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章 這個世界非常好我也沒病

A- A+

  最終還是沒能變成。

  兩人對話時的動靜過大,引來了巡邏的馬賊。為了不暴露行蹤,迫不得己的薛雲深只好推著許長安,兩個人連體嬰似的藏入了一道石縫裡。

  馬賊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十分緊張的許長安,不由自主屏住了呼吸。

  在馬賊還差一步就能經過石縫的千鈞一髮之刻,窄小的山道內忽然遙遙傳來了另一個馬賊的聲音。

  「胡嚕子,胡嚕子快過來,阿眠她受傷了!」

  「你說什麼?」

  這位胡嚕子顯然與另外一位馬賊口中的阿眠關係匪淺,許長安聽見他近在咫尺的呼吸一下子就變重了。

  得知心上人受傷,胡嚕子再顧不得查看什麼動靜,神色焦急地匆匆走了。

  等兩道交錯的腳步聲逐漸遠去,劫後餘生的許長安鬆了口氣,艱難地從石縫裡擠了出來。

  「現在我們怎麼辦?」許長安問。

  薛雲深正整理衣襟和被擠散的頭髮,聽見許長安的問題,忙不迭道:「長安你快來幫我束髮。」

  說著,薛雲深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一把剔透的玉梳,塞進了許長安手裡。

  淪為梳髮丫頭的許長安:「……」

  在薛雲深的催促聲中,許長安生無可戀地單手攏住了他滿頭青絲,潦草疏了兩下,便敷衍地將頭髮固定好,把玉冠扣了上去。

  幸而此時沒有鏡子在旁,頂著一頭慘不忍睹亂髮的薛雲深,無法看見自己的真實情況,因而很是滿意地點了點頭,以示對許長安的手藝大加讚賞。

  「你別摸,等下又亂了。」許長安面色鎮定地攔住了薛雲深企圖去夠玉冠的手指。

  薛雲深仔細一想,的確是這麼道理,於是勉強按捺住了衝動,暗暗告誡自己不能像往日那樣一天摸五十回頭髮。他伸手替許長安撣乾淨沾了灰的兩肩,而後道:「你在這裡等我,有人來就進石縫裡躲著。」

