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8 章 我在長個兒啊,餓得快。

  一餐過後,大家都散了。

  居萌又同皇甫天去了圖書館。

  空調吹出的涼氣有些發冷,窗外綠樹陰濃,稍微伸伸脖子還能看到樓下那幾個閒情逸致喝咖啡的。

  皇甫天百無聊賴,以一種極其隨意的姿態斜坐在椅子上,隨意的翻了兩下書,全是英語,那小字母跟蝌蚪似的游來游去,看的他眼暈。

  不到半個小時,已經哈欠連天。

  反觀居萌,依舊板正的坐著,精神抖擻的看書。

  皇甫天在桌上趴了幾秒,真的是困炸了,他感覺再待下去自己會死亡,便伸手在居萌的書旁輕輕點了點桌面。

  居萌摘下耳機,以一種詢問的目光看他。

  皇甫天比了個口型:「出去轉轉,頭疼。」

  居萌瞪了他一眼繼續低頭看書。

  皇甫天眼巴巴的瞧了她一會兒沒反應,又躡手躡腳的過去蹲在她一旁,小聲道:「那你在這兒呆著,我去買點兒吃的,一會兒就回來。」

  居萌側頭:「我們才吃過飯。」

  「我在長個兒啊,餓得快。」

  聲音有些大,引起別人注意不遠處的人瞧他倆 。

  居萌尷尬,把書全收拾書包裡,把書包撂在肩上往外走。

  兩人出了圖書館,皇甫天吸了口燥熱的空氣,莫名的爽快!

  居萌看著他一臉喜色,心裡更來氣,狠狠道:「你是不是就不想學習。」

  皇甫天搔了下頭髮,滿嘴不承認:「沒有啊,就買點兒吃的。」

  居萌看著他一臉皮相更惱:「你一天背了幾個單詞,每天都是這樣,找藉口,你以為出國留學以後就輕鬆了,上大學不等於不學習啊。」

  她在那兒叨叨叨講個不停,皇甫天這幾天聽這些話快聽出繭子來了,索性雙手摀住耳朵,翻著眼皮看天。等耳邊消停,他再看居萌,人淚汪汪的瞪著大眼睛看他,滿腹委屈。

  皇甫天看著她這樣忽然手足無措,撐著雙臂不知道該往哪兒放,嘴裡求道:「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呢,你不要哭啊。」

