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 有人想用錢 買心安,不見得別人就該接受。

  接下來的幾日,艾青一直以一種矛盾的心態跟在孟建輝身後,只要他跟自己說句話,艾青就條件反射的肌肉發僵。

  這兩日也不知道怎麼了,他還是老是跟自己說話。

  等自己結結巴巴的回了,孟建輝又指著張遠洋說:「師父在這兒,你可得跟人好好學學,一說話就犯結巴,這是什麼毛病。人呢,不僅要說話,還得會說話,這個張助是行家。」

  張遠洋推說:「這個我不行,卓正比較在行。」

  幾個男人在一旁相互吹捧,只剩了艾青一人如坐針氈。

  白天不僅應付事兒還得應付人,也就晚上給孩子打電話的時候能輕鬆一會兒。

  那邊小姑娘咕嚕咕嚕不肯好好講話。

  艾青隨著她一遍一遍問:「鬧鬧,你在說什麼呢?媽媽聽不懂。」

  小姑娘又咯咯的笑,她也咯咯的笑,問說:「想吃什麼呢?媽媽回去給你買好吃的。」

  鬧鬧才嚷:「泡泡糖。」韓月清換了電話說:「你都走了這麼久了,什麼時候回來?」

  艾青說:「不知道呢,行程又推了,這也不是我能定的。」

  韓月清道:「也沒什麼事兒,這不馬上國慶嘛,天天正要過去玩兒。我就問問,你要是晚些回來就晚一點兒吧,讓他把鬧鬧給你捎過去,那邊有個大遊樂場,你帶著孩子轉轉,班上的小朋友都玩兒過,鬧鬧說起來也挺羨慕的,我看她也想去就是不敢說。現在的小孩兒什麼都懂,咱們總不能讓孩子少東西啊。」

  艾青不同意,道:「媽,這是攀比,小小年紀就造成這樣的影響不好。」

  韓月清卻說:「既然咱們讓孩子去了好學校,物質也都得跟上,不然只會把孩子教育畸形了。你現在工作好了,我跟你爸也沒什麼大毛病,經濟上沒壓力又花不了幾個錢,就讓孩子去吧。」

  「那以後班上的孩子要是說出更多的東西呢?我們能比的上嗎?您這是盲目的溺愛。」

  韓月清卻說:「也不能讓孩子差的太遠吧,班上的孩子都會講英語,鬧鬧看新鮮還隨著人咕嚕咕嚕亂講小朋友都笑話她,才幼兒園我們就跟人差了一截。你也是當媽的,不能光說孩子,你給孩子造了這麼個環境,只管教孩子省錢不告訴她如何花錢,你自己沒責任嗎?」

  艾青被說的滿心自責,又想起唐一白,心裡隱隱擔心女兒,她頭疼之餘只能答應,交待母親一定要把孩子的東西帶齊全了,來之前一定要打電話。

  突如其來的決定打亂了她的計畫,這樣艾青只能把更多的時間用在工作,免得到時候騰不出空來,別人的清閒的時候她又得忙。

  孟建輝又說她:「這兩天也沒給你多少任務啊,眼睛怎麼全是血絲,大晚上偷偷摸摸幹嘛呢?哈?」

  張遠洋笑道:「人家這是挑燈夜戰,精神頭值得鼓勵。」末了又道:「下回自己備一支眼藥水兒,除血絲管事兒。」

  艾青點了點頭。

  孟建輝瞧著她笑道:「你說你這小姑娘,怎麼這麼不聽話呢,這幾天有沒事兒,還那麼緊張,小心年紀輕輕過勞死。」

  艾青才要找這機會跟他說事兒,沒想到孟建輝擺了個台階,她便順著說:「我女兒過兩天要過來,我是想這幾天把那些稿子提前寫完,到時候好陪她,我就想問問接下來還有什麼需要忙的,可以提前給我。」

  聞言,張遠洋沒說話,卻別有深意的瞧了眼孟建輝。

  他面上波瀾不驚,淡淡說:「什麼時候過來?」

  「國慶的時候。」

  孟建輝捻著指頭想了想,淡淡道:「到時候你玩兒你的吧,別的交給張助就行。」

  張遠洋挽著胳膊笑道:「艾青這回你可欠我個人情咯。」

  要是別人說這話艾青肯定會覺得那人摳門,張遠洋不同,約莫是幫過她幾次的原因,況且人家不見得稀罕她這份人情,雖是客套,艾青卻十分喜歡,心想欠就欠著吧我也正好想請你吃個飯。

  她還想說些客套話,眼見孟建輝在這兒坐著,死活張不了口,便低頭輕聲嗯了一聲。

  張遠洋摸著指關節在那兒笑。

  另一人坐在旁邊無意瞥了艾青一眼,只見她微微低頭,眉含單純羞怯,一舉一動都小心翼翼的,確實有一股惹人憐愛之意,再見她的朝向,那不可名狀的笑便從鼻翼裡冒了出來。

  不多時卓正回來,拿著列表報備了下行程,艾青仔細聽著,下面好像並沒有自己什麼事兒,這麼一來倒是能輕鬆幾分。

  卓正說完了,張遠洋接了一腔:「就這些?」

  卓正點頭:「重要的就這些,別的能推的都推了。」

  孟建輝拍了下膝蓋道:「那行,你們倆今天好好準備準備,晚上好參加酒會。」他說這話的時候手在艾青跟卓正倆人之間劃著弧度,瞧著艾青的時候眼神又一頓,特意點了一句:「你這身衣服不行,要弄的正式些。」

  艾青點了點頭。

  他又說:「別光點頭。」

  她忙回:「我知道了。」

  「光知道就行了嗎?」

  這回艾青倒說不上話來了,孟建輝瞧了她半天,見她依舊那副傻愣愣的模樣,骨子裡卻一股強勁兒,最後無奈掏出一張卡推到她面前說:「去找一家品牌店,不要在乎價錢,讓人給你挑一件合適的。」

  艾青沒料到,愣在那裡不敢拿。

  張遠洋目光不著痕跡的在倆人身上游移,心想金錢真是個好東西,能讓虛偽站在絕對的高地,也能讓高尚躺在低窪處無可奈何。他見艾青拿不定主意,便把卡推了推道:「給你就拿著,還是想讓孟工雙手捧著給你。」

  艾青手指收了收,她沒眼看孟建輝,只能對張遠洋說:「我自己買就行了,用別……孟工的卡不好。」

  張遠洋點了點桌面道:「可別犯傻了,這張卡用了要給公司報銷的,趕緊拿著。」

  卓正搭了一句說:「艾青拿著吧。」

  艾青正糾結之時餘光掃到孟建輝,見他一臉不屑紈袴模樣,忽而十分的來氣,心想:有人想用錢買心安,不見得別人就該接受。

  她推給了卓正說:「還是你拿著吧,總歸是一起報銷,我丟三落四的,不要到時候耽誤事兒了。」

  張遠洋沒忍住笑了聲,直接把卡給了卓正說:「那就你拿著,到時候可要幫艾青挑件漂亮的衣服,出了差錯可就怨你了啊。」

  卓正不敢不接,拿了卡嘴上打圓場:「把咱們隊唯一一朵花兒交給我確實是責任重大。」

  孟建輝掃了一眼艾青,他姿態閒適絲毫沒有被嫌棄的窘迫,淡淡道:「那你可擔好了,別捯拾太過了,連她自己都認不出自己什麼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