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有著古銅色皮膚的健壯少年虔誠地親吻她的腳尖。

  織得極其粗劣的粗麻衣服只能勉強遮蔽皮膚,常年做體力活鍛鍊出的肌肉在縫隙中若隱若現。

  上衣的下襬掩蓋住了褲子鼓起的部分,他有些難堪,生怕被看見這種不敬的變化,只能努力壓低腰部,將額頭緊貼在她的腿上。額間伸出的汗液沾濕了主人的皮膚,他偷偷抬頭看去,見她似乎沒有生氣,便大著膽子,伸出舌頭舔去沾在那裡的液體。

  這個異族的奴隸有著奇異的碧綠眼眸,此時正因為專注的舔吸而微微眯起,高聳的鼻尖隨著臉部的動作而一下一下地摩擦著她的皮膚,灼熱而濕潤的鼻息不停地拂在被唾液濕潤了的赤裸皮膚上。

  可是這種肌膚的貼近只有短短的一下,很快那人便把腳收了回去。

  「主人!」猛然從迷夢中驚醒,他連忙把額頭貼在地上。

  掩蓋在褲子裡的灼熱已經完全充血,永遠無法得逞的禁忌慾望讓他全身如墜火燒。緊貼在頭側的手緊握成拳,下體以榻上那人看不到的細微動作輕輕磨蹭著,脆弱處與粗麻布料摩擦的快感稍稍緩解了這種灼熱,想起剛剛在舌尖感受到的細滑皮膚,更是漲的生疼,頂端慢慢滲出少許液體,柱體青筋凸現。

