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2 章 熟人打八折。

  艾青沒鬆手,繼續說:「對,我是沒有證據,那你身上的傷呢,正常人會有那麼多傷嗎?」

  「說重點。」

  「鬧鬧還小,我不想讓她上法庭。」

  「你放手她就不用上法庭了。」

  他甩下這句話,扭頭就走,艾青緊隨其後。

  倆人從小樹林走出來,半路跑出個趙醫生,孟建輝皺眉看他:「你怎麼在這兒?」

  趙醫生看著倆人尷尬的笑道:「我什麼也沒聽見,但是孟先生我要同你談一談。」他給了艾青個安撫的眼神,不由分說的把人拽到了另一邊,再看周圍沒人了才道:「其實你們剛剛的話我都聽清了,先生,雖然你條件很好,但是求婚不是你這樣的,什麼叫我覺得你不錯還生了個女兒,這彷彿就是在說我覺得你這個生育工具還不錯,同時還兼備了充氣娃娃的功效,使用起來非常方便,所以我決定買了 ,哪個女人聽了這樣的話會想嫁給你。」

  孟建輝蹙眉:「你們心理醫生還兼職說媒?」

  趙醫生搖頭:「完全沒有,但是你影響到我病人的情緒了,我好不容易才讓她開朗些,你又出來攪局,我才多一句嘴。」見對方面上漸漸冷靜,他友好的拍了拍孟建輝的肩膀道:「你們的事情我瞭解的清清楚楚,知道為什麼這次她又失常了嗎?其實她潛意識裡已經忘記了那段過去,然後慢慢的愛上你了,可惜你舊事重提。打個比喻吧,很多人都追星,明星被包裝的很完美,流言蜚語她不相信,可是你自己卻出來承認,你把她心中的完美世界打破了,這是件極其幻滅的事情,而且你們倆的關係已經不僅僅是幻滅這麼簡單了,應該說是毀滅,所以她那根神經又崩斷了。」

  趙醫生嘆了口氣,拍著他的肩膀繼續道:「要我說,你既然肯過來找她,定是抱了求和的態度,為什麼不能好好說話呢,主動承認錯誤,過去就不要再說了,男人在愛情面前放下一些身段並不是丟面子的事情,畢竟以後獲得的是整個家庭,一本萬利。」

  孟建輝沒直接回話,目光保持平視,隨便落在一處。

  趙醫生開始最後一搏,才說:「不然你們關係就成了死循環,把對方傷害的體無完膚了才收場。這樣對誰都沒好處,小朋友都會遭殃。」

  孟建輝微微眯著眼睛,他似乎在沉思,忽而轉頭對趙醫生道:「你剛剛聽到了什麼?」

  「啊?」他忙擺手道:「不管我聽到什麼,我也有自己的職業道德,會對病人的所有**保密。」

  孟建輝平靜的看著對方道:「那最好,不然我擰斷你的脖子。」

  趙醫生彷彿聽了句多吃些飯這般的話似的,他愣了幾秒追了上去,揮著胳膊喊道:「先生,我覺得你精神也有點兒問題啊,要不要我順道幫你治,熟人打八折。」

  …………

  孟建輝同韓醫生回去的時候,艾青正坐在門墩上瞧著地面出神,鬧鬧拿著個小棍子在地上畫來畫去,有人開著個小三輪突突突的從邊上路過,艾青沒抬頭,拿手揪著鬧鬧衣服的一角 ,等車走遠了再鬆手由著她玩兒。

  另一邊站著特意打扮的韓玉,她目光對著大路口,待目標出現,她頗為風情的撩了下頭髮,扭著腰身走了過去,笑眯眯道:「孟先生,你回來了啊。今天太陽挺大的,曬不曬啊。」

  艾青聽見聲音,甩了手轉身進了門,鬧鬧看了眼孟建輝也要跟著艾青進去 。她有點兒小,這地方門檻三十多公分高,小姑娘單腿跨不過去,被卡在了半中間。

  孟建輝從韓玉身旁走過,過去抱她。不料艾青早一步,她抱了孩子起來,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滾!」

