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啊呸!沒有爸爸。

  艾青想了一晚上才冷靜下來,孩子過來別的事情只能先擱置。隔日打了四五通電話交待皇甫天一定要把鬧鬧看好了。

  那邊信誓旦旦的打保票。

  她確定了孩子上飛機之後,提了一大包吃的早早去機場等了。

  今天天氣不錯,旭日和風,天空湛藍上面隨意的黏了兩片雲。艾青歡歡喜喜的坐在那兒翻著袋子裡的東西,只管把女兒喜歡吃的放在最上面,昨天還給她買了小裙子,她想小姑娘肯定喜歡,又想那小模樣心裡甜絲絲的。

  這麼想著,艾青就有些坐不住了。

  該是假期的原因,今天接人的不在少數,一會兒越擠越多,艾青還怕皇甫天看不到便提前往前站了。

  也就是這麼烏泱泱的一堆人裡,孟建輝一眼就瞧見了艾青。

  都怪她那身衣服,亮黃亮黃的,怎麼會有人這麼喜歡穿黃色?孟建輝瞧了一眼不由生厭,又想她好好來這兒幹嘛,這麼一想倒記起她要來接她的小女兒。於是他便多瞧了兩眼,就見她墊著腳尖兒在那兒觀望,馬尾一跳一跳的,臉上笑呵呵的,要麼呶著嘴,要麼鼓著臉,天真浪漫,一副無憂無慮做派。

