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章

A- A+

  沐想想:「……」

  喬南語氣兇巴巴的:「說話啊!幹嘛不說話?!」

  沐想想:「……」

  氣氛忽然變得很奇怪,喬南一副挑事兒的樣子,微微揚起的面孔英俊而兇惡,視線鋒利地遞來,滿臉都寫著【你再不識相我真的揍你信不信?】

  沐想想再熱衷學習,課餘時間也是看過小說電視劇的,眼下的畫面跟那些用各種文字和畫面填充滿粉紅泡泡的場景簡直有著天壤之別,舉著探照燈都未必能拿顯微鏡分析出零點五飛克的浪漫來,她卻整個人都熱到仿佛體表包圍了火焰。

  頭腦甚至出現了長達半分鐘之久的空白,她抓緊手心裡握著的黑綠色的錢包,編織皮凹凸不平的質地嵌入進柔軟的皮膚,好半晌之後才怔怔地盯著蹲在自己面前的這個家夥:「……你現在是在幹嘛?」

  喬南挑眉,一副不好惹的樣子,反問道:「你說呢?你別告訴我你不知道啊!」

  這個家夥……

  什麼時候都是這樣!

  明明在告白,卻非得一副吃了大虧的模樣,每一次都讓她在幾乎以為自己的猜測確有其事的時候擺出這種奇怪的態度!

  就不能有話直說坦誠一點嗎?!憑什麼總是自己一個人在猜來猜去!「你說呢」是什麼意思?之前那個「自我犧牲」是什麼意思?憑什麼自己什麼都得知道?沐想想面無表情地抿了抿嘴:「我不知道!」

  喬南瞇了瞇眼:「我看你是真想騎在我頭上拉shi啊——」

  沐想想:「……」

  喬南:「少給我裝蒜啊,我有女朋友的事情現在十二中都已經人盡皆知了。」

  女朋友……

  沐想想面無表情,耳朵卻更紅了,喬南朝她壞笑了下,隱約帶著點討好,扶著膝蓋的大掌挪了挪,將她握著錢包的手一把抓住:「難不成這種時候你還要跟我鬧分手?」

  啊啊啊啊!!!

  喬南掌心的皮膚並不柔軟,常年運動留下的老繭粗糲地摩擦在手背上,沐想想一下站了起來,熱到額頭都差點滲出汗珠:「誰跟你鬧分手!」

  她甩了一下沒甩開,手掌反倒被徹底包住了,喬南蹲在那舉著胳膊:「哦,不是鬧分手就行。」

  「……」沐想想氣悶,「不是這個意思——」

  「哎呀……」喬南一副受不了的樣子捏捏她的手,蹲在腿邊的樣子像一只溫順的大狗,「給點面子,啊,你弟今天大喜的日子……」

  耍什麼賴!關我弟什麼事兒?大喜什麼大喜說的好像結婚一樣。這是原則問題!別以為胡攪蠻纏就能糊弄過去!誰不知道你是什麼人啊,裝狗也裝不成金毛拉布拉多,充其量是只哈士奇!

  沐想想還是堅決地表達出抗議了:「——誰是你女朋友!」

  「……」喬南表情認真了一點,「朋友,飯可以亂吃我們話不可以亂說啊,三秒鐘之內可以讓你撤回消息,3、2、1……」

  「我什麼時候答應過當你女朋友了!」

  「要不然五秒鐘之內好了。」

  「喬南!」沐想想拼命往回抽自己的胳膊,「我跟你說認真的!你根本沒跟我表白過,我也從來沒有答應過,你憑什麼自說自話決定這種事情?」

  她往回撤的力道有點大,喬南索性把雙手都用上以保證不被甩脫:「我怎麼沒那什麼了?你講講良心。」

  「那什麼是什麼?」

  喬南吭哧了一下,別扭地回答:「……告白啊。」

  「你怎麼告的?你跟我說什麼了?」

  「……」

  「湊合湊合一起過?」

  「……」

  「錢包給我?」

  「……」

  「打曹威一頓?」

  「……」

  喬南頓了頓:「那不然呢,你要我跟你說什麼?」

  語氣超級理直氣壯:「況且我倆那樣都那樣過了,確定關系難道不是理所當然的?你耽誤了我的青·春玩弄了我的肉·體不找我還要去找誰?」

  「……???」沐想想茫然了一下,「你說什麼?」

  喬南:「少賴帳啊,你敢說自己沒脫過我衣服是怎麼?嘖,澡也洗過了身體也看過了說不準還被你摸過——」

  「啊啊啊啊!」沐想想直接彎腰去推他的頭,「閉嘴——」

  喬南被她推了一把,措不及防朝後仰去,結果因為兩只手抓著沐想想的緣故,後仰的力道直接將沐想想也給拽倒了。

  直接撲了個滿懷。

  沐想想立刻掙紮,喬南卻直接雙手一張將她按在懷裡,少女纖瘦的身體被他輕輕鬆鬆摟住,清淺的體香撲面而來,他在她微紅的耳邊哼笑一聲:「閉嘴怎麼閉嘴?你沒脫過我褲子是怎麼樣?這就不認帳了啊?不至於這麼不識貨吧?你胸那麼小我都沒有嫌棄過……」

