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 聖誕禮物

A- A+

  聖誕節前,龐倩和王婷婷、章蔚一起去文化用品市場買聖誕賀卡。每個賀卡攤位都堆得像座小山似的,三個女孩子擠在人堆裡,一張一張仔細地挑。

  王婷婷問龐倩:「螃蟹,你打算怎麼個送法?」

  龐倩說:「女生我全送,但是有些不熟的就送5毛錢的。」她拿起一張特別好看的韓版賀卡,看到上面貼的標價,指給王婷婷看,「喏,這個要2塊錢,就送你們啦。」

  章蔚說:「我也是這麼想的,對了螃蟹,你送男生麼?」

  龐倩想了想,說:「應該會買幾張吧,我總得送顧銘夕。」

  王婷婷和章蔚嗤嗤地笑了起來,龐倩瞪她們:「笑什麼呀!」

  章蔚挽著龐倩的手,問:「螃蟹,顧銘夕是不是喜歡你啊?」

  「才沒有呢!」龐倩有些氣惱地說,「我和他是鄰居,他爸爸媽媽是我爸爸媽媽的同事,我倆從小一塊兒玩到大的。」

  「那顧銘夕手沒了以前,你就認識他啦?」章蔚是龐倩到了初中才認識的好朋友,不了解龐倩和顧銘夕小學裡的事,對顧銘夕還是很好奇的。

  龐倩呆了一下,點點頭:「嗯。」

  「哎?」章蔚有些興奮地問,「那他以前有手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呀?我聽說他的手是被變壓器打掉的,變壓器怎麼那麼厲害的!對了,顧銘夕手沒了的時候,你看到了嗎?他是不是特別疼?他有沒有哭啊?」