  這回他倒樂了,這小姑娘,在自己面前可是唯唯諾諾的,大氣都不敢出,原來私下是這樣子。

  不多時下機的人出來,孟建輝不再在意艾青只管招呼遠處氣質出眾的女人。

  有個小孩兒跳著衝他招手,大喊:「孟叔叔!」

  陸羽推著行李箱在後面喊:「唸唸你不要跑啊。」

  景念已經衝到了孟建輝懷裡,一個勁兒的喊道:「孟叔叔我可想你了,還給你帶了禮物。」

  孟建輝把小孩兒高高舉起道:「我看看你重了沒?」

  景念道:「重了,因為我長高了。」

  「嗯,是高了不少。」

  陸羽看了眼孟建輝,平和道:「好久不見。」

  孟建輝放下景念對她說:「好久不見。」

  「謝謝你過來接我們。」

  他沒應,對方也不太熱情,倆人站著有些尷尬,景念在一旁嚷嚷:「叔叔,我特別想你,我媽媽也很想你。」

  陸羽摸了下景念的頭蹙眉道:「別胡說。」

  孟建輝沒搭這茬,只道:「走吧,回去正好吃個飯。」

  陸羽點了下頭,幾個人往外走。他目光掃了一下,卻不見了那個亮黃的身影,放眼望去全是黑壓壓的人頭,人浪來回湧動,聲潮一波一波的。

  孟建輝一手抱著景念,一手拽著行李箱,行走有些艱難。

  他忽然想起,艾青的小女兒過來,那麼點兒的人,誰送她過來呢?不管誰送過來,這麼多人肯定是不方便,她又沒開車,孟建輝想要不要捎她回去,抬頭看了一眼,卻找不到人了。

  景念又一個勁兒的催:「孟叔叔我們快走吧,我要迫不及待給你看我的禮物了。」

  他一抬頭瞧見陸羽表情難受,那股憐惜勁兒上來就把艾青給忘了。

  艾青本來還擔心倆人找不到自己,特意穿了件顯眼的衣服,沒想到那倆小傢伙兒更招搖,鬧鬧坐在皇甫天肩頭,一點兒頭髮吹的高高的,臉上摁了副黑超。

  皇甫天造型也差不多,穿著白襯衣,西裝褲,一手扶著箱子一手扶著上頭的小人兒,抓瞎的東看看西看看。

  倒是頗有大佬氣質,

  艾青見了便喊:「天天,我在這兒呢!」

  小夥子一本正經的走過來,指著上頭的小人道:「瞧,我給你姑娘凹的造型,帥不帥!」

  小姑娘撐著手喊:「媽媽!」

  艾青伸手把孩子抱下來,哭笑不得:「你倆這都穿的什麼啊?」

  皇甫天舉著大拇指得瑟:「鬼馬小精靈跟她帥舅舅,是不是特別有創意,快誇誇我。」

  艾青笑道:「你把孩子安全送過來了,我就得好好誇誇你。」

  皇甫天更來勁兒,拍著乾巴巴胸脯說:「那是必須的,我是誰。」

  鬧鬧舉著個東西給艾青炫耀:「媽媽你看我。」

  艾青給她摘了眼鏡,瞧了瞧她手上提著個壞鬧鐘問:「這怎麼是你啊?」

  小姑娘摁著一處,鬧鐘叮叮叮的響起來,她昂著頭說:「舅舅說它特別鬧,就跟我一樣,所以這就是我。」

  艾青抹了把鬧鬧臉上的汗笑道:「好啊,這就是你,鬧鬧餓了沒要不要吃好吃的。」

  「要!」

  仨人說說笑笑的往回走,說好的先回酒店把行李放了,下午休息休息再去玩兒。

  皇甫天連連說好。

  艾青沒想到剛到酒店大廳就瞧見了孟建輝,對走在前面些,不過人家陪著個漂亮女人手上還牽著個孩子。

  照理說自己該打個招呼,可艾青再想自己穿的這顏色說不定弄巧成拙呢,反正也沒看見,就這樣拉倒吧。

  「我靠!」皇甫天驚呼了一聲,他飛快的掃了孟建輝一眼,在艾青耳邊語速飛快道:「姐我第一回見這麼大年紀的中二病大城市果然不一樣啊開門就見新鮮。」

  艾青早就習慣了孟建輝的白髮,還奇怪皇甫天,偏偏皇甫天聲音特別大,那人就回頭了。

  孟建輝確實是被那聲驚呼吸引了視線,可惜,這仨人的打扮簡直太糟糕了,有些挑戰他的審美。

  既然看到了,艾青就不能避了,便規矩的說了句:「孟工,你好。」

  皇甫天尷尬的嘀咕了句「認識啊。」,他吐了吐舌頭,一秒換了笑臉兒道:「hi,帥哥!」

  對方嗯了聲。

  艾青怕人生氣了忙介紹道:「這是我小表弟,剛剛過來。」

  皇甫天腦子轉的賊快,心想我又說特徵你怎麼證明我說你,糊弄過去拉倒唄,他一把奪了鬧鬧手裡的東西忙指著孟建輝說:「別吃了,快叫哥哥。」

  鬧鬧只管盯著皇甫天手裡的東西,脆生生的喊了句:「哥哥!」

  艾青想起上次那聲爺爺,只覺得額頭上青筋突突的跳,趕緊教導女兒道:「該叫叔叔。」

  皇甫天一副大人相,反倒教育艾青:「姐,你怎麼說話呢,這麼年輕,這麼帥的帥哥,是吧,當然得叫哥哥了,叫什麼叔叔,那是老人家的稱呼。」

  孟建輝沒太在意他倆,倒和顏悅色的對著鬧鬧說聲:「小朋友,你好。」

  鬧鬧只顧著吃東西沒看他。

  陸羽跟艾青頷首了一下示意招呼,艾青沖人點了點頭。

  偏巧這時候張遠洋下來,瞧著場景,心想,呦呵,好大一齣戲。

  他先跟陸羽招呼了聲主動拉了箱子,氣氛有些微妙,又尋思著要不要跟艾青打聲招呼呢?