  「你煩我!」

  「沒有,這個絕對沒有,你看啊,咳咳,我們約會是吧,誰會天天來圖書館,空了就來圖書館,要你這麼說,你買本字典當男朋友不就好了。」

  「我是為了我們共同進步啊,你口語又不好,難道去留學的時候天天在寢室打遊戲嗎?」

  他眼珠一瞪道:「打遊戲怎麼了,你歧視打遊戲啊,現在職業打遊戲賺好多錢啊。」

  居萌氣的跺腳:「你這是不求上進!」

  「我還說你活的沒勁兒 ,一天到晚就知道學習,這樣你乾脆找個老師得了。」

  「你後悔了對不對!還沒兩天你就後悔了。」居萌甩了句話轉身就走。

  皇甫天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趕緊追上去解釋,對方根本不搭理他,埋頭往前跑。

  他忙說:「對對對,我初中的時候是學習挺好的,但是停了這麼久,木頭也爛了啊,你一下讓我這麼高強度,啪一聲,搞不好這木頭就折了 ,你得體諒體諒我 。」

  居萌停住回道:「那你的意思是你就是塊爛木頭,現在不行以後也不行對吧。」

  皇甫天歪著腦袋道:「看你說的,我這爛木頭不是讓你這塊鋼板給加固了嘛,現在磨合期。」

  她繼續走:「那你自己磨合吧,我去找個老師。」

  皇甫天趕緊攔住她,好聲好氣道:「哎呀,你別這樣,我們有話好好說 。」

  「我怎麼樣,是你讓我去的!」

  「我嘴欠不會說話,而且我就是打個比方,你不能什麼都往心裡去啊。」他邊說著邊托著她的肩膀往前走,「 以後這樣的話我是絕對不會說的,當然這種想法本身就是不存在的。」

  居萌聽他這麼說氣消了不少,又抬頭道:「我生氣不是因為你這句話,是因為你不上進。」

  「這不叫不上進,叫追求不同,我們是吧,以後可以男主內女主外啊,當然除了生孩子別的我都可以,優秀不優秀上進不上進,這叫追求不同。」

  居萌咬著唇差點兒沒笑出來,又說:「你看你表姐,如果她不優秀能找到那麼好的老公嗎?所以人還是……」

  「打住!我姐他們那是特殊情況,你看到的只是個表面。」

  「那內裡是什麼呢?」

  「學霸啊,打破砂鍋問到底這習慣不好,沒事兒別打探別人的秘密,招人嫌,誰也這樣,我例外,有的沒有的都說給你。」

  居萌癟嘴,又推了他一下說:「我不喜歡你叫我學霸。」

  「那你喜歡我叫你什麼啊?」

  皇甫天邊說邊把她往臨近的小店兒裡推,剛進門他就沖老闆擺手:「給我一杯茉莉蜜柚,一杯蜜桃果茶。」說完又指著居萌同老闆介紹:「我老婆,漂亮吧。」

  那老闆長得肥嘟嘟的,應了一聲,雙手叉著扶在櫃檯上,笑眯眯道:「漂亮,很登對。」

  居萌羞怯的低頭,目光處自己的手給人緊緊攥著,手掌雖大卻細長,上面有細細的絨毛,她抬頭間才發現皇甫天已經高了自己不少,這段時間他在長個,飛快的長,從前他還沒自己高呢。

  不多時,飲料做好,皇甫天抽手,卸下書包拉開鏈子拿了錢包,又掏出了票子給人。那老闆邊找錢邊問:「你看著不大啊,附近學校的吧。」

  皇甫天回道:「不是,我們高三畢業了,我們一起去留學。」

  老闆笑呵呵的給他零鈔票,又說:「那挺好,不過是你小像,看起來跟我初中的兒子差不多。」

  倆人正說著話,有個小姑娘過來,是老闆的侄女兒說是認識皇甫天,又問他關於留學的事兒,七繞八繞的倆人就坐那兒了,後頭老闆還免費請了他倆吃蛋糕,走的時候那小姑娘還讓留個qq微信啥的,皇甫天就留了,這讓居萌很不高興,出來又說他到處勾搭小姑娘,皇甫天無奈道:「我沒有啊,她比我還小呢。」

  「那你以前還說你去初中部什麼的,別以為我不知道,全校,哪個班都有個你紅顏知己!」

  皇甫天訝然:「我怎麼不知道。」過了會兒又道:「你們女生都有戀童癖嗎。」

  兩人說說笑笑往回走。

  晚上回去,艾蓮同皇甫天說反正沒事兒幹,讓他倆出去玩兒一趟。

  皇甫天一聽可高興了,忙說:「那我帶鬧鬧去吧!」

  艾蓮道:「小孩兒跟著人爸媽呢,不願意跟你。」

  「他們訂婚什麼的,沒個蜜月之類嗎?鬧鬧給人當燈泡了,我去問問她肯定願意跟我。」

  皇甫天說完就同那邊撥通了電話,果不其然,小姑娘被閒置在了姥姥家,這會兒正胡天海地的亂呢,聽說有人找她也很是高興,就是對著手機講話,嘰裡咕嚕的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那邊韓月清卻說:「還是算了,你弄不了她。」

  皇甫天一個勁兒的打保票,韓月清只是說得問問艾青。斷了電話,他同居萌發了個微信,說是出去玩兒。

  那邊說就我們兩個啊。

  皇甫天回覆還有鬧鬧。

  居萌問帶著小朋友安全嗎?

  隔了會兒,皇甫天回覆道:沒有小朋友就端碗水去,以示清白。

  結果發出去人就不搭理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