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章 

  回到教室的時候,第二場考試尚未開場。

  沐想想臉上已經看不出哭過的痕跡了,她沿著廊道一路回程,只覺得自己眼前的一切都是那麼新奇。

  明明是同樣熟悉的走廊,同樣熟悉的校區,同樣熟悉的穿著英成校服從肩邊擦身而過的同學。

  可不再垂著眼睛匆匆行走,這些熟悉的事物卻又偏偏變得無比陌生。

  譬如走廊天頂那些不知道什麼時候掛上去的名言警句,校區內圍綿延了將近一整片山坡的在春日裡開得粉嫩嬌艷的桃花林,擦肩而過的那些頭腦裡完全沒留下任何印象的英成同學們時不時朝自己而來的招呼。

  來時第一次得到問候,沐想想還楞了一下。

  回程路上的那些,她已經可以鎮定自若地用微笑點頭應對了。

  到教室門口,還能聽到從內飄來的提到自己名字的聲音——

  「艹,我剛才跟去辦公室的時候偷偷瞄了一眼,你們猜怎麼著?一整個辦公室的老師都在圍觀沐想想的卷子!」

  「每天光顧著打籃球不寫筆記亂交作業,一上考場還是所向披靡,可以可以,這很沐想想。腦子要是願意分我一半該多好。」

  「你清醒一點,人家中考探花來的,不過講真我從高一的時候就知道她很牛X了,入學考試的成績比我高了快三分之一啊朋友們。入學第一天我看著她背個大書包面無表情地站在門口,那身段那氣質,根本不用自我介紹我就知道此女子絕非常人。」

  「少放屁,這學期之前也沒見你主動跟她說過幾句話。」

  「我那是心有餘而膽不足好嗎,可是現在想想,比起這學期放飛自我之後一言不合就擡手揍人,當初的沐想想已經溫和很多了QAQ」

  「不過她今天好像心情不錯唉,我剛剛從衛生間回來撞見她去廁所,跟她打招呼她還朝我點頭笑了下。」

  沐想想盯著眼前頭頂的班牌眨了眨眼睛,推門進入的時候,討論聲驟然消失,

  班級裡內眾人沈默著齊齊朝自己看來的場面似乎和從前沒什麼不同,但這一次,沐想想沒有選擇低下頭靜悄悄回到自己的座位。她只是深吸了口氣,發涼的指尖叩進掌心,不那麼熟練地措了措辭,嗓音乾澀地開口:「……聊什麼呢?」

  音量還是有些低,但這蹩腳的招呼聲還是如同投入油鍋的水珠,瞬間打破了現場凝滯的氣氛。

  「啊哈哈——」班裡幾個剛才拿椅子時竄得最快的男孩帶著滿臉做賊心虛的訕笑一躍而起,「聊……聊下一堂考試啊當然!」

  他們對上少女從教室大門方向遞來的平靜視線,回憶起一班男生們近段時間處於高壓統治下的生活,有那麼一個瞬間甚至已經做好了被挨個暴打一頓的準備,然而漫長的等待後,站在門邊的少女卻沒有發怒,她只是神情平和地勾了勾嘴角:「哦,是嗎,原來如此。」

  然後就這麼平淡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嘴角的弧度一直沒收斂起來。

  就這麼微微笑著開始收拾桌面。

  沒想到自己居然能逃過一劫幾個男孩看到她的微笑,齊齊楞住。

  片刻後,壓低的聲音在教室某處角落飄散開來——

  「喂,你們有沒有發現。」

  「今天的沐想想,怎麼好像比平常還要漂亮一點?」

  ---

  忽然感覺身邊多了道身影,沐想想擡頭看去,正對上幾張從前一年半幾乎沒說過話的面孔。

  女孩們湊在一處,看著有些不好意思,互相「你去說」「你去說」地推搡了一會兒。

  或許是從沐想想當下微笑著的似乎挺好接近的表情裡找到了勇氣,最終高妍「哎呀」一聲站了出來:「那個,沐想想,今天考試放學得早,班裡同學都說想下午約著出去玩玩,你也一起去唄。」