  孟建輝驚了一瞬,直接跟了上去。

  鬧鬧趴在艾青天真無知,她還同孟建輝小大人似的道:「又吵架啊,快道歉啊,道歉就沒事兒了。」

  韓玉在一旁頗為受傷,她就要追上去,卻被趙醫生拉住了,韓玉驚訝:「趙醫生,你不打算讓人家追求真愛嗎?」

  「但是不能拆散別人啊。」

  「愛情是盲目的。」

  「可你是瞎的。」

  她捂著眼睛嚶嚶痛哭:「可是人家很愛他呢。」

  才幾天沒見,艾青覺得她的小女兒又學會了很多話,現在她就在安慰自己:「沒事兒吵什麼架啊,好好過吧,過不了能離婚啊。」

  「吵架還不如喝兩口酒啊,一醉……千&*……」

  又同孟建輝道:「你們不要吵架了,我耳鳴啊,太小,耳朵不好。」

  這全是她父母倆人的嘴上話,被小姑娘學了個全套。

  鬧鬧說著又鼓搗著手裡的狗尾巴草,最後無解,便給了孟建輝道:「之前的小兔子怎麼弄的,幫我編一個吧,要兩隻耳朵的。」

  孟建輝接過給她編好了,小姑娘接過,笑嘻嘻道:「我還想要一個。」她從板凳兒上跳下去同艾青道:「媽媽,我去門口拔草,一會兒回來啊。」

  艾青道:「別走遠。」

  鬧鬧伸手沖樓下一指道:「就在那裡,不跑遠。」

  艾青點了點頭,小姑娘笑眯眯的跑走了。

  二樓的陽台上,小木桌上一邊坐了個人,花花草草的影子在倆人身上質疑的劃了兩道,亮暗兩邊。這個時候已經初夏,天越來越熱了。

  艾青看著樓下的小人兒,喊了聲:「拔兩根就好了,快上來,要中暑的。」

  鬧鬧蹲著小身子大聲道:「再來一根,少一條腿,少一個腦袋,少一個兔子! 」

  等那個小人兒磨磨唧唧往回走了,艾青才收了目光,她扶著桌面要起身,有人摁住了她的手腕,艾青低頭看著那隻寬大的手掌。

  那人說:「抱歉。」

  艾青鼻頭酸了下,微微別了臉。

  「我們重新談談。」

  小朋友已經跑上來了,她舉著手裡的狗尾菜草氣喘吁吁道:「這回能弄好多小兔子了。」

  話題被打斷,艾青趕緊抽了手,她微微捲著掌心沖小姑娘道:「弄那麼多幹嘛,草裡面有沒有蟲子?」

  鬧鬧搖搖頭:「沒有。」

  艾青起身過去說:「那我幫你弄。」

  上午三個人就弄這些了,路邊的狗尾巴草連著葉子都給他們拔光了,至於那倆大人頂多是偶爾眼神碰撞,言語毫無交流。

  中午吃飯的時候,趙醫生又偷偷問艾青談的怎麼樣了,艾青沒給他好臉色。

  趙醫生自己給自己臉上貼了張金,回說:「肯定是我勸好了。」

  可惜那位韓玉小姐,不依不饒的又表了一次白孟建輝。

  她一本正經的說完之後,勞倫斯哈哈大笑一通,等他諷刺的笑聲被韓琴阻止之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孟建輝身上。

  當時候根本就沒有反應。

  韓玉臉上掛不住,忽然紅著眼眶道:「你要是不答應我就跳樓!」

  韓琴見妹妹這樣,忙小聲同孟建輝道:「我妹妹精神不正常,求您幫個忙好不好。」

  孟建輝看了韓玉一眼道:「記得戴個頭盔,腦袋摔破了很噁心。」

  艾青捂著鬧鬧的耳朵,終於忍無可忍,尖叫道:「你們這些人不要對著小孩子講這些 」她說完就抱著孩子就上樓了。

  下午,艾青就沒下樓,她感覺自己已經正常了,需要趕緊帶女兒離開這個鬼地方。

  而韓玉在樓下嗚嗚噠噠的不停哭,勸說無果的趙醫生還上來同孟建輝求孟建輝幫個忙,說是只要讓他幫忙說一句話就可以。

  孟建輝根本沒搭理對方,趙醫生討了個沒趣。

  韓琴跑了兩三次,孟建輝態度更冷漠,最後那個最毒舌王貝利都上來了,就希望孟建輝下去勸一下韓玉,因為她哭的實在是太可憐了。

  他冷笑道:「你們應該打120。」

  這個下午,那仨人跑斷了腿孟建輝都沒鬆一句嘴,直到黃昏時刻,韓玉的父母開車過來接人,韓玉的精神已經崩潰,她坐在地上吃土,嗚嗚大哭,非得見孟建輝一眼不行。這場鬧劇一直到半夜才結束,醫生給韓玉打了鎮定劑。

  孟建輝從頭到尾都沒鬆過半句嘴。

  期間連艾青都看不下去了,她還說了一句,孟建輝照舊沒搭理她。

  等人走了,她才說:「你不覺得她很可憐嗎?」

  孟建輝卻說:「 不要把自己的同情心強行加在別人身上,這叫道德綁架。」

  話題就此打住。

  第二天大清早,艾青就接到了消息,韓玉跳樓了,幸虧當時周圍有人,沒摔死 ,可是人卻摔了粉碎性骨折。

  這場旅途就這麼打散了,艾青在心裡慶幸,散了就好散了就好,煩死人了,應該是所有人都覺得煩,他們彼此連個招呼都沒打一聲。

  韓琴同王貝利還惡狠狠的罵了孟建輝一頓。

  路上,等鬧鬧睡著了,艾青才笑道:「哎,我發現你心真狠,不想做的事兒,別人打死你都不會幹。」

  他卻說:「我想了一下,我們之間我該讓著你點兒。」

  「你現在還有心情說這個?有個女人因為你跳樓了,是跳樓了,差點兒死了!可能一輩子都成癱瘓了,」艾青多次強調之後,看著那張溫潤卻冷硬的臉,仰頭出了口長氣,無力道:「算了,不說了,但是我心裡愧疚,不知道為什麼,冷靜冷靜,冷靜一下再說我們的事情。」

  孟建輝這次果然沒再說話,長久之後,艾青看著窗外出神道:「你其實是個好人,只是跟這個世故的社會不太能接軌。」

  半路,他們在路邊的一家小旅館住了一晚,安全起見,三個人住在了一起。

  旅館的標間不大,裡面放了兩張單人床,中間還沒一人寬的距離。

  鬧鬧從未有過的新鮮,在兩張床上跳來跳去的,拍著手道:「我們能一起睡了!我們一直一起睡就好了!」她又揚著小腦袋問艾青:「你說是不是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