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章

A- A+

  英成的高二統考在平常日的下午第一節課後結束。

  一直以來未曾放下的自學和覆習都是有用的,沐想想全程幾乎沒有遇到難搞的題。最後一張試卷交上去之後她已經可以為自己這場考試估分,最後的分數應當會是一個可以叫她滿意的數字。

  她坐在座位上慢吞吞地一邊收拾東西一邊思考,耳畔能聽到教室裡稀稀疏疏的討論聲——

  「你XX大題選的什麼啊?」

  「這次題目真難,比上學期末都難。」

  「嗨,那個英語命題作文起的是什麼鬼題目……」

  話題很快又隨著後頭幾個去上廁所的同學的回歸開始改變——

  「喂,我剛才路上路過二班教室,他們班XX告訴我黃鼠狼上午好像被校長叫過去了,回來的時候那個臉色臭的呀,肯定是攤上事兒了。」

  「咦?」

  「唉?」

  「真jb該,早TM該有人出來治治他了,仗著自己年紀大成天倚老賣老,還當誰都得買他的帳麼?」

  細嗡嗡的議論聲中沐想想被上前的高妍喚回神,轉過頭,便見桌邊的幾個女孩形容踟躕:「沐想想,一會兒出去玩,你有什麼想去的地方麼?」

  她楞了楞,有些意外:「問我?」

  「是啊。」女孩們點頭道,「你要是有想去的地方,我們可以優先考慮你的意見哦。」

  沐想想聽得沈默了一下,心中湧出一種自己都很難言明的情緒,片刻後她放柔視線勾起嘴角,目光掃過她們連帶後頭的一眾男女同學:「不用,我沒什麼想去的地方,聽你們的就好。」

  女孩裡之一的班委林瓏回頭跟同學們轉達意見的時候忍不住打眼偷瞄,只覺得視線裡的沐想想的背影看起來和以往任何時候都很不同。

  她坐得很直,不像是前段時間忽然懶散下來,到什麼地方都得靠點東西歪著的樣子。也不像是記憶中長髮飄飄的時候,一個人孤零零坐在座位中低著頭誰都不搭理的樣子。

  懶散下來的她看起來色彩很濃郁,可太濃郁的色彩總是充滿攻擊性,那時候的她和人說話時眼神和笑容裡都帶著譏誚和睥睨。

  長髮時的她色彩要清淡許多,可太淺淡的色彩又不免顯得冷感,那個時候的她總是涼颼颼的,又讓人生不出上前交流和溝通的底氣。

  唯獨在這一界點,色溫恰恰平衡到了正好。

  腦子裡全是方才短髮少女漫不經心的視線和嘴角清淡的笑意,林瓏迷茫了一會兒,同身邊的幾個好友悄悄交換視線,片刻後開始捂著嘴指著對方嘻嘻笑。

  你臉紅什麼呀——

  你不是也臉紅了?

  精致帥氣的外形加上冷靜溫柔的個性什麼的………總覺得更像是適合用來形容男孩子的詞匯。

  可為什麼看到沐想想的時候,居然會下意識從腦子裡跳出來呀?

  ---

  班裡搞來了英成的校車,沐想想坐在位置上一手撐著頭看身邊人嬉鬧,她單邊耳掛了耳機,有輕緩的法語歌伴著旋律鉆進耳廓裡。

  天氣果然非常的好,天高雲淡,陽光溫暖,熱量穿透春日的冷意,朝氣如車裡的這群年輕人。

  這還是繼小學春遊秋遊之後,沐想想第一次跟同學相約外出。

  她還是一樣的不愛說話,沒辦法跟那群抱著麥克風在沒有伴奏的情況下都能自嗨唱歌的同學打成一片,然而現場的氣氛卻和她曾經設想中的大家或許會因為無話可說而陷入尷尬的場面不同。

  同樣偏於一隅的安靜中,她竟然生不出孤獨的念頭,她倚著被太陽曬成溫熱的玻璃窗,聽著那些聲音,仿佛身體也變熱了起來,總覺得溶於集體的滋味,似乎比以往獨行踽踽要好得多。

