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來我家吧

  放學回家的路上,天氣明明很好,龐倩卻覺得自己頭上壓了一大塊烏雲。她愁眉苦臉,唉聲歎氣,真恨不得自己在路上摔一跤,把腿摔斷了送醫院,估計爸爸媽媽就不會罵她了。

  龐倩和顧銘夕一起回到金材大院後,在車棚停好車,顧銘夕彎著腰用肩勾起了車後架上的書包甩在身後,見龐倩還是呆呆地站在車邊,不禁招呼她:「龐龐,走了。」

  龐倩抬頭看他,苦哈哈的一張臉,說:「顧銘夕,你陪我去外面走一會兒吧,我不敢回家。」

  沿著金材大院門口那條路一直往東走10分鍾,會來到一條比較繁華的街上,街上有一家肯德基,龐倩和顧銘夕走了進去,在二樓挑了個角落裡的小桌子坐下。

  龐倩從書包裡找出自己的試卷,語文78分,數學69分,英語65分,看著試卷上大大小小觸目驚心的紅叉叉,她絕望透了。

  期中考試以後學校不開家長會,但是試卷需要家長簽名,龐倩研究了好一會兒卷子上的分數,問顧銘夕:「你說,把這個6改成8,是不是會看不大出來?」

  顧銘夕嘴角抽抽:「那你交給老師怎麼改回來?」

  「用修改液塗掉,或者用膠帶紙黏掉……不行麼?」見顧銘夕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龐倩撅起嘴來,想了想又說,「要麼,顧銘夕,你幫我簽字吧,你字寫得好,可以模仿我爸爸的字。」

  顧銘夕無語:「那你爸爸問你要卷子,你拿什麼給他?」

  「就說,還沒發。」龐倩抓抓自己的頭髮,最後再也忍不住,「嗚——」的一聲哭了出來,「顧銘夕,我怎麼辦啊!我怎麼會考得這麼差啊!」

  她小聲地抽泣著,顧銘夕也沒有辦法,只能坐在她身邊沉默地陪著她。這時,有人端著餐盤過來問他們:「小同學,你們吃好了麼?」

  龐倩抹著眼淚抬頭看,才發現用餐高峰,肯德基裡已經坐滿了人,別人是認為他們不吃東西占座位了,但她還是不敢回家,硬著頭皮說:「我們還沒買東西吃呢!」

  端餐盤的人疑惑地看了他們一眼,顧銘夕很尷尬,說:「龐龐,不如我們回家吧。」

  「幹嗎啊,就是來吃的。」龐倩站了起來,眼角還掛著眼淚,問顧銘夕,「你要吃啥,我下去買。」

  見她這樣說,邊上找座的人只能離開了,顧銘夕抬頭看龐倩,說:「你真要吃?」

  「嗯。」龐倩點頭,「剛才還不餓,可是這裡聞著好香,一下子就餓了。」

  「那你就隨便買點兒吧,我不吃。」顧銘夕想了想,又問,「錢夠嗎?」

  龐倩抽抽鼻子,眼淚汪汪,從褲兜裡掏出一張十塊錢,說:「夠了。」

  顧銘夕:「……」

  龐倩買了一份小薯條,又給自己加了一個甜筒。看著找回來的幾個硬幣,她挺心疼的,十塊錢是她一個星期的零花錢了,這一下子就去掉了一大半。

  和顧銘夕頭碰頭地趴在桌子前,龐倩一邊舔甜筒,一邊對比著自己和顧銘夕的試卷。

  他的數學居然考滿分!滿分啊!他還是人麼!龐倩心裡挫敗得要死,面上卻依舊嘴硬。

  「這道題我本來可以做對的,我就是這麼想的,但不知道為什麼做的時候就做錯了。哎哎,5分哪!」意猶未盡地吃完甜筒,她拈起一根薯條,蘸了番茄醬送進嘴裡,又看下一道錯題,「咦,這道真的是選B麼,我當時就覺得不是B就是D,唉……運氣不好。」

  顧銘夕:「……」

  龐倩又拈起一根薯條,蘸過番茄醬後突然遞到顧銘夕嘴邊:「喏,張嘴。」

  顧銘夕身子往後縮了一下,迅速地抬頭環視周圍,見沒人注意他們,才紅著臉張嘴咬住了薯條。

  「你自己吃吧,我不吃了。」他輕輕地咀嚼著,聲音很低。

  龐倩瞥他一眼:「我就是買來一起吃的。」

  他沒再說話,龐倩看過數學卷子又看語文卷子,看完語文卷子,又把英語試卷攤在了面前。在這個過程中,她很公平地分配了那包薯條,自己吃一根,餵顧銘夕吃一根,只是她還是存了點私心,每次給顧銘夕蘸番茄醬,都蘸得特別少。

