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流言蜚語

  龐倩走出辦公室,沿著走廊往教室走,走著走著,她終於忍不住哭了起來。

  正值放學,知道了期末考成績的學生們三三兩兩從她身邊經過,他們或興奮,或失落,一路上嘰嘰喳喳地說著話,偶爾有人好奇地朝著龐倩看。

  龐倩用手背抹掉眼淚,低著頭回到了教室。

  同學們已經走了大半,有值日生准備打掃衛生,龐倩走到顧銘夕身邊,默默地收拾起書包,顧銘夕一直坐在椅子上,安靜地看著她。

  在她站起身、將書包背到肩上後,顧銘夕開口叫了她:「龐龐。」

  他起身站在龐倩面前,龐倩卻轉了個方向避開了他,顧銘夕又一次繞到她面前,將她堵在了桌旁。

  龐倩無路可退,只能深深地低著頭,顧銘夕微微彎腰看她,良久,問:「你怎麼了?曹老師找你什麼事?」

  「沒事。」龐倩小聲地答,「咱們回家吧,動畫片快開始了。」

  顧銘夕還想再問,教室裡打掃衛生的幾個同學卻開始起哄了,因為顧銘夕和龐倩的姿勢著實曖昧。他將她堵在桌子和牆形成的死角,甚至還傾著身,他們之間的距離很近,近到能清楚地感受彼此的呼吸。幾個男生舉著掃帚吹起了口哨,甚至還有人吼了一聲:「顧銘夕!親一個!」

  顧銘夕不得不站直身體退後了一步,臉頰泛紅,龐倩抬起頭來,一雙眼睛紅通通的,有些凶狠地瞪著那些起哄的男生。

  他們並沒有察覺龐倩的異樣,依舊在開玩笑。莫小剛甚至學著顧銘夕的樣子將另一個男生堵在黑板角落,還特地將雙手縮在袖子裡,垂下兩只手臂在身邊晃啊晃,被堵的男生捏著嗓子怪叫著:「討厭啦,別親人家!」

  圍觀的同學一副想笑不能笑的樣子,顧銘夕咬了咬牙,垂下眼眸,剛想叫龐倩離開,面前的女孩已經大步向著講台奔去了。

  她一把拿起了講台上的粉筆盒,高高舉起,眼看著要倒在莫小剛的頭上,顧銘夕驚呼起來:「龐倩!」

  但是粉筆並沒有落下,有人從身後捉住了龐倩的手腕,她眼淚汪汪地回頭一看,居然是剛剛打球回來的謝益。

  顧銘夕已經跑到了龐倩身邊,眉頭緊皺地看著她。謝益卻是面無表情地從龐倩手裡拿過了粉筆盒,他掃了莫小剛一眼,轉過身沿著教室過道走了一圈,一邊走,一邊將粉筆倒在地上,還若無其事地踩上幾腳,粉筆碎了一地,灰沫將地上弄得很髒。

  所有人都沉默著,謝益走回講台,把空盒子丟到莫小剛身上,冷冷地說:「很無聊哦?先把地掃了吧。」

  ---

  顧銘夕和龐倩一起騎車回家,龐倩沒說話,顧銘夕觀察了她好一會兒,說:「龐倩,你別去管他們說什麼。」

  他叫了她的全名,表示自己很重視這場對話,但是龐倩依舊沒吭聲。

  顧銘夕想了想,問:「你想吃烤紅薯嗎?我請你吃。」

  龐倩:「……」

  「要麼,吃糖葫蘆?」

  「……」

  「糖炒栗子,炸年糕,烤香腸?」顧銘夕一樣一樣地說著,這些都是龐倩愛吃的東西,「炸臭豆腐,貢丸,肯德基?」

  「……」

  他臉上露出微笑,似乎一點兒也沒因為之前的事而生氣:「你想吃什麼,我都請你吃。今天放成績,你進步了那麼多,算我獎勵你……」

  他不提這個話題還好,一提到這個話題,龐倩的心裡立刻湧上了一大堆復雜的情緒。她大聲地打斷他:「誰要你獎勵!誰要你獎勵啊!你那麼想吃你自己去吃啊!你可是考了年級第一呢!最該獎勵的是你自己才對!我可沒資格沾你的光!」