  「那你呢?」許長安問。

  「我進去看一下情況。」

  薛雲深說完,欲言又止地瞅了兩眼許長安。他有心想再親一親他的王妃,又還記得不久前挨的那通咆哮,遲疑片刻,終究是「有色心沒色膽」地把念頭摁了下去。

  緊接著,許長安眼睜睜地看著身形頎長的墨王殿下,頃刻間就縮成了一株半個手臂高的青龍臥墨池。

  毫無預兆就目睹了一場大變活植物戲碼的許長安:「……」

  「我以為他說的看情況是順著馬賊來時的路進去。」許長安面無表情地想,「沒成想是要鑽狗洞。」

  薛雲深顯然無法看穿許長安的腹誹,他炫耀地抖了抖花苞,得意洋洋地展示了一圈缺了道口子的重瓣,而後用枝葉提起自己的根系,啪嗒啪嗒地溜躂到了先前他們發現的洞口處。

  再三朝許長安揮了揮葉子,薛雲深提拎著自己的根須,猶如宮妃提著雍容華貴的宮裙那般,儀態萬方地從洞口鑽了進去。

  許長安心情複雜地俯視著鑽狗洞的青龍臥墨池,過了好一會兒,才滄桑又幻滅地抹了把臉。

  「這個世界很好我也沒病。」

  許長安徒勞無益地自我安慰道。

  在許長安找石頭藏身的功夫裡,薛雲深已經通過那個窄窄的通道,溜進了山洞裡。

  與之前怡然輕鬆的氛圍不同,現在山洞裡的氣氛很是緊張,幾乎所有人都圍在一位穿月白色長袍的男人身邊。

  看清男人眉間的花形,青龍臥墨池葉子不甚明顯地捲了下。

  「果然如此。」薛雲深折了下眉頭,他隱匿住香氣,將在場所有人從左至右,一個不落地掃了遍。

  對面,滿臉橫肉的壯漢——胡嚕子,見月白色長袍的男人遲遲不出聲,忍不住擔憂地問:「二哥,阿眠的情況怎麼樣?」。

  被叫做二哥的年輕男人遲疑良久,最終還是搖了搖頭,道:「右腿沒辦法了。」

  話剛出口,整個山洞登時靜默下來,氣氛變得更壓抑了。

  結實的壯漢與妙齡的姑娘們,全都不約而同地三緘其口。

  四肢,即籐條,對於捕人藤而言,有多重要簡直不言而喻。

  這點在場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失去一條右腿的捕人藤,不僅意味著日後獨自存活的難度增大,更意味著,她可能要被除名了。

  馬賊從不養殘缺無用之人。

  為了避免行蹤被洩露,在撤走前,馬賊還會選擇處死拖後腿的同伴。

  名叫胡嚕子的壯漢顯然明白二哥的搖頭意味著什麼,他看了看懷裡因失血過多而陷入昏迷的心上人,懇求道:「二哥能不能給阿眠留條生路?」

  二哥聞言笑了起來,他撫了撫被阿眠血跡濡濕的衣袖,輕聲道:「胡嚕子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二哥我求你!」

  走投無路的胡嚕子,小心翼翼地放下了阿眠,朝二哥的方向猛地跪了下來。

  二哥站起身,避開了胡嚕子的跪禮,同時嘴邊的笑意愈發淺淡了。

  「都是一家兄弟,你這是幹什麼,胡嚕子?」

  胡嚕子三個字,他吐的既輕又快,隱隱含著適可而止的警告。

  若是以往,他這麼一開腔,胡嚕子就知道他是不高興了,絕不會不識趣地再湊上前多言。

  但是今天不同,今天胡嚕子不多言,他心上人的命就要沒了。

  「二哥!」

  胡嚕子俯身重重磕了個頭。

  趁著所有人注意力都在那株叫做胡嚕子的爬山虎身上,摸透對敵方實力的青龍臥墨池,從放鐵籠的這面山壁走下來,悄悄地鑽到了關仙人球與捕蠅草的鐵籠子底下。

  把碧綠的枝條伸進籠子裡,青龍臥墨池剛想戳戳仙人球,結果一掃見那堅硬泛著凜冽寒光的刺,立馬望而卻步地將分枝抽回來,硬生生地中途換了方向,改為戳捕蠅草了。

  略帶尖形的葉子戳了戳萎靡成一團的捕蠅草,與此同時,人群中的月白色長袍的男人忽地扭頭望了過來。

  知道對方有所察覺了,薛雲深不敢再多動作,他停在原地等了兩息功夫。兩息後沒有得到段慈玨任何回應,薛雲深便知最壞的情況已然發生,當即決定沿原路返回。

  提起根莖,收住散開的枝葉,薛雲深輕手輕腳地鑽狗洞回來了。

  他人形甫一出現,當即被等候多時的許長安抓住了手腕:「怎麼樣?沒被發現吧?道宣他們呢?還好嗎?」

  薛雲深反扣住許長安的手指,對打草驚蛇與否避而不談,而是邊拉著他往外走邊道:「我進去以後發現三件事,第一對方男女加在一起統共有十五人,其中九株爬山虎,五株捕人藤,有一株被我打傷了。」

  「第二,許道宣段慈玨外加兩位車伕,被灌了強行變形的草藥,失去了意識。」

  「至於楚玉,」薛雲深說到這裡頓了頓,儘量報喜不報憂地開口道,「楚玉不見蹤影,或許是逃了過去。」

  見薛雲深言辭間有些反常的猶豫,許長安心裡明白楚玉恐怕凶多吉少了。

  此時兩人剛好走出夾縫,連續下了幾個時辰的雪,萬物俱已銀裝素裹,觸目可見儘是一片白茫茫。許長安被寒風吹得打了個哆嗦,心裡卻比身體冷了數倍不止。他動了動嘴唇,幾乎無聲地追問道:「那第三呢?」

