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章

A- A+

  沐爸還在那逼逼叨個沒完,把那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小子從臉蛋到人品恨不能誇到天上。喬南越聽越暴躁,忍不住跟他頂了兩句,結果沐家夫婦倆似乎誤以為女兒在害羞,說得居然越發興起。

  喬南對著他倆朝自己看來的溫柔的眼神和笑嘻嘻的面孔,想罵臟話還硬是罵不出來,反倒把自己氣了個半死,因此只能眼不見為凈地拎著東西鉆回自己房間——然後對著桌子上攤開的各種習題冊輔導書發脾氣。

  《xx高考xx模擬》《xx曲線解題秘訣》《xx密卷》《xx秘訣》《三十天鞏固XXXX》……

  連初中升學的時候都沒有出現過的緊張感隨著這些書本密密地籠罩了他,喬南覺得自己這一回當真是要拼掉一條老命了,不由郁郁地倒在床上。

  心裡實在很不服。

  搞笑哦,他堂堂一校霸,酷炫狂霸拽才是天職,跟沐想想似的抱著書拼命啃,像話嗎?那是書呆子才能幹出來的事兒,南哥去做就崩人設了好嗎?

  再者說來,他憑什麼要幫沐想想鞏固成績?跟沐想想換身體他也很不樂意好嗎?雙方根本就沒有必須為對方做什麼的義務,沐想想不也不鍛煉?腹肌都給她搞沒了。他作為腹肌的主人,說什麼了嗎?

  讓沐家爸媽去開家長會又怎麼樣,在十二中那會兒每次考試交白卷他心裡都沒有罪惡感,也根本不擔心親爹和大哥知道自己一塌糊塗的成績,換成沐家這對爹媽,小老頭和小老太太氣勢還比不上喬遠山身邊的助理小樓強呢,他南哥,一屆校霸,還怕了他們不成?

  目光停留在天花板圓形的頂燈上,喬南發了會兒呆,餘光漸漸將黑暗房間中的種種陳設收錄。

  新房間看上去很寬敞,事實上這是沐家這套新房子的主臥。新房裡三室兩廳,只有兩個房間朝南,沐家爸媽把面積大一些的分給了女兒,另一間分給兒子,他們自己,則堅持要走了唯一朝北的那個屋。

  喬南剛開始聽到這個分配的時候非常不情願,即便他一直以來跟自己家人的關系很不好,該懂的事情卻也都懂,天底下哪有孩子睡主臥爹媽住次臥的道理?

  可他提出疑議的時候,一向對他非常順從的沐家爸媽態度卻出奇的堅持,沐爸甚至還發了脾氣,喬南最終也沒能拗得過那個看起來瘦巴巴卻骨子裡充滿倔強的老頭。

  小老頭那時候說的話他現在還能記得——「你只要好好讀書,別操心這些亂七八糟的!」

  喬南能看出來,沐爸似乎一直很愧疚以前沒能給自己品學兼優的女兒創造一個良好的學習環境,因為搬家的第二天,他就喜氣洋洋地帶著家具城的工人上門,給女兒的新房間添個了巨大的書櫃和書桌。

  而現在,那套設備正安靜地佇立在夜色裡,喬南沒開燈也沒拉窗簾,屋外的月光和萬家燈火透入房間朝南的巨大玻璃窗,灑在它們一看就知道不便宜的木質表面上。

  喬南盯著黑暗中那些宛若催命符的書本,滿腦子都在想自己到底是造了什麼孽,才會遇上沐家這一門剋星。

  半晌後卻還是焦躁地爬起身來,坐到桌前一邊扯頭髮一邊翻開書本。

  ---

  沐家晚餐的飯桌伴隨著沐爸沐媽收入的增加變得越來越豐盛。

  飯菜的香氣盈滿了不大的餐廳,做題做到頭昏腦漲的喬南捂著腦袋出來,便看到沐媽面帶笑容從廚房裡端著一鍋魚湯出來的身影。他這才想到自己忽略了一件同樣重要的事,英成高二統考之後,還得開家長會呢。

  他落座喝了口沐爸燉的香醇濃厚的鯽魚湯,剛想開口就聽到沐爸和沐媽聊天的內容,提起沐媽下個月要去外地X市一趟。

  喬南楞了楞:「去X市幹什麼?」

  黏在一塊正討論X市天氣該穿什麼衣服的夫婦倆這才註意到自家閨女,沐爸臉上拉開個燦爛的笑:「爸發現家裡攤子的食材消耗還挺大的,再在A的菜市場買價格已經有點不劃算了,你X叔叔給我們介紹了一個X市的禽類養殖工廠,說是可以直接給咱們供貨。爸腿腳不方便,就讓你媽跑去看一看,要是合適,以後估計能省下不少材料錢。」

