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章 那我說你倆出差就是為了開房,你什麼感覺。

  「鬧鬧,給我抱一下。」孟建輝撐著手臂。

  小姑娘緊緊抱著艾青,呶嘴瞧他,一臉不高興。

  他撐著的手掌忽然同太陽下暴曬的樹葉般蔫兒巴,孟建輝無奈的摸了摸她的頭道:「好了,我們先回去,我給你買了好多好多東西。」

  幾人同往外走,好像這麼些人裡總有個異類。

  比如秦升,他想同艾青說句話,如何都逮不著機會,一邊是孟建輝站著,一邊兒是皇甫天。

  經歷了這麼一回,他對艾青又改觀了,忽然又發現了她的價值,哦,不,是忽然又發現了真愛的價值 。

  窮的時候,不得志的時候,愛情飲水飽是騙人的話,經濟基礎才能決定上層建築,金錢是人生目標。

  富的時候,事事如意的時候,愛情是奢侈品,是金錢都買不到的東西,這個時候金錢是糞土,銅臭味不好聞。

  總之對有些人來說,魚與熊掌,東咬一口西咬一口,任憑他手心手背,總覺得自己怎麼都對。

  可惜他並未找到機會,艾青已經被帶著走到了張遠洋開的車前,他被獨獨的晾在了一邊兒。

  秦升不自在的圈著拳頭咳了聲,他喊道:「艾青。」

  女人回頭。

  他抬了下手道:「我送你們回去吧,還有鬧鬧,就不麻煩孟工了。」

  皇甫天看著秦升在艾青耳邊小聲嘀咕:「姐,這個人渣最近天天往家裡溜,不懷好意。」

  艾青垂了下眼道:「不用了,麻煩你了 ,下次再謝。」

  此時孟建輝已經坐上了副駕,見人不動,扭頭朝著車門處喊了聲:「磨蹭什麼呢?」

  秦升微微低頭越過椅背看孟建輝道 :「孟工,不麻煩你了,我送艾青回去。」他走進了幾步抓著了她的肘子,又添一句:「還有我女兒。」

  「你說什麼?」孟建輝一副聽到天大笑話的表情,他開了車門繞過來,二話不說把艾青摁了進去,彭的一聲摔上了車門,雙手叉在腰後,揚著下巴呵道:「屁話,我他媽還說炎黃子孫是一家,你是不是也要喊老子爸,跟個屎殼郎一樣哪兒都有你,趕緊滾的你糞去。」

  「 你!」

  孟建輝不耐煩的皺起額頭,抬手一揮,嘴裡跳出一排滾字,硬是把秦升砸的無言以對,一直把他癟的臉紅脖子紅。

  只等對方的車絕塵而去,秦升才反應過來,像只被放了氣的氣球似的在地上沒頭腦的轉了數圈,狠狠的朝著大腿一拍,心裡咒罵:這他媽就是國外長大的大師?靠!他算是見著新鮮了,地痞流氓,簡直就是地痞流氓! 不,地痞流氓都不如。

  ……

  艾青走這幾天,韓月清老兩口搬家了,主要是圖接送孩子便利 。

  家裡陳設簡單,進門是個小客廳,角落裡有個旋轉樓梯通往二樓,上面掛著兩盆弔籃。臥室與廚房並排設於裡面,不過坐在客廳裡可以瞧見裡面的餐廳。

  艾青一身疲憊,並未多做參觀,只是坐在那兒陪著幾人。

  孟建輝在一旁同鬧鬧說話,隔了這麼幾天孩子又認生了,艾鳴在一旁說:「小孩兒就得多處處,哪怕是你們這樣也得相處,不見總不會培養出感情來。」

  說出口了艾鳴又覺得自己多嘴,瞧了眼艾青便噤聲了。

  小姑娘瞧了他一會兒,指著他的腦袋問了句:「你的頭髮又黑了。」

  皇甫天在一旁玩兒手機,抬眉道:「長出來就黑了,小孩兒瞧什麼都奇怪。」

  孟建輝說:「不好看嗎?」

  小姑娘看了他兩眼又不說話了,嚷著同皇甫天要手機,皇甫天不給,倆人在那兒打嘴官司。

  韓月清端了兩碗從廚房出來,喊那倆人:「天天你趕緊給她,一會兒又要叫喚,我耳鳴才好。」

  艾青喊了孟建輝去吃東西。

  到了餐桌上,他低頭瞧了眼,剛出鍋的面條,一碗扣著一顆白嫩嫩荷包蛋,翠綠青菜綴邊兒,油水炸過的蔥花兒飄了一層,下面醬色的湯汁浸著淡黃色的面條。

  艾青已經拿了筷子給他,又把醋辣椒之類的調味品放在一旁。

  韓月清在一旁招呼說:「家裡沒什麼東西,隨便做了些填下肚子,我加了點兒粗糧所以顏色跟別的不太一樣,你嘗嘗口味怎麼樣?哦,要是不喜歡吃了就給我剩那兒,沒關係。」

  面條的熱氣還在往上蒸,蒸得他眼底暖融融的,灼熱的溫度刺激淚腺,他有種熱淚盈眶的衝動。這麼些年,奔波在外回去,從沒有人做著熱騰騰的面條等著他回去,當然,孟建輝並不喜歡吃麵,只是客居他鄉,異常孤獨。

