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少年謝益

A- A+

  如果給求知小學的小女生們做一個問卷調查,問她們,誰是學校裡最特別的男生。十有八九的小女生都會回答:當然是顧銘夕呀。

  而龐倩就是那剩下的十分之一,她會一筆一劃地寫下:謝益。

  很多年後,大天朝流行著兩個詞,一個叫高富帥,一個叫男神。

  12歲的龐倩要是能掌握這兩個詞的用法,一定會興奮地拍大腿:「沒錯沒錯!謝益就是個高富帥!還是我的男神!」

  只是,當年13歲的謝益,還只是一個矮富帥,充其量算是一個小小男神。

  謝益和龐倩、顧銘夕同一屆畢業於求知小學,但和他們不同班。小學六年,他是學校裡的明星學生,人長得好看,成績優秀,多才多藝,年年都在文藝匯演中進行小提琴獨奏表演。謝益的家境十分優越,他念三年級時,因為嫌學校裡水泥做的乒乓台子太糟糕,他的爸爸大手一揮,就給學校贊助了五張嶄新的、比賽規格的乒乓球台,在學校裡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謝益是一個挺特立獨行的男孩子,他做過很多別人根本就無法理解的事。比如,他始終拒絕做班幹部,拒絕進學校的小廣播台做主持人,拒絕領操,拒絕代表學校去參加各種亂糟糟的比賽。

  謝益做過的最有名的事,是在小升初的過程中,放棄了去參加E市外語學校考試的機會。這個消息出來後,全年級嘩然。

  E市外語學校對全市小學生來說是神一般的存在,它的特別之處在於,小學畢業生不能自主去報考該校,而是要學校推薦,通常是給每個小學三到五個考試名額,最後按考試名次擇優錄取。

  家長們為了得到各自小學的推薦名額,簡直無所不用其極,請家教給孩子補課以提高成績,成天來找老師混臉熟,甚至還送錢送禮。

  顧國祥也曾經想讓顧銘夕得到這個推薦機會,最後被李涵勸下了,她說:「外語學校是住校的,銘夕怎麼去念嘛。」

  顧國祥仔細一想,只能作罷。

  而謝益,卻在老師提出給他這個名額後,一口回絕了。

  他說:「我才不要去考,那學校這麼偏僻,沒電視看,沒游戲打,就跟坐牢一樣,有什麼意思啊。」

  謝益的父母居然還尊重了兒子的意見,一點兒都沒有勉強他。

  後來,考試結束,求知小學推薦過去考試的三個學生都沒有被外語學校錄取。年級組長拿到了那份考試試卷,悄悄地組織了幾個尖子生,騙他們這是競賽練習卷,讓他們用同樣的時間做了個測試。

  測試結果是,十幾個學生裡,只有謝益和顧銘夕夠到了外語學校的錄取分數線。當然,他們永遠都不會知道這件事。

  ……

  謝益在車棚裡停好車後,背好書包走了過來,他不認識龐倩和王婷婷,卻認識顧銘夕,笑嘻嘻地向著他打招呼:「嗨,顧銘夕,你是幾班?」

  學霸的世界龐倩不懂,她只是傻呆呆地站在顧銘夕身邊,悄悄地打量著謝益。

  謝益真的是一個很漂亮的男孩子,濃眉大眼,唇紅齒白,有點兒像小旋風林志穎。而且他穿的衣服都很時髦,背的書包、穿的鞋子也特別洋氣,整個人乾淨清爽,氣質甩開班裡邋遢男生足足三條街。

  聽到謝益的問題,顧銘夕笑著回答他:「6班,你呢?」

  「好巧,我也6班!」謝益眉毛一挑,眼睛亮亮,這時注意到了顧銘夕身邊的兩個小女生,就對著她們笑笑,說:「嗨,你們好。」

  龐倩的臉瞬間就紅透了,連走路的樣子都變得特別矜持做作,顧銘夕奇怪地看著她,問:「龐龐,你怎麼了?」

  龐倩瞪他一眼,心裡卻是樂開了花。

  她真高興啊!那個在文藝匯演上穿著黑色小西裝演奏小提琴的謝益!她居然要和他同班了!

