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她現在不喝奶粉了,吃飯。

  艾青心裡擱了事兒,晚上也沒睡踏實,半夜醒來瞧了下窗外,那人的車還停在外面。艾青出了會兒神,又看了眼床上熟睡的鬧鬧。如果他跟自己搶孩子說不定還能做些什麼,就是他現在這樣不作為回回讓艾青打在棉花上,十分無奈,打開電腦了才敲了合同幾個字又怕一時疏漏又作罷。另一邊她又怕父母知道,照著他那老兩口的脾氣肯定又生一頓氣。

  她思來想去沒想到解決的辦法,第二天上班又沒見到孟建輝。

  設計的初稿才定下來,她要跟甲方交流一番那邊又挑出幾處毛病,又說資金有限,艾青只能繼續修改,抽空還要去考察具體情況。空閒之餘想起自家小姑娘的事兒,當真是焦頭爛額,她始終搞不明白那人到底是怎麼想的。

  只是見到父母她卻心驚膽顫,就怕皇甫天亂說。

  沒幾日,她加班晚點,樓層裡的人已經走的差不多,艾青因肚子不舒服,趴了會兒起來,整個辦公區就剩她一個人了。開了電梯門沒想到裡面還站著一人,他神色疲憊,眼中滿是血絲,大約是沒預料到,眼中閃過一絲詫異,見艾青久久不動,摁著電梯道:「你不進來幹嘛?」

  她走進去,只撿了最遠的地方站著。

  層數不停的跳,倆人無話,快到底的時候孟建輝才張口問:「我等你合同呢,怎麼好幾天沒動靜。」

  艾青說:「我還沒想好。」

  該是疲憊,兩個人說話也和氣了許多。

  他卻說:「我這幾天忙沒空跟你說這個。」又從口袋裡拿出張卡塞給她,「用錢了就從這裡面取。」

  話還沒說完電梯門開了,艾青要還,對方推過去說:「又不是給你花的,拿著,你那點工資奶粉都買不好。」

  「她現在不喝奶粉了,吃飯。」

  他低頭看了眼腳尖,抬頭說:「我就是打個比方。」一頓又道:「我今天很累,懶得送你,你自己打個車回去。」

  艾青回神,才發現自己還站在電梯裡,她拿著那張卡出去,電梯門合上,層數往地下走。她低頭看著手裡那張卡嘆了口氣,從公司大門出去的時候迎面撲來了冷氣,她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腦門也頓時清醒。

  有人開了車從地下緩緩出來,而後加速,一直消失在冰天雪地裡。

  不多時,艾青攬了輛出租車,還沒幾分鐘後,手機震了一下,短信發了一串數字。艾青看著手機出了會兒神,瞧見不遠處的自動提款機,艾青忍不住喊師傅停車,飛奔進雪花裡,迅速的把卡插入提款機裡,按下一連串密碼,又點了查詢餘額。顯示的數據讓她有些懵,艾青想數一數後面有幾個零卻來回數不清。

  這種感覺很奇妙,像是撿到錢似的高興,明知不屬於自己,心卻抑制不住的狂喜,甚至有種據為己有的衝動。

  艾青站了一會兒卻不知道怎麼辦,莫名的想起秦升,腦子裡又莫名蹦出一句話人窮志短。

  出來被冷風一吹,腦子又醒了個徹底,她想這筆錢肯定不能動,孩子的事兒還沒說清,名不正言不順的,這水要是攪渾了,自己肯定是要栽跟頭。可是她卻想不到解決的辦法,艾青猶豫良久,抽空去了趟小麵館,將這事兒說給了姑姑,想讓她幫自己出出主意。

  艾蓮聽了面色凝重不說話。

  艾青忐忑道:「姑,你是不是想罵我傻,連孩子是誰的都說不清,結果又弄成這樣。」

  艾蓮道:「說這些都是廢話,再說鬧鬧有人管了是好事兒,我罵你幹嘛?」

  「可我現在不知道怎麼辦,一直到現在我都沒搞清他的態度,前些天又突然給了我一筆錢說養孩子。」

  艾蓮問:「他具體怎麼說的?」

  艾青不敢隱瞞,如實說了,又道:「拋開別的不說,我上司那個人還算可以,至少對鬧鬧很好沒把她嚇壞。」

  艾蓮道:「你就是傻,好好把別人新娘睡了的能是什麼好人,衣冠禽獸而已,該工作的工作,想那些做什麼。」她低頭想了想又說:「這事兒我拿不定主意,你先跟你爸媽說清楚,我再找你姑父商議商議。至於那人,我們有必要見個面。」

  艾青為難道:「我爸媽知道了肯定生氣,離婚那次已經很丟人了,不然我也不會過來找您說。」

  艾蓮拍她的手語重心長道:「你現在不說,以後才是真生氣。你就這麼實心眼兒的把孩子養大,到時候能聽懂話了,離了你也行了,人家隨便哄哄就帶走,我看你生不生氣。親的就是親的,你摁都摁不住。孩子再叛逆些,你越是管著,人家越是順著,你說是不是一頭也撈不著。」頓了一下她又說:」青青,你現在這麼拚命是不是還有不結婚的打算,以後就仗著這個小人兒一起過。」

  艾青猶豫了一下,輕輕點了點頭。

  艾蓮氣的拍了她一下,卻沒下重手,嘴上道:「這可好,你算是順了人家心意,怪不得這種態度,免費盡心的保姆這等好事兒上哪兒去找。聽我的,趕緊告訴你爸媽,你要是不想要孩子無所謂,想要孩子就得小心了,不管什麼都得說清楚。」