  說著還鬆開摟在沐想想後背的胳膊轉到雙方眼前,弓起手掌朝沐想想比了個掌心中空的手勢。

  「……」沐想想簡直要瘋,一邊掙紮一邊下意識反駁,「閉嘴!你嫌棄我我還嫌棄你呢!」

  話音落地就感覺喬南的身體僵了僵。

  沐想想擡起胳膊抵在他的胸口試圖站起來,下一秒對方舉著比劃的胳膊忽然又回到了後腰,伴隨著一股巨大的力道,她幾乎沒有抵抗之力地被緊緊貼在喬南的懷抱中,喬南附在耳邊的聲音低沈了許多,語氣裡蘊含著未知的情緒:「小姑娘,說話註意點啊,有些太主觀的一聽就知道不真實的謠言還是少造,不然萬一讓人誤會了,我為了自證清白可能要做出什麼不太理智的事情。」

  沐想想渾身僵硬:「……」

  喬南保持那個姿勢微微側過頭來,在她耳廓上吹了口氣,垂著眼問:「聽見沒?」

  沐想想擡手捂住自己血紅的耳朵,用前所未有的力量一把從他懷裡掙開。

  喬南就保持著被她推開的姿勢無所謂地倒在地上,一條胳膊曲起支撐著高大的身體,眼睛直勾勾地看過來,臉上笑得沒個正行。

  沐想想已經羞憤到平靜了,捂著酥麻一片的耳朵面無表情地盯著他,盯了一會兒,轉頭就走。

  喬南趕忙一個軲轆從地上爬起來伸手去攔她:「喂~」

  沐想想:「你走開,我不想跟你說話。」

  「嘖。」喬南:「又發什麼脾氣,差不多得了啊我告訴你,這事兒你又不吃虧,當初你自己說你暗戀我的,四舍五入一下還是你先跟我表的白……」

  這是什麼歪理?!

  「我沒有!」沐想想拔高聲音:「我說過了!那是以前!以前!」

  喬南:「……」

  沐想想:「我跟你明確重覆過兩次,我確定你很清楚地聽到了。那只是高一的事情,去甲腎上腺素的作用而已,每一個從青春期過來的人都會有這樣的時期,跟我們倆現在的矛盾沒有任何關系。」

  喬南:「……去甲腎上腺素是什麼?」

  重點是這個嗎?

  沐想想掃了他一眼,邁開腳步不做理會,喬南嘴裡重覆著等等等等擡手去拽她,看清楚她堅持的表情後原本篤定的信心也逐漸鬆動了:「……不是,你什麼意思啊你?你不喜歡我了?是我一廂情願?」

  ……當然不是。

  沐想想真是很氣,想反駁又不知道該從何開口,喬南卻誤會了她的意思,回憶到了什麼,眼神兇惡起來:「喂,是不是曹威在背後搞事?」

  「……跟他有什麼關系!」

  喬南:「要不然你現在在這裡跟我別扭什麼?不是因為他難不成你自己皮癢啊?」

  沐想想深吸了口氣,轉頭看他:「喬南,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假的不知道?」

  喬南扒了扒頭髮有點煩躁地與她對視:「……一個過場而已,有那麼重要嗎?大家心裡都明白是什麼意思不就行了?」

  沐想想收起表情,視線認真地看了他一會兒,繞開他繼續朝外頭的會場走去。

  三秒鐘後後背忽然響起了逼近的腳步聲,同時一雙胳膊伸長過來,繞到前胸,緊緊一摟。

  後背貼上了一道溫暖的熱度,堅實的手臂箍在胸口,清爽的氣息環繞著身體,腦袋碰到了硬硬的下頜,喬南的嘆息聲從頭頂傳來:「啊!服了服了,我服了你,聽好了啊,做我女朋友吧做我女朋友吧做我女朋友吧!重覆三遍行不行?」