  女孩們都在前頭的座位那聊各種東西,從衣衫鞋帽到護膚品,都是沐想想聽不懂的內容。以往聽到這些話題的時候,她總是想要盡量躲離開人群遠一些。

  可現在,那顆不堪一擊的自尊心似乎沒那麼容易被戳中了。

  校車穿過大半個A市,在匯聚人潮的人民廣場外圍停下。這廣場很特別,蓋因廣場內建築的與眾不同,廣場區域裡偌大的空間,一草一木,無一不在推顯那幢建築的獨特之處。這是A市的地標性建築物,從落成之日起就飽受A市人民關註,對外界冷淡如沐想想,也從各種報刊雜志上得知它和它的建築者曾獲多項建築界殊榮。因此每次坐公交路過這塊區域的時候,她總會擡頭多看上幾眼,以此激勵自己,未來也要成為那樣能以一己之力為社會創造財富的人。

  下車時她聽到旁邊有人問高妍:「高妍,我記得這廣場是你哥哥設計的吧?」

  高妍回答:「是啊。」

  她不免就有些意外地回首朝聲源看去。

  就見那問問題的同學一臉艷羨:「你哥哥真了不起,年紀輕輕就有那麼大的成就,我爸媽在家提起他時,都說他年少有為呢。」

  視線裡的高妍卻不太開心的樣子:「別提他了,咱們快點進去吧。」

  聽這話那位了不起的建築師似乎有點家庭不睦,沐想想分神略一思索,走在旁邊的林瓏註意到她的動向,就湊上去小聲解釋:「高妍的哥哥前幾年就移民M國了,現在跟家裡一般很少聯系。」

  沐想想問:「他們感情不好嗎?」

  「其實也不是。」林瓏嘆了口氣,「主要是一些理念上的矛盾吧,他哥特別喜歡藝術,上學的時候還參加了各種社團學油畫什麼的,結果升學的時候他想繼續考美院,高妍她爸媽非不同意,硬逼他去B國念了四年金融,回國之後又把他拉回家裡的公司工作——唉,總之他哥也挺不容易的。」

  沐想想聽得有點不理解,因為家裡有個不愛學習愛音樂的弟弟,她反倒覺得自己的思維更貼近高妍的父母,相比起彈琴唱歌畫畫學藝術的什麼,她更希望弟弟能穩定一點,好好學習,將來念個金融啊計算機之類的好就業的專業。

  她於是遲疑地回答:「……學藝術……他爸媽也是擔心朝不保夕吧?」

  「是啊,所以說老人家還是太跟不上新時代了,根本擔心得沒有必要嘛。」林瓏便笑了起來,伸手指著前頭的建築物說,「他哥後來還是惦記著夢想,就跟家裡鬧掰直接跑M國去重新追求藝術了。你看,這不就是他追求藝術的結果?」

  沐想想聽得一楞,她望向不遠處那幢巍峨的房子,心說蓋房子不是正經工作嗎,跟唱歌跳舞畫畫這些藝術愛好有什麼關系?

  但礙於高妍在場,又不好真的問出來,只能等一群同學們都下車後,遠遠墜在最後掏出手機。

  高妍帶著人朝前走了好一段兒,忽然意識到少了什麼,回頭一看,便見短髮少女停頓在人群後的不遠處,正低著頭盯著手機出神。

  「沐想想,你怎麼了?」她朝少女高喊了一聲。

  便見對方擡起頭來,精致的面孔上神情恍惚,像是從手機上搜到了什麼世界觀之外的結果。

  ---

  「我的天哪……」

  從馬路那端通過安檢進入警戒線後,林瓏望著眼前的場面驚嘆出聲:「我們不就是找個美食展銷會隨便逛逛嗎,這展銷的規模是不是也有點太大了……?」

  平日就很熱鬧的人民廣場,在舉辦活動期間越發擁擠了。

  正中央的建築上掛滿紅綢,紅綢從建築頂端一路斜拉到建築大門斜前方的空地處,紅綢上書——「熱烈慶祝第25屆亞洲國際美食展銷會順利召開」。

  到處都是人、攤位、攝影機,各家電視台的采訪專員拿著話筒在人潮裡艱難行走,嘈雜聲裡,夾雜著諸多絕非英文的不明語言,不同膚色不同人種的面孔更是隨處可見。場面之大,遠遠超出許多本以為自己只是來參加一場美食節英成學生們的預料。

