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章

A- A+

  興許是友誼的力量太過強大,連夢境裡都充斥了甜甜的氣息。

  沐想想睜開眼,陽光已經灑滿地面,前些天媽媽買的一條毛毯子從飄窗上垂下一半來,光柱中有浮動在空氣裡的塵埃。

  上下翻飛。

  一切都那樣嶄新。

  沐想想蹬開鬆軟的被子,一躍而起。

  打開房間,目光一瞥,就看見門框上用大頭釘固定的兩張花裡胡哨的紙票。沐想想取下來,發現原來是兩張音樂節的入場券,入場券右下角,沐松不怎麼好看的一把字躺在那裡——「不見不散」。

  她楞了楞,立刻上前去敲弟弟的房門。沐松前段時間已經從學校宿舍搬回了家裡,一家人見面的機會明顯比以前要多了。

  房間裡沒有回應,客廳裡傳來沐媽的聲音:「你弟今天一早就走了,最近不知道怎麼回事,天天早出晚歸的。」

  「媽?」沐想想轉頭看到母親,微微一楞,看向牆上的掛鐘,「你怎麼在家?」

  話音落地就見父親也從屋裡走了出來,模樣少見的正式,夾克裡居然穿了件熨燙筆挺的白襯衫,一邊走一邊整理衣領,「今早不出早餐攤了,我跟你媽有點事要辦。」

  沐媽看見丈夫,立刻停下梳頭的動作走過來幫著一起整理,順便朝面帶疑惑的女兒解釋:「昨晚回家之後展銷會的領導打電話給我們,說有點合作要和我跟你爸商量,叫我倆今天早點到市場部去找他……你手上拿著什麼?」

  她目光瞥向沐想想捏著紙票的右手,沐想想掃了眼票面上碩大的「音樂節」字樣,想了想父母與自己相似的思維和觀念,最後還是若無其事地將紙票疊好收進口袋裡:「沒什麼,就兩張彩紙而已。」

  沐家父母一向對品學兼優的女兒充滿信任,沐媽立刻就被轉移了話題。夫婦倆大概趕時間,很快就收拾停當預備出發,沐爸邊走邊不忘叮囑閨女:「燒麥熱在鍋裡,上學之前記得要吃啊。」

  臨到門口才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停下腳步,扶著門框回首躲閃地掃來一眼,聲音壓低:「那個……你媽這周四的飛機去X市考察養殖場,也不知道具體幾天才能回來,估計是沒辦法趕上英成這次統考的家長會了,所以——」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今早父親的聲音似乎比平常要低啞許多,沐想想看著他相較平常似乎要浮腫一些的眼睛:「嗯?」

  「所以——」沐爸慢吞吞地繼續了下去,「所以到時候留我一個人在A市,爸估計會很忙,開家長會之前,你記得提早幾天告訴我,好讓我安排時間。」

  沐想想微微一怔,父親已經重新面相大門,只留下後腦勺來應付她。倒是穿好高跟鞋的沐媽,側過頭來給了女兒一個心照不宣的笑臉,然後伸出手去,碰了碰丈夫的手背。

  兩只手的十指如此自然地交扣起來。

  接收到這一幕的沐想想視線放柔,聲音和情緒如出一轍的柔軟:「好,我會記得的。」

  ---

  廚房的蒸鍋裡擠了好一堆袖珍可口的小燒麥,各個只有雞蛋大小,熱氣騰騰的,半透明的面衣下面還能清晰看到填在裡頭的糯米粒和火腿丁,沐想想看了眼時間,發現已經不早,於是扯了個食品袋將它們裝起來,預備路上一邊走一邊吃。

  她一邊下樓一邊計算著之前聽到的從家門口的公交站到英成的中轉公交路線,總覺得一時之間還很難適應如此之快的上學節奏,結果剛踏出小區就瞥見了一道熟悉的身影,立刻停下:「喬南?」

  側坐在摩托車上的喬南就放下手機慢吞吞地看過來,雙眼下掛著倆碩大的黑眼圈。

  「……」沐想想站在那眨了眨眼睛,「你怎麼會在這裡?」

  這種問題……喬南無語地看著她:「我說我路過你信嗎?」

  沐想想:「……」

  喬南:「或者睡到一半被大風刮來?」

  沐想想:「……」

  沐想想瞥了眼不遠處擠滿了人的公交站,擡手摸了摸自己耳垂,帶著笑意咳嗽了一聲,上前小聲道:「謝謝啊。」

  然後看了看喬南的臉色,問:「你黑眼圈怎麼那麼重?沒休息好?身體不舒服?」

  喬南:「……」

  沐想想:「生物競賽已經拒絕了吧?覆賽之前不要忘記哦。」

  喬南:「……」

  沐想想:「??」

  什麼叫做哪壺不開提哪壺?

