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章 圈圈叉叉那點事

  寒冷的冬天在兩頭小怪暴力又親密的生活中很快就來了,這片大森林一到這時便會被冰雪覆蓋,不少食草動物都會趕在冬季到來前遷徙或冬眠,這直接導致的後果,就是克魯人能捕到的食物一下就少了。

  以前和大人住一起時,溫柔先生和臭臉先生從沒有讓家裡小朋友餓過,所以肖先生對於冬天的寒冷只有個概念而已。只是現在捕獵的任務落在了自己身上,這白茫茫的冬天一下就變得嚴酷起來。

  才走進森林沒多久,肖先生就冷得直哆嗦,赤腳他在積雪裡也是難受得很。他本想拿獸皮抱住腳,但皮毛的光滑減小了抓地力,跑動起來很不靈活,最後他只得在出去捕獵前先圍著領地好好跑上兩圈當做熱身。

  每到這時候,卷先生總是站在邊上看著肖先生又蹦又跳地折騰完,他自己從來只是在邊上圍觀而不加入,之後去捕獵時他也是一副完全不冷的模樣,這讓肖先生感道不可思議。他忍不住問卷先生他難道不冷麼?卷先生搖搖頭,表示他一點都不覺得冷。

  好厲害哦,肖先生在心裡對卷先生表示讚歎,不過親愛的,你明明不冷,為何那條活潑的尾巴卻是炸粗一圈垂在身後一動不動呢?小心再逞強下去,你敏感的尾巴就直接被凍掉了哦=_,=!

  

  幸運的是,卷先生的尾巴一直就牢牢地長在他身後,因為每次碰到獵物,動手追捕的總是卷先生,活動活動身體熱起來,他活潑的尾巴就又重新回來了。只可惜冬天森林裡的動物真的很難找,他們尋得雪地上的腳印找過去,更多都只能帶回些野兔之類的小動物,食物量不夠,就得每天每天地出去捕獵。

  這實在辛苦又費力,肖先生後來就想著去河裡捕魚試試。森林裡的河水這時候當然也已結上了厚冰,肖先生在其上鑿出了小窟窿,因為魚兒有往光亮地方游動地習慣,這厚冰底下暗得很,肖先生才鑿出個窟窿沒多久,就有不少的魚往這塊游,魚數量一多,他們互相碰撞,便紛紛衝出水面來。

  卷先生眼急手快動作利落,一見到魚冒頭就用石矛去叉,肖先生也在邊上幫忙,很快就給叉上了不少大魚。

  這天是他們入冬以來吃得最飽的一頓,吃完還有不少剩下,為防魚肉腐爛,肖先生讓卷先生把那些魚都剖成塊,他自己跑去找來幾塊大石頭,中間挖空,盛上水後又把魚肉扔到裡頭。等回到山洞,他們把那些石塊放在洞外頭,等一晚上過去,那裡頭的水結成冰,這魚肉也就完全被冰凍起來,延緩的腐化速度足夠他們吃上好幾天。

  食物的問題暫時得到解決,兩頭小怪物終於不用每天都出去捕獵了。而等到最冷的那幾天,他們總會在家附近撿到不少已經死去的動物。初時還以為那些動物是凍死或病死的,可仔細看卻總能在這些動物的屍體找到人為造成的致命傷口——這是有人殺死了動物後掉在他們領地來的。

  一天兩天還能說是運氣好,只是連續好幾天他們都能在相同的地方撿到動物屍體,肖先生就覺得這事變得不可思議起來。

  那天又是撿到好幾隻山雞和野兔的屍體回來,肖先生拎過一隻湊近傷口處聞,而後竟從血腥味中嗅到了溫柔先生的氣味。他還以為是自己太想念那兩頭大怪物和弟弟所以錯覺了,一邊的卷先生卻也在這時候抓著他手裡的動物屍體驚呼道,「這是爸爸送來的。」

  兩頭小怪物對視一眼,然後一下明白過來,其實這幾天撿來的動物都是長輩們怕他們抓不到食物餓肚子,偷偷送來給他們的。

  所以就算被趕出了領地,爸爸還是他們的爸爸,小朋友也依然是他們的小朋友。

  肖先生和卷先生又抱在一起嗚嗚了好半天,這回卻是因為激動的。只是天寒地凍,長輩們就算本是再大捕到的獵物也是有限,肖先生和卷先生都已出去單過,可不願還是大人們的負擔,於是當天晚上,他們就把抓來的魚扔在之前撿到動物的地方。等到隔天再去看,魚被帶走了,從此也在沒有出現過新的動物屍體,看來他們過得很好地信息已經順利傳達給掛心他們的長輩了。大家都過得很好,這真是件幸福的事情。