  提起這個,就不得不說起沐家爸媽的新生意了。

  他倆一開始只在青年廣場擺早餐攤賣腸粉,每天早早出門,大概十點鐘左右就能結束,之後的大半天時間,都能待在家裡休息。

  早餐攤收入不錯,每天都能固定在四位數的純利潤,且腸粉這種東西除了開賣的時候忙碌些外,回家後並沒有很多需要準備的東西。這種忙半天休息半天還能賺到不菲收入的生活節奏,顯然可以讓很多A市的小個體戶心生羨慕,可沐爸不知道是受了什麼刺激,在搬到新家之後忽然打起了雞血——

  實在是太懈怠了!

  因此他很快琢磨出了一個新的賺錢門路,那就是賣燒味。

  其實也就是在家裡鹵個雞啊鵝什麼的,早上跟腸粉材料一起帶出門,等到早餐時間結束以後,再擺開來多賣一段時間。

  青年廣場附近全天的人流量都不小,沐爸原本的念頭只是覺得做完早餐後一整個下午的時間全都荒廢掉實在太可惜,想利用起來做點東西。

  結果沒想到這些新加入的商品竟然出奇的受歡迎,沐爸一開始還很嚴格地把鹵禽裝箱等到腸粉攤收好才擺出來,可購買完回頭的老客越來越多後,最近根本就等不到那個時候了——早餐時間還沒結束,預備下午拿出來賣的雞鴨鵝肉往往就提前銷售一空。

  沐爸每天拎回來的食材越來越多,新家的廚房裡架著的鍋也越來越大,裡頭二十四小時不間斷散發出鹵湯的香氣,夫婦倆很顯然是打算好好發展這門營生的。畢竟這份多出來的收入豐厚到比起做早餐也毫不遜色。

  喬南夾了一筷子桌上的鵝肉,很能理解他們的受歡迎——細膩滑嫩的肉質纖維浸飽了沐爸特調的鹵汁,伴隨著咀嚼的動作豐富的味覺層次逐步展開,這是一種從嗅覺蔓延到舌尖的享受。

  讓喬南被書本折磨得疲憊不堪的精神都得以舒緩許多。

  他對夫婦倆的商業發展沒什麼特殊感慨,只是從沐爸的話裡意外發現他們還挺有商業頭腦,生意還沒做大就已經遠見地知道該如何合理控制成本了,然後順口問了一下沐媽的出發時間。

  原料考察不是什麼小事,沐媽似乎要在X市多停留幾天,喬南算了下時間,發現非常不巧,估計正好會撞上英成的家長會。

  沐爸見他打聽得的那麼細致,一邊給他夾菜一邊問道:「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東西想叫你媽從X市帶回來?」

  喬南搖搖頭,他本來顧慮到沐爸行動不便,不想用開家長會這種事情操勞到對方的,這樣一來也沒辦法了:「沒,就是我們學校下個月統考完要開一場家長會,估計得辛苦你跑一趟了。」

  他話音剛落,就見對面探出上半身給自己夾菜的沐爸神情猛然一僵:「我……我去?」

  「是啊。」喬南看到他臉色,剛想問怎麼了,沐爸忽然放下筷子,悶悶地站了起來:「我,我去給X市養殖場打個電話,讓你媽給你開完了家長會再走。」

  喬南一楞,看著他因為腳腕不舒服走得非常艱難的背影,很有些摸不著頭腦:「幹嘛搞得那麼麻煩?你到時候反正在A市,順便去一趟不就行了?家長會一般在下午,又不會耽誤生意。」

  沐爸回頭看了他一眼,神情微動,但還是迅速躲回了屋裡。

  喬南只好將目光轉向沐媽,沐媽嘆了口氣,神情有些哀傷,卻什麼都沒說,只沖他無聲地搖了搖頭。

  ---

  夜裡。

  沐想想托腮看著桌上的兩枚蘋果。

  書房溫暖的燈光披撒在這兩顆寒酸的小果子上,沐想想伸出一根手指頭輕輕碰了碰它們,指尖能感受到堅硬冰涼的觸覺,母親將它們塞進自己懷裡時那悵然又慌亂的模樣再度浮現在腦海中。

  為什麼慌亂呢?為什麼悵然呢?