  「隨便逛逛?」提出來此的男同學聞言一副【你在開玩笑嗎】的表情,「大姐,來之前我就跟你說過這是亞洲國際美食展銷。亞洲唉,國際唉,這兩個詞疊加在一起難道不夠逼格?多少隔壁省的人都專程跑來參加的活動,你們難不成還以為只是普通A市夜市美食街那種組織?」

  在他難以置信的目光中朋友們紛紛點頭,就連下車後不知道為什麼時不時就會出神的沐想想,都轉頭用清冷的眼神在表達「難道不是嗎」。

  那男同學絕望地嘆了口氣,轉身走到最前方引路:「好吧,讓我來為你們這群不關心本市活動的無知少年們長長見吧。」

  食物的香氣在眾人踏入展覽區域後越發濃郁起來,沐想想被一個扛著大機器的攝影師碰了下肩膀,擡頭望去,對方肩頭大大的攝影機上赫然貼著國內媒體巨頭XXTV的標識。

  前方的介紹聲緩緩飄來:「……這可是全亞洲規模最大的美食展銷活動,全世界的食品客商都會來這裡尋找訂單的。知道上一屆的舉辦地在哪裡麼?東京!三天時間成交訂單金額超過30億美元!A市市政府和幾個商場不知道花了多少功夫才把這一屆給承辦下來,人民廣場都批準使用了,多少家媒體的直播車都守在外頭,市裡打從上周起就滿大街都是各個國家提前跑來準備活動的外國人……」

  總而言之,洋洋灑灑,中心思想就一個意思,這屆美食展銷會的意義非同尋常的重大,規模也非同尋常的壯觀。

  廣場當下的排列方式非常有意思,攤位圍繞著最內側的巍峨建築如同半圓形的年輪那樣一圈圈排開。從廣場中心一路至建築大門內圍兩側的黃金地段,劃分的都是面積較大的展覽攤位。這些展覽攤位展覽的大多是國內和國際知名大品牌的食品飲品香料,他們名氣大有底蘊,也是展銷會的主推項目,因此攤位前的人潮密集度也最高,主辦方甚至會主動將各國客商和媒體引薦到這裡。

  旁邊一圈,則大多是國內小有名氣的企業,再往旁邊,各省知名特產、市區城鎮鄉村特產……以此類推。被放在最外圍的那些,才是大家來所以為的「普通美食街」,現炒現制的食物香氣,大多都由那些相比起黃金區域而言小到近乎可憐的攤位上傳來。

  幾乎每一屆展銷會都會有這樣一群追夢者,抱著自己的食物能受到采購商或媒體賞識的念頭來蹭蹭曝光。然而這純粹就是在碰運氣,畢竟來美食展銷會的客商大多都是做的批量生意,少有願意接觸鮮制產品的。再者客商和記者們又時間金貴,有幾個能在逛完了內圍的幾百家攤位後還有精力來光顧這些小吃攤?

  因此唯有進來湊熱鬧的散客們會聚集於此品嘗美食,相比較展會中心無數客商豪擲訂單的闊氣,這裡忙碌著的攤主們不免多了寥落的味道。

  然而從開學後就天天被關在教室裡的年輕人們正是為此而來。少男少女們看到被食客擠得滿滿當當的攤位時眼睛都在發亮,往日矜持如高妍,都自領任務跑去攤位長隊末尾派對買章魚小丸子,沐想想還是第一次見到他們如此不要形象的樣子,一時只覺得從前在腦海中將這些家夥的形象定位到高不可攀的自己實在是蠢得不可理喻。