  說實話他自己也在懷疑自己最近是不是腦子出了什麼問題,否則昨天在怎麼會在已經網購了一大堆覆習資料的前提下,又跑去書店裡拉回家一車東西,幾乎掃蕩了所有囊括高中各科目內容的書籍。

  明明他現在已經不是沐想想了啊!!不存在弱不禁風的爹媽和什麼狗屁學習任務了啊!

  可為什麼他還是得熬夜覆習,熬夜看題,熬夜做那堆生物老頭自說自話送來的練習卷!!

  還有沐想想!沒事兒瞎管什麼閑事?好好做自己的作業還不夠,非得惦記著提高整個九班的成績,看看她給班裡那些同學推薦了些什麼東西——

  《千題統計》

  《金牌考題》

  《教你如何三十天熟記物理》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像話嗎!像話嗎!大家評評理,推薦這些東西到底安的是什麼心!

  沐想想倒是好,推薦完之後拍拍屁股美滋滋跑了,留下的喬南卻不得不時刻生活在被人請教的恐懼中。

  他這樣的基礎,回歸正軌上課已經非常吃力了,現在卻不得不在做完作業和試卷後還得鉆研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輔導書,就生怕接下來的某一個時刻被人逮住問到了不認識的題,認真算來,工作量或許比當初頂著沐想想覆習的時候還要大。

  昨天整整一天,從悶在教室啃書換到悶在書房啃書,喬南除了看某場姜海他們轉發來的直播外,連碰手機的空閑都沒有,他哪有時間休息?

  因此面對眼前這個罪魁禍首,他心情相當覆雜。

  沐想想見喬南臉色難看地盯著自己,遲疑了一下,低頭打量自己的穿扮:「你看我幹嘛?我怎麼了嗎?」

  「沐想想。」就聽前方喬南低沈的聲音突然響起,「你記不記得你之前問我,後不後悔跟你一起跳水救人?」

  沐想想:「……啊?」

  喬南:「我告訴你,我後悔了。」

  喬南:「我後悔怎麼沒在跳水之前,先把你掐死在亭子裡。」

  沐想想:「……」

  神經病。

  喬南抒發完自己的心聲後就開始蹬著地面倒車,沐想想莫名其妙地退開,琢磨不清對方海底針似的脾氣,索性打開袋子,提出一枚燒麥來塞進嘴裡。

  一擡頭,對上喬南的視線。

  沐想想遲疑了一下:「我爸包的,要不要嘗嘗?」

  喬南還一肚子火氣,左右偏頭,示意她看看自己提著頭盔和扶著把手的兩條胳膊。

  鼻尖便襲來一陣香氣,垂落的視線裡,白凈粉嫩的兩根手指捏著一枚燒麥遞到了嘴邊。

  喬南掀了掀眼皮,掃過沐想想臉上顯得有些不自在的表情,視線隨即變深了。他張嘴一咬,合攏的時候,嘴唇觸碰到了一點與燒麥不同的涼涼的溫度。

  少女立刻把手縮了回去,撚著指尖沒有說話。

  鹹鮮柔軟的米粒還帶著溫熱,火腿丁和香菇丁的香氣幾乎在咬破輕薄的面皮的瞬間充盈了整個口腔,火氣一下便散了。

  喬南盯著她,嘴角伴隨著咀嚼的動作一點點勾了起來。

  沐想想等待了好一會兒也沒等到喬南叫自己上車,遲疑了一下,索性自己伸手去夠喬南拎著的頭盔,誰知對方胳膊一擡,竟然直接躲過了她的動作。

  然後就在她擡頭遞去的目光裡將頭盔懶洋洋朝肘下一夾,同時視線幽深,理直氣壯張開的嘴唇。

  沐想想:「……」

  ---

  直到到達英成,她臉上仍殘留有未能徹底消散的紅暈,血液裡像是倒進上百毫升的強力跳跳糖,劈裡啪啦蹦噠得停不下來。

  喬南替她摘下頭盔,咳嗽了一聲:「……你爸手藝挺好的。」

  沐想想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喬南頓了頓後喂了一聲:「你不是吧,我一大早專程把你送到學校,你連幾個燒麥都舍不得回報給我?」