  顧銘夕被她夾槍帶棒的一番話說得雲裡霧裡,吶吶地叫了一聲:「龐龐……」

  他很無辜,一雙眼睛純淨得近乎透明,龐倩知道自己過分了,但是她心裡實在委屈,又沒有人可以傾訴,只得把氣都撒在了顧銘夕身上。

  她認准了他不會生氣,其實曹老師有一點說的對,她總是欺負他。

  眼淚又要不爭氣地流出來了,龐倩咬牙甩頭,「哼」了一聲,趁著還沒在顧銘夕面前哭出來,她加快速度向前騎去。

  每一次,她和他拌嘴吵架,總是用這一招來對付他。她知道顧銘夕追不了她,他要是把車騎快,會很難剎車,容易摔跤。事實上,這一個學期以來,他的確在路上摔過跤,但是他都沒有告訴爸爸媽媽,只是叫龐倩去路邊藥店買個創可貼,幫他貼在摔破了的皮膚上。

  ---

  考試結束,學生們可以在家休息兩天,龐倩不用再去顧銘夕家做作業了,她心裡很郁悶,每天都待在家裡看電視、看漫畫。顧銘夕來找過她,她卻躲在房裡不肯見他,顧銘夕在客廳等了半個小時,最後無奈地回了家。

  龐倩知道自己很無理取鬧,顧銘夕並沒有做錯什麼,相反,他還幫了她許多,要不是因為他,她的成績也不會上升那麼多。

  但是,也正是因為他!龐倩被人傳謠言,交不到新朋友,還被老師認為她抄他的作業,偷看他的試卷!曹老師居然還說她利用他!最令龐倩不能忍的是,她直到這時候才知道,她能進到源飛中學的快班,竟是因為她是顧銘夕六年的同桌!

  真是諷刺啊,她趴在床上生氣地想,在同學們眼裡,她是顧銘夕的「女朋友」。而在老師們的眼裡,她大概算是顧銘夕的保姆吧!

  寒假前最後一次去學校拿成績報告單,龐倩沒有和顧銘夕一起去,她也不管他是怎麼去的學校,總之,她暫時不想和他說話。

  起初,顧銘夕一點兒也不明白龐倩為什麼生氣,直到他和劉翰林一起去上廁所,劉翰林帶點抱怨地說:「顧銘夕,你以後考試別讓螃蟹偷看了,她分數考那麼高,對其他人太不公平了。」顧銘夕才知道,龐倩到底遭遇了什麼。

  臨放學的時候,他本想和龐倩說說話,卻被曹老師叫去辦公室。臨去前,他對正在整理書包的龐倩說:「龐龐,你等我一下,等會兒一起走。」

  龐倩低著頭,撅著嘴,沒理他。

  在辦公室裡,面對曹老師滔滔不絕的教誨,顧銘夕終於完整地知道了「事實真相」,他再也無法保持沉默,說:「曹老師,我向你保證,龐倩考試時沒有偷看我,一點兒都沒有!她的成績全是她自己考出來的!」

  曹老師揮揮手,有些不耐煩地說:「顧銘夕,你不用幫她說話,我知道在生活中你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但是你這樣袒護她並不是幫她你知道嗎,你這是害了龐倩!你說這是龐倩自己考出來的?你叫我怎麼相信啊,才兩個月,她英語數學能從60多升到90分?她要是請了家教,或是來問問老師問題也就算了,但是她沒有啊,一次都沒有!」

  顧銘夕有些著急地聳了聳肩,說:「不是的,其實龐倩她每天……」

  「好啦,別說了。」曹老師站了起來,小心地拍了拍顧銘夕的肩。對於一個年輕的班主任來說,班裡有個殘疾學生肯定令她多操心一些。對著顧銘夕,她表現得很親切,實際上卻是有點疏離的,就像拍肩這種身體上的接觸,她甚至有點兒害怕,平時是盡量避免的。