  艾青點頭應了,仍有些開不了口,只好拽了姑姑一同回家說明。果不其然,艾鳴聽了一臉痛苦的坐在旁邊不說話,韓月清說女兒糊塗,一會兒又罵她盡會找麻煩。還是艾蓮在中間調和,最後皇甫雄也過來。

  他倒是沒說什麼,只道:「管對方什麼來頭,我們就是要孩子,別的見面再說。」回頭又對艾青道:「你也跟那人說說,約個時間見面,我可得好好說說他,把我家女兒害成這樣了還好意思露面!現在又來打鬧鬧的主意,哪裡來的臉皮!」

  事情是這樣定了,艾青撥了兩通電話那邊卻沒人接。這樣艾青只能上班了跟對方說,只是兩人隔了兩層樓,她現在沒事兒不往上面跑,那人走哪兒都是焦點,她不想被人說閒話,正想找什麼樣的機會上去一趟。

  沒想到中午有人冒出來,指著她的桌面道:「你覺得你這個配色好看嗎?」

  艾青正專心致志做模型,忽然出現一道聲音,她冷不丁被嚇了一跳。回頭瞧見孟建輝站在身後,他已屈身,一隻胳膊貼在桌面上,另一隻手接過她的鼠標,翻著模型瞧了一遍。

  有溫熱的男性氣味鑽進鼻孔,艾青不厭惡反倒覺得好聞,她心裡突突的跳,心想他這話的意思肯定是不好看,只是周圍還坐了幾人,她顧及面子總不能自我批評,便找了幾個優點說了,他從頭翻了一遍也沒說話。對方正要起身,艾青忙小聲說:「你有沒有空,我找你有事兒。」

  對方不咸不淡的嗯了一聲,也沒說別的,起身去了別處,挨個瞧了別人的圖,跟誰也沒說重話,好話也沒有。

  艾青留意著,等他看完去了休息室,她便跟過去,孟建輝正在那兒倒咖啡,看見四下沒人,她才過去道:「我想了一下,之前是我太衝動了,考慮不周到,說話也欠妥。她來的本來就……不容易。孩子拉扯這麼大,不是我一個人的事兒,讓你見不見她不能我一個人決定,我把這事兒跟我家裡人說了,他們想找你談談。」

  對方靠著桌子抿了口咖啡,問:「什麼時候?」

  艾青道:「還沒定,我昨天給你打電話了,你沒接。」

  他嗯了一聲,隔了一會兒又說:「那你們商量個時間,到時候給我電話。」

  艾青點點頭,又把那張卡推到了他面前說:「這個給你,上面的錢太多,我不能要。這段時間我也想了想,一直抓著過去不放,我一輩子也走不開,我能忘了這事兒,但是沒辦法做到原諒,你要是想用錢買心安就算了。如果你是財大氣粗慣了,那你以後克制些,不要從小給她灌輸這種經濟觀,不好。」

  聞言,孟建輝正眼看了看她,人倒是長得秀氣,鵝蛋臉,大眼睛眉毛也濃,只是沒怎麼化妝少了些成熟味道卻顯稚氣,習慣了濃妝豔抹,這樣反倒覺得舒坦。現在的小姑娘不管年紀多大,個個人精。不對,該說是個人就知道往自己身上討好處,他就沒見過這麼實誠的。

  他不由問了句:「你多大了?」

  艾青茫然的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他這話什麼意思,正好有人進來,她順手往過推了下卡,背對過去接了杯水。

  那幾人過來跟孟建輝打招呼,對方嗯了一聲便出門了。等人走了,有人湊過去問艾青:「剛剛就你倆啊?」

  她喝了口水,神色如常道:「怎麼了?」

  小姑娘一臉興奮道:「天啊,好羨慕哦,要是我有這樣獨處的機會多好,今天也不知道太陽打哪邊出來了,孟帥竟然下樓了。」

  艾青低聲說:「可能是吧,雪都化了,我還有圖得做,先走了。」末了又同旁邊的人招呼了一聲:「谷姐,再見。」

  這位被稱作谷姐的人年紀長些,穿著普通,裝扮也不修邊幅,長得是面善,艾青知道她,公司裡的一把好手,不做設計,常與各種老闆打交道。艾青不善與人結交,卻見誰都禮貌相待,招呼是自然。

  谷欣雨抬手說:「等等,小艾,桌上的卡是誰的?」

  艾青愣了下,這才注意到桌上那張卡,她忙撇清關係說:「我不清楚,剛剛進來的時候沒看見別人,我就去倒了個水,沒注意到。」

  旁邊的小姑娘驚訝道:「天啊,誰這麼粗心會把□□放這兒。」她眼裡閃著精光,扭頭問谷欣雨:「谷姐,怎麼辦?要不查查監視器吧。」

  艾青卻心慌,要是硬查還不把自己給抖摟出來了。

  谷欣雨卻說:「監視器早壞了,查什麼查,剛剛不是孟工過來了嗎?小艾,拿著上去問問唄。」

  小姑娘自告奮勇:「艾青你不是還忙嗎?讓我去吧。」

  艾青心想這樣也好,別人去這回肯定能還回去,她笑道:「之前我給孟工做助理心理陰影還沒散,你願意去我還感謝你呢。」

  不多時小姑娘下來告訴艾青果然是孟工的。所有事兒終於定下來,她總算能舒口氣。

  休息時間閒聊,幾個外地的已經商議搶票的事兒。

  艾青端著熱水看窗外,尋思著也要早些備年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