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他的改變

  安靜的房間裡,龐倩看著顧銘夕的眼睛,她突然想,這些年究竟是發生了什麼,竟讓她和顧銘夕變得難以分離?

  最開始,他們一起去上學,龐水生關照了龐倩一遍又一遍:「倩倩,你是銘夕的妹妹,銘夕沒有胳膊,如果有別的同學欺負他,你就要去告訴老師,回來還要告訴爸爸。最重要的是,銘夕有些事做不了,你一定要多多地幫助他。」

  龐倩就是帶著這樣的任務和顧銘夕一起入了學。那時候的顧銘夕失去手臂才一年,的確是做什麼都做不好。用腳翻書、寫字對他來說都十分困難,田字格那麼小,他用腳趾夾著筆寫的字卻很大,只能花比其他同學多得多的時間,一遍又一遍地練習。

  開學第一個星期,李涵是陪讀的。她一邊照顧著顧銘夕,一邊教龐倩怎麼幫助他。後來,李涵不去學校了,才滿6歲的龐倩便成了顧銘夕生活上的小幫手。

  上下學的時候,龐倩需要幫顧銘夕脫、背書包;他用腳整理書包時,龐倩也會搭把手,因為顧銘夕用腳拿東西還很不利索,書本文具時常會掉到地上,他又不方便撿;發課間甜牛奶時,龐倩要幫顧銘夕將吸管插進牛奶裡,遞到他的腳上;吃午餐時,她還要幫他領盒飯。那時的顧銘夕自己吃飯吃得並不好,總是會把飯菜弄在衣服和桌子上,龐倩要幫他擦乾淨,甚至於,冬天衣服穿得多,顧銘夕行動不方便,龐倩還要餵他吃飯。

  其實這樣的事已經多到數不清。在學校裡,或是外出活動,小小的龐倩就像是顧銘夕的小影子,除了上廁所,她什麼都會幫他一把,幫他戴帽子,幫他拿東西,幫他脫雨衣,幫他系鞋帶,幫他坐公車買票,幫他餵水抹汗……

  這樣的生活似乎延續了很多年,龐倩習慣了,顧銘夕也習慣了,盡管到了後來,有許多事他都學會了自己做,幾乎不再需要龐倩的幫助,但他們還是習慣了有彼此在身邊。

  可是,這樣的平衡總有一天會被打破的。他們會長大,會漸漸發現內心裡獨立的自我,會想要擁有自己的生活。就像這個世界上所有普通的少男少女一樣,他們討厭父母偷看自己的日記,不再把心裡話說給爸爸媽媽聽;他們會因為班裡某個有好感的異性同學對自己笑一笑而高興半天;他們會想要結交新的朋友,像個大人一樣擁有自己的社交活動;他們對一切新鮮事物感興趣,好奇而熱切地觀察著這個世界,開始追星,開始閱讀以前看不懂的書籍,開始思考,開始變得成熟。

  他們絕不會想要拘泥在過去的生活框架裡,日復一日地平淡度過。

  在這一刻,龐倩突然想起了謝益,酷酷的謝益,可愛的謝益,行事乖張卻又魅力十足的謝益。無疑,對未滿13歲的她來說,乖巧聽話、溫和內斂的顧銘夕,已經不及謝益有吸引力。

  這個年齡段的普通孩子,沒有人是不羨慕謝益的。

  羨慕他隨心所欲的生活態度,還有瀟灑不羈的生活方式。在被家長老師壓迫了十幾年以後,謝益在龐倩的人生中橫空出世,他就像是一顆天邊的星,光芒萬丈,卻遙不可及。

  顧銘夕一直都沒有等到龐倩的回答,他忍不住又說了一遍:「龐龐,真的,你別換座位了。我知道讓你一直坐最後一排你心裡不高興,但是……」

  「顧銘夕。」龐倩輕輕地喚出他的名字,顧銘夕便沒有再說下去,龐倩抱著雙腿坐在床上,下巴埋在膝蓋上,幽幽地望著他。

  她說,「我已經和你做了六年半的同桌了,顧銘夕,已經夠久了。你說的對,我不想再坐在最後一排了,不僅是最後一排,還是在角落裡,下了課,都沒有人和我說說話。你大概不知道,以前我和王婷婷很要好的,但是現在,禮拜天她會和章蔚、邱麗娜一起出去玩,她都不叫我了。她們都說我和你在談戀愛,因為我們總是在一塊兒,她們還說我很運氣,做作業可以抄你,考試可以偷看你,所以成績才會升高。」

  說著說著,龐倩哭了起來,眼淚一顆一顆地往下掉:「曹老師還說,我能進到快班,是因為我是你同桌,原本,我該去慢班的。顧銘夕,班裡那些女同學現在在聊的東西,我都插不上話了,而男同學,他們總是會拿我和你的事來笑話我。我實在太討厭這個樣子了,真的,我討厭透了。顧銘夕,為什麼我做什麼都要遷就你啊,六年半了,已經那麼久了。你現在用腳做事都做得挺好了,幹什麼還非得要我做你同桌啊?」