  她繼續說,「顧銘夕,你不要多想,老師就是和你說一下,你自己成績好,也不能這樣無原則地幫同學作弊。就算以後你換了同桌,你也要堅持自己的底線,知道麼?」

  顧銘夕捕捉到了曹老師話語裡的重點,他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問:「換同桌?」

  曹老師點頭:「嗯,龐倩和我溝通過了,下學期開學後,她就不和你同桌了,到時老師會幫你安排一下,挑一個學習好的……」

  話沒說完,顧銘夕已經扭頭跑了,曹老師追到辦公室門口,只看到那個少年在走廊上跑得飛快,他空蕩蕩的衣袖在身體兩邊劇烈地舞動著,一會兒就不見了人影。

  顧銘夕跑到教室時,龐倩已經不在了,他用最快的速度整理了書包,一時間卻無法很好地將書包背到肩上,他乾脆彎下腰,用嘴咬起書包頂部的拉環,一路咬著下樓,往車棚跑去。

  書包很重,他咬得牙都有點疼了,卻一直堅持著。等到了車棚,他四下一看,稀稀拉拉的幾輛車,早就沒了龐倩的身影。

  顧銘夕突然就有點卸力,牙關一鬆,書包就掉到了地上,「砰」的一聲響。

  他獨自一人站在車棚裡重重地喘氣,很久很久,久到車棚裡人來人往,最後只剩下他那輛特別的自行車。顧銘夕盯著自己的車子發了會呆,做了個深呼吸後,終於彎腰咬起書包,騎車回家。

  ---

  這天晚上,龐水生去學校開家長會了。龐倩躲在房裡看漫畫,外面響起了敲門聲。

  龐倩聽到媽媽去開門的聲音,然後就聽到了顧銘夕的說話聲,一會兒後,金愛華開了她的房門:「倩倩,銘夕來找你了。」

  龐倩從床上坐了起來,顧銘夕已經走進了她的房間,他似乎剛洗過澡,頭髮濕漉漉的,身上穿著一件煙灰色的加絨運動外套,背後還帶著個又軟又厚的帽子,就算兩個袖子空空地垂掛著,還是顯得他整個人清爽又可愛。

  只是,他的神情微微有些拘束,金愛華把門帶上了,顧銘夕一直站在門邊,龐倩看了他一眼後,又趴回了床上,繼續看漫畫。

  顧銘夕走到她的寫字台前,坐在了椅子上,龐倩不理他,他也就不叫她,安安靜靜地坐在那裡。

  龐倩也真是厲害,邊上坐了這麼個大活人,她還能安心地看漫畫,顧銘夕端端正正地坐了10分鍾後,終於忍不住,抬腳到她的床上,腳趾撥了撥那幾本攤開的漫畫,問:「你在看什麼……」

  「啪!」龐倩毫不客氣地打了下他的腳背,顧銘夕連忙把腳放下了地,龐倩瞪著他說,「別把你的臭腳放我床上!」

  「……」顧銘夕臉色有些微的變化,低聲說,「我腳乾淨的,我洗過澡了。」

  「洗過澡也不行!」龐倩板著臉坐了起來,把漫畫丟到一邊,問:「你找我幹嗎?」

  顧銘夕看了她一會兒,說:「我媽媽今晚去開家長會,我讓她和曹老師說,這兩個月你一直都和我一起做作業,你不懂的題,我會講給你聽。我下午已經對曹老師說過了,但是她不信,所以我讓我媽媽去說,如果她還是不信,就讓我媽媽找你爸爸去說。總之……我一定會讓曹老師相信,你的成績都是自己考出來的,這些日子,你很努力,她不可以冤枉你。」

  顧銘夕正處在變聲期,聲音略微沙啞,並不太好聽。但是他的語氣是那麼溫柔、平靜,說話時,一雙眼睛一直盯著龐倩,眼神裡沒有絲毫的波瀾。

  龐倩低著頭,兩只手在床單上絞啊絞,久久沒有說話。

  顧銘夕等了一會兒,抿了抿唇,鼓足勇氣開了口:「所以……龐龐,你別換座位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