  想要用手、如同過去幾百個深夜裡一樣在腦中褻瀆著主人,來紓解這種痛楚,卻想起自己仍跪在她的面前。

  「主人……」他欲言又止,不願意離開她的身邊,只能咬牙硬撐著這種脹痛。

  昏暗的房間裡只點了一根蠟燭,微弱的光線無法穿透掩蓋在榻上的輕紗。他的主人側躺在柔軟雪白的狐皮上,呼吸輕緩,他不時能聽見她動作時,肢體肌膚摩擦皮毛髮出的沙沙聲。

  榻旁的香爐裡燃著異邦運來的珍貴香料,味道濃烈,讓人不覺緊繃身體,又想在這種濃香中沉入夢境。

  說不定這就是夢境吧。

  主人柔軟香馥的指尖輕輕按在他的眉角,順著深色的輪廓慢慢撫下,最後挑起他的下頜。

  下一瞬間,對上了主人的眼睛。

  意識到這一點,他立刻狼狽地移開視線,心虛垂眸。

  眼睛會洩露秘密,絕不能讓她發現自己心中燃燒著的那些齷齪的欲望。

  如此告知自己的同時,他又忍不住回想著剛剛那一眼看到的景象,黑色的眼睛,嫣紅的嘴唇,臉側柔軟的黑髮,雪白而細長的脖頸……

  少年的臉頰開始充血,古銅色的皮膚慢慢浮起了深色的紅暈。

  他忍不住伸手,握住她將要離開的手指。

  主人沒有拒絕。

  如同剛才親吻腳尖一般,他小心翼翼地用唇觸碰她的手背,將珍寶置於自己粗糙的掌心,沒過多久,他無法忍耐更多的渴望,張開嘴,用牙齒和舌尖更真切地感受她的存在。

  只有香料燃燒聲音的安靜房間裡,只剩下他愈加粗重的呼吸,以及細微的,水漬舔弄的聲音。

  碧綠眼睛帶著些許貪婪,順著手背向上看去。

  寬大的袖子因為現在的動作而滑落到手肘,昏暗燈光中的皮膚白得有些刺眼。

  「主人……」

  他的聲音開始變得沙啞,原本清澈的眼眸覆上了一層迷霧,因為強忍慾望而滲出的汗液從額間匯流而下,從下巴聚攏,滴入粗麻衣服中。

  被稱為主人的女人發出輕笑,往前傾身,枕著手背趴在榻邊湊近了他的臉。

  他仍是不敢與她對視,眼睛在她前襟微露出的柔軟深谷中掃了一眼,便立刻慌亂地低下頭。

  從粗糙的大掌中將手抽出,她的指尖落在他的衣襟上,拈著粗麻的一角,將它慢慢拉開。

  身體完全沒有與主人的肌膚相觸,但是衣物在胸前摩擦的感覺卻讓他呼吸困難。

  沒有了阻擋,汗液直接滴在他的胸前,順著肌理的輪廓朝下,滑過賁起的腹肌,被系在腰間的布料吸去。失去掩蓋的胯下,粗麻布料被什麼硬物撐得鼓了起來。

  他羞愧欲死,只能深深地低下頭,向神祈求她不會注意到這個尷尬的異狀。

  但神似乎並不會庇佑低賤的奴隸,他死死閉上眼睛,感覺到她比自己要低溫的指尖慢慢滑過灼熱的前胸,在粗麻褲子凸起的尖端輕輕按了一下。

  「哈啊……」他連忙咬住舌尖,壓抑自己充滿欲望的呻吟,「主、主人,那裡……很髒,請不要碰……」

  「為什麼?」主人的手指又在上面點了一下,又壞心地壓了壓。「這是什麼?」

  她的聲音壓得很低,帶著隱約的笑意。

  「唔……」緊繃的灼熱又脹大了幾分,頂端分泌的液體濡濕了布料。

  這是……污穢的證據。

  是用意念褻瀆主人的罪證。

  但是眼看著她扯開自己的腰帶,他卻無法說出拒絕。不只是作為奴隸,更是因為心中那個被牢牢拴住,卻不停嘶吼著要掙脫枷鎖的野獸。

  它在咆哮著一個瘋狂的念頭。

  褲子被脫下,那個許久以前就已經高高挺立的污穢慾望被她收入眼中。

  她微涼的手指毫無阻礙地按在了深紅色的頂端,輕輕摩擦。又好奇地順著邊緣凸起的青筋撫下,微微尖銳的指甲刮弄著莖邊敏感的皮膚。

  「主、主人……」

  比幻想、比夢中還要柔軟細膩的手心慢慢圈住他的脹痛,微微握緊。

  早已到達忍耐邊緣的屏障終於破裂,濁白的濃液噴灑而出,全部射到她的手腕上。

  「啊……哈啊……」他粗喘著,看著眼前的一切:黏稠而齷齪的慾望污染了主人的身體,甚至有幾滴濺在她的臉頰上。

  完了。

  這麼想著,他卻感到一陣絕望的興奮,興奮地看著那些黏液在她的手腕上緩慢流動。

  她收回佈滿黏膩的手掌,好奇地看著那些穢物,指間白色的黏液在她的動作下被拉成細絲,又黏糊糊地斷開。

  「……」

  要道歉,要請罪,要深深跪下,祈求主人寬恕自己的冒犯。

  但是她似乎並沒有生氣?

  深呼吸,空氣中香薰已經混入了他的味道,濃烈而污穢,似乎變得更加淫靡。

  他像是被蠱惑了一般,低下頭,一口一口舔去主人手臂上的穢物,仔細地用舌頭吮吸她的指尖,在她的指縫流連。

  「您的臉上……還有……」

  既然已經如此冒犯,最終一定會受到懲罰,那為什麼不在最後搶回一些好處?

  他眯起碧綠的眼睛,直起身,用舌頭舔去她柔嫩臉頰上的一點白濁。

  胸口被濃烈的,無法形容,不能說出的情感壓得劇痛,他順著主人的頜骨舔下,吻去脖頸上最後的一點黏液。

  「主人……」

  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他的舌尖繼續下滑,深入主人前胸柔軟的溝壑中。

  鼻腔裡盈滿了她的氣息。

  每當她走過自己身前,總能聞到的那種極淡的氣味。讓他忍不住想要上前,用力抱住那個柔軟的軀體,卻又不得不因為奴隸低下的身份而強忍著退後。

  伸手欲將阻礙自己的衣襟拉開,就聽見主人壓抑的笑聲。

  如同在夢境中的迷霧立刻散去,他收回手,緊緊貼在耳邊,退回剛才的位置,以額頭緊貼地面。

  「上來。」

  聽到這個指令,他驚訝地抬起頭。

  主人的眼睛是深不見底的黑色。

  每次無意的對視,似乎都會把自己所有污穢的想法暴露出來。

  迷霧再次籠罩在意識中,他只能按著她的聲音行動,坐上了柔軟的床榻。

  她的黑髮散落在白色的皮毛中間,有幾綹卷在少年粗糙的指間,似乎在歡迎他的到來。

  他能做什麼?

  被主人扯住頭髮,他低頭,親吻她的嘴唇。

  他的身體完全壓在她的身上,手在她的默許下四處撫摸。

  「主人、主人……」他將她緊緊抱住,舌頭深入她的口中吮吸,身體難耐地磨蹭著。他急切地把身體壓在她的腿間,卻不知道下一步該做什麼,只能將再次興奮起來的鮮紅慾望在她柔嫩的皮膚上來回摩擦。

  「放鬆。」

  他的主人用力推開他的肩膀,翻身跨坐到少年精壯的腰部。

  早已大大敞開的寬袍鬆垮垮地掛在她的腰間,凹凸的曲線在燭光中若隱若現。

  他的身體直直地豎立起來,緊貼在主人的身後,隨著呼吸的頻率一起一伏地摩擦著她身後赤裸的股溝。

  「別緊張……」她的聲音輕如耳語,帶著濃烈的笑意。挺起胸,讓柔軟的尖端完全沒入他伸出的粗糙掌中。

  少年來不及仔細感受手指穿來的柔嫩觸感,下半身傳來被緊緊包圍的刺激就完全淹沒了他的理智。

  微微抬起上身的主人握住他污穢的慾望,對準慢慢坐了下來。

  再然後,他的意識陷入迷亂。

  這一定是神賜予的夢境。

  如果是只屬於他的夢境,那麼,無論對主人做什麼,都沒有關係的吧?

  即使做了多少過分的事情,都是可以被原諒的吧?

  過於真實的夢境,讓他將長久以來,苦苦壓抑的情感完全傾瀉出來。

  「……」

  他不清楚自己有沒有將一直想要說的秘密告訴夢中的主人。

  她被他反壓在身下,香膩的汗液一滴一滴地流入散亂的黑髮中。

  她的手臂圈在他的脖子上。

  她……在笑。

  沒辦法聽清主人在說什麼,也下意識不願意知道她的回應。他咬著牙,抓緊在短暫的夢境中發洩。

  「不要討厭我……」他俯下身,把臉埋入她香馥的頸窩裡。「不要讓我離開。」

  那個因為自己而變得沙啞的聲音似乎說了什麼,他沒有辦法分辨。

  「請讓我一直待在你的身後……」

  不知道夢境延續了多久,他終於累極,靠在主人柔軟的胸前,沉沉睡去。

  ……

  第二天,小少年樂顛顛傻笑著跑去柴房幹活。

  主人剛才答應,以後晚上都可以去她房間過夜。

  好幸福!o(≧v≦)o~~

  《棕皮奴隸》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