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4 章

A- A+

  天晴日暖,太陽掛得老高,臨近正午的空氣裡彌散著輕微的焦灼。

  A市寒冷的時節徹底過去。

  面積不算大,但格局尤其通透的一處高層裡,從灑落陽光的客廳落地窗看出去,遠處A市凜冬的山頭已經布滿翠綠。

  些微的冷風從敞開的窗外吹進來,輕飄飄的紗簾一陣晃動,底部的流蘇飄揚起來,落下時打在地面攤開的行李箱上,發出幾不可聞的脆響。

  色調溫和的沐家客廳中,便有絮絮叨叨的嘮叨聲,緩緩從房間大門裡流淌出來。

  屋裡亂糟糟,行李箱打開橫地上、旁邊摞起高高的盒裝營養品,紮好的塑料袋聚集成群,沙發上是疊到一半的長褲和T恤。沐媽廢了老大的勁兒才又從兒子的衣櫃裡收拾出幾件感覺能穿的,一邊抖摟著出來一邊念念有詞:「你這孩子怎麼像樣的衣服都找不出幾件?不是褲腿上破個大洞就是衣服袖子撕得沒法縫邊……不行不行,這幾天有時間了我得去商場給你買兩件。」

  沐松赤著腳跟在母親身後,擡手扒拉自己頭頂亂糟糟的灰髮:「犯不著那麼麻煩,我天天除了演播室錄比賽,其他時間都呆在宿舍和上課的房間裡……」

  「那你集訓班的同學也要笑話的呀!」

  沐媽自說自話地一錘定音後,便開始蹲在行李箱邊將自己疊好的衣服一件件朝裡塞擠,一邊擠一邊轉頭朝廚房方向喊:「老沐!你那邊搞好了沒有!」

  「好了好了好了。」沐爸答應了一聲,很快便一腳深一腳淺地從餐廳方向拐出來,手上提了個巨大的食盒。

  父子倆的視線在空氣中微微一觸,又很快轉開。

  同樣在弟弟房間裡幫忙收拾的沐想想一出門就看到這幅畫面,趕忙將自己手上的東西朝著弟弟懷裡一塞,上前替被食物盒子壓得重心偏移的父親分憂解難:「爸,什麼東西啊,怎麼那麼重?」

  沐爸哼了一聲沒說話。

  沐媽便一邊將提神助眠的營養品朝箱子裡塞一邊幫丈夫解釋:「你爸前幾天不是專程找周華采去問了麼?問出來大亞的那個集訓課程,為了順便調整有些集訓生的外形,吃的東西都是統一找營養師配的。那個菜單,我的天哪,哪裡是給人吃的哦,動不動糙米蝦仁水煮菜,你弟已經夠瘦了,到時候開始訓練運動量又大,這麼吃下去人要出事情的。」

  她說著起身將捆紮食盒的布巾解開,一樣樣攤開盒子檢查:「我本來想送飯,結果最近事情多也排不開,集訓課程期間學生又不能隨便出來,只能讓你爸準備點吃的讓你弟自己帶過去解決了。」

  食盒打開,香氣便撲面而來,沐想想探頭一看,還散發著熱氣的明顯剛做好沒多久的色澤深紅的紅糖年糕、切成大片大片的鹵牛腱,豬油糯米餅,蒜泥泡鳳爪,連帶浸了泡椒的腌蘿卜條,全都整整齊齊地分散開。她順手拈了一條紅糖年糕咬進嘴裡,糯米的香氣連帶紅糖特殊的清甜伴隨軟糯勁道的口感爬上舌尖。

  揉得一點顆粒也沒有,至少要好幾個小時才能準備出來。

  沐爸沈默地站在一邊,視線落在兒子手中正在擺弄的東西上,眉頭皺了皺,只當自己沒看見般轉開:「東西平常都要放進冰箱知不知道!等到要吃了才可以拿出來!」

  沐松低著頭,展開姐姐剛才塞進懷裡的一疊海報,紙張基本上都已經破損了,撕裂或者脫離的部分被人用膠帶仔細黏貼著,他看了一會兒那些膠帶下清晰可見的裂痕,目光又轉到茶幾攤鋪著的食盒處,片刻後輕輕地點了點頭:「嗯。」

  沐爸便俯身提起兩個腳邊塞滿東西的紙袋:「行了,那就走吧。」

  離開之前,沐松回房間拿放在床邊的吉他。

  朝南的屋子總是很亮堂,窗簾整潔地拉開著,微風徐徐,一點也看不出前不久戰爭爆發過的痕跡。

  曾經在爭吵中被扯到地上的床單被罩已經換上了全新的,筆挺地散發出陽光暴曬過後棉花乾燥而溫暖的味道,被從牆上摘下來摔砸的用於釘曲譜的軟木板也被掛回了原來的地方,不同顏色的大頭針整齊地排列在右上。