  龐倩有點不高興了,悶悶地說:「我忘記了。」

  章蔚還要再問,被王婷婷拉住了,王婷婷說:「別講顧銘夕了,咱們趕緊挑賀卡吧,哎,章蔚,你不是說要買一張最漂亮的賀卡送給謝益嗎?」

  章蔚臉紅起來,說:「嗯,除了謝益,我還想買一張好看的送給顧銘夕。螃蟹,你知道顧銘夕喜歡什麼樣的賀卡嗎?」

  龐倩:「……」

  章蔚又問:「他最喜歡什麼顏色你知道嗎?」

  龐倩當然是知道的,顧銘夕最喜歡藍色,還得是那種很純粹的深藍,像海一樣得深沉浩瀚。另外他還比較喜歡鵝黃色,他喝水的杯子就是鵝黃色的,還被龐倩取笑過像個女孩。

  也不知是出於什麼心理,龐倩對章蔚說:「顧銘夕最喜歡黑色,他覺得這個顏色很酷。」

  哦!天上的神仙,請原諒她說了謊。

  黑色是顧銘夕最不喜歡的顏色,他曾經對龐倩說過,一看到黑色,就會讓他的心情變得糟糕。

  章蔚聽到龐倩的回答後有些無所適從:「哪裡會有黑色的賀卡啊。」

  龐倩聳聳肩:「你也可以買其他的啊,紅的綠的,都行的嘛。」

  聖誕節那天,龐倩來到學校後就給全班女生送了賀卡,顧銘夕看著她在教室裡跑了一圈後回到座位上,興奮得臉都紅了起來。

  一會兒後,章蔚背著手走到他們桌邊,從身後拿出一張賀卡遞給龐倩:「螃蟹,聖誕快樂。」

  「謝謝!」龐倩開心地接過,就見章蔚站在邊上不動,她扭捏了一會兒,又從身後拿出一張賀卡遞到顧銘夕面前:「顧銘夕,祝你聖誕快樂。」

  顧銘夕有些驚訝,遲疑了一下沒有動,章蔚看看他擱在桌上的腳,又看看他肩下垂落的衣袖,有些尷尬地把賀卡放在了他桌上,臉紅紅地跑開了。

  章蔚真是神通廣大,那張賀卡還真的是黑色的,龐倩有些愧疚地趴在桌上,偷偷地看顧銘夕。顧銘夕卻是神情平靜地用腳將賀卡塞進了書包裡,也沒打開看。

  後來,陸陸續續有七、八個女生來給顧銘夕送了賀卡,龐倩在邊上目瞪口呆,通過那些賀卡的信封可以判斷,這些卡都不便宜。

  她突然意識到,顧銘夕居然還挺受歡迎。

  龐倩也沒有閒著,課間休息時,她從書包裡拿出了給謝益准備的賀卡,她觀察過了,已經有許多女生去給謝益送賀卡了,那多她一個也沒什麼嘛。

  她躲在桌子底下悉悉索索地拆信封,最後看一遍自己有沒有寫錯別字,重新裝好後她抬起頭,就看到了她的同桌深沉的目光。

  顧銘夕的眼神好奇怪啊!龐倩有些心虛地看著他,一聲不吭地站了起來,踩著小碎步繞了大半個教室走去了謝益桌邊。

  謝益正在和後桌的男生聊天,聽到龐倩叫他,他回過頭來,臉上的神采還未褪去。

  「謝、謝益。」龐倩有些結巴了,紅著臉把賀卡遞給他,「祝、祝你聖誕快樂。」

  邊上有男生小聲起哄,謝益則大大方方地接過賀卡,笑著說:「謝謝你,螃蟹。」

  龐倩撓撓腦袋,鼓起勇氣問出了一直想問的問題:「謝益,過幾天文藝匯演,你還會拉小提琴嗎?」

  「嗯?」謝益笑嘻嘻地看著她,反問,「幹嗎這麼問?」

  「我看你小學裡每一年都拉小提琴,特別好聽,呵呵呵,呵呵呵。」龐倩傻笑著,「今年你要是再拉小提琴,咱們班肯定能拿第一。」

  謝益站了起來,屁股倚在桌沿上,手裡轉著一支筆,有些懶散地說:「我拉小提琴,可不是為了爭名次。我是真的喜歡拉小提琴。」

  「啊……」龐倩點頭,「我也喜歡聽你拉,我覺得你拉得特別棒!」

  「你學過嗎?」

  龐倩搖頭:「沒有。」

  謝益又笑了,說:「前幾天曹老師還問我來著,問我願不願意去表演,我覺得我老霸著班裡的演出名額挺不好的,就拒絕了。」

  龐倩覺得遺憾極了:「這樣啊……」

  謝益突然沖她擠擠眼睛,笑道:「不過,你要是真的想聽,到時我問問曹老師,看能不能加我一個,也就幾分鍾時間,應該問題不大的。」

  龐倩整個人都激動了:「真的嗎?!」

  「嗯。」謝益抱著手臂倚在桌邊,姿勢分外瀟灑,「教我琴的老師說了,拉琴給知音,有人想聽,琴就會高興。」

  龐倩回到座位時,整個人都要飄起來了,她愉快地准備著下堂課的課本,嘴裡還哼起了歌曲。顧銘夕始終都沒有說話,扭頭看了她一會兒,她也沒發現。他終於轉回頭來,用腳拿出了一本數學習題冊,悶聲不響地做起題來。

  龐倩顧自樂了一會兒後,拿筆戳戳顧銘夕的腰:「你在做什麼?」

  「做數學。」他扭著腰躲了一下,低聲回答。

  「噯,顧銘夕,你鉛筆盒給我看一下。」

  「幹嗎?」

  龐倩已經探過身子,從他腳前拿過了他的鉛筆盒,顧銘夕的鉛筆盒裡東西很簡單,並沒有什麼花哨的文具,龐倩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最終給他放了回去。

  顧銘夕問她:「你看什麼呀?」

  「沒什麼。」龐倩托著下巴沖他一笑,眼睛裡笑意盈盈,顯然心情非常得好。

  顧銘夕的心情卻變得有些糟,但他什麼都沒有說,只是又一次伏下了身去。

  一直到放學,顧銘夕都沒有收到龐倩的賀卡,他有些失望,卻表現得很大度,收拾書包准備回家前,他從書包裡取出一個小盒子,用腳趾夾著遞到了龐倩面前。

  「我沒買賀卡,給你准備了一份小禮物,龐龐,聖誕快樂。」

  龐倩驚喜極了,可是接過盒子打開一看,整個人就愣在了那裡。

  顧銘夕看著她奇怪的反應,問:「你不喜歡?」

  「……」龐倩呵呵傻笑,「沒有,我很喜歡,謝謝。」

  到了晚上,龐倩帶著作業本來到顧銘夕家,顧銘夕終於知道了下午時,她拿到禮物後為什麼會有那麼奇怪的反應。

  因為,龐倩把一個包著彩紙包裝的小盒子拿給了顧銘夕,顧銘夕盤腿坐在桌前,雙腳拆開包裝,驚訝地發現盒子裡是一支深藍色的英雄牌鋼筆。

  他送給龐倩的也是一支鋼筆,除了筆桿是深紅色,款式、品牌、包裝全部和龐倩拿給他的這一支一模一樣。

  他抬起頭,疑惑地看著她,龐倩垂頭喪氣地說:「我也沒給你買賀卡,覺得挺沒意思的。這支筆是前些天我爸爸拿回來的,說是很貴,而且外面還買不到。我向他討了好多天才討到,想送給你做聖誕節禮物,你愛練鋼筆字嘛……結果今天早上走得急……忘拿了。」

