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1 章 總有一樣能成。

  莫老頭夫妻倆的葬禮進行的分外順利,可惜夏天,屍體腐爛過快,空氣中味道酸臭,聞了生厭。

  鬧鬧總捂著小鼻子到處跑,直到棺木往墳裡放的時候,她忽然嚎啕大哭,真正意義上的大哭,如何都哄不住,刺耳的童聲在燥熱的空氣裡盤旋,久久未散去。

  大人無一例外保持緘默。

  他們或虛假,或真實。

  真真假假,悲傷歡喜不過是一場,根本沒有糾結的必要。

  親戚朋友散去,孟建輝幾人留了兩日,給他父母挪好了墳。

  這天下午,熱風一陣一陣的吹,鬧鬧指著墳堆說:「這是爺爺奶奶嗎?」

  孟建輝跟艾青兩人都愣了,誰跟她提過這事兒啊,小姑娘怎麼知道,艾青便問鬧鬧:「誰跟你說的啊?」

  小姑娘歪著腦袋說:「我就知道呀。」她又指了一下孟建輝說:「 你要聽話啊。」

  孟建輝驚訝道:「他們跟你說話了?」

  鬧鬧搖著腦袋懵懵懂懂說:「爸爸在說什麼呢?」

  孟建輝抓著她的小胳膊問:「你剛剛說什麼爺爺奶奶?」

  「我不知道呀,爸爸你放開我啊,我要跟弟弟玩兒去了。」

  孟建輝跟艾青面面相覷,他回去同向博涵說了這事兒,這位經驗豐富的陰陽先生並未覺得有什麼,甚至嗤了聲道:「這算什麼,人死了,心願留著,魂兒也留著唄,說不定你爸媽一直想看看小孫女兒,以前你不是還做過這樣的夢嘛。再說,你們相信科學的不信這些,我跟你講個更神奇。」他一頓,又看了眼艾青道:「嫂子,你還是別聽了,指不定會嚇到你。而且 女人聽多了這玩意兒不好。」

  艾青心裡好奇,還是尷尬的笑了下出門出去了。她頷首笑笑,關上了門,一直等那倆人在屋裡咕咕叨叨說了許久。

  日子平平淡淡,他們要走了,離開這個地方,一個沒有什麼好留戀的地方。

  韓月清看著空蕩蕩的屋子還同老伴兒感嘆說:「以前我還擔心咱們艾青,這一轉眼,她也有落腳的地方了。可是又不知道什麼感覺,為什麼要走呢,守著這老地方多好啊,都認識。」

  艾鳴安慰她:「我們出去了不更好,看著小孫女兒,以後艾青再有了還能帶帶孩子,一輩子說過就過了,以後死了,好歹也是出過國的人。」

  韓月清點點頭,可還是捨不得,把自家的一草一花全都寄放在了鄰居家裡,千叮嚀萬囑咐告訴別人定要好好料理。還是新買的房子呢,屁股還沒暖熱呢就要挪窩。

  艾青走之前帶著女兒在商場買些中國風的東西要帶過去,偶遇了秦升,他跟一個陌生的女人在一起說說笑笑,不是他太太。

  回去的時候艾青在想,人到底有多少面 ,他暴露在的那一面又是真是假呢,多久能認清一個好人呢?

  也許是婚前,也許是婚後,也許是永遠都不會。

  晚上,她同孟建輝聊天,她坐在床頭,男人的頭枕在她的腿上,艾青就一下一下的撫著他的頭。

  她問:「叔,上次李棟找你有什麼事兒呢?」

  孟建輝答:「沒什麼事兒。」

  她說:「我還記得之前跟你去山區,你跟我說的驚心動魄的,那時候我很害怕,覺得會像電影似的,後來並沒有什麼。那個時候你是不是在騙我。」

  他輕笑了一聲,嗯了句。

  艾青微微呶嘴,又問:「那個呼閆飛呢?他後來有沒有嘲笑我傻。」

  「沒有。」

  「他是幹嘛的呢?我覺得那個男人看起來很精明。」

  「做生意的。」

  艾青恍然的點點頭,回道:「我覺得你的朋友都不同尋常,有點兒不走尋常路。」

  「嗯。」

  「可以跟我說一說你那些朋友嗎?」

  「沒什麼好說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圈子。」

  「可以跟我說說你的父母嗎?」

  「一個逃犯,遇到了警察的女兒,警察還有個養子也是警察,爛俗的愛情,冷血又正義的法律,理不清的道德,推不完的責任,悲劇收場。」

  艾青唏噓,所以那樣的境地,一雙父母才不會見自己的兒子,面前這個男人是身長在怎樣畸形的環境裡,她心疼的把面頰貼在他的額上,淡淡道: 「哦,那你呢,可以跟我講講你的過去嗎? 」

  孟建輝一笑而過:「我以前是要飯的。」又翻正了身體笑說:「曾經有個人乞討,後來成了皇帝,還有個人乞討,後來成了佛,有人跟我說,只要心有所向,總能有所得。」

  他抬頭吻她的唇,吻她的眉角,吻她的鼻樑,一點一滴。

  當初他說什麼來著,他嚮往 安安靜靜,平平淡淡,哪怕是了無生趣。

  他記得最後他帶著艾青跟鬧鬧見莫老頭子,老人家笑,他那天精神特別好,嘻嘻哈哈的笑,年輕了許多歲似的,他是坐著沒的,臉上帶著笑容,目光落在小姑娘身上,她那麼小啊,那麼可愛,是盼頭啊。

  鬧鬧對爸爸這個稱呼非常新鮮,她不停的喊爸爸,平均五秒就要喊一次,一直喊一直喊,喊得大家都咯咯笑了,答應得孟建輝都不好意思了,她一直在喊,不停的喊,爸爸,爸爸,聲音清脆可愛。

  她對一切都新鮮,學著別人講英語,學不會了就嘰裡咕嚕的亂講,不然就搬著小板凳兒似的逛蕩,夠夠高處的,摸摸低處的,她現在需要緊緊的看著,一不留神兒就找不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多難找啊。

  所以韓月清是眼眼不離的看著她,讓她聽話些讓她別亂跑,又說艾青,你別一天到晚就看書啊,要關心關心孩子,關心關心丈夫啊。

  艾青回答的好好的,回頭又去看書了。

  韓月清又說:「你丈夫都曬黑了。」

  艾青道:「黑了不好嘛,比以前好看了。」

  韓月清又說:「網上說你丈夫的過去,上面說的天方夜譚的,還有人胡亂說,你們也不澄清一下,一個看書,一個種地,這是幹嘛啊!」

  艾青道:「他又不是什麼明星,誰認識他啊,今天網上有新聞,明天就撤了,您操心什麼啊。」

  這會兒孟建輝正在地裡挖土豆,鬧鬧穿著吊帶兒跟個小短褲,手裡提著個小籃子跟在他身後,他一邊挖,小姑娘一邊撿,撿起來扣了上面的泥土,她舉起來問:「爸爸,你種的是乒乓球嗎?」

  孟先生只能哼哼的同她解釋,為什麼別人家的土豆那麼大,自己家那麼小呢,他發現自己並不是很擅長種土豆啊,明年該換一茬,種點兒別的,番茄?黃瓜?菠菜?

  再不濟種點兒草。

  總有一樣能成。

  《結婚那件小事兒》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