  他站在門口,定定地打量眼前自己搬出初中宿舍後每一天晚上都會回來的地方,心中居然為即將到來的三個月的分別生出了淡淡的不舍。

  這情緒對一個從小叛逆,從前有時間寧肯呆在網吧消磨的年輕人而言無疑是陌生的。

  因此他很久很久才收回目光,輕輕關上房門的那一刻,臉上的笑容變得期待又悵然。

  ---

  因為東西有點多,沐爸特地打了輛大車。

  一上車駕駛座的出租車司機就認出了沐松那令人過目難忘的英俊面孔:「哎呀,你是不是前幾天上《裊裊餘音》的那個明星呀?」

  副駕駛抱著小件行李的沐爸悶聲悶氣的:「才剛剛過節目的初賽,參賽選手而已,他現在哪能算得上明星?」

  「真的是他啊!」司機聽出畫外音來,便一拍大腿朝沐爸道,「都上了電視,哪裡就不算明星了!我們一家看節目的時候都特別喜歡他的歌,還上網站給他們樂隊投票了,雖然吧投得沒有那幾個動不動幾萬幾十萬一百萬的觀眾那麼多,可是這麼有才華的人,以後一定會紅的!」

  下車的時候沐爸的神情便可見鬆快了許多。

  一向脾氣不好的沐松在被司機攔下索要簽名的時候罕見的禮貌耐心,沐想想聽著少年人清朗的「謝謝」,轉頭看向不遠處熟悉的集訓宿舍大樓,想到當初第一次跟弟弟和喬南來時混亂狼狽的狀態,她心中頗有些感慨。

  《裊裊餘音》初賽之後,沐松順利晉級,爸媽堅決的態度鬆動很多,在跟周華采進行了好幾次深入的會議之後,終於落筆在那份須得暫時跟初中休學三個月的集訓同意書上簽名。

  所以這次進來之後,等待他的將會是三個月不能自由外出的魔鬼訓練。

  沐松好脾氣地給粉絲簽名後道別,轉頭便看到宿舍樓下四散著不少同樣被親人送來的同期生,跟上一次沒什麼不同,這些扛著大包小包的長輩們一路都在叮囑自家的孩子,沐松被這似曾相識的一幕弄得有些恍惚,下一秒便聽到耳畔呼喚自己名字的聲音。

  「沐松!」

  他轉過頭,對上母親疑惑的神情和父親嚴肅的眉眼,微微一怔:「什麼?」

  「什麼什麼,跟你好好說話的時候走什麼神!」母親便上前不滿地拍了他一把,「既然機會那麼難得,就要用心珍惜,進來之後要好好跟別人相處,別瞎起矛盾,聽老師的話,練琴練舞,沒事多給家裡打電話,最重要的是好好註意身體,聽到了沒有?」

  母親的嘮叨聲讓他們這一刻看上去跟周圍的那些家庭如此相似。

  沐松抿著嘴安靜地聽著,忽然展開胳膊上前給了母親一記擁抱:「放心吧,我會記得的。」

  記憶中從兒子長大起就再沒有過這樣親密的接觸,沐媽楞了楞之後才反手摟住這個已經比自己高的孩子的後背,輕輕拍了拍。

  鬆開懷抱之後,沐松看向站在母親身邊的父親,兩秒後,臉色不怎麼好看的沐爸默默地放下了手裡提著的東西。

  父子倆默契地擁抱住,沐爸感受著兒子箍著自己的有力的臂膀,聲音依舊嚴肅:「既然自己選擇了路,就要好好走下去,知不知道!」

  「我會的。」沐松用力點頭,頓了頓之後小聲地開口,「謝謝爸。」

  沐爸終於妥協地嘆息了一聲:「加油。」

  沐松直起腰來,視線最終落向了一旁正在微笑的姐姐。

  被少年人特有的氣息籠罩,沐想想揉了揉頸窩裡埋著的那顆毛茸茸的頭:「照顧好自己。」

  沐松聽著她悅耳的聲音,心情一時難以言喻。成熟專業的音樂指導,頑固執拗的父母的支持,幾個月前,他根本連幻想都不敢幻想如今的場景,而這一切的一切,全都從姐姐的那一把吉他而起。

  千言萬語只能匯成一句話:「姐,謝謝你。」

  「有什麼好謝的。」沐想想笑著拍了他一把,忽然想到什麼,推開他低頭開始摸包:「對了,還有一些東西給你——」

  沐松在她的動作中擡起頭,陽光猛烈,帶起焦灼的熱度,他頭腦突然前所未有地清晰,清晰地意識到自己即將踏上一條截然不同的征程。

  休學!唱歌!這是他的夢想!沒有那些令人頭疼的枯燥課業!可以讓他隨心所欲大展拳腳的世界!