  媽媽站在電梯口那迷茫的神情,似乎真的很想留下自己,爸爸也說看到自己就想起「女兒」,真好啊,換了一具身體,他們之間仍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牽系。

  不知道爸怎麼樣了,扭到的腳踝還疼不疼。開門的那一刻屋裡傳出的香味也真的很濃郁,幾乎不用思索,沐想想就知道那一定是爸爸的手筆。爸爸做的菜裡有著獨屬於他的味道,很多很多年以前,這份味道就深深刻在了沐想想的記憶中。

  爸爸變黑了許多的鬢角和精神了很多的面貌在眼前揮之不去,是因為開始工作的原因嗎?這一刻沐想想覺得自己隱約懂得了曾經喬南說的那句「男人需要的是肯定」是什麼意思。

  她鼻酸了一下,抽出兩張紙巾仔細擦拭那兩枚蘋果,借著微紅的果皮,仿佛就觸摸到了自己一家的溫度。

  手機忽然鈴聲大震,她揉了揉眼睛,看向屏幕,是喬南。

  沐想想才想起自己在家裡還有這麼一位線人,接起電話,剛想問對方爸爸的腳腕如何了。

  喬南的聲音就搶在那之前響起:「喂?沐想想,我有個事要問你。」

  喬南一邊看書一邊回想沐爸的反應,被搞得根本就沒辦法好好覆習,偏偏沐媽什麼都不肯解釋,於是無奈之下,他只好將電話打到沐想想這裡。

  沐想想怔了怔:「什麼?」

  然後聽著喬南的敘述,她陷入了長久的沈默裡。

  許多原以為已經遺忘的記憶就這麼毫無預兆地從腦海深處鉆了出來。

  直至隔天踏下到達英成外國語學校的公交車,沐想想仍沈溺其中。

  英成難得的熱鬧,畢竟是一年一度的校際聯賽,連校方都很體貼學生們的激動,將這一天整個下午的課程全部都給取消。初中部和高中部的學生們於是傾巢而出,分散到校區的各個角落裡活動,沐想想幾乎在踏入校門的瞬間就被發現了。

  沐想想接收到四下遞來的那些無處不在的對喬南身體的關註,心情有些覆雜。

  比起擔心被發現的緊張,更多的應該是種悵然吧?

  明明喬南已經離開一年多了,而「沐想想」卻在這裡的高中部呆得更久。

  可周圍那些寫滿張揚的笑臉卻始終跟她隔著一道難以跨越的天塹,沐想想從進入這所學校開始,就從沒抱過可以交到朋友的奢望。

  亦或者她從初中起就意識到了自己的不同。

  那天喬南告訴了她英成要進行統考並召開家長會的事情,並問她為什麼沐爸那麼抗拒到學校。

  這讓沐想想怎麼回答呢?事實上,她和弟弟沐松的家長會由母親出席早已經是沐家不成文的潛·規則了,沐爸即便到場,也一般會等在學校門口,而不會出現在學校的師生面前。

  至於原因。

  似乎是自己初一下半年吧?

  沐想想望著英成寬闊的校區,目光深遠,她想到那一天,自己攙扶著父親從老師辦公室裡出來,父親正拿著她全滿分的成績單笑得合不攏嘴,緊接著,他們迎面碰上了一大群追逐打鬧跑來的同學。

  那些同學長什麼模樣她此時已經記得不真切了,因為自那之後的整個初中時期,她再沒有跟他們說過一句話。

  可當時他們詫異的眼神和不假思索的質問,直到此刻仍像刀子那樣插在胸口——

  「哇!全班第一,沒想到你爸爸居然是個殘疾人!」

  然後他們嘻嘻哈哈互相推搡著開始學習沐爸走路,又很快被聽到動靜從辦公室裡跑出來的班主任趕走。

  沐想想永遠記得那一刻從父親身體傳來的震顫,她氣得雙眼通紅,想上去跟他們打架,卻被爸爸緊緊拉住。父女倆無聲地走了很久,最後還是父親主動費力地半蹲著給了她一個擁抱:「沒關系,想想,沒關系,不要難過,不要生氣。」

  怎麼能不難過?怎麼能不生氣?沐想想當時揪著爸爸後背的衣服大哭——這些同學,讓爸爸傷心了啊!