  沐想想盯著他的表情,試圖看清楚他的情緒:「那你也可以自己拿——」

  「我他媽一雙手抓了頭盔抓把手,病從口入聽說過沒有?」

  喬南理所當然的樣子毫無破綻,沐想想於是轉開頭淡淡地回答:「哦。」

  她於是理了理外套預備離開,邁出腳步的同時餘光裡有色彩一晃,喬南的聲音一並傳入耳廓:「喂,你東西——」

  那懶散的語調緊接著戛然而止,沐想想轉頭一看,就見喬南一腳支著地面,伸長胳膊從地上拾起了兩張紙券。

  沐想想一摸口袋,發現果然是自己早上隨手塞進口袋的那兩張。她立刻轉身回去,伸手想拿回來:「謝謝——」

  喬南卻側了側身,避開了她的動作,同時垂下的目光徑直落在入場券某一張右下角手寫的「不見不散」上,半晌後他嗤笑一聲:「沒想到你個書呆子,偶爾還挺有閑情逸致的。」

  書呆子沐想想:「……還我。」

  喬南沒搭理他,眼睛仍盯著那把字,表情說不出的刻薄:「這什麼鬼音樂節,聽都沒聽說過,票價上得了二十嗎?品味也太低了。」

  薄薄的兩張紙在他指間翻飛,隨時一副要被風吹跑的樣子,沐想想擔心票會被他弄丟,眉頭皺起,有些著急起來:「還給我!」

  喬南轉頭看向她關切的神情:「……去這種地方有意思嗎?不嫌掉份兒啊你?我就從來不去這種地方。」

  沐想想有點不耐煩了:「……也沒人讓你去啊。」

  喬南沒什麼表情地看著她,片刻後「切」了一聲,將兩張票抓成一團嫌棄地丟給她:「拿去拿去拿去,看兩眼而已跟要你命似的,誰約的啊寶貝成這樣,至於嗎。就那一筆破字兒,難看就算了,不見不散的散字都能少一橫,真是沒文化。」

  弟弟被這樣評價沐想想當然高興不起來,她擡起胳膊接住那兩張被對方捏得皺巴巴的入場券:「真是不好意思,我弟弟確實沒文化,不見不散的散字居然都能寫錯,回去我會督促他抄寫三百遍的。」

  喬南:「……」

  沐想想撫平入場券上的褶皺,確認沒有破損後將券對折塞進口袋轉身就走。下一秒胳膊忽然被後頭伸來的一只大手給抓住,回頭看去,正正就對上喬南無語的神情。

  沐想想:「幹嘛?」

  「……」喬南嘴角抽搐了一下,「那個入場券……你弟給的?」

  沐想想:「啊。」

  喬南:「……他給你音樂節門票幹嘛?」

  沐想想:「有人給他安排了一個搖滾比賽的名額,他說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商演,讓我一定要去現場——幹嘛?」

  喬南:「……」

  喬南忽然伸手,沐想想更加錯愕,眼睜睜看著他掏走自己口袋裡入場券後黑走一張,然後又將剩下的那張照章塞回原處。

  「……你幹嘛?」

  「什麼幹嘛?」

  「幹嘛拿我的票?」

  「你不是有兩張?你弟他自己會有工作牌,這張不就多出來了?」

  「可是——」

  「喂!」喬南拿頭盔磕了下車座,「我一大早送你來學校,你連張票都舍不得,不至於吧?」

  又皺起眉頭:「還是你有什麼人想約著一起去看?」

  「……」沐想想無言以對,「……你不是——」

  喬南裝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的樣子,鎮定自若地戴上頭盔給摩托調頭,打斷她的問題:「我得走了。」

  沐想想懵逼地站在原地,喬南在啟動摩托之前又停下,打開頭盔面罩,琥珀色的雙眼望出來:「這個音樂節離城區很遠,沒有直達公交,周末上午我人在學校,你自己過來。」

  沐想想目送他的背影疾馳離開。

  心中跳躍著兩個沒能出口的疑問——

  1、你不是從來不去這種地方嗎?