  薛雲深不說話。

  許長安想到他漏掉了一個人,猜測道:「是不是對方有個人很不好對付?」

  薛雲深不置可否,只是一味推著許長安快走:「你上馬回臨岐,讓寧逸派兵過來。」

  許長安被推地整個人都快足不沾地了,他費勁轉過頭,道:「你呢?你不跟我同去?」

  薛雲深沒接話,他攔腰抱起許長安,強行放到了馬背上,而後拔出了腰間裝飾用的匕首。

  臨把匕首扎進馬臀前,薛雲深突然出聲問許長安:「我可以親你一下嗎?」

  許長安一愣。

  時間不多的薛雲深只當他是默許了。

  抬手勾住許長安脖子,等他被迫傾下身,薛雲深便飛快地在他唇上吻了吻。

  一觸即放。

  薛雲深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唇。

  可惜現在終歸不是什麼好時候,情勢迫在眉睫,薛雲深伸指刮了下許長安的臉頰,緊接著他倏地揚手,乾脆利索地將匕首悉數扎進了馬臀。

  「咴咴——」

  黑馬受驚吃痛,當場嘶鳴一聲,高高揚起了前蹄,瘋了般奔出去。

  「雲深!」

  疾速狂奔中,許長安維持著回頭的姿勢,頭一次叫了薛雲深的名字。

  向來有親暱必歡喜的薛雲深,這回也不例外。

  在許長安的視線裡,在滿天飛雪中,穿著絳紫色親王華服的俊美男人,站在落光葉子的褐色樹木之間,頂著一個可笑的亂糟糟髮髻,緩緩綻放了一個微笑。

  猶如冰雪初融,又似袖中隱劍。

  「第三是馬賊當中有曇花——」

  薛雲深的聲音遙遙傳來。

  黑馬依然瘋狂地快速奔馳著,馬背上,被顛得上下起伏的許長安,最後所見,不過是薛雲深身後冰雪忽然炸起,淡黃色的籐條顯出身形,鋪天蓋地地朝他撲了過去。

  ***

  許長安這輩子都沒騎馬跑的這麼快過。

  去時坐馬車,悠悠閒閒,走了三四天。來時心急如焚,不到半天就到了臨岐城外。

  夜深霜雪寒,被太守府護衛從馬背上扶下來的時候,許長安凍得雙腿幾乎沒有知覺了。若不是聞訊趕來的許長平見到血跡低聲驚呼,他甚至都不知道大腿內側被磨破了。

  墨王被掠,事態緊急刻不容緩。寧逸聽了許長安竭盡克制的陳述,一邊讓人快馬加鞭把此事送呈皇上,一邊點了人馬,親自出城營救。

  原本許長平不想讓許長安再跟著去,他臉色太過難看,任誰一看,都是觸目驚心的慘白。

  「不,我要去。」

  無論許長平怎麼勸,甚至讓人把睡著的景澄抱了過來,亦無法動搖許長安的決心。許長平毫無辦法,只好隨他去了。

  上百精兵,整裝待發。

  太守寧逸一聲令下,整支隊伍聲勢震天地朝臨岐與萬重山的交界處出發了。

  許長安騎在馬上,心裡那股不安的焦耐怎麼都摁不住。

  「最壞的結果不過是馬賊轉移,只要人還活著,搜山也是能搜到的。」

  許長安這樣自我安慰的時候,絕對沒料到接下來會一語成讖。

