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人呢!不是說被關在隔間裡?!」

  「跳窗戶?這裡是二樓!你們騙鬼呢!」

  「沐想想是誰?你們說了半天結果人在哪?樓下不就一個方伶俐?!」

  「你們這群孩子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惡作劇一點分寸也沒有!居然搞到老師頭上!我一定要好好跟你們家長談談!」

  盡管已經打響了上課鈴聲,園區內仍能聽到二樓衛生間傳來的教導主任的怒喝。

  臨近的班級大概只能從片段的文字裡聽出,他是在辦公時被一群女生十萬火急地拉了出來,本來還以為出了什麼大事兒,結果發現她們的目的好像是為了騙他進女廁所?

  嗨呀這波操作真是太騷。

  聽到的學生們皆是嘖嘖稱奇。

  方伶俐在草叢上跪了好久才被人失魂落魄地帶走,不遠處圍觀完全部過程的幾位觀眾瞠目結舌,小胖子過了好久才找回自己的聲音,氣若遊絲地轉向自己英俊的同伴:「姜海……剛才帶著人跳樓那女的……是你說的沐想想嗎?」

  姜海回憶起對方離開前掃向自己的那個,看起來輕描淡寫實則全是「小心點別亂說話」眼神,一臉木然地擡起胳膊——撐在同伴肩上。

  小胖子:「???」

  姜海:「借我扶會兒。」

  不然他就得跪下了。

  ---

  喬南對這邊的一切當然一無所知,第二節順利下課後他滿意地從後桌小四眼羅用那兒得到了完美的課堂筆記。

  所以接下來當然是……跟沐想想炫耀啦!

  想到沐想想那副非常不相信他會好好上課的嘴臉喬南就超級不爽,於是他掏出手機,哢嚓拍照,點擊發送。

  正在此時,他聽到了身後傳來小心翼翼叫自己名字的聲音,轉頭,是早上那個在班裡收作業的女班委,周圍同學都叫她林瓏。

  「沐想想同學。」對方和他對視一眼,很快移開了視線,「我們在討論周末給高妍辦生日派對的事,地址在外海山莊,你……你要一起來嗎?」

  這話一出口,附近的幾個同學都紛紛將目光轉了過來,林瓏後頭那幾個聚在一起的女生更是一臉緊張。

  這是班級裡第一次有人主動邀請沐想想參加私下活動,大家都挺意外的。

  這個以全市中考前三入學的學霸在班級裡一直是非常特別的存在。氣質很清爽,話也少,幾乎不會主動發起交際,思維更加直接,直接到會在被人問起度假問題的時候回答自己沒有護照。

  但她的優點也很鮮明,比如成績好,個性隨和。

  遺憾的是這裡是未來將近三分之二的學生會選擇出國而不是參與高考的英成,此前的相處基本只是發展人脈的過程,個人成績在這裡,絕沒有社交能力來得重要。

  總而言之這是個去了普通公立學校估計會很受老師歡迎,但卻和英成畫風格格不入的存在。班級裡大多數人對她的印象與其說討厭,倒不如更貼近束手無策。

  高妍是女班委玲瓏後頭那幾個女生裡個子最高的姑娘,班級裡眾多官富n代裡家世仍數一數二的大小姐,她的生日會每年都是大場面,會早早開始籌備,因此對賓客的通知在開學之前實際就已經結束了,沐想想從去年起就不在裡面。

  高妍實際上在玲瓏開口的時候就後悔了,畢竟按照之前的經驗推斷,沐想想應該是不會出席這種活動的,當眾被人拒絕這種事即便是她也會覺得很沒面子。

  但沒想到的是,座位上那個女孩在聽完林瓏邀請後只略微思索了一下,就很痛快地點頭:「好啊。」

  大家為這意外發展瞪大的眼睛裡,喬南將目光轉回手機上,腦子裡還在莫名其妙地想——

  這個高妍怎麼回事,過年那會兒不是已經邀請過自己了麼?

  緊接著轉念一想,哦,是了,當初邀請的是喬南,現在他卻變成了沐想想。

  這些混蛋難道之前都沒想起來要請這個笨蛋嗎?