  沐想想:「……」

  喬南:「要不再給你重覆一百遍?做我女朋友吧做我女朋友吧做我女朋友吧做我女朋友吧……」

  沐想想:「……閉嘴!」

  喬南:「喂,還有什麼好不滿意的?你這個人怎麼這麼不知足?乾脆你想聽什麼直接寫在紙上好了我能重覆到讓你聽吐出來。」

  他低頭用鼻尖撥弄了一下沐想想的頭髮,邊說著邊擡手為她梳理,修長的手指穿進髮絲摩擦過頭皮,語氣相當無奈:「嗯?這樣可以了嗎。」

  沐想想盯著他摟在自己身前的那條胳膊:「……」

  喬南:「所以答覆呢?」

  沐想想:「……」

  喬南:「答應了?」

  沐想想沈默著掰了掰他的手,在眼前的狀態下,喬南幾乎沒有堅持就鬆開了她,本以為鬆手之後雙方至少要交流上兩句,誰知道胳膊一放,沐想想立刻一語不發地開始朝前走。

  喬南額角一抽:「……喂!」

  他趕忙追上去:「幾個意思啊你!你去哪裡?」

  沐想想腳步卻越來越快,直接穿出通道一頭紮進了擁擠的人潮中,喬南心說我的媽老子活到那麼大第一次腆著臉跟人表白不會就這麼被拒絕吧?一邊又擔心沐想想會被現場狂歡的音樂小青年們擠壞,只好拼命撥開人流朝著對方離開的方向擠,擠不多一會兒,視線中終於出現了那道清新到跟周圍的一切格格不入的身影,他心鬆了一半,火大地拔高聲音:「沐想想!周圍那麼多人,你瞎跑什麼!」

  人群中的沐想想忽然回過頭,喬南看得一怔,滿肚子的暴躁霎時間消散的一乾二凈,因為她和平常看起來很不一樣的微紅的臉頰和水亮的眼睛。

  裡頭幾乎能閃現出璀璨的光來。

  沐想想盯著他,抿了抿嘴,後退一步,讓出身前的一小塊地方,喬南看到她的嘴型在說——過來。

  他過去了,沈默了一下:「你到底什麼意思?」

  外套就被一只小手扯了下,那只手雪白粉嫩,緊張地縮起著,一如它的主人努力掩飾仍有些變調的聲音:「你蹲一下。」

  喬南:「啊?」

  沐想想盯著他抿了抿嘴:「……就跟剛才那樣,快點!這裡人太多我看不清舞台了。」

  三秒鐘的沈默之後,心跳的聲音驟起。

  喬南居高臨下地望進那雙通透的眼睛,頓了頓,兇巴巴的面孔上突然扯開一個囂張的笑來。

  他擡手推了下沐想想的腦門,順手扒拉了一下對方額頭軟綿綿的頭髮,沒好氣道:「我發現你最近膽兒很肥啊,使喚我使喚得越來越不客氣了,誰給你慣的?」

  沐想想雙頰隨著他的聲音迅速爬上更加明顯的紅,打了他胳膊一下:「快點!」

  「嘖。」喬南勾起唇角似笑非笑地掃了眼跟前這個理直氣壯的少女,一邊叨叨著「我看你他媽早晚有一天得爬到我腦袋上拉shi」一邊挽起袖子蹲下,口中嚴肅地制定家規,「警告一遍啊,雖然我是你男朋友得慣著你,可平常你該有的尊敬還是要有的,像比如今天這樣的場合……」

  沐想想在雙腳離地的時候抱著他的腦袋,滿臉通紅,卻沒有反駁「男朋友」這個詞兒,只是順手把抱在他腦門上的手鬆開移到了耳朵位置,抓了一把。

  「喂!」被扯驢似的扯住耳朵,喬南覺得自己尊嚴受到了挑釁,挑眉擡頭,「你聽到我剛才說的話了沒有?」

  沐想想並不理會,就看到喬南深邃的雙眼微微瞇了起來。抓著兩邊耳朵的手腕忽然被擡起的大掌抓住,還不等她反應過來,胳膊已經被扯離警戒區,喬南卻並未因此鬆開她的手,而是朝下一扯,直接將拉彎下腰,手掌貼在臉頰上,腦袋微轉,各親了一口。

  柔軟的濕潤觸感殘留在皮膚上,跟和弟弟Lucky kiss的感受完全不同。

  沐想想整條胳膊都跟著麻了:「你幹什麼!」

  「我親我女朋友。」

  喬南轉頭挑釁地看她:「怎麼滴,你有意見?」

  沐想想:「……」

  【小劇場】

  喬南【冷笑】:我就知道她不敢有,她很尊敬我。

  喬南【自信】:這個家還是老子說了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