  天光熹微,許長安與臨岐守軍趕到了先前的林子裡。大雪厚重,已將昨日餘留下來的打鬥痕跡全都抹平。撲了個空的許長安,帶領著守軍鑿穿了洞口,鑽進了山洞。

  山洞內火堆尚存,卻是人走茶涼,只餘了零星幾隻的鐵籠子。

  「副將帶人去搜左邊的山,都尉往右,中軍隨我原地待命。」

  寧逸下了命令,他瞧見許長安的神情,忍不住寬言勸慰道:「別擔心,一定能找到人的。」

  許長安勉強笑了下,他應了聲,半蹲下去,撿了只地上的籠子。

  籠子以精鐵製成,小的不過胭脂盒大。許長安拿在手中,仔細查找了好一會兒,才在鐵籠小門處,摸到了一個曇字。

  「這是什麼意思?」許長安把字遞給寧逸看。

  寧逸接過籠子,接著火光看清了曇字印,不由嘆了口氣。他令餘下守軍退開三尺,低聲給許長安講了個很久遠的故事。

  那還是聖太宗時期,大周朝尚未建立,有一與聖太宗志趣相投並肩作戰的曇花將軍,曾數次於萬千圍兵中,單槍匹馬地救出聖太宗。聖太宗登基時,感恩將軍的救駕之功,不僅將這位立下汗馬功勞的將軍封為異姓王,更是許諾此後萬里江山,兩人共掌。

  後來的事情,說來也無非是枕畔之側豈容他人酣睡的帝王,終究還是沒忍住開始忌憚功高震主的將軍。

  將軍不笨,知道自己引起了聖太宗猜疑,遂數次擺官請辭。奈何聖太宗怕其他勳臣寒心,屢屢不准。

  當是時,又恰逢敵軍來犯。聖太宗派將軍應敵,又擔心將軍臨陣倒戈,於是借皇后之名宣將軍妻兒入宮,名為覲見實為扣押。將軍欲為妻兒謀求一條生路,在擊退敵軍當日,不避不讓地箭矢射穿了胸膛,死在了戰場上。

  可惜將軍的這番捨身求全,並沒有得到預料的結局。

  得知將軍戰死的聖太宗勃然大怒,堅決不信將軍的死訊,甚至還處死了幾個上摺為將軍請封求厚葬的言官御史。

  此事後來無人敢提,直到睿宗繼位,將軍被關押在皇宮中的妻兒才得以釋放。

  只不過在宮中飽受凌虐的將軍後人,據說入宮時有三兒一女,出來時僅僅只剩下了一位幼女。

  而這位幼女,亦在出宮後不久失去了蹤跡。

  許長安聽完這番大周朝祕史,久久說不出話來。

  他摸著籠子上的字跡,知道薛雲深口中的曇花,恐怕就是那位將軍的後人了。

  「但是他們用這籠子來做什麼?」許長安總覺得有什麼被遺漏了,「殿下說道宣與段大哥都被灌了藥,強行變回了原形,那伙馬賊若是燒殺搶掠無惡不作,為什麼不當場將人殺了,而非要弄個籠子關起來?」

  聽見灌了藥變回原形幾個字,寧逸登時臉色大變:「他們是魔驅使!」

  魔驅使,顧名思義,即是受魔物驅使的人。大周朝四面邊城把守嚴密,魔物輕易進不來,於是魔驅使便應運而生。

  這些魔驅使掠奪大周子民的生命力與內丹,將其作為商品,與魔物進行交易。為避免運送途中生命力出現耗損,他們不會當即取出生命力,而是給被抓來的子民灌下藥物,強行令其變回原形。