  顧銘夕:「……」

  龐倩著急地說:「我真不是臨時准備的啊,你瞧,前幾天就包好了,我親手包的!剛才看到你送我的禮物,我都傻了,心想怎麼會那麼巧啊。」

  「不是巧合。」顧銘夕開了口,「這些筆是金屬材料公司為紀念建廠30周年定制了送客戶的,筆帽上還刻了公司簡寫,你大概沒注意。我爸爸領了一支在用,我試了一下,挺好寫的,就托他幫我帶一支回來,想送給你。」

  龐倩:「……」

  顧銘夕低頭看著自己雙腳間的那支鋼筆,心想,原來有深藍色呢。他的拇趾趾腹輕輕地摩挲著筆桿,抬起頭來,突然就笑開了:「龐龐,謝謝你的禮物,我真的很喜歡。」

  做完了作業,時間還早,顧銘夕和龐倩討論了會兒最近流行的動畫片和連續劇,顧銘夕的目光又集中到了桌上的那支鋼筆上。他突然問龐倩:「龐龐,你知不知道,廠子要搬了。」

  龐倩完全不知情,驚訝地抬頭看他:「啊!搬到哪裡去?」

  「城西,挺遠的,開車過去大概得要一個半小時。」顧銘夕說,「我爸爸說已經在那裡圈了一塊地,明年過完年就開工了,大概再過兩年,整個廠就搬過去了。」

  「那這裡呢?」龐倩嘴裡咬著棒棒糖,問,「這麼遠!我爸爸媽媽怎麼去上班啊?」

  「我也不知道。」顧銘夕搖搖頭,「我爸爸說,建廠的時候,這裡還是郊區,可是城市慢慢發展起來,越擴越大了,咱們這兒現在都成了市中心,廠子在這裡就不太合適了。」

  頓了一下,他有些猶豫地說,「還有一件事……龐龐,我聽我爸爸說,公司在新廠房那裡造了新的宿捨,是帶電梯的高層,房子要比這裡大得多,到時候,我可能要搬家了。」

  ---

  元旦前,源飛中學初中部的迎新年文藝匯演在學校禮堂舉行。

  演出開始前,龐倩去上洗手間,在禮堂外的走廊碰到了謝益和班主任曹老師。他們似乎在爭執,龐倩有些好奇,不由自主地走了過去。

  曹老師手裡拎著一套白色服裝,謝益手裡則提著一個黑色的小提琴盒,正在極力向曹老師說著什麼。

  龐倩走到他身後,聽到他說:「我絕對不會穿這個的!我永遠都不會穿這樣的衣服去拉琴!」

  曹老師說:「那你自己又不准備禮服!你難道要穿羽絨衣上台去表演嗎?」

  謝益大聲說:「有什麼不行的?」

  「那你穿這個白色西服又有什麼不行?」

  「這衣服穿起來像小丑!可笑的小丑!」謝益退後一步,向著曹老師揮了一下手,「如果非要我穿這個,我寧可不拉琴!」

  龐倩回到觀眾席時,心臟還跳個不停。

  之前的一幕令她深受震撼,龐倩雖然不是個優等生,但是對著老師向來是恭敬而聽話的,顧銘夕更是如此了,他從小就是個乖寶寶,幾乎從來不給老師搗亂。

  龐倩從來不知道,居然還有人膽敢如此忤逆老師,那麼大聲地和老師說話。

  輪到謝益上台時,龐倩突然變得很緊張,她內心猜測著謝益是否會穿那套白色西服,其實,龐倩不懂他為何要那麼抗拒那套衣服,她只是看到那衣服的褲腳和袖口有些金色花紋,還挺漂亮的,不是嗎?

  掌聲中,一個少年拿著小提琴緩緩地走上了台,舞台上的光線聚焦在他身上,龐倩覺得自己的心已經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謝益穿著自己的羽絨衣,黑色的,領子上還有絨絨的毛,底下穿著深藍色的牛仔褲,腳蹬運動鞋。

  他神情自若地將琴架在肩上,琴弦一揚,手指就像跳舞一般,悠揚的樂曲便流淌了出來。

  龐倩情不自禁地拽住了身邊顧銘夕的衣袖,拽得很緊很緊,她喃喃自語道:「顧銘夕,顧銘夕,謝益太酷了,太酷了,他簡直是酷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