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 期末考試

  文藝匯演之後沒多久,期末考試緊跟著就來了。

  龐倩緊張得無以復加,畢竟這一次考試會有年級調整,她在期中考試時位列全班倒數第七,不管從哪方面看都屬於班裡的「差生」行列。

  龐倩也是有自尊心的,顧銘夕不僅是班級第二,還是年級第二,作為他的同桌,龐倩實在不好意思考到班級墊底。所以,她對這次考試的重視程度,超過了以往經歷過的任何一場考試。

  奇怪的是,顧銘夕也很重視這場考試,這令龐倩有些不解。

  雖然顧銘夕的成績一直很好,但是在小學時,他並不是常年第一的,偶爾也會考個第二、第三,他從沒有因此表現得不高興過。所以升上初中後的第一次期中考試,他考了年級第二,對龐倩來說已經很牛逼了,一點兒也沒有為他感到遺憾。

  可是這一次,顧銘夕似乎對自己很不滿意。

  期末考試前,他做題做得很厲害,背英語也特別頻繁,龐倩都傻眼了,見他成天就是做題背書、背書做題,忍不住對他說:「顧銘夕,你別老在位子上坐著,一起去外面玩會兒吧。」

  顧銘夕抬起頭來看她,視線又掠過她飄到了窗外,他們坐在三樓的窗邊,可以看到學校的操場,籃球場上有幾個高中部的男生在打籃球,乒乓球台子旁則圍著幾個初中部的學生。

  謝益在打球,他穿著一身醒目的紅色羽絨衣,正握著板子、貓著腰站在台子前等發球。對方的球一過來,他立刻迅捷地移動起來,揮著球拍准確地將球擊了過去。

  顧銘夕收回視線,抿著嘴唇搖了搖頭,說:「要考試了,等考完了就能好好玩了。」

  龐倩「嘁——」了一聲,語氣帶些小嘲諷:「考完了就放寒假了,再說了,你放假時最無聊,都不怎麼出來玩的。」

  顧銘夕看看她,沒有反駁,只是低下了頭去,腳趾又一次夾起了筆,開始攻克一道新的數學題。

  龐倩還等著他來和自己拌嘴,就像小學時那樣,可是現在她發現,在學校的時候,顧銘夕的話似乎越來越少了。有時候她拿筆戳他,拿話取笑他,甚至是捉弄他、打他,他都不來和她計較了。

  龐倩有些訕訕的,覺得真沒意思。她趴在桌上看著教室裡其他的同學,他們每隔一個星期就會輪個大組,每一個人除了同桌,還有前後左右的同學。王婷婷和章蔚越來越要好了,因為她們是前後桌;夏嵐和劉翰林雖然老是吵架,但是劉翰林生病沒來上學時,夏嵐還往他家裡送過作業;謝益的同桌叫孫明芳,那是個小個子女生,謝益和她關系一般,相反的,他和前桌邱麗娜似乎很要好,邱麗娜下課時總是會轉過頭來,笑嘻嘻地和謝益說話;還有簡哲,進了初中後,他和顧銘夕也不常一塊兒玩了,他交了新的朋友,只在顧銘夕需要上廁所時,才會幫助他。

  好像只有龐倩和顧銘夕,坐在教室的這個角落,像是還困在小學的架子裡。前排的同學不太願意回頭和他們說話,龐倩覺得經過了一個學期,她不僅沒交到新的朋友,連著王婷婷都有點兒疏遠了。

  本來,她還有個顧銘夕,可以和她吵吵嘴說說話,但是現在,顧銘夕似乎越來越沉默,也不知道是為什麼。龐倩有些煩躁,只希望考試快點結束,寒假早些來臨。但是,一想到寒假結束後的新學期,生活還是會像如今一樣死水一潭,龐倩就有點兒洩氣。

  她只不過想找個人,能陪她去租書店租漫畫,在街邊吃小吃,和她一塊兒去溜旱冰、玩游樂場、逛音像店,或者只是坐在一起,說些小女生的悄悄話……這些事中,顧銘夕只能陪她做一部分。但就算是這一部分,他去了以後也是什麼都不玩,什麼都不吃,次數多了,龐倩當然就覺得沒意思了。