  沐想想看著她站在自己桌邊的模樣,略微恍惚了一下,印象中她和這些女孩們之間的界限總是如此分明。如同高一那場她過後從別人口中聽到的,全班唯獨只她缺席未到的生日會。

  或許是因為她沒有立刻回答,安靜中一直不肯上前的幾個女孩也著急了,班委林瓏直接湊到高妍身後幫忙遊說:「去吧去吧,今天天氣那麼好,就在市裡轉一圈而已,不會花費太多精力的。」

  「對呀,剛好咱們市這幾天有美食展銷,聽說規模很大內容也很正規,好多隔壁省的人都專程跑來參加呢,多難得的機會啊。」

  「好啊。」

  「去吧去吧——」

  高妍正要接上一人的腔,聲音出口才意識到自己似乎聽見了什麼。她看向坐在面前的少女,短髮少女此時卻已經轉回頭開始繼續收拾桌面,她楞了楞才問道:「你剛才是不是說了什麼?」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總覺得自己在今早又一次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了那種闊別已久的疏離。且自從上次生日聚會之後,就再沒能成功向對方發起成功過包括【一起去上廁所】【周末一起去逛街】一類的邀請第二遍。方才沐想想沈默的時候,她心中還是有點忐忑的,也不敢確定喧鬧裡聽到的回答是否出自對方之口。

  那態度一如往常平靜的少女卻在她不確定的聲音中停下動作,轉回頭來,眼中笑意不減:「是,我說好啊。」

  「所以。」她清透的眸子接著朝教室方向滑了滑,「趕緊回座位上去吧,馬上又要考試了。」

  收回落在達成目的的少女們嘻嘻哈哈返回座位的背影上的視線,沐想想視線失焦片刻,又很快從發呆的狀態裡回過神來。

  記憶的幻燈片在腦海中飛快拉動,那些孤身獨行的片段一段接著一段,最終湮沒在她一聲自嘲的輕笑中。

  真是,真是什麼都變得不一樣了。

  多托某位的福。

  結果一想到喬南,她腦子又騰地一下冒出來一堆東西,趕忙按捺按捺按捺然後接下監考老師發來的試卷。

  第二堂考的是物理,接到試卷並看到卷面考題的那瞬間,沐想想忽然覺得自己好像忘記了什麼。

  是什麼呢?

  一早上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多,情緒和經歷亂糟糟地擠在她的腦子裡,以至於沐想想嘗試去梳理,竟然沒能很快得見成效。

  直至考試鈴聲打響,她埋頭開做第一道題,頭腦才突然靈光一閃——

  哎呀!

  跟喬南換回身體之前,她才在十二中報名了A市這一屆的高中生物競賽!

  怎麼就忘記了!

  其實也不能怪她大意,畢竟為了拿獎金養家糊口,參加各個競賽從小對沐想想就如同家常便飯一般尋常。更何況生物競賽這種活動,獎金豐厚難度又不高,她自薦報名的時候便也沒多想,報完名之後就給丟到腦後了,只等待關註接下來的開賽通知。

  開賽通知是不是就是今天下來?

  沐想想這麼一想頓時頭疼起來,她還沒來得及把這事兒告訴喬南呢,於是立刻伸手想去摸手機。

  誰知手機才掏出口袋,立刻就被教室裡徘徊的監考老師發現了,監考老師瞪大眼「哎哎哎!」幾聲,快步過來,大手一伸——

  「開考了開考了,幹什麼呢!」

  沐想想:「……」

  監考老師認出沐想想的臉後也楞了楞,打眼一瞄那張還沒開答的試卷後,神情更加鬆弛了一些。他倒不懷疑這位上年度的省高中生物競賽金牌得主會作弊,然而卻也不能縱容考生在考場上違規,因此還是神情嚴肅將抓到的手機朝口袋裡一塞:「考試鈴聲之後,一概不許使用電子設備哈,這次就算了,放你一馬,不過手機得先沒收,交卷之後你再過來找我拿。」

  沐想想:「……」

  周圍同學好奇的目光下,她雖豁然許多,可到底沒修煉到能跟老師胡攪蠻纏的地步。

  算……算了吧,反正發消息也不急在這一時半會兒。

  更何況喬南那樣的性格,他不想幹的事兒肯定會直接拒絕的,看他打架罵人時彪悍的樣子就知道作風有多強硬了。

  那可是位校霸,十二中哪裡有人能奈何得了他。

  沐想想思及此,心下一鬆,總算不再擔心了。

  ---

  喬南站在十二中門口的時候心中簡直豪情萬丈。

  媽的,闊別許久,我胡漢三又回來了!