  從那以後爸爸就再沒出現在她的學校裡,初二和初三各種需要家長出席的活動,全都是沐媽出面的。

  然而「年級第一沐想想有個殘疾人爸爸」的消息還是很快在班裡流傳開,當時她所在的A市第一中學是A市名列前茅的初中,大家為了本校高中部的直升名額競爭壓力很大,重點班的同學們大多從小學就開始同窗,唯有總是轉學的她從一個莫名其妙的小學冒出來,還穩穩搶走了年級第一的寶座,成為老師們口中用來對比和激勵同學們學習的榜樣。

  沐想想就像是一張被豎起的靶子,每次被老師誇獎完之後,就會有一小撮人怪叫,然後自告奮勇地到她面前學習爸爸走路的樣子。

  其餘更多的同學,雖然不參與起哄,但也都會選擇冷眼旁觀。

  沐想想一開始還會憤怒,到後來見得多了,情緒已經很難再起波折。

  總之這些健全人家長大的孩子從根本上就和她是不一樣的,她的貧窮,她的父母,甚至她優異的成績,在與周圍格格不入的時候,都是可以被拿來取笑的東西。

  初中那些除了出色的成績外並沒有更多可取之處的同學們,都有著這樣淩駕於她之上的傲慢,更何況英成呢?

  打從背著自己跟整個教室的同學都不一樣的布書包走進大門,並收獲到數道詫異打量視線的那刻起,沐想想就放棄掙紮了。

  貧窮是無法掩藏的,她的言談舉止,她的穿著打扮,她無處遁形。

  因此跟嘗試去接觸最終卻慘淡收場相比,她更希望自己能就這麼一直沈默地安全下去,無法融入夏威夷旅行的話題沒關系,得不到同班同學江研的生日會的邀請沒關系,沒有朋友,也沒關系。

  「沐想想」這個人,這具身體,本來也沒什麼值得被人高看的地方。

  沐想想平靜地收回放在那些三五成群嬉笑打鬧的同學身上的目光,遠處匆匆跑來一個人,她辨認了一會兒那張臉,發現還挺熟悉。

  姜海神情覆雜地看著自己面前清清冷冷的「南哥」,撐著膝蓋喘了會兒才開口:「呃,南……沐想想叫我來接你的。」

  沐想想已經從喬南那邊聽過姜海猜到真相的事了,於是難得對面對喬南的故人沒什麼壓力,她禮貌道謝:「謝謝。他呢?」

  問的當然是前一天叮囑她一定要到場這會兒又不見人影的喬南。

  姜海對上那雙清澈的眼睛,腦子裡不由自主浮現出那張現在已經屬於自家大哥的漂亮面孔,他感到微妙的不自在,咳嗽了一聲:「他在體育場,忙著賽前準備呢。」

  沐想想楞了楞:「他準備什麼——」

  姜海也楞了:「你不知道嗎?南……額,他,他今天要上場啊。」

  沐想想:「!!!!」

  沐想想直到被帶到籃球場觀眾席的上時都沒能反應過來,姜海給她找了個位置:「這是,額,他讓我給你留的。」

  沐想想還在為喬南要頂著自己身體上場的事情錯愕,心不在焉地點頭:「謝謝。」

  姜海撓了撓頭,為這張自己熟悉的面孔忽如其來的禮貌再次不自在了一下,然後很快回憶起了南哥這幾天格外暴躁的情緒,他生怕自己晚回去一會兒會被暴打,不敢多留,留下幾句叮囑後匆匆就走了。

  球場裡已經聚集了不少的觀眾,尤其以那幫啦啦隊女生為首,沐想想認出了裡頭好幾張臉熟的面孔,比如方伶俐,再比如自己班裡那幾個幾乎沒怎麼說過話的白富美同學。

  英成的女孩們還是一如既往對學校這群風雲人物熱衷,早在此之前,沐想想就見過她們在喬南和姜海他們練球的時候圍在場館裡尖叫狂呼的場面了。

  腦袋一陣疼,她沒想到喬南居然會這樣胡來。

  英成的籃球場啊,這種無數目光聚焦的地方,根本就是屬於另一個世界的人的場合,他現在不是「喬南」,頂著「沐想想」的身體貿然出現,是生怕平常過得太輕鬆嗎?

  沐想想身為女生,雖然缺乏交際,平常卻也沒少見識英成的女孩間相互排擠爭鋒的場面。這群傲慢的大小姐們自己內部都還要由家庭背景分出個三六九等,現在一個平日裡看不起的貧困生跑到面前蹦跶來蹦跶去,她們會怎麼想?