  其實不止幸福,整個冬天肖先生也過得相當性福啊→,→|||

  冬天嘛,刨去捕獵就只有在洞裡窩著了。卷先生不是頭健談的怪物,他倆在草垛坐著無聊,尾巴勾勾搭搭,再抱一塊兒親親舔舔,接著總免不了要打上一架暖暖身,當然暖身只是過程,最後能來上一發才是主要目的。

  肖先生家的菊花先生經過快一年的鍛鍊,早已身強體健柔韌得很,但相對的,由於卷先生是頭單純又傳統的怪物,每迴圈圈叉叉都選擇從背後來,而草垛和地上都粗糙得很,這直接導致了肖先生的膝蓋和手肘每次都被折騰得都快破皮。

  肖先生暫時也不指望自己能上到卷先生,所以他現在最希望的是能換個讓他舒服一些的姿勢。可每當他在其間想要側轉個身或換個別的姿勢時,卷先生總是誤以為他這是在掙扎,然後嘛,肖先生的脖子就又被捲先生狠狠咬住了。

  這頭笨蛋!!

  肖先生咬牙切齒,終於在一天晚上掐著卷先生的脖子吼,「你別每次都咬我脖子成麼?我又沒想要怎樣!」

  那時候他倆才剛來過一發,卷先生自然又是羞澀難當,他的尾巴在草垛上狂畫圈圈,好半天才憋出個哦。

  哦!哦你個頭!!!

  肖先生才不相信卷先生把他的話聽進去,所以在隔天他又被打趴在草垛上時,肖先生甚至連被打痛的地方都沒去揉,就朝卷先生大吼著警告說,「別咬我脖子!」

  這次卷先生想不聽進去也不可能,於是在卷家雞雞先生和肖家菊花先生親密接觸快一年時,肖先生終於能在途中轉過身換成個舒服的姿勢,與卷先生面對面來一次了。

  可是——卷先生你怎麼停下來不動了?

  肖先生盯著卷先生,卷先生也在看肖先生,直到原本火熱的身體都要涼下來了,卷先生終於弱弱地提議說,「長長你轉過去好麼?」

  「不要。」躺著多舒服啊。

  「可是這姿勢不對。」

  卷先生好委屈,肖先生好抽搐——姿勢不對?難道怪物界圈圈叉叉還有所謂的標準姿勢嗎?

  肖先生看著卷先生,心裡起了惡意,他伸腳勾在卷先生的腰往邊上一用力,他們兩頭就整個兒顛倒了位置。

  被壓在下頭的卷先生更緊張了,騎在人家上頭的肖先生卻自在得很——這廝經過一年的磨練,早已不再是年前羞澀的小處了。

  肖先生試著在卷先生身上動了動,感覺挺舒服,並且這姿勢讓他掌握住主動,又能看到卷先生的臉,所以本只是惡作劇想嚇嚇卷先生的某頭就一不做二不休地以這個姿勢順利撫慰了卷家的雞雞先生。

  等到幸福的一發結束,肖先生重新躺回草垛,腰有些酸,他正琢磨下回得再換種姿勢試試,就看見邊上原本平躺著的卷先生側轉過身背對著,而後又慢慢抱膝把自己縮成一團,並且有越縮越小的趨勢。

  又怎麼了?

  肖先生探過腦袋想看個究竟,可是卷先生卻把自己所得更小了,饒是肖先生用力掰他的手臂,也只能看到個紅紅的耳朵尖。

  過了好半天,就在肖先生以為卷先生要保持這團狀姿勢到天亮時,卷先生主動開口了,他對肖先生說,「別人都沒有這樣做過。」

  別人?噢噢!卷先生你以前也偷看卷爸們圈圈叉叉!!

  肖先生完全沒抓到這話重點,偏偏這時候卷先生還自己補充了句說,「我沒有偷看!」

  你沒有偷看你怎麼知道的?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肖先生默默為卷先生辯解——他是沒偷看,他只是本著學習的目的在正經觀摩罷了。之後,肖先生還不自覺就想像起卷先生擺著嚴肅的小臉偷看別人做糟糕事情的場景來,那時候他的尾巴一定會搖得很歡快。由於幻想地太過真實,肖先生幾乎要笑出聲,他從後頭一把抱住卷先生,心裡直嘆小卷卷你可真是個寶貝喲。

  

  不過卷先生的確就是個名副其實的寶貝,之後又有一次圈圈叉叉,他倆進行的是卷先生概念裡的正確姿勢。可事到一半的時候,卷先生自己停了下來。

  肖先生扭頭表示疑問,卷先生眼神飄忽肥臉通紅,而後就聽他支支吾吾地問肖先生,「長長你今天怎麼不想換個姿勢了?」

  …………

  …………

  …………

  肖先生在心裡向神明保證,總有一天他會徹底換個姿勢讓卷先生這頭笨蛋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