有別的地方需要花心思了///→,→///

  自那日溫柔先生傳授了肖先生怪物生心得體會,又加上換牙期的臨近,肖先生就覺得自己也該開始給自己的未來生活謀劃謀劃了。

  可到底是要怎麼謀劃呢?

  肖先生摸著自己的小胸脯想了一遍又一遍,腦子裡除了能出現笨蛋捲嚴肅小臉和他活潑尾巴之外,是半點其他都沒有。經由此能得出的結論,大概是他真的希望以後能和笨蛋捲搭伙過日子吧。

  不過這是不是也就意味著他以後將毫無壓力地要被那小鬼打飛無數次在被壓上圈圈叉叉更多次TAT

  不要這樣啊,他又不是母雞,一點都不想生蛋的啊!肖先生抱頭在草垛上滾來滾去,心裡哀嚎個不停,這可怎麼辦?這可怎麼辦喲!

  肖先生在家裡琢磨了好幾天,又去找溫柔先生繼續領悟身為一個不生蛋的成功怪物,到底應該有怎樣的行動力和思維能力。

  而這兩頭怪物最後得出的結論就是——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長長,去記住他的攻擊套路,回來我們好好研究,找到他的弱點!」溫柔先生一板一眼地教授肖先生打架要領,頗有點要把過些天就得上戰場與敵人拼得你死我活的兒子培養成一等勇士的豪氣。

  而肖先生也是一股熱血沖大腦,那氣勢之足,都有點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馬上就能返的架勢了。

  嗯,有狗頭軍師溫柔先生在,一定能成!肖先生一握拳,開始了他每天出去找笨蛋捲切磋打架技藝的生活。

  

  笨蛋捲在肖先生第一次跑來找他時驚得都快炸毛,因為那天肖先生在外頭找到他後,說的第一句話就是,「來比一場吧,卷卷!」

  來,來比一場?笨蛋捲臉刷一下就紅成個大番茄,要知道在平和時期,克魯人任何有關打架的邀請其實都是在說「來一發吧親愛的」。

  —口—/////長長要和卷捲來一發?

  笨蛋捲的眼神又開始飄個不停,他結巴著回應肖先生說,「這,這太突然了。」

  太突然了?切磋打架技術也要慢慢來?肖先生先想到這個,而後才意識到,他好像——提了個非常NO FACE的問題OTZ。

  完了,這小鬼不會聽出些什麼來吧,肖先生的臉也慢慢紅了起來,他支支吾吾半天,終於掰出個像樣的理由,「之前敵人入侵,我沒打兩下就受傷了,所以爸爸希望,我平時能和別人多練練→,→||」

  原來是這樣啊,笨蛋捲的眼神繼續在那飄,只是原本微微翹起的尾巴尖在瞬間垂了下來。所以其實,這頭小朋友——根本就是在期待肖先生能邀請一起做些什麼糟糕的事情發生麼喂!笨蛋捲!你還沒換牙呢!

  心裡雖然有那麼點小失望,不過笨蛋捲對於肖先生能主動來找他練習打架還是很高興的,所以就連肖先生在打架前提了很多奇怪的要求他也沒有意見。

  肖先生說打架要是有一方喊開始才能開始,笨蛋捲點頭同意。

  肖先生又說他們打架就是切磋切磋,不能用牙齒咬人,笨蛋捲大概也怕把對方弄傷,便又同意了。

  再之後麼,肖先生也沒什麼要求了。他踢踢腿扭扭腰做著熱身運動,腦袋裡不忘過一遍身為人類保鏢時學過的擒拿招式。過肩摔也好,沖頂膝也罷,克魯人與人類本身的薄弱部位並沒有太大差別,肖先生試著模擬了幾遍和笨蛋捲對打的過程,覺得只要笨蛋捲不搞突然襲擊,似乎——也不是那麼難對付嘛,說不定幾個側踢還能把他直接踢飛了。

  嗯,沒問題!越想越靠譜的肖先生信心倍增,還特裝地擺了個李小龍的經典動作,就差沒喊兩聲「唔噠——」。

  一旁笨蛋捲看著肖先生在那做了好久詭異的動作,還以為他這是在向神明祈禱能贏得打架,小朋友甚至都開始考慮自己是不是也向神明禱告一下。

  總算耐心等了半天,對方終於停下來,雖然最後停著的那個姿勢依然奇怪,但笨蛋捲還是看懂了肖先生對他招手的意思——那是叫開打吧。

  笨蛋捲握了握拳頭,腳下一用力就朝肖先生撲了過去。

  撲了過去=皿=!!!

  撲了……

  過去OTZ||||

  

  肖先生作為曾經的保鏢當然會擒拿格鬥防身之術,甚至技藝不錯,他還親手制服過歹徒。可問題是以前的對手都是人啊,都是從正面跑過來的。而現在面對的笨蛋捲他不是正常人啊,他是直接從斜上方撲下來的啊!

  那些所謂的格鬥技巧對於人類而言是具有攻擊力的,而對於野獸而言,那不過是你打算選哪個姿勢被他撲倒而已啊!媽媽,怪物們太欺負人了TAT

  肖先生在時隔很久終於又被笨蛋捲輕易撲倒在地上摺騰個沒完,他掙扎半天都沒多少幫助,直恨方才沒提醒笨蛋捲打架不能用爪子!不能把人直接撲倒!