  聽了這番坦誠直接的解釋,許長安臉神色更加難看了,他整個人搖搖欲墜,險些連退兩步。深吸口氣,許長安堪堪壓下了震驚,責令自己鎮定下來:「那道宣他們會被送往哪裡?」

  寧逸面沉如水:「不同的魔物交易地點不同,據我所知,目前最大的交易地點,是位於大周朝東南海面的四海波。」

  四海波。

  許長安曾經在他爹書房裡的大周朝堪輿圖上,見到過這個地名,知道那是座非常遙遠的島嶼。甚至嚴格來說,它並不算是大周朝的疆土。

  就在許長安企圖回憶起更多關於四海波的事情時,奉旨搜查左山的副將帶回了三個人。

  兩男兩女,男的是許長安只聞其聲未見其人的胡嚕子,女的是打過照面傷勢不輕的阿眠。

  剩下一個,則完全是出乎意料了。

  「楚玉?!」

  對著那株被摀住鼻子的守軍抗進來的巨大花卉,許長安又驚又喜。

  「在哪裡找到他的?」不同於許長安的激動難抑,寧逸沉靜地問副將。

  副將答道:「回大人,是自山腳的河流裡撈上來。」

  「河裡。」寧逸略一沉吟,怪道:「被擄走的人那麼多,怎麼單單就放了他?」

  寧逸手下的副將神情慾言又止,寧逸見了揚了揚手,示意他有話直說。

  副將行了個武官禮,直言不諱道:「屬下猜測,許小公子的書僮,或許是因為原形過大,不便運送,加之氣味委實難以容忍,才會被撤退的馬賊丟下。」

  旁邊將對話聽了個全的許長安:「……」

  自家書僮失而復得,算是這兩日來唯一一個好消息了,許長安壓下內心翻湧的憂慮,接過照料楚玉的活,親力親為地為霸王花擦乾了枝葉上的水漬。

  與此同時,寧逸就地紮營,當場審訊胡嚕子與阿眠。

  在威逼利誘之下,私逃的胡嚕子終於鬆口,說出了他們一行人的目的地。

  正是四海波。

  許長安毫不意外地點了點頭,他看了眼依舊是花形且昏迷不醒的楚玉,對寧逸說了決定:「姐夫,我要去四海波。」

  寧逸並不贊同,他略一思索,將手裡能調動的守軍全都支配起來:「聖上那邊的旨意還要幾天才能到達,事急從權,我這邊兵分四路,封城嚴查,另外派支水軍沿東海北上去四海波,你與你書僮在府中等消息。」

  許長安搖了搖頭,謝絕了寧逸的好意。

  寧逸再三勸解,最後連岳丈許慎許大司馬都搬了出來。奈何許長安去意已決,任誰勸都不聽。

  回到臨岐城內,許長平得知許長安要去四海波的消息,好懸沒當場嚇暈過去。她苦口婆心地說了一大通行路難的道理,許長安一聲不吭,等她說完了,才淡淡地回了句話。

  「雲深是我丈夫,道宣是我三哥,慈玨是我朋友,我若不去,豈非無情無親無義之輩?」

  許長平被他這句話堵的說不出話來,當場嘆了口氣,一邊暗地裡遣人將此事通知皇城內的大司馬府,一邊通過丈夫寧逸,悄無聲息地把自己的陪嫁丫頭塞了水軍隊伍裡。

  水軍常年演練,船隻兵器齊全,唯有糧食需要額外準備。許長安不眠不休地盯了兩天兩夜,總算是等到了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