  萬一再傳出點風言風語,引來一群方伶俐那樣的人……

  沐想想立刻掏出手機給對方打電話,喬南居然不接。要不是不知道從觀眾台到後場該怎麼走,她這會兒估計已經起身去後場阻攔那個沖動的家夥了。

  只可惜時間在她的焦慮中片刻不曾停止,似乎還走得更快了一點,仿佛只是眨眼之間,籃球場內鬆散的氣氛就變得緊張起來。

  以關子名為首的C市嘉合校籃球隊的隊員齊刷刷出現,穿著整齊劃一的球服,青春逼人的男孩們頓時成為了所有人的目光焦點。

  關子名抱著籃球,站在會場中心,朝觀眾台環顧一圈,目光對上沐想想的時候楞了一下。

  「我操!關哥!是喬南,他他媽居然還敢出現!」他身後有人臉色大變,立刻要上前找麻煩,緊接著被他擡手攔住了。

  關子名的心情有點覆雜,他跟喬南已經是多少年的宿敵了,除了球場上針鋒相對外,生活中因為各自的家庭而碰上時也相處得很不愉快。事實上之前把對方搞出英成的時候他心裡還覺得很痛快來著,結果自從上次在外海山莊給這人端了一晚上糕點盤子,心態好像就變了。

  那感覺就好像跟人單挑之後又一起坐下吃了頓火鍋,情緒一下就變得很奇怪,這會兒再碰面,居然一點氣也生不出來。

  因此他只是平靜地喝退自己想找事兒的哥們:「閉嘴。」

  然後沒好氣地踹了腳抻著脖子看入場口的大狗:「你能像點人樣,別給咱們學校丟臉麼?」

  「臥槽大哥你講點道理,我女神一會兒要上場啊!!」大狗激動得抓耳撓腮,「又不止我一個人激動,你看看觀眾台上那群女人,哈喇子流得比我還長呢!」

  關子名:「……」

  他有渠道登陸英成的校園論壇,當然對這些天英成論壇上炒得火熱的一些話題心裡有數,想到那些掩飾不住激動的發帖和回帖內容,裡頭一口一個校花威武,據說發帖的還有不少是女生,他實在無語地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英成這群女的是有病吧,不追校草跑去追校花?

  於是嘉合籃球隊短暫的沈默了,片刻後之後,入場口終於有了動靜。英成的校隊成員們穿著另一種顏色的球服在姜海的帶領下緩緩出現,站定在嘉合籃球隊對面,觀眾台上的英成女生們一陣尖叫。

  沐想想沒在那群成員裡看到喬南的身影,頓時鬆了口氣,心說還好還好,喬南心裡對「沐想想」能耐總算還有點逼數。

  誰知挺直的脊梁還沒放鬆下來,下一秒,場內雙方正在對峙的隊員們經過一番觀眾台聽不見的溝通後,居然有志一同地再度轉頭看向了入口方向。

  大門打開的聲音後,平穩有序的腳步響起,視線中,一個身穿黑色外套的短髮女孩不緊不慢地出現。她看上去那樣懶散,就連步伐中都透出吊兒郎當的味道,然後在站定後神情不變,只擡起胳膊,挑釁般抓住了自己外套的拉鏈。

  整個會場都變得安靜了,那些因為姜海他們出現而顯得非常亢奮的啦啦隊女孩全都閉上了嘴,她們聚集在一起,神情嚴肅,鋒利的視線齊齊匯聚在同一處。

  沐想想為自己這個發現瞳孔微縮,心說這下完蛋。

  然而下一秒,超乎她想象的一幕卻忽然出現——

  少女一把拉下拉鏈,露出了外套下深紅色的寬鬆球衣,然後盯著對手球員,囂張地直接將外套脫了下來,隨手一甩。

  伴隨著黑色外套被拋向場外,死一般寂靜的籃球場內仿佛忽然被人按下了開關鍵,第一聲尖叫就這麼毫無預兆地響起。

  隨即第二聲,第三聲……越來越多。女孩們高亢的聲音匯聚在一起,逐漸變得整齊劃一,不容忽視——

  「沐想想!沐想想!沐想想!沐想想!」

  真正的沐想想:「……」

  她僵直了一會兒,錯愕地轉向圍欄方向,欄後依然有她認識的面孔,然而這些面孔的主人,此刻卻一個個陌生到讓她不敢相認。

  因為她們都在有志一同的,尖叫著一個本不該屬於這裡的名字。

  意識到這一點後,隨之驟起的。

  是胸腔裡心跳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