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5 章 

  最終那台演唱會的落幕伴隨了內場席位一次觀眾對觀眾單方面的毆打。

  沐想想回過神來,望著喬南那副與曾經被他欺負的小動物們出奇一致的抱頭動作,除了微笑外,已經不知道自己還能作何回應了。

  ---

  熱夏,A市,黃昏,即將啟程約見的一場晚餐之前。

  四年大學,只偶爾回來短住,沒有喬南的控制,這座房子的裝潢風格變得比他走前更加一言難盡了。

  喬南坐在客廳沙發裡,努力地讓自己餘光忽視不遠處盆栽盛放如苗圃的陽台,將視線無力地落在樂此不疲上下樓梯的大哥和父親身上。

  這一幕令他不由回憶起了高考開始當天的場景,此時此刻真的非常慶幸自己畢業典禮之前用盡一切辦法阻止了這兩個人去B市。

  但想到不久即將趕赴的場合,這可憐的一點慶幸再度轉變成濃得化不開的窒息。

  喬南暴躁得幾乎要燃燒起來:「你們到底要幹什麽?見個面而已,就普普通通地去吃頓飯不行嗎?」

  說話間喬遠山西裝革履地從房間裡出來,仰著脖子讓妻子給自己打領帶,看著自家不懂事的兒子,滿臉經歷過事故的深沈:「這你就不懂了,未來親家的第一次見面怎麽能普普通通?第一印象會直接關系到你以後在小家庭和岳家的地位,我們喬家絕對不能在氣勢上被蓋過去,你說是吧。」

  他問羅美生,羅美生穿著他強烈要求的小禮裙低著頭打領帶裝作沒聽到,喬遠山又轉頭,看向從另一個房間門裡出來的,正朝著西服袖子上扣袖扣的大兒子。

  喬瑞非常配合且認真地點頭:「嗯。」

  喬南:「……」

  ---

  雙方在餐廳外終於碰面的那一刻沐爸有點懵逼。

  前些日子終於從女兒口中得知到喬南家庭的具體情況後,他心理上其實是很有壓力的。

  沐家的生活確實是越變越好了。兒子進演藝圈走紅後收入頗豐,他的水木食品廠也從原本一個小小的生產即食鵝肝的普通工廠,經歷過幾番變革後變成了如今擁有多處大型生產廠房,且已經研發出多項鵝肝之外的副食產品的中型企業。

  家裡換了房,從原本已經非常夠住的普通高層換成了獨棟別墅。

  家裡也換了車,曾經那輛載著沐想想去高考的普通兩廂車,已經被停在路邊偶爾會引人回頭看一眼車標的商務車所替代。

  但即便如此,如今已經殷實到了在A市可以躍居金字塔頂端的沐家,在實力上依然很難跟真正的大型企業抗衡。

  畢竟水木的發展雖然在同質企業裡少有的順利,根基卻只有短短幾年而已,到底不深。

  於是發現到女兒不找男朋友則已,一找就找到個如此難搞的對象的沐爸愁的好幾天沒睡好覺,精神壓力直逼當初兒子參加選秀節目被疑似目的不純的土豪砸票那會兒。

  經商以來,喬遠山這個名字,他從周圍人的口中聽過不下百遍。那些人不說對這人曾經發布過的言論奉若聖經吧,至少情緒裡的崇拜和向往是少不了的,搞得沐爸在此之前不免也對素未謀面的對方留下了比較特殊的信重感。

  可現在!那熟悉隆重裝扮,那熟悉的豪車名表,那熟悉的墨鏡加身,那熟悉的大佬氣勢,讓他一瞬間幾乎毫無障礙地記起了許多年前在考場大門外收獲的震撼。高考完的一段時間他還經常和人家提起自己遇到的那一家神經病呢。

  今天也算精心裝扮過,但比起對方的陣仗完全小巫見大巫的沐爸怔怔地看著浮誇出場的未來親家:「你們……」

  喬遠山對親家眼神裡大約是驚嘆的情緒十分滿意,站直身體,整整外套。

  他倆身後的羅美生和喬南視線猛然一厲——來了!