  2、沒有直達公交,我也可以打車過去的好不好?

  ---

  然而即便生出如此念頭,到了周末那天,她仍誠實地出現在了十二中校門口。

  周末的學院看起來比以往清凈許多,沐想想抓著欄桿朝裡看去,不小心反倒看見了旁邊保安室牆壁上反光的包邊,光滑的金屬表面將她倒映得纖毫畢現。目光落在自己特意搭配打理過的髮型和穿扮上,沐想想咳嗽一聲擡手摸兜,抓到手機的同時還不小心帶出了昨天在樓下小店裡買的帶色潤唇膏,潤唇膏水蜜桃的香味此時正從嘴唇飄散進鼻腔裡,她抿了抿嘴,趕忙將它塞回口袋。

  手指在屏幕上緩慢地敲擊。

  同一時間,校內,九班,破天荒在周末補習活動坐滿了人的九班裡。

  喬南坐在座位上撐著頭做試卷,幾個同學猶猶豫豫地蹭過來,他打眼一瞟:「幹嘛?」

  對方便亮出手中的輔導書。

  喬南已然是有備而來,他家書房的書桌上現在攤開著班裡四十多個同學分別選用的足足七套不同的輔導書,對方拿來問他的這幾道題昨晚同樣難到過他,他早就翻箱倒櫃地找公式解決掉了。

  當下便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輕鬆解決。

  可以說是非常帥氣了。

  晏之揚閃閃發亮的目光依次劃過自家老大今天頭頂格外有範兒的髮型,面孔刮的乾乾凈凈的下巴,身上最新上市的潮牌,和腳上明顯剛買的乾凈到鞋底都沒什麼灰塵的限量版。

  「南哥。」晏之揚發自內心地感嘆,「你今天看起來真的特~別~帥~」

  喬南嗤笑一聲,一天第N次掏出手機來看消息,結果兜裡的音樂節門票被手背不小心蹭了出來,晏之揚殷勤地趕在他彎腰前幫忙撿起。

  目光在票面上掃了一眼,晏之揚有點懵逼:「XX音樂節?這什麼活動?怎麼從來沒聽說過?」

  說著抖了抖手上那張輕薄得有點過頭的紙張:「還有這門票是不是質量有點不好,感覺很廉價的樣子。」

  喬南擡腳就踹,抽回門票滿臉嫌棄地嘲諷:「你懂個屁啊你。這都沒聽說過,只能證明你孤陋寡聞就算了還沒品位。」

  晏之揚知道他見多識廣,一向對他信服有加,聞言當即為自己短淺的眼界羞愧地抱住頭。

  手機忽然跳出條信息來,喬南點開一看——【沐:我到了。】

  他趕忙鬆開正按著打的小動物站直身體,手指梳了梳自己固定得非常完美的髮型。

  在踏下樓梯即將拐角的時候,他迅疾的腳步忽然被一道來自身後的聲音叫住——「喬南,等等。」

  喬南轉頭看去,就見陰影中緩緩走出一道踟躕身影。

  身影走近了,是個面容清秀的女孩,站在幾步遠的距離外,面孔微垂小心翼翼地看過來。

  喬南雙手揣兜,懶散地站在那裡,眼神裡找不出什麼特別的情緒:「幹嘛?」

  沐想想在外頭等了一會兒,被太陽曬得發熱,於是跟門衛商量進學校避一避——她長得好看,幾乎沒有受到任何的阻礙。

  一路熟稔地沿著綠蔭朝喬南班級的方向而去,即將進入教學樓樓梯口的時候,她忽然聽到一道鼓足了勇氣的女聲:「……喬南,我喜歡你!」

  沐想想楞了楞,下意識屏住呼吸,她放緩腳步,踏入進陰暗裡,下一秒便看到了一男一女相對站立的偶像劇一般的畫面。

  沐想想:「……」

  喬南雙手揣兜,微垂面孔看著那個女孩,那女孩也擡起頭,淚光閃閃地看著他,沐想想聽到悅耳的女聲微微帶著顫意:「可是我聽說你有女朋友了,是真的嗎?」

  女朋友……?