  銳利的視線掃過周圍那群毫無危機感的小動物,他冷笑一聲,跨進十二中大門的那一瞬,總算真真切切地意識到自己的生活已經轉回原本的軌跡。

  不用再憋憋屈屈地頂著女孩子柔弱瘦削的,就連打人時巴掌的攻擊面積都要小上一圈的身體了!

  他要發泄一下!要胡作非為!再也不跟前些天似的沒日沒夜地讀書了!他要帶著班裡那群同樣桀驁不馴目中無人的小鬣狗們好好放肆一把!

  結果念頭方才落地,便看見了叫人沈默的一幕。

  電瓶車悄無聲息地在十二中校門口停下,車座在車座上的郭志朝下一滑,身體立刻被扶了一把:「噢喲,你這個死小子,車都還沒停穩,小心一點好不好!」

  他打著石膏的那只腳鬆鬆地點著地,接下遞來的拐杖後笑著地看向騎車的父親:「爸,你回去吧,我自己進去就行。」

  神情一如往常那樣兇惡的父親卻已經取下了電瓶車鑰匙,下車後提起放在踏板上的購物袋,擡手呼了下他的後腦勺,粗聲粗氣道:「你抓著拐杖怎麼拿保溫桶?路上萬一磕著碰著,回去你媽能再哭一晚上。」

  說著擡手扯下兒子肩上大大的書包,朝自己寬闊的後背一甩:「走吧。」

  接著剛轉身就對上一張熟悉的面孔,楞了楞,郭志擡手一招:「南哥!」

  沈默地看著那只剛剛演完父子情深的目中無人的小鬣狗的喬南:「……」

  郭志的父親對這位將自己誤入歧途的兒子拽出火坑的年輕人非常熟悉,幾乎在兒子出聲打招呼的瞬間他就反應了過來,兇惡的臉上立馬扯開了一個擰巴的笑,同時在另一手購物袋裡一通瞎摸,摸出個塑料盒來:「是小南啊,好久不見了,你阿姨天天還惦記著讓你來家吃飯呢,這是她周末從老家帶回來的特產,自己家做的清明粿,包的是今年新收上來的春筍,說味道特別好,讓小志帶來給你嘗嘗。這麼巧在門口就遇上了。」

  小……南……

  喬南被他霹靂啪啦的一通話說得頓了頓。

  周圍的這群哥們都處於叛逆期,跟家裡的關系通常不是吵就是打,大家成天混在一起忙活的也都是些不務正業的事兒,在各自家長的眼中留下的印象可想而知。

  喬南幾乎沒有正常的跟朋友家長相處的經驗,偶爾成群結隊去某個人家門口集合的時候,得到的也通常不會是歡迎的目光。更別提莫名其妙受到這種待遇了。

  你誰啊你跟我熟嘛就瞎叫。

  還有這個看起來質感不妙的一次性塑料盒是怎麼回事,裡面透出來那種綠油油的顏色真的能吃嗎?

  他心中相當別扭,然而在對上對方拼命拉扯試圖顯得真誠熱切一些的笑容後,終究什麼都沒說,擡手將那只粗糙大掌抓著的塑料盒接了下來,悶聲道:「謝謝。」

  除了他之外的另外兩人都沒察覺到不對,郭志的父親嘿嘿一笑,郭志則靈光一閃:「爸,真的不用送我了。」

  郭父提著袋子剛想說什麼,便聽兒子接著道:「剛好在這碰上南哥,東西讓南哥幫忙拎一下就好。」

  喬南:「???」

  What?

  他目光緩緩轉向側前方自家將此話說得如此真情流露的小弟,丫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敢這麼理直氣壯地使喚自己?

  郭父「哎?」了一聲,望向一看就知道很酷很有個性的喬南:「這,這怎麼好意思——」

  「沒事兒沒事兒。」摔斷腿之後經常會受到自家大哥體貼幫助的郭志擺了擺手,心說您別看我南哥這個樣其實他內心可溫柔了,一點偶像包袱都沒有,「我跟他誰跟誰啊,你別跟他瞎客氣。擺了一晚上夜宵攤,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

  郭父也確實有點累,就將目光遲疑地遞向那位看上去桀驁不馴的年輕人:「可,可以嗎?」

  喬南:「……」

  指尖顫了顫,忍下給自家小弟緊緊皮子的沖動,他視線在對方青黑的眼下掃了一圈,默默攤開手。

  哎呀!真的是個跟外表和氣質看起來完全不同的熱心腸年輕人!

