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4 章 繼續蛋的事情

  之後肖先生是怎麼把那顆蛋從壕溝撿出來的只能各憑想像了,總之那天卷先生捕獵回來,看見的就是一顆白溜溜的蛋正靜靜地站在他家長長面前。

  這對於卷先生而言這可真是個夠大的驚喜,肖先生甚至都能捕捉到他的眼睛突然亮起的瞬間。之後卷先生一下就蹦到了肖先生身邊,他捧起那顆蛋好好摸了會兒,就緊緊把肖先生抱在了懷裡。

  卷先生在肖先生身上蹭個不停,喉嚨也還發出咿唔咿唔的聲音。如若之前肖先生對於突然就生了一顆蛋沒有什麼真實感的話,現在受到卷先生的影響,他也是終於反應過來自己是要有寶寶了。

  兩頭怪物在草垛上滾來滾去地表示高興,而後又排排坐在那顆裝著他們家寶寶的蛋前仔細觀察。一個問這是要多久寶寶才會出來,一個答肯定要不了多久。不過是些無聊的問題,偏偏還說得津津有味。

  每個長輩對於未出世的寶寶難免會有各種幻想,最開始討論起來當然會是希望他像誰和誰親。肖先生也不例外,所以他在與卷先生討論到興頭上時,很自然就說了句,「希望寶寶以後像你。」

  其實這話不過是隨口說說,就如同熱戀情侶口中的甜言蜜語那般不可靠,天知道肖先生的心裡頭是多麼希望以後的寶寶能和他一模一樣。而卷先生這頭不知趣的怪物在聽肖先生這麼說時,還真仔細比較了下自己與長長,而最後他得出的結論是,「嗯,希望寶寶多像我一點。」

  啊呸!不管是像你這樣面部表情缺失還是尾毛活潑過頭,那都是殘疾!都是精神分裂!寶寶要這樣就完了!肖先生轉頭看向卷先生,想像著對方小時候的模樣,他的臉瞬間就苦逼了下來。

  這正暗自不服氣呢,卷先生又開口問說,「長長你之前怎麼都不告訴我要生蛋了,害得我都沒有好好照顧你→,→///」

  肖先生一聽這話立刻就心虛了起來,別說他之前根本不知道是要生蛋了,就連剛看到蛋那會兒,他都沒真把那當成是蛋。

  其實——這也不能怪他嘛,雖然長輩們把已經有伴侶的小傢伙趕出領地之前會告訴他們繁衍後代的事情,可肖先生家的情況比較特殊。那願意與他討論生蛋問題的溫柔先生是個沒有經驗的門外漢,而作為曾經生過蛋的臭臉先生——肖先生是覺得與其和臭臉先生討論生蛋這件事,還不如被他湊一頓來的爽快利落╮(╯▽╰)╭

  所以對於卷先生的提問,肖先生不自覺就有些炸毛,不過肖先生腦子裡的小彎轉得比較快,他很快就給找了個夠甜蜜的小理由應付卷先生,「這不是想給你個驚喜麼?反正也沒什麼事。」

  臉皮薄到不可思議的卷先生一聽這話果然中招,他羞羞地轉過身只拿條尾巴碰著肖先生,那大概是在說「矮油真討厭」。

  而在尾巴矮油了好半天后,卷先生又繼續剛才的問題繼續問道,「不過長長,你是把蛋生在哪兒的?沒有磕到碰到吧?」

  「哦,應該沒問題,我是去外頭那長甜果的草堆邊上生的。」肖先生眨著眼異常真摯地回答卷先生,「這樣說不定寶寶也會喜歡吃甜果,以後就能陪你一起吃了。」

  卷先生的臉終於順利地紅成了朵小紅花,他直接撲倒了肖先生,嘴裡直念叨,「長長你真好~」

  肖先生享受著卷先生的磨磨蹭蹭,心裡頭也很是同意卷先生的稱讚——他當然好了,所以才會把美好的幻想留給對方,而把殘酷的現實留給自己!

  至於兩頭怪物那還是蛋黃和蛋白的寶寶,他現在一定認為他是他們怪物界最可憐的小朋友了——

  嗚嗚嗚,別人家都是坑爹的,為啥子到了他這兒就得坑小孩TAT?求重新投胎啊神明大人!

  

  重新投胎這種事當然是不可能發生的,不過坑小孩的事情卻還在繼續。由於離夏天他們部落集體埋蛋的時間還有些距離,肖先生整天對著自家那顆蛋心裡著實癢得很,他真是恨不得一閉眼他家那顆蛋就長得老大,再一睜眼寶寶就能破殼而出了。

  哎,寶寶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出來喲~肖先生這頭準爸爸心裡頭渴望甚重,整天東想西想,最後還真給他整出來個歪點子。

  

  禽先生和禽太太在肖先生家領地生活快有五年,已習慣了與那倆長腳禿毛和平共處的日子。而早在兩年前,肖先生就已經解開了束在他們爪子上的草繩,他們偶爾會飛出去覓食,更多時候則窩在巢裡等著肖先生投餵。

  這正過著包吃包住不用為生計苦惱的幸福日子,某天禽太太突然就被某頭騷擾了。在被肖先生整個兒從鳥巢裡舉起來的時候,禽太太還以為他是要帶自己去河邊洗澡。可是肖先生並沒有走動,而是在把鳥巢騰空後迅速把自家的蛋塞了進去,之後他把禽太太放回鳥巢,又拍著爪子對她說,「禽太太你生蛋了!快點孵快點孵!」

  ………………

  ………………

  ………………

  孵你個頭啊孵!當老娘傻逼麼!

  禽太太刷一下站起身,鳥喙用力一拱,就把那顆蛋推到了鳥巢外。

  肖先生還不死心,又繼續把蛋放進鳥巢,可惜禽太太一點都不給面子,不僅不肯坐下孵蛋,後來差點都要把那蛋當球一樣的踢飛出去。

  肖先生想要禽太太幫他孵蛋的目的沒法達成,氣惱地對著那鳥類齜牙,禽太太才不怕他,張著翅膀就朝肖先生發出暗啞的威脅聲。一禽一獸對峙片刻都不肯讓步,最後肖先生只好帶著他的蛋離開了。

  禽太太獲得暫時勝利,高興地在他們領地飛了幾圈。不過肖先生也不算太虧,因為在他與禽太太無理取鬧的時候,禽家寶寶們也正好從外頭溜躂回來。他們沒看到前面發生的事情,還以為肖先生後來帶走的蛋乃是他們老娘新生出來的弟弟。

  於是等肖先生終於挨到他們部落集體去河堤埋蛋的時候,那幾頭禽寶寶竟然自動負責起了保衛他家蛋的職責。有了他們的保護,那年從水裡潛來吃蛋的水蛇一類動物最後都給消滅得乾乾淨淨。為此,族長雅克還特意獎賞了肖先生一家,他給肖先生承諾,說等到起名祭祀的時候,讓他們家的寶寶排在首位,第一個接受祝福。

  肖先生對此可是鬆了口氣,因為照雅克先生這幾年起名的趨勢來看,他雖不至像前任族長那麼不靠譜,但畢竟也是想像力有限,排在後頭的小朋友勢必是沒有前頭的名字好聽。如果能排在第一個的話,是不是就能得到了響亮好聽的名字?

  對此雅克拍著胸脯保證說,「你就放心吧大長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