  他溫和一笑,禮貌說:「謝謝阿姨。」

  韓月清聽著高興,臉上笑容和藹。

  艾青的肚子早就餓扁了,這幾天也沒一頓合胃口的飯,她只管自己吃,再說孟建輝心情不好,她才沒空供他,便加了兩大勺辣椒,再放了許多醋,攪開了大口大口的吃。孟建輝瞧了她一眼,一時胃口大開,抬手在辣椒罐子上頓了半秒還是加了些醋,他不吃辣。

  一旁皇甫天還在跟鬧鬧搶東西,艾鳴在一旁調解,調解不通,氣紅了老臉對著皇甫天呵斥道:「你再逗她就回你家去,你看你住多久了,一天到晚不上學就知道玩兒。」

  皇甫天厚著臉皮頂嘴:「我不走,我爸不來接我就不走。」

  聞聲,艾青放下筷子,抬著脖子看客廳的皇甫天問:「怎麼了,不上學了。」

  韓月清坐在客廳是沙發上便削蘋果,邊數落道:「打架,早戀,頂撞老師,人家把他開除了,你姑父把他揍了一頓。」末了又說:「你姑父也不對,太暴力。」

  皇甫天抬著眉毛回:「姐,我真的很冤枉,別人打我我難道不還手嗎?未成年人有保護法啊,吃虧是傻啊。還有我沒早戀啊,那個老頭污衊我。」

  艾青挑了綹面條往嘴裡餵,就見艾鳴在一旁說教皇甫天:「蒼蠅不叮無縫的蛋,你自己就不是個好東西。」

  皇甫天早跟一家人說爛了舌頭,這會兒只能跟艾青訴苦:「姐,不能因為我成績不好就污衊我啊,我沒早戀。」

  艾青便嚼著面條邊問:「然後呢?」因為說話緣故,湯汁黏到嘴角,配上她那雙好奇滿滿的眼睛十分可愛,可是看著礙事兒。

  孟建輝看著非常彆扭,極其想給她擦了,可惜她聽得津津有味兒毫無知覺。

  皇甫天手背往手心兒一拍同艾青說:「然後我就跟老師說說話得講證據啊,他說我就是早戀個早戀的。我說我還看著他出軌呢,天天跟隔壁班的女老師聊天,我還有證據呢我,後面我也不用說了,那些人你也知道什麼德行。」

  鬧鬧趁機奪了手機跑到陽台上,皇甫天還不忘交待她別把遊戲壞了。

  艾青聽了啼笑皆非,又覺得好笑,故意說:「哎,是不是那個居萌,上回你倆不是還壞事兒了。」

  聞聲,艾鳴驚訝的問了句:「居萌是誰?」

  皇甫天一急,從沙發上跳起來指著等著艾青道:「我等著你給我伸冤呢,結果你給我挖坑啊。」

  艾青笑:「我說的是假的嗎?」

  「你說的是真的。但是……」他百口莫辯,指著餐桌上那倆人跳腳道:「那我說你倆出差就是為了開房,你什麼感覺。」

  『叮』的一聲,筷子挑著面條劃了個弧度砸在了桌上,帶出湯水兒劃過弧度點在她臉頰上。

  她擠了下眼,慌忙拿了紙巾擦臉。

  皇甫天毫無知覺對著孟建輝說了聲:「當然你們並沒有,我瞎說的 ,可是別人這樣說你們什麼感覺,啊,竇娥冤啊這是。」

  艾青忽然覺得臉頰發熱,她假意揉了揉眼睛,起身去了衛生間。

  艾鳴瞪皇甫天:「就你話多。」

  皇甫天有些惱,甩了臉道:「不跟你們說了,鬧鬧我們去睡覺。」

  小姑娘搖頭:「跟媽媽睡!」

  他嘶的抽了口氣,嗤了聲:「白眼兒狼。」拍腿起身,甩臉就走。

  ……

  艾青往臉上撲了兩把水,沒覺得涼快,反倒覺得心裡火辣辣的。她看著鏡子裡的人,因為辛辣唇色發紅,眼裡帶著些淚水,一股子媚態,彷彿那天晚上,艾青慌亂的搖頭。

  自己真是瘋了,她捂著臉在那兒冷靜的一會兒,一直等到外面出來彭的關門聲才出去。

  韓月清正在收拾客廳,見艾青出來問道:「怎麼去這麼久,是不是不舒服?」

  艾青搖頭說沒事兒,孟建輝果然走了已經,喊著鬧鬧回去睡覺。

  小姑娘有精神,跳來跳去不肯睡,小孩兒氣性小,一會兒就給好了蹦蹦跳跳嚷著艾青問東問西,最後忽然說:「那個叔叔還來看我嗎?」

  「哪個?」

  「白頭髮……黑頭髮,黑頭髮的!」

  艾青問她:「你喜歡他嗎?」

  鬧鬧笑嘻嘻道:「喜歡。」

  艾青淡淡的哦了一聲,她看著粉色的紗簾出神,一下一下拍著女兒輕哼著兒歌。

  天氣晴朗,星星都出來遛彎兒了,小區內還有人在散步,多少一個人也不足為奇。孟建輝在樓下站了會兒,艾青家向陽,他能很快的找到那層,還能飛快的找到找到那盞燈。

  暖暖的燈光從裡面散出來。

  一直到許久,小區保安過來,語氣不善道:「哎,你是不是這兒的,不是趕緊走啊。」

  孟建輝沒理,對方斜了他一眼,嗤聲說:「你啊,沒事兒早點兒回去,我看著你啊。」他越走越遠,嘴裡嘟嘟囔囔的,蹲點兒是吧,不正常。

  上頭那扇窗戶黑了,他低頭要走才發現脖子發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