  氣死了,真是氣死了。

  ---

  沐想想在收到炫耀筆記的照片後忽然又收到信息——

  【喬南:啊】

  【喬南:啊啊啊啊啊啊啊】

  【喬南:你真的是】

  【喬南:怎麼會那麼笨啊!!】

  不明白對方為什麼突然又發脾氣,沐想想不為所動地忽視了這段情感宣泄,畢竟她這會兒也很忙。

  忽然置身於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裡,沐想想所承受的問題難度一點也不比喬南那邊小,並且她還是一個很認真的人,跟喬南吊兒郎當的應對方式一點也不一樣:為了避免穿幫,她來之前連續兩天除了趕作業之外還得銘記喬南身邊的關系網,因此從今早起床起,整個人就繃著神經。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從她今早出門起四周的氛圍就一直怪怪的,比如來學校的公交車上就總有人似有若無地打量她,尤其在她半路給一個老爺子讓了座之後。

  沐想想不是很擅長對付這個,好在來前喬南說過,遇上搞不定的情況可以用三種辦法解決,那就是一盯,二罵,三動手。

  罵人和動手什麼的……沐想想還是選擇了面無表情地對視回去。

  沒想到公車上立刻騷亂了起來,沒多久後門那邊一群穿著十二中校服的學生就下了車,落地後跟被鬼追似的撒丫子就跑,跑得煙塵滾滾。

  真奇怪,明明距離目的地還有好幾站呢。

  收回目光的沐想想很是摸不著頭腦。

  下了公交車後她又被十二中校門口的所有同學致以崇高註目禮,一直持續到班級門口。要不是她心理素質過硬,估計會被這些灼熱的目光盯到同手同腳。

  十二中是個規模不小的公辦高中,雖然比不上英成那麼精英,但在A市實際地位也不差。

  與英成不同的是,這裡采取的是實驗班制度,每個班級的教學進度都有所調整,每年級的一班二班,也就是所謂的實驗班,接收的都是本年級成績前列的尖子生,是未來高考拉高重本率的主力軍,以此類推。

  而現在,沐想想再次擡頭,看向班級大門口高高懸掛的那張牌子。

  高二九班。

  真的無話可說。

  開學第一天的十二中並沒有英成那麼秩序,從上到下都亂糟糟的,大半個上午都過去了還沒開始上課。沐想想於是對喬南的人緣有了全新的認識——她甚至無需走動,冷靜沈默地坐在位置上,就會有源源不斷的同學過來主動問好。

  這只是第一天,沐想想沒有跟他們說太多話,大致結束一輪後就低頭開始翻看書本,果不其然地發現,十二中用的統一教材內容進度比英成淺顯不少。

  一連翻了半本書都沒能找到特別棘手內容,沐想想這一刻由其慶幸自己此前要求喬南的課堂錄音,一時又覺得無聊,於是翻出一冊輔導試卷想要解悶,結果還沒來得及提筆,撲通一聲,身邊坐下了一個男生。

  徹夜未眠銘記照片的沐想想只用零點一秒認出了對方俊秀的面孔:「晏之揚。」

  喬南最好的哥們之一。

  並冷靜地擡手將對方搭在自己肩上的胳膊拂了下去。

  晏之揚頓時楞了,他從進校門起就聽到無數人奔走相告今天南哥心情不好,以至於路過九班門口的不少人走路都貓著腰,但這會兒親眼見到,他才意識到有多嚴重——那張英俊的面孔上居然一絲表情都沒有,這使得本來氣質就很強勢的對方看上去越發懾人了。

  沐想想怕露出破綻,心底發虛,斜眼瞥去,心說這個人為什麼還不走。

  噫————————

  被鋒利眼神橫掃一刀的晏之揚嚇得尿都差點漏出來:「南……南哥,你、你是不是還在為一班白英傑那個傻X陷害你的事生氣?」

  沐想想???

  她想起來前喬南似乎也提起過這個人,還給自己打預防針說到學校估計得背個處分,當時的原話是:「老子揍了一個看不順眼的SB,你到學校去估計會挨批,算我欠你一回。」

  他當時說的很模糊,似乎那件事情完全是他自己的責任似的。

  沐想想這會兒一聽晏之揚的話好像另有隱情,立刻來了好奇,緩緩移開落在試卷上的目光:「你說什麼?」

  她用慣了的平靜語氣和冷靜眼神用喬南的身體發揮出來效果似乎總是有點超出控制。

  晏之揚這下徹底嚇精神了,一個屁股蹲從座位上摔了下去。

  他眼淚汪汪。

  南哥這次,果然不是一般的發怒啊——

  【小劇場】

  想想【內心活潑】:有八卦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