  她站在坐在長椅上看著那群活潑笑鬧起來跟十二中九班的普通年輕人沒什麼不同的富家子弟,又回憶起自己半小時前因林瓏的話而心血來潮在網絡上搜索得知的那個有關於音樂愛好者們的世界。

  前方有人高聲問她:「想想!羊肉串你吃不吃辣!!」

  她把守著手邊一大堆各個同學毫不猶豫留下的價值不菲的錢包背包,心頭前所未有的放鬆,同時高聲回答:「要!多放點!」

  話音落地,她忽然聽到不遠處傳來熟悉的聲音:「咦?想,你怎麼在這裡?今天學校沒課嗎?」

  「爸?」沐想想瞬間辨認出來,轉頭一看,就見自家父親正穿著展銷會統一的圍裙佝僂著腰站在不遠處。他身上油漬斑駁,手上還拎著個裝得滿滿的垃圾桶,看樣子,大概是忙活到一半臨時出來丟個垃圾。

  「今天學校放學得早……」沐想想回答之後看清父親狼狽的樣子,當即心疼地站起身來要去幫忙,「爸?你怎麼也在這裡?」

  沐爸一看女兒擔憂自己的模樣立刻就笑了,剛要回答自己這幾天都得了許可要在這裡擺攤位賣東西,結果餘光一閃,冷不防就看見遠方熙熙攘攘的人潮中,幾個和女兒穿著同款校服的年輕人抱著剛剛買到的食物擠了出來。

  沐想想正準備收攏自己看守的東西去幫父親的忙,然而還不等她起身,父親卻忽然神色大變地轉身就走。

  她被父親反常的轉變弄得一楞,緊接著便聽一旁傳來幾道聲音清亮的:「沐想想——」

  沐想想轉過頭,高妍他們已經紛紛結束排隊跑了回來。眾人速度極快地聚攏,將各式各樣的零食點心放滿了整張桌子,一個個笑得滿臉陽光——

  「餓死了餓死了餓死了!」

  「哎呀!真是的,怎麼會有這麼多人!」

  「排在我前面那個男的身上臭死了!」

  「羊肉串羊肉串羊肉串羊肉串!!!加辣的在這一盒不加辣的在那一盒!」

  沐想想在這些聲音裡楞了楞,目光從這群光鮮亮麗的年輕人們身上轉開,又緩緩回到另一頭父親匆匆離開的背影上。

  她忽然就意識到了什麼,與此同時頭腦裡一瞬間閃過很多。

  那場年紀尚小時趴在父親肩頭的嚎啕大哭,那些當著自己的面假裝父親走路的初中同學,父親從自己初一之後再不踏足自己和弟弟校園的僵持……許許多多,許許多多。

  沐爸一走快就格外明顯的跛足很快吸引到周圍不少人的註意,正在分發羊肉串的高妍也被吸引地看了過去,視線接觸到不遠處那道正拎著重物快步離開的狼狽而慌亂的身影,她楞了楞:「呀,那個人怎麼——」

  沐想想忽然站起身來,朝那個方向揚聲高喊:「爸!」

  還沒來得及說完的高妍楞楞地轉頭看她:「……唉?」

  沐爸聽到聲音,背影一僵,腳步越發快速,沐想想索性放下東西直接追上前去抓住了他的胳膊:「爸!我叫你呢,你走什麼?」

  沐爸微微轉過頭來,視線劃過不遠處那群皆是一臉驚訝的年輕人。他臉色刷的白了,脊背躬得更深,看向女兒的眼神幾乎帶著祈求:「想……你別……」

  沐想想望著父親驚惶而卑弱的神情,她忽然就笑了。

  她快走幾步,擡手搶走父親手上沈重的垃圾桶,同時攔在父親的對面,轉身面向桌邊楞楞望著自己的那些同學。

  深吸口氣,目光從那一張張寫滿驚訝的面孔上劃過,指尖微微顫抖。

  然後她扯開嘴角,手扶在父親沾滿油漬的肩膀處,挺直脊背,啟唇開口——

  「大家,認識一下。」冷靜而清晰的聲音緩緩流淌而出,「這是我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