  就聽打扮得一絲不茍的中年男人沈穩淡定的聲音響起:「你好,你就是想想的父親吧?鄙人喬遠山,這是犬子喬瑞,這是拙荊羅美生,初次見面,喬南這孩子平常多蒙你們照顧了。」

  喬瑞整著袖口襯衫的紐扣,氣度同樣超然,他在父親渾厚的介紹中微微俯身,正經嚴謹:「沐叔叔您好。」

  要不怎麽說商場上那麽多年的飯不是白吃的呢?這儼然是從無數大場面裡才能歷練出來的謎一般的自信。

  沐爸楞了楞,果然瞬間震住了。

  於是雙方在門口攀談一番後,再結伴入內時沐爸眼中剛剛見面時因喬家父子的奇葩之處而生出的強烈的迷茫已經盡數消減。

  喬南頂著繼母羨慕的神色,師出有名地從走在父親和大哥身後的位置換到沐想想身邊,總算擺脫開來自周圍的如同公開處刑一般的打量。誰知剛牽住女朋友的手,便聽到沐爸朝沐媽小聲自省:「唉!太慚愧了,想當初我,還因為喬董和小喬穿成這樣去考場送考笑話過他倆神經病呢。」

  喬南:「……」

  沐爸:「現在想想,咱們家生活雖然變好了點,卻也沒富裕上多久,大夏天西服領帶三件套什麽的,說不準真正的有底蘊的人家,平常就是這樣打扮的呢?多正統啊。」

  喬南:「……」

  沐爸:「而且實在沒想到,他們竟然會這麽優秀睿智,跟喬南那個求婚連戒指都不知道準備的傻瓜蛋完全不一樣。」

  喬南:「……」

  沐爸:「你看他倆一言一行,那架勢那氣度,三人行必有我師。阿斯,咱倆往後一定得多學學才行。」

  喬南:「……」

  ---

  未來親家的第一次碰面,氣氛遠比來之前想象的和諧。餐桌上全程不曾冷場,醉心事業的中年男人們相互有說不盡的話題。淺酌幾口小酒後,雙方已互稱起老哥老弟,喬遠山的年紀要略大一些,搭著沐爸的肩膀一個勁兒地給對方分析政治和世界經濟形勢。

  他說得又準又好,頗具遠見,飯畢後仍不忍分別,索性又約了沐爸一起棄車遛彎。兩人勾肩搭背地沿著馬路,不期然就溜達到了喬家的小區樓下,沒再穿上那身已經完成了讓自己震撼出場使命的西服外套的喬遠山頗為熱情:「晃悠了那麽長時間,都上家裡喝杯茶?」

  他圓胖的身體緊緊和沐爸瘦削的身軀挨在一處,姿態強勢而親密,沐爸根本生不出拒絕的想法,此時就像個迷弟,發自內心地為對方的氣度嘆服:「行!喝一杯就喝一杯!」

  「老弟啊。」朝內走時喬遠山胖墩墩的手臂摟著沐爸瘦削的肩膀,笑瞇瞇的,依然極具大佬風範,「沒想到咱倆能聊得那麽投緣,今天這一次見面實在太讓我驚喜了!」

  沐爸更加動容:「老哥啊,我才是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收獲最大的那個啊!」

  他一邊動容,一邊又羞慚——這樣優秀的人,他從前居然毫無理由地因為一點穿扮上的不同就輕率地給對方下達結論。

  喬遠山明明是他記事以來遇到過的所有同齡人最為優秀的存在!知識面廣闊淵博,舉止上進退有度,談笑間揮斥方遒,名下掌管著這樣大的企業,對人依舊謙遜友好。除了身材略胖一些之外,幾乎找不出任何……不對,他們這個年紀的男人,胖怎麽能是缺點呢?又高又胖,多有氣魄,可不比自己這弱雞似的矮小身材能給家人帶來安全感?

  酒意上頭,他頭腦昏沈,擡眼看著前方的背影,越發覺得這位老哥哪哪都好,挑不出差錯,令人向往。

  看看人家那正統規矩的衣物穿著,看看人家那精致到位的首飾搭配,看看人家那用摩斯固定得一絲不茍的髮型,看看人家這A市均價頂級的高層豪宅……

  房門滴聲打開,他恍惚的視線滑進屋裡,腦子嗡的一聲,酒醒了一半。

  喬遠山毫無所察地率先擡步入內:「請進請進,老弟弟妹,還有想想,來這了就當自己家一樣,別跟叔叔瞎客氣啊。」

  他伸手去拉沐想想,眼神溫和得就像在看自家女兒。有多年前的相處做鋪墊,他對這小姑娘的感觀一直很好,以前還曾經想過倘若兒子最終沒跟她在一起反倒找個了哪哪兒都不如意的老婆該怎麽辦。好在他的擔憂非但沒能成真,那個以往看上去氣質有點尖銳的姑娘還不知是因為長大還是別的緣故,性格變得更加的溫柔恬靜。

  這簡直是他一直以來設想中的完美的女兒形象了。

  喬遠山沒多關註自己新認的老弟進屋後忽然變得有些迷茫的神情,笑著指揮小兒子:「南南,帶你沐叔去客廳歇著。」

  招呼完畢後趕忙轉身,跟在比他還快一步的大兒子身後匆匆上樓換衣服——媽耶,實在太熱了。

  喬南掃了眼沐爸的神情,見他迷茫的視線漸次從屋裡各種奇異的裝潢擺設上滑過,心中大抵有數。

  事實上,這同樣也是最讓喬南無法面對的問題,但是能怎麽辦呢?還不是只能按捺下羞恥招呼對方落座?