  郭父連聲道謝,將書包和放著保溫桶的袋子交了過去,又叮囑了兒子一通後,終於上車離開。

  目送父親離去的郭志神情柔和地轉過身,看到自家大哥左手一個袋右手一個袋毫無形象地站在身後,不由想到對方近來對自己各種體貼的照顧。

  南哥其實一點也不像他外表表現得那麼威嚴啊。

  他心中悄然流淌出淡淡的溫暖,誰知擡起頭來,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張皮笑肉不笑的面孔。

  「……」郭志頓了頓,正迷茫間,視線中對方忽然擡起胳膊,將一只手提著的購物袋提手套進了他的腦門。

  「啊,南哥你幹嘛?!」郭志被脖子上忽然出現的重量一壓,錯愕地擡頭,緊接著便見對方空閑下來的胳膊繼續高高擡起,然後猛然下落——

  「嗷!」

  腦門一陣抽痛,記不清多久沒有受到這一待遇的郭志徹底懵逼了,只能縮在原地捂著額頭楞楞地對上對方擡高下頜後從眼角睥睨而來的視線。

  一股熟悉的,久違的緊張感忽然籠罩下來,郭志哆嗦了一下:「南……南哥?」

  他近段時間來一直都表現得很溫和、很寬容、很和藹可親、很平易近人、很善解人意,很菩薩心腸的南哥,英俊的面孔上,便緩緩扯開了一個猙獰的笑容。

  「郭志。」那道近來同他們講課時清朗悅耳的聲音忽然就壓得很低,變得宛若地府裡爬出的催命符那樣可怖。

  他很緩慢,一字一頓地張口:「我看你最近,是真的有點皮癢了。」

  抽了自家殘疾小弟一頓後喬南拎著對方那個巨重無比的破書包回到教室,簡直氣不打一處來。

  還能不能好了?能不能對他這個大哥尊敬點了!?

  將書包丟回對方座位上後他坐下開始生悶氣,一邊氣一邊又有點肚子餓,目光瞄到自己收到的那個劣質餐盒,打開,抓出個綠油油的餃子狀的玩意兒咬了一口。

  柔軟的麵皮帶著淡淡鹹水味兒和另一種奇特的香氣,切成丁的嫩筍同雪菜攪拌成餡,微辣,味道不錯。

  雖然比不上沐爸的手藝,可也算是口味不錯的鹹點心了。

  他因大哥威嚴受到嚴重挑釁而生出的火氣可算下去點,算了,畢竟只是個特例,郭志這狗東西,等腿養好之後摁著打一頓也就好了。

  這麼想著他終於擡起頭來,一邊吃東西一邊將目光落上天頂。

  九班,這裡隨處可見公立高中陳舊的校舍和桌椅,硬件設施跟英成高二一班簡直有著天壤之別,然而比起後者,喬南仍覺得前者更讓他自在些。

  不會再有任何班級能有九班這樣的自由度了,這裡有撲克亂飛的後排,上課時間睡倒一片的勇士,隨意遲到也不會被老師追究的特權。在這裡,沒有老師會無聊到關註你的成績,課業愛聽不聽,作業愛寫不寫,試卷愛交不交,宛若第三世界,毫無秩序。

  這裡是所有叛逆少年們的天堂!

  喬南閉著眼嗅了口著天堂的空氣,清明粿的味道、窗外泥土的味道、陳舊書桌的味道、粉筆灰的味道、紙張油墨的味道。

  他聆聽著天堂的聲音,窗外學生們叫喊的聲音、校舍清潔工掃地的聲音、操場上籃球砰砰砸地的聲音、不遠處筆尖和紙張接觸刷刷滑動的聲音,幾道背誦英語單詞的聲音……

  咦?