  ---

  龐倩和顧銘夕的初中生活正式拉開序幕。新的學校,新的班級,新的老師,新的同學,似乎一切都很令人期待,除了——那萬年不變的座位。

  龐倩依舊和顧銘夕坐在教室最後一排靠窗的角落裡,經過了兩個星期,班裡的陌生同學都已從初次看到顧銘夕後的震驚中恢復過來,有些同學對他表現得比較友好,但也有相當一部分同學,平時不敢和顧銘夕說話,卻又時不時地偷偷觀察他。他們好奇他的一切,總是有意無意地想看看他用腳做事的樣子,每當碰到這些同學探究的目光,龐倩都會給他們吃一記大白眼。

  於是,開學之後沒多久,班裡就已經謠言四起。大家看著龐倩和顧銘夕時,眼神不自覺地就帶上了一絲玩味和戲謔,他們都說,龐倩和顧銘夕是一對兒。

  龐倩從王婷婷這裡聽到這些話後,心煩得不得了。

  她不明白,為什麼在小學裡和顧銘夕同桌六年,她與他都沒有被傳過謠言,而現在換了一個班集體,只不過才一個月,那些新同學就已經以訛傳訛地將她與顧銘夕湊成了一對。

  甚至於,似乎連謝益都是這麼認為的。

  那一天,龐倩去上廁所時,在走廊上碰到了謝益,謝益看到她後,說:「螃蟹,你待會兒和顧銘夕說,下午放學後一起去踢球。」

  托了王婷婷等老同學的福,新同學們都喊龐倩做「螃蟹」。

  龐倩有些奇怪,紅著臉說:「你自己去和顧銘夕說好了。」

  謝益沖她意味深長地一笑,說:「和他說和你說,一樣的嘛。」

  說罷,他就轉身走了,留下了一個目瞪口呆的龐倩。

  放學後,顧銘夕要和一群男生去操場上踢球,龐倩抱怨個不停,她想趕回家看動畫片,但又不放心顧銘夕。

  顧銘夕說:「要麼,你自己回去吧,我能一個人騎車回家的。」

  龐倩很認真地想了一會兒,還是拒絕了:「不行,我爸爸說了,馬路上車多,我必須得和你一塊兒騎車才行。」

  顧銘夕抿了抿唇,說:「那你得等我一會兒,等下踢完球,我請你吃蛋筒。」

  龐倩一下子就笑了,說:「真噠?我要巧克力的!」

  見她開心,他也笑了起來:「沒問題。」

  班裡男生踢球時,龐倩就坐在操場邊的看台上,托著下巴定定地看。

  這段兒時間,中國國家隊正在參加98世界杯的亞洲區十強賽,分組有利,陣容整齊,沖世界杯很有希望,導致全國都掀起了足球浪潮,連著一幫12、3歲的小男孩兒都是熱血沸騰。

  一群少年圍著一個球門毫無章法地奔來跑去,追逐著一個足球。龐倩原本就不懂球,他們亂踢,她更看不懂了,覺得無聊後,視線便集中到了場內的一個人身上。

  謝益在場上奔跑,有時候會停下來休息一下,他時常揚著手臂大聲指揮,別人似乎都很聽他的話。龐倩開始觀察他的衣服,謝益穿一件紅色T恤、黑色球褲,T恤和球褲上都有個勾,顧銘夕和她說過,這個牌子叫耐克,商場裡有賣,挺貴的。

  龐倩最好的一雙球鞋是雙星牌,還是金愛華在打折時給她買的。事實上,她大多數衣服都是金愛華去童裝批發市場幫她淘來的,鮮少有商場貨。不像顧銘夕,他的衣服鞋子都是商場買的,價格都貴得很,但是,龐倩總覺得,差不多款式的衣服,顧銘夕穿起來,沒有謝益穿得帥。

  班裡其他女生都說顧銘夕長得很好看,王婷婷就說過,顧銘夕要比謝益好看,龐倩總覺得她們的審美都有問題,顧銘夕怎麼會比謝益好看?顧銘夕他……

  想到顧銘夕,她就看向了他,在十幾個男孩子中間,顧銘夕是那麼得顯眼,他大步地奔跑著,T恤的空袖子在身邊飛舞個不停,他毫不畏懼地和別的男孩拼搶爭球,看得龐倩嚇出一身冷汗。