  可如果連這些都被禁止了,那還能叫打架麼?

  所以說啊,風都蕭蕭了,易水也寒了,壯士你這一去,怎麼可能還回的來?

  肖先生趴在地上留下了寬寬的眼淚——

  溫柔先生,對不起,他甚至連笨蛋捲打架的套路都還沒看到,就直接被再見了TAT

  

  不過就算被再見得輕易又徹底,肖先生還是每天都去固定的地方找笨蛋捲,像是約定了一樣,笨蛋捲似乎也很樂意每天都在同一個地方等肖先生來,雖然肖先生一直認為他這是為了能瞭解笨蛋捲的攻擊套路才每天和他待一塊兒,但用通俗點的說法來講,就是兩頭小怪物開始約會了。

  每次約會的都內容只有打架和捕獵,但他們仍然樂此不疲。肖先生還饒有興致地教笨蛋捲編漁網,當然他自己的手藝也有待考究。笨蛋捲拿著漁網捕魚玩了兩天,又用這網去網陸地上的動物,可惜大型的動物力氣相對就比較猛,很容易就會把網扯破。

  肖先生倒是有個主意,他把挫成繩狀的黃麻擰成一股,他與笨蛋捲選了個食草動物經常出沒的地方,找了棵樹把黃麻繩的一頭系在樹幹上,自己拉著另一頭去了草叢裡躲著。而後便叫笨蛋捲趕著看中的獵物往他這兒來。等獵物跑過樹幹時,就立刻拉緊麻繩,獵物毫無準備基本都會被絆倒,如此一來他們這邊就能輕而易舉地有收穫了。

  這種方法不太費力也沒有危險,兩頭小怪物合作試過幾次,很快就上了手。於是他們每天都能在外頭吃個飽,回去時還能順便帶上不少。

  家裡大人們對於小朋友能每天都能穩定地帶回獵物這件事倍感吃驚,但是正互相藏著私心粉紅來羞澀去的小朋友們卻默契地想要保守這個秘密,誰都沒說出個所以然。

  而在肖先生把他那些破破爛爛的捕獵方法拿出來和笨蛋捲分享的同時,笨蛋捲也帶著肖先生去了不少好玩的地方。小朋友雖然生性比較悶,倒是挺喜歡到處跑。就連藏在森林深處那種狹長如細線的小山溝都能被他給翻出來。

  不過肖先生後來總結髮現,笨蛋捲去的所有地方——似乎都長著野生的果樹。而笨蛋捲每到一個地方,對肖先生說的第一句介紹肯定是,「這兒有好吃的東西。」

  好吃的東西?

  哦笨蛋捲,你原來還是個小吃貨。

  不過竟然會喜歡吃甜膩膩的果實,這絕對是小鬼才會有的愛好啊。肖先生在心裡默默感嘆了句,聯想到很久前關於松苞那事兒某頭的折騰,他決定還是別把「只有小鬼才喜歡吃甜食」這種想法說出來的好。

  哎,他還真是個體貼的怪物。

  肖先生在心裡誇了自己一句,就饒有興致地看著笨蛋捲把那甜得都快與糖漿沒多大區別的果子一顆顆地往嘴裡塞。速度之快,絕對堪比他吃肉。

  不過這樣真的沒事麼?不會蛀牙吧?肖先生有些小擔心,但顯然笨蛋捲的牙齒就跟他打架的本領一樣牛逼哄哄,最起碼在肖先生觀察的這段時間裡,他的牙齒每天都堅固地能直接咬斷一頭山羊的喉嚨,看來沒有蛀牙這種目標,對於笨蛋捲而言根本就不在話下。

  

  其實在肖先生觀察笨蛋捲的同時,笨蛋捲小朋友也在偷偷注意著肖先生,畢竟以後是要一起搭伙過日子的麼,總得要好好瞭解伴侶的習性才行。小朋友認真地想著,又仔細地看著,然後他終於發現到,肖先生似乎對於被他打敗這件事有種特殊的執念。

  難道長長很在意輸贏?可平時他也不怎麼好鬥啊?笨蛋捲把這問題琢磨了好半天。

  小朋友腦袋瓜裡的回路可能也長得比較特殊,所以這時候他反而沒往那些糟糕的事情上想,而是理解成好久以前他們在爭奪阿克時他搶走了本該屬於肖先生的名號,所以肖先生心裡就一直有疙瘩。

  可能長長很喜歡那塊寶石。笨蛋捲默默地替肖先生下了個定義,順便也做了個小決定,在某天他倆要各回各家前,他特意拉住肖先生讓隔天早點過來。而等到肖先生第二天有些奇怪地一大早就跑到他們最近見面的小河邊時,就看見笨蛋捲手裡攢著塊瑩綠的寶石——那是當年他獲得阿克稱號時,族長親手交給他的。

  肖先生有些莫名,正想問他怎麼把這給帶來時,笨蛋捲這時已走到了他跟前。小朋友最後看了眼他珍藏多年喜歡得不得了的綠寶石,就直接把它塞進了肖先生的爪子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