  「為什麼你英語能考98分。」龐倩很想不通,「為什麼我能差你這麼多啊。明明我們是一起開始學英語的。」

  顧銘夕不吭聲,龐倩又說:「不過,謝益比你都厲害,他考滿分呢!」

  這下子顧銘夕不樂意了,說:「我本來也能考滿分的,就是粗心了一下。」

  「你還要炫耀!」龐倩氣呼呼地塞了根薯條到他嘴裡,說,「都怪你的桌子那麼低!考試時我都看不到你的試卷!咱們坐那麼角落裡,你要是能給我看一點兒,我也不會考那麼糟!」

  顧銘夕舔舔嘴角,那裡似乎沾了一點番茄醬,酸酸甜甜的。他語氣硬硬地說:「就算現在給你看,你考高分,那以後中考怎麼辦?」

  「……」龐倩把試卷一推,賭氣道,「中考!等中考的時候再說咯!」

  顧銘夕久久地看著她,突然問:「龐龐,英語老師平時布置的預習、復習、聽寫、默寫、課文背誦,你都做不做的?」

  龐倩一瞪眼:「我當然做啊!」

  「真的?」顧銘夕依舊盯著她,眼神裡帶著一絲不信任,被他這麼一看,龐倩漸漸地蔫了,小聲說:「你知道的,我沒有預習復習的習慣嘛,聽寫、默寫……就是抄的,我收音機壞了嘛,磁帶放不了,我爸媽又不會念。背誦……有時候會背一下。」

  大概是和家庭教育有關,顧銘夕的媽媽是中專生,爸爸是大學生,顧國祥如今年過不惑,還在為評高級工程師而努力,時不時地要參加專業考試,還要准備學術論文。顧國祥從小到大學習態度就十分端正,這份熱忱也傳遞給了顧銘夕。家裡的書房裡,存著顧國祥數不清的藏書,顧銘夕念幼兒園時,李涵就開始教他認字,給他看一些淺顯的書籍,顧銘夕受傷截肢後在家裡休養了一整年,除了練習用腳做事,他還看了更多的書,那時候他認字不多,看得有些囫圇吞棗,但還是在潛移默化間增加了對知識的渴望,對學習的熱情。

  尤其,顧國祥和李涵不止一次地告訴顧銘夕,他沒有手臂,讀書,就是他唯一的出路了。

  而龐倩家就不是這樣了,龐水生和金愛華都是初中學歷,金愛華靠著自學做了出納,兩夫妻在養育女兒的過程中,只關注學習成績,卻沒有教會她學習方法和學習態度。小學裡功課簡單,龐倩靠著小聰明也就混過去了,但到了初中,碰到英語這樣需要花功夫死記硬背的功課,偷懶的龐倩自然得不到好成績了。

  紙袋裡剩下了最後一根薯條,龐倩盯著它看了一會兒後,拿起來,蘸過番茄醬遞到了顧銘夕嘴邊。顧銘夕沖她笑笑,眼神清亮:「你吃吧。」

  龐倩對著他眨眨眼睛,收回手,塞進了自己嘴裡。

  顧銘夕說:「龐龐,以後,每天晚上,你要不要過來我家,和我一起做作業?」

  龐倩愣愣地看著他,顧銘夕又說:「我寫字台很低,你用不了,但是我家有張折疊的桌子,可以拿進房裡給你用。我們可以一起聽寫,默寫,做英語對話練習。你做數學要是有不懂的,我也能給你講講。」

  龐倩還是有些猶豫不決,因為她知道,在學習上,顧銘夕其實是挺嚴格的。平時,他不會給她抄作業,更願意為她講解,除非是交作業大限已到,龐倩急得要暴走了,顧銘夕被磨得沒辦法才會給她作業抄。

  見她不吭聲,顧銘夕又說:「那個……你大概還不知道,咱們學校每學期結束是要調班的。咱們是快班,後幾名是要下去5班的,你要是被調到5班,我估計……你爸爸會罵你。」

  這下子龐倩真被嚇到了,成績墊底被調班這種事實在太傷自尊,她要是被踢出6班,龐水生哪裡會罵她,根本就是會把她往死裡揍吧!

