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那位害羞的女班委抱著作業慌不擇路地逃走之後,高二一班的學生們陷入了短暫的沈默。

  隨後猶如一滴冷水不慎掉入油鍋——

  「啥玩意?」

  「怎麼回事?」

  「沐想想?」

  「我屮艸芔茻別逗了……」

  「可是剛才班長好像沒否認……?」

  「我屮艸芔茻不會是真的吧?」

  「……說不定是聯手逗我們。」

  「是她吧!剛才沒認出來,不過現在看看……沐想想不也那麼白那麼瘦,從背後看起來還是一樣啊。」

  「你真信了?沐想想長什麼樣誰不知道,你是不是智障?」

  「我靠說那麼多來個人上去直接問啊!」

  「你怎麼不去!」

  「額……」

  「你厲害你去,你去你去你去——」

  眾人大致處於強烈質疑又不敢當面確定的態度,只能你推我擠地想要選個勇士出來,嗡嗡震動的討論聲於是一波蓋過一波,越發清晰可聞。

  直到被學生們相互推搡碰到的桌子第三次撞上後背,所有的推搡和爭論結束在了喬南回頭看去的目光裡。

  好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還能被人騷擾,此生從未有過這種經歷的校霸都快沒脾氣了。那三位跳脫的男生被他盯得當場僵在原地,喬南看了他們一會兒,淡淡丟下一句:「警告一次哈。」

  他轉回頭後,那三名男生齊齊倒退三步。

  接著便淚汪汪地撲回了人群裡。

  喬南發現沐想想的人緣是真·不好,到校那麼長時間,除了一個目的不明的姜海外,居然沒有任何其他同學主動過來打招呼。不過看周圍人態度,這種躲避似乎又不是帶著惡意的,再看那些人打量半天都沒能確認身份的生疏樣子,最大的可能是沐想想自己平常就不愛跟他們來往。

  嗨呀,這性格可真是讓人操心。

  喬南有一點擔心對方在自己學校會被欺負了,畢竟十二中校風比起英成還要不如。他摸摸手機,想要給沐想想發個短信,緊接著就感覺幾道格外灼熱的目光忽然打在了臉上。

  教室也猛然一窒,隨後氣氛立刻變了,緊張的空氣中,喬南擡頭看去。大門方向,幾個容貌各異的女孩正面無表情地站在那裡,為首的是個長頭髮,裙子好像比周圍人要短上一截,長得嘛……應該還行,不過對喬南這種身邊美女如雲的校霸來說也就一般,因此他非常挑剔地在心裡評價——

  眼睛比沐想想小,腿沒沐想想長,皮膚雖然也挺白,但仔細看還是沐想想的更通透一點。

  六分不能更多。

  六分盯著喬南,先是用討債般的語氣喊了一聲:「沐想想?」

  這輩子敢用這種語氣跟他說話的現在都貼牆上了。喬南眉頭微挑,然後他放下手機,懶洋洋地朝後一靠:「幹嘛?」

  「真的是你?」或許是不敢相信的猜測變成了現實,六分看著他的雙眼裡立刻就充滿了濃濃的惡意。她上下打量喬南,目光從他頭頂的短髮到身上的褲子,越打量臉色越難看,片刻後冷森森地開口:「你出來。」