  他猛然睜開眼,那紙筆接觸的刷刷聲沒有消失,背單詞的學生們也仍在繼續——

  「a-n-a-l-y-s-i-s——」

  「w-i-t-h-i-n——」

  喬南怔了怔,緩緩轉頭,然後錯愕地發現,班級的那些空位居然已經被陸陸續續坐滿了。

  這個點鐘的早自習,大部分的人應該都不會參加才對!

  然而此時此刻,在早自習鈴響之前,九班生不僅已經到場超過百分之九十,還他媽紛紛當場掏出了英語書背!單!詞!

  喬南在這一秒受到的沖擊大概跟在大街上看到露·陰·癖差不多。

  他好一會兒沒能回神,楞楞地坐直身體,總覺得在這樣一個刻苦的氛圍裡,他吊兒郎當的形象都變得格格不入起來。

  視線裡忽然迎面沖來一道身影,轉瞬間撲上自己的桌面,喬南定睛一看,哦,晏之揚。

  晏之揚擡起頭,狗臉上洋溢著智障般的歡樂:「南哥,早上好啊!」

  喬南終於看到了熟悉的傻逼面孔,心頭總算一鬆,竟然難得和顏悅色地回了個招呼:「早。」

  然後再度看了眼這間校舍內可怕的畫面,思索片刻,還是有點無法忍耐,索性起身收拾書本:「我們走。」

  「啊?」晏之揚神情迷茫,「走去哪?」

  「隨便。打球、打牌,喝酒,或者跟以前那樣去網吧聯機都行。」

  總之晏之揚他們以前天天嘴上念叨的就是這些,喬南雖然都不太喜歡,但只要能不呆在這個氣氛詭異的地方,他去哪兒都好。

  然而不等他收拾好東西,趴在桌上的晏之揚卻一臉莫名地開口:「南哥你開什麼玩笑啊。」

  然後笑嘻嘻地背著書包鉆進後桌,如同班級裡其他的同學那樣掏出一本英語書來,朝氣蓬勃地開口:「那麼好的早晨,當然是應該用來背單詞啊!」

  喬南:「……」

  「南哥?南哥?」

  此時一道輕飄的女聲此時將他從震驚中喚醒,喬南僵硬地轉過頭,就對上一張神情羞澀地少女的面容。少女雙手朝後背著,似乎正拿了什麼東西,微微垂首,欲言又止地站在他的桌邊。

  類似的場面喬南見得不要太多。

  他一個打從娘胎鉆出來起就光芒四射的帥哥,不管到那個學校都是當之無愧的風雲人物。每天盯著他告白的女生可以車載鬥量計數,常用的方式無非就是像現在這樣送送情書。老實說,喬南真的覺得很煩。

  而且當下受班級異狀沖擊,他越發無心應付追求者,語氣便有些不耐煩:「幹嘛?」

  那女孩看到他臉色,越發踟躕了:「那個……那個……」

  喬南等了一會兒,沒等出下文來,索性揮了揮手直截了當地拒絕道:「我有女朋友了。」

  還在「那個」的女孩楞了楞,擡頭茫然地看著他:「啊?」

  喬南站在那叩了叩桌子,擰著眉頭重覆了一遍:「我說我有女朋友了,沒聽懂嗎?」

  「聽懂了。」女孩楞楞地點了點頭,依舊迷茫:「可是你跟我說這個幹嘛?」

  「啊?」喬南正莫名其妙,便見對方忽然將背在身後的手伸了出來,手上抓了……一本攤開的書。

  她有點不好意思地湊上來將書本攤開在桌上,指著上頭的某道題,細聲細氣地問:「那個,南哥,這道題我有點看不懂,你,你能給我講講嗎?」

  「哎呀!對哦!」後桌已經開始準備背書的晏之揚見狀也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彎腰在書包裡一通翻找,找出一本題冊來,然後刷刷刷翻開幾頁,探身朝喬南面前一擺,「南哥!我昨晚做你給我推薦的那個輔導書,也碰上好幾題不會!」

  兩雙小動物般求知若渴的眼睛水汪汪地盯著自己。

  喬南對上那兩張寫滿「南哥肯定什麼都會!」的面孔:「……」

  等……等等……

  Excuse me?

  【小劇場】

  喬南【痛徹心扉】:為什麼我的地盤和馬仔們會變成這樣!

  喬南【聲嘶力竭】:醒醒!你們醒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