  在龐倩說話的過程中,顧銘夕原本清透的眼神漸漸地黯了下去,他深深地看著她,嘴唇抿得很緊。

  兩個人一起沉默下來,房間裡只剩下龐倩低低的啜泣聲。一會兒後,顧銘夕說:「那……龐龐,如果你換了位子,咱們還能一起上學放學嗎?」

  「你能自己騎車嗎?」龐倩紅腫著眼睛,哽咽地說,「如果你能自己騎,我們最好還是不要一起上學放學了,我討厭他們來說我們。」

  顧銘夕緊緊地咬著牙,咬得牙齦都疼了,他又問:「那下個學期,晚上,你還會來我家做作業嗎?」

  龐倩吸吸鼻子,緩緩地搖頭。

  顧銘夕皺起眉:「那你的成績再掉下去怎麼辦?我上次答應過你,絕不讓你考出比期中考時更糟糕的成績的。」

  龐倩移開視線,悶悶地說:「我自己會好好學的。顧銘夕,你又不是老師,我考得好考得差,和你也沒什麼關系吧。」

  聽到她這句話,顧銘夕「霍」地站了起來。

  龐倩依舊低頭抱著膝蓋,顧銘夕站了一會兒,啞啞地說:「我知道了,我先回去了。」

  他走到龐倩房門前,抬腳去開門,腳趾碰到門把手後又放了下來,轉頭看了看她。

  龐倩的姿勢一直都沒有變過,顧銘夕就一直盯著她看,兩個人就像兩座雕像一樣一動不動。很久以後,顧銘夕才回過了頭,又一次抬腳擰開了門,慢慢地走了出去。

  龐倩聽到他和金愛華告辭的聲音,他在門口換鞋,椅子摩擦著地板,發出嘎嘎的聲響,然後,門打開,又關上,家裡立刻陷入了沉寂。

  龐倩歪著身子倒在了床上,一會兒後,忍不住又痛哭起來。

  這一年的寒假,龐倩和顧銘夕沒有在一起玩,兩家人聚餐過一次,他和她碰了面,也只是說些不鹹不淡的話,聊聊動畫片,聊聊寒假作業。龐倩覺得,顧銘夕的態度很客氣,而她,似乎不能像過去那樣,肆無忌憚地在他面前撒野了。

  新學期開學以後,曹老師真的調整了座位。欲蓋彌彰一般,她進行的是全班的大調整。這一次,龐倩被列入了調整的行列,同學們都很驚訝,龐倩和顧銘夕卻一直保持沉默。

  龐倩最終被調到靠牆那個大組的第二排,幾乎和顧銘夕拉了一個對角線。龐倩在收拾書包的時候,顧銘夕始終低著頭不說話。

  最後,她抱著書包站了起來,輕聲地問顧銘夕:「你知道誰是你的新同桌嗎?」

  顧銘夕沒有抬頭,卻給了她答案:「我和曹老師說了,我不要新同桌,我想自己一個人坐。」

  龐倩「……」

  ---

  龐倩有了新同桌,那是個叫胡添力的男生,胖墩墩笑瞇瞇,像個彌勒佛,挺好相處。她的前桌是孫明芳和蔣磊,後桌則是邱麗娜和謝益。

  念書以來,龐倩從來沒有坐在教室前面過,一開始她著實有些不適應,但是久了以後,她就發現,融入到同學們中間的感覺,真的很好。

  尤其,她還坐在謝益前面,下課時還能和他說個話,每次往後傳作業、考卷,都能看到他。每一次,都會令她心中小鹿亂撞。

  顧銘夕則獨自一人坐在了教室最後面。

  經過了上學期期末考後的班級調整,6班依舊是47個人,其中46個學生兩兩而坐,只有顧銘夕,沒有同桌。

  他變得更加沉默,上學放學都是獨來獨往,只偶爾會和簡哲、劉翰林一起說說話,並請他們幫自己上一下廁所,或領一下飯盒。

  他以前並不是這樣的。

  念小學的時候,他的話一點都不少,班裡的活動也會積極參加,龐水生和金愛華閒聊時,會說起顧銘夕,說這個孩子真不簡單,兩個胳膊都沒了,也沒變得自卑敏感,和龐倩在一起依舊會笑會鬧,每天都是笑嘻嘻的。

  可現在呢?

  龐倩坐在了前面,在大部分時間裡,她看不到顧銘夕了。就算是下課時,她也不能光明正大地回頭去看他,只能趁著進出教室時,偷偷地看他一眼。

  她總是從後門進出,因為那樣可以看到他,很多時候,顧銘夕就是保持著一個姿勢坐在位子上,弓著上身,屈著腿,兩只腳擱在課桌上,腳上夾著筆不停地做著題。

  只有一次,龐倩要從後門進教室時,看到顧銘夕坐直身體靠著椅背,兩只腳踩在地上,空癟的衣袖紋絲不動地垂在身邊,正扭著頭望向窗外。

  教室裡的同學們吵鬧得很厲害,他卻恍若未覺,只是靜靜地看著窗外。

  那時是初春,天氣很好,操場上的樹木過了一個冬天後都開始抽芽,一片綠意盎然。天空碧藍清透,只浮著幾絲雲絮,龐倩突然想起自己坐在窗邊的時候,微風拂面,令人心曠神怡。

  龐倩知道,顧銘夕很少會這樣往窗外看,因為他的視線若往這個方向來,會令龐倩覺得他是在看她。於是,她會用筆去戳顧銘夕的腰,凶凶地說:「看什麼看!轉過頭去!」

  現在,他身邊靠窗的那個位子空了,再也沒有人能阻擋他的視線,他就這麼看著窗外,留給龐倩一個後腦勺,令她猜不到他臉上的表情。

  就在這時,顧銘夕突然轉過頭來,龐倩來不及收回視線,慌張地與他四目相對。

  顧銘夕的臉上並沒有顯出尷尬,他的眼神靜如止水,看了龐倩一眼後,他又脫了鞋,將雙腳擱到了桌上,深深地低下了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