  喲。

  喬南頓覺有趣,手機也不玩了,新奇地歪頭看她:「你誰?」

  像是根本沒預料到會得到這樣的回答,六分臉上迅速劃過錯愕的神色,她身邊一個像是學生頭的跟班此時開口:「伶俐,別跟她那麼多廢話。」

  又口氣兇惡地轉向喬南:「還有你!裝什麼大頭蒜!叫你出來你就出來!」

  哦,喬南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那個沐想想非常忌憚的英成小太妹。

  不過他轉學之前根本沒聽過這號人,對方真人的樣子跟照片又有些出入,導致他第一眼看到時,根本沒認出對方。

  喬南收起了懶洋洋的姿態,通常來說他是不太會跟女孩子計較的,但從知道對方就是逮著沐想想那個笨蛋欺負了一個學期的方伶俐後,他開始有點不高興了。

  於是手機咚的一聲被丟進桌鬥,他撐著桌面慢悠悠站了起來。

  方伶俐明顯緊張了一下,神情忽然帶上了戒備,劍拔弩張的緊繃感迅速在他們之間蔓延開,整間教室鴉雀無聲。

  恰在此時,一道意料之外的女聲打破了沈寂:「方伶俐?何曉葵?」

  一個穿著職業套裝的中年女人說話間單手抱著幾本教材走了進來,一邊走一邊用狐疑的眼神打量門口的幾個女孩:「馬上都要上課了你們還站在我們班門口幹什麼?」

  所有人都可見地鬆了口氣,包括來時氣勢洶洶的方伶俐。方伶俐在她質疑的目光中掩飾性地攏了下鬢角,隨後警惕的目光再度迅速從喬楠身上劃過:「沒事兒,來拿點東西而已,王老師再見。」

  說罷轉身就走。

  已經邁開腳步的喬南不得不悻悻停下,不爽地靠在桌邊,目送那幾道背影離開。

  王老師看到她時也嚇了一跳,抱著教案停下腳步,遲疑開口:「這位同學,你……」

  班級裡立刻掀起了一小片「哎呀原來班主任也認不出沐想想新造型」的弱智笑聲,有幾個膽大的迅速從剛才被氣場支配的恐懼裡掙紮了出來,還大聲朝班主任解釋:「王老師,這是沐想想呀!」

  王老師轉回喬南身上的表情滿是驚訝:「咦——?」

  喬南與她對視著,他並不在意自己成為焦點,心裡想的是其他問題——這位班主任,既然能叫出方伶俐的名字,那她是真的不知道沐想想被欺負嗎?

  不可能的,沒有人能比從初一開始就在英成為非作歹的喬南更清楚這個學校了——由於大部分學生特殊的背景,這裡遍布監控,教職工比家長更恐懼學生遇到傷害。

  被方伶俐霸淩的對象但凡從沐想想換成這個班裡任意一個學生,恐怕上學期的各種鬧劇都不會存在。

  但這又有什麼辦法,無論是沐想想還是這位班主任,認真說來,似乎都沒有真正可抗衡方伶俐家世的能力。班主任在褪去工作狀態之後不過是一個普通人,沐想想身後也沒有能為她出頭的朋友。

  作為曾經這裡金字塔最頂端的一員,喬南太清楚英成的規則,轉瞬間他想到了很多令他煩躁的內容,直到桌兜裡發出一聲信息的震動。

  他停下思考,擡頭時無意識掃過黑板上的時鐘,時間指向八點四十,距離九點鐘開課,其實還早。

  那麼剛才對方在如此恰好的時間出現,又對伶俐說「馬上要上課……」

  喬南的神情終於再度鬆弛,他甚至露出了點笑容,還抽出只揣在兜裡的手漫不經心地晃動了一下,朝那位仍不敢確定自己身份的女老師打了個招呼:「好久不見啊,王老師。」

  然後乖乖地坐下了,連二郎腿都沒翹。

  手機上剛才發來的是沐想想的短信,沐想想說:「我找到你教室了,你好好上課,記得錄音和記筆記,對了,作業幫我交上去沒有?」

  看來沒有遇到麻煩啊,這個笨蛋。

  喬南非常嫌棄地敲回去兩個字:「沒有。」

  ---

  王老師教的是化學,不過開學的第一堂課,她並沒有說太多書本上的內容,整堂課大多是寒暄,以及叮囑學生們盡快進入學習狀態。

  喬南聽了一會兒就昏昏欲睡,不過想到沐想想反覆強調地不許課上睡覺,他還是強行睜著眼,懶洋洋歪在桌面上看書。

  英成的教學進度比一般公立學校要快一些,教材內容也有所不同,好在喬南看起來也不是很吃力,畢竟雖然他不愛寫作業看書,轉學前也曾經蟬聯過英成年級榜單前十名多年,只是轉學到十二中以後,越來越懶怠學習而已。

