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 章 狙擊

A- A+

這樣的視線也讓李鷺發現了,她略微注意了一下達德利,然後就沒有說什麼。只是在那一瞬間,艾瑞敏感地察覺到了什麼。

「那麼現在讓我們到七百米距去測試一下吧。」艾瑞說,他把一行人往山頭上引。

雪堆積得不淺,他們走起來卻顯得很輕松,半山的槍聲此起彼伏,空氣混雜著年末特有的冷意,讓布拉德和埃利斯無不精神大振。

途中,艾瑞試探地問:「看你的樣子,好像也是專業?」

李鷺正看在半山的訓練場,聞言轉回視線,然後點了一下頭。

「入這行多久了?」

「大約……四五年吧。」她不是很確定。

「有沒有興趣轉入我們這一家?」

「……」

達德利扯了扯艾瑞的衣袖:「別說了,你這樣子就像是皮條客。」

埃利斯噗的笑了出來:「皮條客?想要把李拉過去還要有一點能耐。」他斜眼看看奇斯,然後說了一句,「或許用美人計可以成□。」

李鷺聳聳肩,對他們的開玩笑的言語並不介意。

他們很快到了半山之上。雖然尚未到達頂部,不過空氣清新,視野很好,而且距離目標靶也足夠遠了。

「可惜風大了,這種天氣不太適合練習遠程武器吧。」艾瑞說,他的專長也在狙擊一項,深諳什麼樣的天氣才是「好天氣」。

事實上是,埃利斯已經在擺弄他那支有文森特拉風標記的M21。而布拉德則也拉開了大提琴琴盒,開始組裝槍械。

被模具固定在琴箱夾層中的組件漫泛著暗黑色的啞光,艾瑞很快認出,那是有著「閃光」之稱的巴雷特。比起M21的七百米左右,有效射程是高達1.5公里的超遠程。

「這個……」他湊過去看,在他的收藏品裡,也有這麼一個型號的槍械。所以艾瑞知道,這個射殺威力大到讓人過目難忘的美人,在一公里的遠程也能穿透厚度將近兩厘米的鋼板。

「這把槍保養得很好。」艾瑞說。

布拉德撫摸著槍身,點頭,說:「真是個美人,不是嗎?」

「還有什麼比巴雷特更漂亮呢?」艾瑞深情地說,他的目光下移,然後發現在槍把後部,居然也有文森特的標記。

一個大膽的猜測不由閃現出來。

「文森特該不會也是潘朵拉的人吧。」

布拉德和埃利斯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地保持了沉默,這讓艾瑞更加疑神疑鬼。至少有一點可以判定,潘朵拉是個難以對付的神秘組織,而現在在他面前的,就有兩位之多。

等等,他感覺到了疑惑。目光移往奇斯身邊站著的李鷺。——這個人會不會也是潘朵拉的人呢?

李鷺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回以坦然的目光。她知道艾瑞的疑問,不過沒必要回答,不是嗎?不論是艾瑞,還是達德利,即使是S.Q.,其實和她也算不上有什麼特別深刻的關系,她不過是跟來看看的。站在實戰訓練場,會讓她由於養傷而瀕於衰弱的肉體感受到生氣。就像現在,一股勃勃的活力隨著冰冷的空氣注入了她的身體。

這麼想著的李鷺卻忘了,早在一個月前,她是會無所忌憚地說出「他們和我完全無關」的無情的話,而現在卻變成了「算不上有什麼特別深刻的關系」。

*** ***

布拉德和埃利斯在不同的地點架起了槍,他們同樣使用俯臥姿勢,同樣都是在遠程射擊上具有傑出才能的人。

首先要考慮的是重力和風速。畢竟狙擊距離不同於手槍的一二十米射程,彈頭離開槍膛到達目標之前的這個遠程中,都要持續不斷受到外力的干擾,而你卻沒有辦法再給它施加驅動力。在七百米以上的超遠程,子彈擊中目標前會做出一個大號的拋物線。

狙擊槍自帶的瞄准器可以解決重力拋物線引起的距離差,可是風速判斷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了。

總體而言,培養一個狙擊手,並不是把他關在小黑屋不斷練習瞄准就足夠的。他們必須與自然融為一體,與城市融為一體,在雨中要計算雨水擊中子彈產生的誤差,在樓間要估算樓間旋風可能引起的偏度。這就是完全的經驗決勝負。

布拉德和埃利斯選好了地點,俯臥在雪地裡。對山的移動靶以九倍於步行的速度開始橫向移動。

艾瑞和其他人都在遠處屏息觀看。艾瑞自己就是幹狙擊的,他知道打擊移動目標有多難。判斷重力和風之外,如何追上移動目標才是真正的難題。超遠程的狙擊中,狙擊手若是把握不好,槍管略有顫動,都會使得彈頭落點相差十幾米甚至幾十米。這也是為什麼大家都要使用俯臥姿勢,並以三角支架支撐槍管的原因。