  沐爸有點酒意,但大體是清醒的,他為眼前突如其來的畫面沖擊沈默了很久,遲疑地扯了扯女兒的衣袖:「想,他們家這個裝修怎麽……」

  他聲音壓得不夠低,至少一旁的喬南清晰聽到了,當即一陣的無地自容。自喬家改頭換面以來,各路登門的助理啊股東什麽的雖然都表現出過明顯的震撼,但這些人都聰明,從不在搞不清原因的前提下對此過多談及。因此幾年多來,沐爸真正是第一個當著他的面捅破這層窗戶紙的。

  可一想到沐爸此前在酒店裡對自己父親和大哥的諸多稱讚,以及同時進行的對自己的拉踩行為,他又一陣說不出的解氣。

  他心說爹唉,看清楚了沒,你說的那倆聰明睿智比我強的貨私底下其實就這個審美,整個喬家審美正常的人寥寥無幾,你可要好好珍惜才對。

  結果剛要張口,沐想想的聲音卻搶先一步響起:「怎麽了?挺好看的啊?」

  喬南:「……」

  沐爸:「啊?是這樣嗎?」

  女兒語氣如此篤定,他清醒了一下的頭腦又昏沈了,望著客廳隨處可見的多彩抱枕和陽台上充滿鄉土風味的田園牧歌,總覺得……

  但女兒都說好看的話……

  或許是性別上的喜好差異?

  沐爸心頭又放鬆了下來,就說嘛,他沈穩睿智的老大哥怎麽會是這樣的審美,肯定是為了遷就家裡的女人才對。

  對上他一臉【嫂子你真幸福啊】的笑容的羅美生:?????

  喬遠山換好衣服下來,客廳裡的沐爸看著他的眼神已經變得更加欣賞——這位大哥真的是哪哪兒都好,挑不出差錯。事業有成之餘還不忘體貼妻子,如此完美的家教,將女兒的後半生托付給這樣的家庭,他做父親也算是可以放心了。

  喬遠山遙遙對上未來親家公眼中毫不遮掩的欽佩,心中自得起來,他折騰這一晚上為了什麽?不就為了替兒子鋪好路搞定岳丈以後能在家庭裡多點話語權嘛!

  現在策略大獲成功,在他的虎軀一震之下,親家公已經軟和成了一個面團子人,對他充滿了信服。照這麽下去,往後雙方但凡有什麽摩擦糾紛,還不是他開開口就能輕易解決的事兒?

  這麽一想,喬遠山當即心情暢快,昏沈的酒意沖上腦袋,他覺得自己得給自己的小迷弟一些甜頭才行:「老弟啊,剛才在飯店裡凈顧著喝酒,我記得咱倆飯都沒吃上幾口,肚子這會兒餓不餓啊?」