  他看向將自己帶領進這個世界的,在這一刻仍記得給自己帶東西的姐姐。媽媽要買衣服,爸爸做了吃的,一切反對的阻礙全都消失,原本充滿坎坷的前路忽然變得一片坦途,還能找得出比當下更加美好的場景嗎?感激翻騰如波濤,熱血湧上喉頭,他簡直想仰頭朝天大喊一聲「我的姐姐是世界上最好的姐姐!」。

  下一秒,他最好的姐姐胳膊一擡,在他期待的目光下,終於從背著的小包裡,掏出了……一本書。

  遞了過來。

  「拿著。」

  熱血仍在瘋狂躁動的沐松:「……」

  躁動的熱血稍微冷卻了一點的沐松:「……這是什麼?」

  沐想想:「從今天開始,你的作業。」

  沐松掃了眼書的封面,熱血終於徹底冷卻下來了,他沈默很久:「……姐,我已經休學了。」

  「休學三個月而已,三個月之後還得回去繼續念的。」

  「開什麼玩笑!」沐松一聽這話頭立刻就大了,「到時候選秀結束,我說不準就紅了,賺大錢養活自己輕輕鬆鬆,還上什麼學?」

  話音落地,他就見前方的姐姐忽然瞇起了雙眼。

  姐弟倆沈默對視,沐松非常的理直氣壯,半晌之後,沐想想率先開口:「沐松,我想你大概搞錯了什麼。」

  最近一場小比賽就已經找足存在感,走紅不過分分鐘,即將踏上通往美好未來之路的沐松底氣十足:「我搞錯什麼了,你才搞錯了呢,你自己去看看,娛樂圈裡本來好多明星就不念書啊。」

  沐想想沒有理會他,只是掏出手機,低頭開始滑動。

  片刻之後,亮起的屏幕被舉到面前,界面顯示的似乎是某個論壇,沐松不以為意,定睛一看——

  【李濤,這幾天因為選秀存在感很強的那個Liberty樂隊到底是不是文盲,他們那首《殺氣》的副歌英文部分XXXX的XXXX完全是語法錯誤吧?他們自己唱的時候根本就沒發現嗎?】

  【Liberty找的填詞人是不是智障啊,這段副歌哪裡止語法錯誤,完全小學生水平好嗎。我要是隊員好好的作曲被他糟蹋成這樣,非得把紙揉成一團塞進他狗嘴裡不可。】

  沐松:「……」

  沐想想將手機塞給他,從包裡繼續掏出一疊紙來,沐松垂眸一看,立刻發現那是自己釘在家裡軟木板上的手稿。

  他:「……」

  「這一首。」少女翻動片刻後抽出其中一張紙,纖細的手指點在某一部分,朝後劃拉了一大段,「動詞用錯了,這個單詞放在這裡也不對,而且這裡好像還少了個er,我不清楚你是漏寫了還是以為這個單詞本來就長這樣。」

  「這一首。」少女嘩啦啦換成另外一張,批評得更加不留情面,「你把介詞的使用全部都混淆了,而且你詞匯量很少,這個形容詞太低端了,放在這裡真的很low。」

  「以及這一首,你寫下這一段的時候沒發現這一句完全是多餘的嗎?」

  沐松:「……」

  於是第三首、第四首、第五首……沐想想一首一首為他指點出錯誤之後,平靜地擡起頭:「沐松,你可以不用勉強自己的。」

  沐松:「……」

  「其實不想在走紅之後因為沒文化被掛起來群嘲也很簡單。」沐想想依舊平靜,「以後不在任何場合用到英文就可以了。」

  沐松:「……」

  沐想想:「哦,或者高中水平以上的中文對你來說也不會很難?瞻星揆地四個字怎麼寫來著?」

  沐松:「……」

  沐想想:「所以,從今天起,每晚,十點,結束形體課之後,回宿舍開視頻,我給你聽寫單詞作業。」

  沐松:「……」

  沐想想:「能做到嗎?」

  沐松:「……嗯。」

  沐松:「QAQ」

  【小劇場】

  沐松【咬著自己的纖纖玉指】:「我的姐姐從現在開始不是最好的姐姐了。」

  沐想想【抱臂】:「呵,文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