  不過這不妨礙他暈書,啊啊啊要是能抽根煙就好了。

  趕在昏睡之前第一堂課終於結束,王老師離開前還略帶擔憂地看了他一會兒,等到這位女士的背影消失,喬南無比迅速地站了起來,前後左右的同學立刻側目。

  喬南先是踹了空間格外寬敞的前桌凳子一腳:「往前挪點。」

  然後就帶著手機和他拆都沒敢在沐家拆的煙盒匆匆離開了教室。

  ---

  另一間教室,高二四班,姜海還在為早上跟沐想想的見面發呆。

  說句老實話,看到沐想想一甩書包踩著樓梯離開前的那個表情,他連肝都顫了一下,整片後背的汗毛都激靈起來了,差點沒當場給跪下。

  這太奇怪了,他跟沐想想頂多競賽經常碰面的關系,此前的印象大概就是這個女生很聰明,很冷淡,比起其他一看到他就嘰嘰喳喳的女生要安靜得多。

  印象不錯,所以在學校遇見時還主動打了幾次招呼。

  可這難道不是好感嗎?再怎麼著也不該是這種見到天敵的反應吧?太奇怪了。

  他單手托腮靠著窗台,好看的臉蛋上滿是困惑,惹得教室內外諸多女生跟著滿腹憂愁。

  正思索間,一個胖乎乎的男孩子忽然出現,撥開堵在門口的一群女生跑了進來。

  「姜海!」他像是經歷了一場長跑,停下後站都站不穩了,又顯得很慌張,扶著姜海的桌子氣喘籲籲:「……你,你快去看看吧,你早上說的那個沐想想,方伶俐又帶人去找她麻煩了!」

  ---

  英成的廁所空無一人,喬南對此非常滿意,他洗乾凈手,然後跟沒轉學前一樣,踱步到明亮的窗邊,將窗戶打開一點、。

  終於——

  校霸熱淚盈眶撕開煙盒地叼出一根,伸手去摸兜裡的打火機。

  這裡終於沒有神出鬼沒的沐想想她爸,和沐想想她媽了!

  抱著這樣強烈的感動,他的手指顫抖地按在打火機輪滑上。

  下一秒,他敏銳地聽到衛生間門口,傳來淩亂又密集的腳步聲。

  ---

  方伶俐臉色陰沈:「你確定她在裡面?」

  「有人親眼看到她進去的!」何曉葵努力追上她的步伐,「今早也是有人親眼看見的姜海跟她說話,看來鎖鎖門丟丟書包已經嚇不住她了,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訓她一頓!」

  七八個女孩仿佛找到了什麼難得的樂子,頓時亢奮地附和起來。

  方伶俐並不理會她們,到了衛生間門口,留下兩個看門,就帶著剩餘的人推開門走了進去。

  入目是一片空蕩。

  幾個人迅速挨個推起了隔間門,但遺憾的是每一扇後面都沒有人。

  片刻後她們又聚在了方伶俐身邊,方伶俐眉頭緊鎖:「怎麼回事?你不是說有人親眼看到沐想想進來的嗎?」

  對上一眾質疑的目光,何曉葵頓時語塞,正在她也摸不著頭腦時,眾人身後忽然傳來了一聲低啞的輕笑。

  方伶俐瞳孔一縮,立刻轉身,當即毛骨悚然。

  就見她身後半人高的洗手台上,一道身影如同正在捕食的獵豹那樣矯健地蹲在上面。身影的主人形狀漂亮的雙眼微微瞇起,似乎覺得眼前的場景很有趣似的,對上她目光的瞬間,還咧開一嘴白牙,露出個意味不明的笑容。

  咬在齒間未點燃的香煙隨著那張說話的嘴唇微微晃動。

  「我確實在啊。」喬南笑瞇瞇地問,「找我有事嗎?」

  【小劇場】

  校霸:我他媽!只是想!抽根煙!而已!

  太妹幫:失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