  他沒有手臂,不可避免地會摔跤,但他好像一點都不在乎,摔倒了就爬起來,再摔倒,再爬起來,好像都不怕疼似的,依舊踢得很快樂。

  大半個小時後,男孩們玩累了,三三兩兩地跑向場邊,准備帶上書包回家。龐倩看到顧銘夕玩得身上髒兮兮,連著臉上都沾了泥,不禁說:「你把衣服弄那麼髒,你媽媽不會罵你呀。」

  顧銘夕一身的汗,搖頭說:「不會。」

  他的好朋友簡哲和劉翰林也在6班,他倆和謝益一起走在顧銘夕身邊,劉翰林說:「顧銘夕衣服髒了,螃蟹你給他洗唄。」

  龐倩沒反應過來,傻傻地問:「為什麼要我洗啊?關我什麼事啊?」

  劉翰林壞笑起來,說:「你不是他的女……」

  「別胡說!」顧銘夕打斷了劉翰林的話,臉紅紅的,神色有些尷尬,龐倩一下子就明白了。

  「無聊。」她背起書包,氣呼呼地轉頭走了,臨走前,她看到了謝益,他正在場邊喝水,一邊喝,一邊笑瞇瞇地看著她。

  顧銘夕讓簡哲幫忙把自己的書包背到肩上,大步地追上了龐倩,她已經在車棚裡拿車,顧銘夕站在她身邊,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龐倩拿好車後抬頭看他,悶悶地說:「幹嗎啊,走不走啊,天都要黑了。」

  「……」顧銘夕說,「我還沒換鞋,你稍微等我一下好嗎。」

  龐倩低下頭:「那你快一點!」

  顧銘夕趕緊動了動肩膀,抖下了肩上的書包,他席地而坐,俯下身,彎著腰用牙咬開了自己腳上的鞋帶,雙腳互蹬將兩只球鞋脫了下來。

  他努力地加快速度,用腳拉開書包拉鏈,將自己的兩只拖鞋從包裡夾了出來,又把球鞋給放了進去。

  可是,拉上拉鏈時,可能是拉鏈卡住了邊上的布料,夾在那裡怎麼都拉不過去了。顧銘夕心裡有點急,腳趾拉不動後,他乾脆伏下身,雙腳扣緊書包,腦袋埋在兩腿間,用牙咬著拉鏈去拉。

  龐倩在邊上站了好久,終於走過去,蹲在他面前,幫他拉上了書包的拉鏈。

  「笨死了。」她說。

  顧銘夕沒說話,穿上拖鞋後,和龐倩一起站起身來,龐倩抬起頭,看到他臉頰上的泥,很自然地就抬手抹上了他的臉,輕輕地將泥跡抹去。顧銘夕比她高大半個頭,此時垂眸看她,眼神寧靜似水。

  就在這時,身後不遠處爆發出一片驚呼聲:「哦哦——」龐倩慌張地回頭,就看到班裡6、7個男生正背著書包、甩著衣服向車棚走來。顯然,他們都看到了之前的那一幕,一個個都興奮得不行,好像窺見了一個大秘密。

  顧銘夕臉紅了,龐倩氣得要命,沖著他們就叫起來:「哦哦哦!哦個頭啊!煩不煩的!你們真無聊!」

  然後,她就看到了人群裡的謝益,他依舊拿著瓶子在喝水,亮晶晶的眼睛裡滿是笑意。

  騎車回去的路上,龐倩又不理顧銘夕了,就算顧銘夕用巧克力蛋筒去誘惑她,她也板著臉不吭聲。

  對一個初一年級的小女生來說,這種類型的謠言簡直就不能忍,後來,每一次聽到同學取笑她和顧銘夕,龐倩都會炸毛般地跳起來,毫不留情地還擊回去。

  大人們都說,女孩子小學裡成績好沒用,到了初中、高中就會慢慢退步,因為女孩子比男孩子早熟,容易更早地陷入到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裡去,比如對漂亮衣服、化妝品產生興趣、對自身身材、容貌越來越重視,還有——心裡會出現喜歡的男孩子。

  這個說法雖有失偏頗,但也有那麼一點兒道理,至少,用在龐倩身上,可以算是應驗的。

  做了顧銘夕六年的同桌,在小學裡,龐倩的成績好歹能保持班級中游,可是到了初中,第一次期中考試出成績,龐倩看到全班排名,嚇得快哭了。

  全班47個人,語數英三門課總分一加,謝益第一,顧銘夕第二。

  龐倩第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