埃利斯和布拉德則完全不為這艱巨的困難所動,兩人呼吸平緩,旁人幾乎感覺不到他們有任何生命的跡象,仿佛已經成為了風雪中的雕塑,與瞄准器連接在了一起。

先前幾發子彈,並沒有准確命中目標,埃利斯的第一槍還射飛了。但是艾瑞能夠感覺得出來,彈孔在接近環中。他們的適應能力是超強的。

當子彈准確命中靶中時,也用了不過三十分鍾的適應時間。

埃利斯從瞄准鏡前脫離出來,而布拉德依然維持著不變的姿勢。

「你們的靶子能夠進行變速運動嗎?」埃利斯問艾瑞。

艾瑞沉默了一下,然後說:「你們是瘋了吧。理論上,狙擊手不應該選取高速運動的變速目標。我們講究的是把握。」

「但是沒辦法,任務就是那麼艱巨。」埃利斯說。

「好吧,雖然高速的變速目標靶是為突擊手準備的,但也沒有哪一條法律規定狙擊手不能使用啊。」艾瑞拿出行動電話,向控制站發出了信息。

「你們準備怎麼辦?」艾瑞說。

埃利斯沉悶地哼哼笑了兩聲,再度投入瞄准鏡的視界。他將M21的旋孔進行了一些調整,然後按下了扳機。然後艾瑞就見識到了,當狙擊步槍像機關槍一樣進行連發是一個什麼樣的場景。

布拉德也沒有落後地擊發了子彈,有著閃電之稱的巴雷特,像突擊步槍那樣三彈連發,停頓片刻,又是三彈連發。

有了剛才瞄准高速移動靶的經驗,再加上使用了連發□能,每幾發子彈裡都會有部分命中目標。

半山下正在進行瞄准姿勢訓練的突擊部成員,停下了訓練,仰望對山被不斷命中的移動靶。那樣的高速移動靶基本上都是被他們使用,而今天,卻被狙擊手輕易地在遠程命中。

同樣都是命中,意義卻是不一樣的。突擊部隊在命中目標的同時,也把自己暴露在敵人的射程之內。而狙擊手則是在射程之外秒殺敵人,關鍵是他有沒有高超准確的命中技術。

矮山叢林裡除了槍聲和回音,顯得格外安靜。

奇斯卻在這片安靜裡隱約感覺到什麼。他往李鷺身邊靠了靠,不動聲色地注意觀察周圍的情形。准確說來,這也並不是第六感之類的玄異能力,而是在戰場上培養出來的敏銳。

「你感覺到什麼了嗎?」他裝著打呵欠的樣子,用手捂住嘴唇,小聲地問身邊的幾個人。

艾瑞看見奇斯這個樣子,也警惕了起來,然而在小心觀察之後,得到了否定的答案。至於達德利則更是莽然無知,他連奇斯的小聲提醒都沒有聽見,專注於用望遠鏡觀察對山的移動靶的命中情況。

又隔了幾秒,李鷺突然說:「好像是有些不對勁。」

「怎麼了?」艾瑞問。

「……有點,類似於硝煙和血的味道。」李鷺說。

「硝煙?你是說他們的槍械吧。」艾瑞看向布拉德和埃利斯。

布拉德突然從瞄准鏡前抬起頭,大喊一聲:「趴下!」

奇斯一把將李鷺拉倒,用身體掩護住了她。

遠處有槍聲響起,回蕩在兩山之間。半秒之差,彈頭擦過的空氣波動掠過他們的頭頂。奇斯動作迅速地半伏臥在雪裡,要把李鷺往樹蔭裡拖。

李鷺從他肩膀上看過去,他們所在是三分之二山,山勢平緩,山頂據此還有四百余米。有人躲在那裡,這時候再發一發子彈怎麼辦?他們還沒有到達天然掩體。

來不及多想,她探出手擋在奇斯腦後。

……理論上是做不到的,肯定做不到的,只有怪物才能夠擋下來自狙擊槍的子彈吧。李鷺在阻擋了第二顆彈頭的同時這麼想。

奇斯聽到了第二聲槍響,然後感到李鷺震動了一下,她的身體瞬間緊繃了,從骨骼到肌肉都很用力的那種繃緊。

「來不及躲,是連發。」她很遺憾地說。

奇斯感到有濃稠的液體滴落在自己的脖子上,他來不及想到那是什麼,拼盡全力終於迅速到達了一塊巖石之後。

*** ***

奇斯把李鷺完全地撲倒在地,盡管沖擊力很大,但積雪松軟,他相信不會傷害到李鷺。可是那粘稠的液體不斷地滴落下來,滴落在他脖子上。這讓奇斯產生了一種錯覺,仿佛那是被灼燒了的水銀,熾熱而且沉重,並且,怎麼堵也堵不住。

他感覺到李鷺身體的僵硬,她是在忍耐著什麼?可是他自己也無法自主行動一般,身體還在不能自控地戰栗。無需親眼目睹,空氣中流淌的凜冽的血液的味道刺激了他的感官,眼睛裡似乎充斥了血的顏色。