  龐倩和顧銘夕回家時,天已經黑了,站在501門口,龐倩嚇得半死,拽著顧銘夕的衣袖不肯放:「顧銘夕,這個卷子是不是一定要我爸爸簽字的?」

  他搖頭:「不是。」

  龐倩大喜:「真噠?」

  他認真地說:「你也可以讓你媽媽簽字。」

  龐倩絕望了。

  「顧銘夕,我死定了,晚上來給我收屍吧。」

  她垮著肩膀准備開門,顧銘夕叫住了她:「龐龐。」

  「嗯?」龐倩回頭。

  顧銘夕走到她面前,肩膀輕微地動了一下,側著身子用殘肩去碰了碰她的肩膀,說:「你聽我的話,以後來我家和我一起做作業,我保證,你再也不會考比這次更糟糕的成績。」

  龐倩抬頭看著他,顧銘夕就像平時一樣,眼神平靜地站在她面前,臉上帶著淡淡的笑。龐倩雖然天天和他在一起,卻發現自己居然很久沒有這麼仔細地看過他的臉了。目光掠過他的眉眼五官,龐倩心裡突然冒出一個念頭,好像,班裡那些女生的審美並不是很離譜,顧銘夕,真的挺好看的。

  顧銘夕看著龐倩的臉詭異地開始變紅,心裡一頭霧水,叫了她一聲後,龐倩反應過來,問:「我期末考能考回到20名嗎?」

  「能。」顧銘夕用力地點了下頭,像是給她鼓勵,「但你一定要聽我的話,不能偷懶,更不能抄我作業。」

  「……」龐倩問,「那要是考不到怎麼辦?」

  「不會考不到。」顧銘夕搖頭,「你又不是笨蛋,你就是太懶。」

  龐倩:「……」

  這天晚上,李涵拿著幾片柚子進了顧銘夕房間,問他:「銘夕,倩倩是不是在學校闖禍了?」

  「沒有啊。」顧銘夕說,「怎麼了,媽媽。」

  「我剛才在陽台晾衣服,聽到隔壁你龐叔叔在罵她呢,倩倩哭得好大聲,好像還挨打了。」

  話音剛落,顧銘夕已經沖了出去,他站在陽台上,隱約聽到隔壁傳來「啪」、「啪」的聲音,還有龐水生模糊的怒斥聲和龐倩哇哇的哭泣聲。

  顧銘夕不知道龐倩是哪兒挨了打,屁股?手心?還是巴掌?他想起顧國祥打過他的那一巴掌,那是他的爸爸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打他,那一巴掌真疼啊,他的臉都因此腫了兩天。顧銘夕垂下眼睛,心想龐倩一定是疼極了,才會哭得那麼大聲。

  ---

  第二天晚上,龐倩吃過晚飯,就帶著書包來了顧銘夕家。

  顧國祥冷眼看待著顧銘夕的「熱心」,李涵倒是對龐倩很歡迎。她打從心底感謝這個小姑娘,在顧銘夕受傷以後這麼多年,這個女孩子一直陪在他身邊,要說親兄妹的感情,也不過如此了。

  李涵將那張折疊的桌子搬進了顧銘夕的房間,還給龐倩准備了一張舒服的椅子,最後,她給兩個孩子端來一碟小餅乾和一碗切成塊的火龍果,外加兩杯熱橙汁,才笑著退出了房間。

  這樣的待遇讓龐倩受寵若驚,她的注意力已經在那碟餅乾上,還沒等顧銘夕說話,就拿了一塊吃起來。

  「這個餅乾好好吃。」她坐在椅子上,開心地晃著腿,又端起橙汁喝了一口,滿足地皺眉,「哎呀,好燙好燙。」

  顧銘夕無語地看著她,突然抬腳到自己低低的寫字台上,大腳趾一按,打開了收音機的磁帶格,將一盤英語磁帶放了進去,說:「別吃了,咱們先做聽寫。」

  龐倩:「……」

  顧銘夕回頭看她:「把英語本子拿出來,先聽寫,寫不出的就背,背到寫得出為止。然後我們練習對話,做英語作業,最後做數學,語文你自己回家去做。」

  龐倩在發呆,顧銘夕擰著眉頭轉了下身子,背脊靠在椅背上,用腳拉開了寫字台的抽屜,腳趾一撥,從裡面夾出了一本新的英語作業本,右腿一伸,就丟在了龐倩面前的桌面上,然後,又用腳趾夾過去了一支筆。

  「聽寫,准備,開始了。」

  龐倩左手拿著半塊餅乾,右手拿著那杯橙汁,就見顧銘夕已經抬腳按下了錄音機上的播放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