  沐想想停下腳步,正迷茫間,下一秒便聽站在女孩跟前的喬南毫不憐香惜玉地嗤了一聲:「不然呢,難不成還能是騙你們的?」

  沐想想眨了眨眼睛,心情有一些覆雜,她屏住呼吸想了一會兒,覺得有點意料之外又似乎全在意料之中。

  喬南這樣的人,額,有女朋友其實還挺正常的。

  失去陽光的樓梯間稍微有點冷,更何況前頭場面尷尬,她想了想,還是朝後挪了挪,一步一步挪回陽光裡,然後轉身朝著十二中大門方向走。

  這樣就好多了。

  走不多遠,忽然聽到前方一陣激烈的爭執聲,方才和和氣氣放她進來的那個十二中保安拔高聲音:「我警告你!你再這樣別怪我不客氣,到時候直接聯系你們體校的老師啊!」

  另一道聲音也似曾相識:「艹,跟你說了我他媽不是來找麻煩的不是來找麻煩的,讓你打電話到九班叫一聲喬南而已,你他媽到底在堅持什麼!」

  沐想想繞開前頭的樹幹,十二中保安滿是警惕的身影便映入眼簾,他已經全然進入了備戰狀態,面對外來的入侵者,堅決貫徹了寸步不讓的剛硬作風:「你休想騙我!還叫喬南出來,還不是找麻煩的。你問問這一片誰不知道你的名號?你來找喬南不為了挑事兒,難不成還是為了打遊戲啊?」

  另一道聲音幾乎是崩潰的:「我他媽就是為了打遊戲啊!」

  「得了吧!」保安看透真相地戳穿了他,「真的關系那麼好,你怎麼不自己聯系他出來?別告訴我是電話和微信統統都被拉黑了啊。」

  對方:「……」

  沐想想踏出幾步,終於看到了那道被保安身軀擋住的背影,當即一楞——

  「曹威?」

  大塊頭曹威正兇神惡煞地跟保安對峙著,聽到聲音倏地轉過頭來,看到她時也楞了一下:「你是那個……」

  保安看到沐想想居然主動朝外頭一看就來意不善的體校著名刺兒頭打招呼,當即一臉的擔心:「哎呀小姑娘你小心點,現在不要出來不要出來!」

  沐想想先是為保安的態度楞了楞,隨即看到曹威臉上的表情,當即想到某次打遊戲時對方告訴自己長著一張天生壞人臉才能碰到的各種離奇遭遇。

  她忍不住笑出聲來,溫和地安撫保安:「沒關系,您放心吧,他是我朋友,應該不是來找麻煩的。」

  曹威今天原本是因為喬南莫名拉黑自己的事情想過來找對方談談的。

  根本沒想到自己會提前見到對方那個兇惡到可怕的女朋友。

  那道拎著鋼管渾身煞氣的形象還在腦海中揮之不去,導致曹威在意識到招呼自己的人是誰後首先還犯了下怵。誰知下一秒,映入眼簾的卻並不是記憶中兇巴巴的神情,少女清冷的樣貌在笑出聲的一瞬間如同消融的冰雪那樣清甜。

  曹威盯著她柔和的雙眼怔了怔。

  忽然發現在褪去了兇悍之後,面前這個少女居然那麼瘦削白凈,而且從手掌到臉蛋……

  哪個地方,看起來都……

  軟綿綿的。

  ---

  喬南正在費力地打發面前那個泫然欲泣的姑娘,因為惦記著沐想想等在校門口的事情,情緒有一些煩躁。

  他雙手揣兜站在原地,喪失耐心地胡亂撇開頭。

  下一秒,便撞見了遠方一幕叫他瞳孔微縮的畫面。

  喬南:「……」

  他低頭開始在腳邊各處找尋。

  有鋼管嗎?

  實在沒有的話來跟棒球棍也行。

  【小劇場】

  體校大塊頭扛把子的逆襲路!宿命的修羅場!啊!

  大塊頭:「白白的……軟軟的……小小的……」

  南哥:「cn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