「讓開。」李鷺說,然後用完好的右手把奇斯推開。

那力氣大得驚人,奇斯覺得好像是一輛卡車撞過來一般,不由自主地只能松開了李鷺。

她坐起來,用身體遮擋住奇斯的視線,低頭看到了變得血肉淋漓的左手。

那是一枚貨真價實的純銅彈頭,堅硬而且穿透力強。經過了數百米的空氣阻力,在射入人體後會因介質變化而產生不規則運動,造成嚴重的傷害。所幸僅僅是射入了手掌,這麼薄的介質,尚不足以讓它產生翻轉。但是也已經足夠擊碎骨頭。

高速飛行產生的沖擊波連同彈頭本身擊穿了手掌裡的兩根骨骼,在完全脫離手掌之前,李鷺用僅剩的能夠活動的三根手指牢牢地卡住了它。

這是針對她的狙擊。

針對她,卻是在她不是一個人的時候發出的攻擊。剛才那是幸運,幸好還是擋住了。……高熱的彈頭產生的焦灼感完全刺激了她的大腦,艷紅的血液滴落在雪裡,整個視界變得一片模糊。

不管這是否會被歸類於非人的力量,是否歸□於這具被異化了的身體,李鷺感謝白蘭度。

她抬起頭,左右掃視著現場,然後奇斯看到了她的眼睛。

在以前,奇斯很喜歡筆直地看進她的眼睛,那雙泛著微褐色光澤的黑色的眸子,偶爾會閃爍犀利的光芒。那種銳利吸引了他全身心的注意力。

現在在這麼近的距離裡,兩個人的呼吸撞在了一起,他感覺的出來,李鷺的瞳孔裡飄散著嗜血的火花。他是親眼看到眼睛裡那潔白的部分迅速地蔓延了血絲,身周的氛圍也變化了,空氣緊繃著,四周安靜著,太陽從雲層裡顯露出來,連片積雪反射出灼眼的白光,猶如嗜血魔物即將出現的白晝。

奇斯握住她的肩膀說:「你需要包扎。」

「現在還不需要。」

「我們需要找個醫生。」奇斯像是很冷靜,他冷靜到忘了眼前這位就是醫生。

李鷺抬起頭,她回頭看奇斯:「你很冷靜啊,你差點就死了。」

「你需要包扎。」奇斯鍥而不捨地說。實際上他也只能說了,身體在發冷,然後在發熱,他相信自己的眼睛裡肯定也是遍布了血絲。這不是一個戰士應該有的狀態,面對襲擊,面對任何狀況都一定要冷靜,置身於事外,這樣才能夠確保更高的生還率。

這不痛,並不是很痛。她知道真正的痛。在呼吸變得沉重之前,她開始了行動。

奇斯覺得胸口傳來一陣大力,想要拉住李鷺已然來不及。布拉德和埃利斯尋找掩體隱藏了自己的身軀,他們的槍械還遺留在雪裡。奇斯看到李鷺行動了,她越過近五米的空地,從地上撿起埃利斯的M21,然後就颶風一樣向山頂制高點沖去。

艾瑞在對行動電話呼叫直升機支援,那聲音也變得很遙遠,在思考停頓了半秒之後,奇斯拔出插在腰後的手槍,跟隨李鷺沖了上去。

他從來不知道人的速度能有這麼快,盡管已經是全力,也只是勉強沒有被拉開距離。沿途上都有滴落在雪地裡的艷紅液體,融化了部分冰雪,陷落進去。

大腦變得空白,視界裡的場景在飛速後退,耳朵裡聽到的是自己的呼吸聲,然後他想到了不該想到的事情。

奇斯知道那是發自什麼槍的聲音,那是一枚狙擊槍專業子彈,售價大約在25美元左右的那種。他能夠感受得到它帶起的沖擊波,知道它大致的落點。如果他沒有撲上去,那肯定會命中李鷺。可是他過去了,抱住了李鷺,所以按理來說,他應該沒有完好無傷的理由。

李鷺用手擋住了子彈?發自狙擊槍的專業彈頭?

那是多麼不可能的事情,奇斯的師傅一直告誡他在戰場上要小心狙擊手,就是因為沒有人能夠以血肉之軀阻擋住能夠洞穿鋼板的彈頭。

李鷺的速度很快,三百米左右的距離,好像一眨眼就到了。

她在山頂掃視了一遍,沒有再做猶豫就向另一側山下沖去。她的血一直在流,還單手持著一把M21,速度不減。好像不知疲倦的機器。

奇斯呼吸急促。從哪一個角度看,李鷺都不像正常人。但是比起她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能力,奇斯更在意的是她的手究竟怎樣了,那樣的彈頭帶起的沖擊波……她的手以後還能正常使用嗎?

這個想法充斥了他的大腦,怒意從更深刻的地方湧起,他的眼前一片血紅。

遠處的指揮塔背後傳來直升機螺旋槳的聲音。

途中又有子彈飛嘯著落下,但是倉促之間顯然無法瞄准,彈道軌跡盡管貼近,也不過是揚起了李鷺鬢角的發絲。

李鷺眼睛裡揚起了殘忍的光,對方是個老手。在第一波攻擊之後,看到他們躲入了掩體便放棄了攻擊,那時候大概是已經知道沒有可能得手而準備撤退了。而現在,看到她靠近又決定了進行第二論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