  一月中旬,期末考試終於結束,七門課,語數英史地生政,龐倩總分596,排在全班第23名。而顧銘夕卻以超過謝益19分的成績,穩穩地拿到了全年級第一。

  龐倩看到黑板上貼出來的名次表,興奮地跑回顧銘夕身邊,拽著他的袖子說:「哇!顧銘夕!你考第一耶!居然超過謝益那麼多!好厲害啊!」

  顧銘夕的唇角只是微微地彎了一下,笑意還沒從眼睛裡漾出來,眉頭就皺了起來,說:「但是……你沒考進前20。」

  龐倩覺得這根本不算是個事,對於自己的名次,她已經很滿意很滿意了,她可是全班進步幅度最大的人,她知道,這都是顧銘夕的功勞。

  龐倩表示:「顧銘夕,我已經考得夠好了!下學期我再努力一把,一定能考進前20!」她開心地笑著,拍著小胸脯大方地說,「一會兒我請你喝飲料!」

  龐倩說到做到,下課後就去小賣部給顧銘夕買了一罐可樂,拿著可樂回到教室,她幫顧銘夕拉開了拉環,又把一根吸管插了進去,放在了顧銘夕的腳邊。

  龐倩渾然未覺班裡同學異樣的目光,有很多人都在悄悄地打量她和顧銘夕之間的一舉一動。一直到快放學時,班長走到龐倩身邊,說曹老師找她。

  龐倩和老師們都不熟。她是那種在老師面前存在感很弱的女生,從來不去問問題,也沒有擔任過任何班級職務,連個課代表、小組長都沒撈著做過。

  在各個任課老師的心目中,龐倩的唯一標簽就是顧銘夕的同桌,他們都從曹老師這裡聽說過,龐倩和顧銘夕在小學裡同桌六年,小女生會在生活上幫助一把顧銘夕,兩個人之間已經很有默契。所以,龐倩進入源飛中學後能分到快班,也是托了顧銘夕的福,依她的成績,原本是只能在慢班的。

  但是龐倩什麼都不知道,她疑惑地去了辦公室,辦公室裡有七、八個老師在,都在各忙各的事,龐倩有些拘謹地走到曹老師面前,問:「曹老師,您找我?」

  「嗯。」曹老師轉頭看龐倩,女孩子看著有些緊張,臉都是紅的,曹老師微微思考了一下,就開門見山地說,「龐倩,我找你來是想問些情況。上一次期中考試你英語和數學都差點不及格,那之後,我看你的作業和單元測驗都好了起來,但是,平時也沒見你來找老師問問題。這一次的期末考,我特地留心了一下你的成績,英語90,數學88,比起上次進步實在太明顯了,可是,明明才過了兩個月。」

  龐倩越聽越莫名其妙,完全找不到曹老師話裡的重點,這時,曹老師停頓了一下,清晰地問道,「龐倩,你和我說實話,這段時間以來,你是不是一直在抄顧銘夕的作業,然後考試時,求著他讓你偷看?」

  聽到這話,龐倩的腦子轟一下就炸開了,她下意識地抬頭去看辦公室裡的其他幾個老師,那裡面有她的任課老師,他們都低著頭在自己的辦公桌前忙碌,但龐倩總覺得,他們都在偷聽曹老師說話。

  她的臉燒得很厲害,一下子都不知該說什麼,她在心裡組織詞匯,要怎樣系統地向曹老師解釋,說她其實每晚都和顧銘夕一起做作業,有很多不懂的東西,他都會教她。

  但她並沒有機會將之說出口,曹老師已經開始長篇大論:「龐倩,顧銘夕是個殘疾孩子,他生活上不方便,你照顧他、幫助他是應該的,但不能因此威脅他讓你考試偷看、讓你抄作業!學校讓你進快班是因為你爸爸拜托了我們,說顧銘夕習慣了和你做同桌,並不是因為你的成績。你自己清楚自己的水平,期中考試才是你的真實成績,你和顧銘夕同桌這麼久,他沒有手臂都能刻苦地學習,你怎麼就沒有學習到他這種精神呢?你怎麼還能去欺負他,讓他給你偷看呢!」

  曹老師喝了一口水,又語重心長地說,「還有,龐倩,你和顧銘夕才念初一,這時候就該好好念書,不要去想一些亂七八糟的事。顧銘夕人比較單純,男孩子嘛,身體又不好,你平時對他好,他大概會對你產生一些小心思,這都正常,老師也不好去找他談話,怕傷了他的自尊心。但是你應該懂事啊,龐倩,你不可以利用他啊!顧銘夕的將來只有讀書這一條路了,他自己那麼努力,你不能去讓他分心啊!」

  聽到後來,龐倩已經完全喪失辯駁的欲望了,她負著手,歪著頭,腳尖點著地,有些吊兒郎當地看著地板,也不去管曹老師在那裡喋喋不休。

  在她又囉嗦了一大通、要龐倩保證下不為例、辦公室裡的其他老師都看向龐倩時,龐倩終於開了口。

  她說:「曹老師,我要求換座位,我不想和顧銘夕做同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