  整棟房子裡的喬家人:「!!!」

  沐爸沒留意身邊幾道驟然僵直的身體,只聽到自己剛剛認定的人生楷模開口說餓。他心說這還了得?立刻站起。

  誰知喬遠山卻仿佛看出他意圖一般,笑瞇瞇地在他提出下廚前擺了擺手,利索地開挽衣袖:「不用不用,哪能讓你動手?想吃點什麽?麵條行不行?你們吃不吃?」

  後半句話是問屋裡的其他家人的,喬家的成員們卻依舊僵直著,沒有一個人回答他。

  沐爸這卻真的楞住:「老哥,你還會做飯?」

  喬遠山哈哈一笑:「小看人了吧?你老哥我別的不行,下個廚房還是不在話下的。我告訴你,平常只要有空,家裡的飯菜就都是我在做,堅持了好多年了已經。不信你問問他們。」

  被他提到的家庭成員們:「……」

  羅美生在沐爸難以置信的目光中欲言又止地點頭。

  沐爸已經徹底嘆服了,這輩子從沒有對任何人那麽服氣過。

  喬遠山的笑聲中不知道為什麽發了很久的怔的喬南噌的一下從沙發上站起身:「我有點事情,先下樓一趟。」

  說罷抓著坐在一邊還處於狀況外的沐想想就往外走,任憑喬遠山和沐家爸媽在後頭連聲呼喚,皆不做停留。

  ---

  唉唉的呼喚聲被關閉的大門隔開,沐想想被牽著邁開腳步,她轉頭看去,喬南臉上的表情有點覆雜。

  兩人一路沈默,直到從打開的電梯門裡出來,踏進無邊夜色,喬南才欲言又止地開口:「我問你……」

  沐想想:「?」

  「你真的覺得我家的裝修好看?」

  「啊?」這是什麽莫名其妙問題?沐想想被他鄭重的態度搞得有點摸不著頭腦,「……挺……好看的啊。」

  喬南:「……陽台那邊那些盆栽也好看?」

  沐想想:「……開得紅彤彤的,不錯啊。」

  喬南:「……客廳那些地毯抱枕也好看?」

  沐想想:「……啊。」

  喬南:「……牆上的呢!牆上的中國結!」

  沐想想擡手撓了撓自己的臉頰:「很喜慶啊。」

  不知道為什麽話音落地後喬南一副被人打了悶棍的表情,弄得沐想想也緊張起來:「你怎麽了?身體不舒服嗎?」

  喬南擡頭看著頭頂暗色的天空,半晌後沒頭沒尾地「艹」了一聲,生無可戀的樣子。

  沐想想不明所以,只看出他遭受了極大的打擊,試著分析了一下,慢吞吞從喬南的大掌中朝外抽自己的手:「你是不是不想結婚?沒關系啊你不用緊張的雖然我爸跟你爸碰面了可是……」

  手掌才抽出來一點點,抓著她的大手忽然鬆開握緊,將她重新牢牢攥住。

  「你敢!」喬南猛然低頭,盯著她的視線無比鋒利,「你敢繼續說下去試試?!」

  沐想想委屈還沒冒上來呢:「那你到底怎麽回事啊?」

  喬南目光灼灼地看著她,半晌後疲倦地抱住她嘆息:「沒,就是突然想到你導師那邊的項目,回B市跟項目那麽忙,新房的裝修就交給我來吧。」

  沐想想:「……?」

  這人轉性了?

  還有那麽體貼的時候?

  沐想想心中甜蜜,拍拍喬南的肩膀:「那就拜托你啦?」

  喬南抱緊她,把腦袋埋在她頸窩裡使勁兒地鉆,仿佛遭受了什麽天大的委屈一樣。

  不知道他為什麽忽然這樣的沐想想好脾氣地順毛順毛。

  於是,在樓下磨蹭了好一會兒後兩人才重新往回走,路上談起自家父親,沐想想笑著問:「你發現了沒,我爸好像對你爸特別崇拜。」

  喬南瞥了她一眼,回憶起自己出來前的劇情走向,表情很深沈:「你想太多了。」

  「哪有。」沐想想很確定自己的分析得沒錯,「我感覺他手上要有個招子,都能跟沐松演唱會上那些粉絲一樣朝你爸晃來晃去了。」

  喬南嗤了一聲。

  沐想想:「你笑什麽?」

  喬南不作回答,看了眼手表,拉著她的手徑直進電梯,按鍵,開門,出來。

  腳踩上電梯到大門之間的那一小塊玄關的位置,沐想想還不待站穩,便隱約聽到了什麽異常的動靜。

  她楞了楞,緩緩擡頭,和喬南對視。

  同一時間,來自於她方才口中的「小粉絲」的爆喝如此清晰地穿透大門,在耳畔回蕩:「……你在煮什麽?!你再敢往面裡擱一顆紅糖試試!!」

  沐想想:「……」

  大學四年每個月都要被沐爸摁著學會幾道菜的喬南一臉【你看吧】地聳了聳肩膀。

  槽點太多了一時間不知道從哪開始問起,沐想想思考了一下還是跳過了自家父親的裂變:「……你爸不是說自己……做飯好幾年了嗎?」

  喬南嗤笑一聲。

  「是啊。」

  「做飯好幾年,一年比一年難吃。」

  「沒毛病。」

  ---

  蜷縮在廚房角落的喬遠山【神情恍惚】:他說我做的東西難吃難吃難吃難吃難吃……

  搶走竈台的沐爸【矮小的身體爆發出強烈的殺氣】【居高臨下】【眼神殺】:不是難吃,是屎。

  「!!!!!」

  喬遠山轉向大門方向【失魂落魄】:是騙我的吧?是騙我的吧?

  羅美生【神情覆雜】:「……」

  喬瑞【神情冷峻但是也有一點覆雜】:「……」

  嗯……

  怎麽說呢……

  實際一點。

  一會兒下樓去放個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