  對方已經先起了頭:「張助,你好。」

  張遠洋掃了眼孟建輝,說不上什麼情緒,厭惡肯定沒有喜歡也倒未必。於是張遠洋折中道:「艾青回來了,外面挺熱吧,怎麼不帶著孩子趕緊上去呢。」

  艾青抬了下手道:「你們先上去吧,我們等等。」

  皇甫天又讓鬧鬧叫人哥哥。

  張遠洋聽了倒樂,便糾正了句:「該叫叔叔,不要叫哥哥。」

  這回小姑娘倒茫茫然了。

  艾青不想多逗留,也懶得解釋,便道:「張助,先上去吧,我們去那邊坐一會兒。」

  張遠洋道:「也好,先在這兒休息會兒,那邊兒童專區,可以帶著孩子玩兒。」

  艾青嗯了聲便帶著孩子側邊走了。

  皇甫天也趕緊跟上,鬧鬧卻問:「舅舅,我分不清哥哥跟叔叔。」

  皇甫天道:「男的都叫哥哥,有人叫你喊叔叔了你就叫叔叔,叫你喊爺爺了就喊爺爺。」

  小姑娘掰著指頭說:「叫我喊爸爸了也喊爸爸嗎?」

  「啊呸!沒有爸爸。」

  「別人都有爸爸啊,就我沒有。」

  他想了想說:「爸爸這種東西就是讓吃的,你吃完了當然就沒了。」

  「別人為什麼有?」

  「別人沒你肚大沒吃呢,留著以後吃,他們以後也沒爸爸。」

  「為什麼媽媽喊姥爺爸爸。」

  「你姥爺骨頭硬不好吃,先留著他活口。」

  「可是……」

  「再問為什麼打你啊。」皇甫天點了一下小姑娘的鼻頭一本正經的教育:「都怪你,看你肚子多大,昨天晚上到今天拉了十八次了,吃了三根烤腸,兩碗飯還吃了兩塊西瓜吃了一個雞腿,還喝了一杯水,要不是你肚子這麼大,怎麼會把爸爸吃了呢?」

  鬧鬧呶著嘴不高興了。

  皇甫天立馬換了張和善臉,樂呵呵的說:「小鬧鬧,你想不想吃小黃魚羊肉串冰淇淋?」

  小姑娘小心的看看眼艾青,賊兮兮的沖皇甫天笑,小聲說了句:「要。」

  艾青嘴上不說話,心裡卻發酸,孩子每每問起爸爸家裡就糊弄,這能糊弄到什麼時候,她又想起秦升,忽而又想倒不希望他盡什麼責任至少跟自己一起向女兒說明白了也好,有些問題總是得解決,自己是該回去找找他了。

  心裡再怎麼翻江倒海,艾青面上強撐著笑道:「一會兒帶你們吃好吃的去,把鬧鬧的小肚皮吃撐好不好。」

  「要撐破!」

  皇甫天道:「那不是就把腸子流出來了,咦,好噁心。」

  艾青塞了他個蘋果:「少說兩句吧你。」

  電梯還沒到,艾青坐的地方不過跟這邊隔了個牆角,看不見卻聽的清。

  張遠洋掃了孟建輝一眼,還是沒掃出個什麼情緒來,從起初的愚弄到現在,張遠洋忽然覺得艾青還挺可憐的,要是她特別會來事兒,說不定他還覺得理所當然,偏偏她就傻裡傻氣的實在。

  好像這麼一大圈子裡,所有人都清楚,就她一個人被捂在鼓裡。

  有些事情旁觀者清近者迷。

  張遠洋自己一眼能瞧出那小女孩兒像孟建輝,卻不知道孟建輝有沒有留意。

  當然人家也可能是知道不想戳破。

  一個不能確定血緣幾面之緣的小孩兒跟一個讓他想回頭的女人相比,對於男人這種生物來說,後者更重要一些。

  其實晾著那母女也沒關係。

  反正艾青挺上進,孟建輝調幾年能出師,到時候艾青找個好人家,小姑娘什麼都不知道,還能健健康康長大,指不定到時候還客客氣氣畢恭畢敬叫孟建輝一聲師叔呢!總比這糟糕透頂的爸爸頭銜來的實在。

  艾青現在那樣子也雲裡霧裡,她自己可能沒搞清。

  要他說來這是最和諧的解決辦法,對誰都沒壞處,還能不著痕跡的抹去那段骯髒的回憶。

  當然這只是保守估計,誰知道天不遂人意萬一出什麼差錯呢。

  就比如面前這位陸小姐,都說好女怕郎纏,然而這位陸小姐簡直就是金剛不敗之身啊,孟大師纏一輩子也不見得能纏出結果來。

  俄而張遠洋又想到了艾青,同樣是女人帶著個孩子,陸羽就能冷靜的面對各種追求者,艾青卻為了生計忍氣吞聲。

  說來艾青模樣不差還上進,至少他覺得比陸羽強。

  那個誰一天到晚都拉著個臉,就怕別人不知道她死了丈夫似的。

  這麼一想人命真是不經比較啊,一比就要氣死人呢,最後,他決定晚上還是瞧瞧那小姑娘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