  在船隻啟程的前一刻,把臨岐內城掘地三尺,搜了個底朝天卻毫無頭緒的寧逸,帶著臨岐守將一干人等,前來送行了。

  「長安,你此去若是查到了端倪,在保證殿下安全的前提下,切勿衝動,莫要打草驚蛇。四海波魔物眾多,你還未成年,一定要小心行事。」

  「等皇上手諭到了,我再調動整個臨津衛水軍,前去支援你。」

  「最多不會超過七日,臨津衛水軍便會追上你們,你且忍一忍。」

  許長安笑了笑,沒多說什麼,只道了聲姐夫放心。

  寧逸對這個堂小舅子印象不壞,在明知對方前途坎坷生死難料的情況下,難免有些於心不忍。

  他上前一步,當著一干下屬的面,拍了拍許長安的肩膀,而後從懷裡掏出了一個小布包。

  許長安掃了眼,當即認出這是裝了如意衣裳碎片的種子布包。

  「這是在山洞裡找到的,我見道宣以往片刻不離身,想來該是重要的東西,你帶著它,或許茫茫之中,能對道宣有所感應。」

  許長安接過布包,又拜託寧逸多小心些許長平的肚子。之後沒過多久,啟程的時辰到了。

  許長安上了甲板,在寧逸殷殷叮囑聲中,漸漸遠離了臨岐。

  船行半月,從未有過遠航經歷的許長安總算適應下來,不再每日裡昏昏沉沉。

  這日,他正與水軍領軍吳將軍查看天氣,商量夜間行駛是否可以加速之事,忽然聽到一陣喧嘩。

  「小舅爺,您書僮醒了!」許長平的陪嫁丫頭吉祥,笑著跑了過來,顯然很是激動不已。

  「謝天謝地,那朵霸王花終於恢復人形了,往後煮出來的膳食再不會有奇怪味道了。」

  吉祥這樣想著,臉上的笑容越發真誠了。

  可惜許長安欠缺連皮帶肉看穿人的本事,故而對吉祥別有隱情的笑容一無所知。

  「楚玉醒了?」

  許長安唇邊不由流露出笑意,他匆匆對吳將軍說了聲抱歉,急著趕去了楚玉的臥房。

  船隻內容有限,只預留了一間臥房,本是吳將軍的。吳將軍乃太守心腹,因而對許長安很是高看,便將臥房謙讓給了許長安。

  而楚玉原本是放在甲板上的,但是考慮其味道過於影響深遠,在接連三天捕不到魚後,由吳將軍與許長安親自動手,將臥房左右兩邊的書房與隔間打通,做了個大通間,才勉強把楚玉塞了進去。

  許長安奔到通間門口,先是深深吸了口氣,之後伸手推開了門。

  「嘔——」

  只聽見一聲乾嘔,楚玉臉色難看地扒在通間裡的窗弦上,正吐的肝腸寸斷。

  兩種氣味混合在一起,變成了實打實的慘絕人寰。

  聞到氣味的許長安:「……」

  他默不作聲地退了出去,順手關上了門。

  到了夜間,暈船暈得恨不能痛哭流涕的楚玉,總算神智清醒了些。他捧著吉祥遞來的茶水,奄奄一息地說完了那日的經歷。

  經歷大部分與許長安所料相差無幾,只是有一件事出乎意料。

  「你說你見到了殿下,但是殿下身旁沒有我?」許長安皺著眉頭問。

  楚玉蔫蔫地點點頭,眉毛耷拉著,顯然還很在意當日粗心著了道的事情。

  吳將軍見狀,猜測道:「我估計當時楚書僮見到的,應該是幻影,而非真的殿下。」

  「這種本事也是捕人藤或者爬山虎會的?」許長安轉過頭問吳將軍。

  吳將軍搖頭否認道:「不,幻影不是爬山虎或者捕人藤能辦到。」

  「那曇花呢?」

  「曇花亦不能。」吳將軍道,「常言道曇花一現,曇花的能力是能在瞬息之間完成刺殺,但是要迷惑甚至於構造出幻影,這是它根本做不到的。」

  許長安沒再說話,楚玉亦不開口,過了會兒,只聽得一聲嘆息。

  「這幫馬賊背後,恐怕還有個真正的領頭人啊。」

  三人又坐了會兒,最後各自回了房。

  晚上許長安並沒有睡好,他先是做了個噩夢,夢見薛雲深內丹被剜了,整株青龍臥墨池變成了慘淡的枯色。

  好不容易掙紮著從噩夢中醒來,許長安意識沒來得及清醒,又進入了另一個夢中。

  這回,他夢裡既沒有許道宣,也沒有段慈玨,更沒有哭哭啼啼喊疼的薛雲深。

  有的,只是一道不斷迴蕩的童音。

  「聽說你在找我?」

  【小劇場】

  許長安:「下次嫌我書僮臭請別當著我的面說,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