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父女之約

A- A+

  放學後,龐倩和孫明芳一起下樓。孫明芳個子嬌小,性格內向,與大大咧咧的龐倩做了幾個月的前後桌,兩人關系竟變得很不錯。

  平時,兩個女孩都是一塊兒騎車回家的,可是這一天,龐倩說自己沒騎自行車,要坐公交車回去。

  孫明芳往車棚去了,龐倩就哼著歌兒走出了學校大門,她沿著大街一路往西走,一邊走還一邊四下張望,走了幾分鍾後,邊上傳來一個男孩的聲音:「龐龐。」

  龐倩回過頭去,發現顧銘夕竟是等在一個修自行車的攤位旁,她哭笑不得:「你怎麼站在這兒呀。」

  「這兒不容易被人發現。」顧銘夕抬頭看看頂上漆黑的雨棚,走到龐倩身邊,微微一笑,「走吧,回家了。」

  龐倩還是笑個不停:「咱們這樣子好像特務接頭。」

  「你不是不喜歡別人說咱們倆麼。」顧銘夕淡淡地說,「不讓他們看到就好了。」

  龐倩張張嘴,很想和他說自己其實已經不在意了。謝益說的對,她和顧銘夕從小到大這麼多年的感情,哪能因為班裡那些無聊的男生而受到影響。但是看著顧銘夕清淡如水的眼神,龐倩又覺得自己要是說了會顯得挺矯情的,於是也就閉了嘴。

  在公交車站等車時,龐倩跑去路邊小賣店買了一支棒冰,一邊舔著一邊走了回來,顧銘夕站在車站裡等她,看著她舔冰棍兒的饞樣子,失笑出聲:「龐龐,你是不是每天放學路上,不吃點兒東西就不肯回家啊。」

  「胡說!我哪有!」龐倩往他肩上拍了一下,「今天這麼熱,我只是口渴了。」

  以前,她對他也常有這樣親暱的舉動,掐他,打他,呵他癢,再小一點兒的時候,他們甚至會一起在床上滾來滾去,打打鬧鬧。顧銘夕從來不躲龐倩,也不會在她面前刻意掩飾自己殘缺的身體,但是這一次,不知為什麼,在龐倩打了他一下後,他往後退了一步,離她遠了些。

  龐倩愣了一下,手還揮在半空中,最後悻悻然地收了回來,她若無其事地繼續舔棒冰,顧銘夕也不再說話。幾分鍾後棒冰吃完,公交車也來了。

  晚高峰的公交車很擠,龐倩和顧銘夕上車時早沒有座位了。龐倩投了兩個硬幣,和顧銘夕一起往車廂裡走。

  這樣的天氣,顧銘夕穿的是短袖,他殘缺的身體很是醒目,司機開了讓座提示音,車廂裡反反復復地回蕩著一個女聲:「請給有需要的乘客讓個座,謝謝。」

  這提示音不響還好,響起來後,有許多乘客開始打量顧銘夕,但是卻一直沒人讓座。

  顧銘夕臉上倒也沒有特別的表情,只是找了一根立柱倚靠著站定。

  車子啟動,顧銘夕側著身子,用肩頭抵著立柱,雙腳微微叉開以保持平衡。龐倩站在他身邊小心地護著他,一只手抓著立柱,另一只手輕輕地攏在他的腰上。

  顧銘夕有些抗拒,動了動身子想避開她的手,龐倩瞪他一眼,小聲說:「別動,你是不是想腳上再摔一塊淤青出來呀。」

  顧銘夕就不動了,他別開了頭看向窗外,車水馬龍的街道,熱鬧的店鋪,路人們疲憊卻鮮活的面孔……他竭盡所能地轉移注意力,無奈腰上的皮膚實在太敏感,薄薄的布料擋不住龐倩掌心的溫度,他甚至能感覺到她的手攥住了他的衣服,指尖隨著車廂的晃動在他身上小小地摩擦著。

  他有些心猿意馬,隨即又為自己這樣的念頭而感到羞愧。

  龐倩悄悄地看著顧銘夕的側臉。他的頭髮剪得挺好看,沒有謝益那麼長,髮質也不像謝益那麼柔順,而是又短又碎,頭頂毛茸茸的,在陽光下會泛出健康的光澤。而他的側臉……龐倩發現自己已經有好久沒有好好地看顧銘夕了,難道真的是距離產生美麼?這時候看到他流暢的面部線條、挺直的鼻梁和輪廓鮮明的眉峰,龐倩不得不承認,顧銘夕真的挺帥的。

  然後,她又有了一個神奇的發現。

  「顧銘夕。」

  龐倩叫他,男孩子不得不回過頭來,臉色有些不自然,問:「幹嗎?」

  「你是不是長高了?」龐倩踮起腳尖比了一下,壓著聲音驚喜地說,「呀,你真的長高了!上學期我還在你耳朵這兒呢,現在只到下巴了,你都快比我爸爸高啦!」

  顧銘夕臉有些紅,小聲說:「好像是高了點兒,我媽媽說,春天最容易長個子。」

  龐倩傻呵呵地笑著:「你將來會不會長得像你爸爸那麼高,那就太帥了!」

  這時,公車司機踩了一腳剎車,顧銘夕沒法兒抓柱子,身子劇烈地晃了一下,龐倩情急之下就摟住了他的腰,幫他穩下了身體。

  終於有乘客發現這個沒有手臂的男孩站著挺危險,起身給顧銘夕讓了座。顧銘夕臉紅紅的,龐倩還以為他是因為別人讓座而不好意思,推著他的腰就讓他坐了下來,還把兩個人的書包都堆在了他的腿上。

  龐倩覺得顧銘夕怪怪的,都不怎麼說話,只顧著往車窗外看。到站以後,兩個人下車,還得走10分鍾才能到金材大院,顧銘夕終於開了口:「龐龐,我回家去和我媽媽說一下,其實我的腳已經不怎麼疼了,以後,我們還是騎車上下學吧。」

  龐倩奇怪地問:「為什麼呀?」

  「坐公車太麻煩了。」顧銘夕很認真地回答她,「走路的話,你又走得太慢了。」

  龐倩:「……」

  顧銘夕笑笑:「你放心,我的車已經修好了,可以騎的。」

  龐倩擔心地問:「那你要是再摔跤怎麼辦啊,以前我和你騎,你都摔了好幾回了。」

  顧銘夕神情溫和:「普通的摔跤沒關系的,別告訴我媽媽就好。」

  他說到了李涵,龐倩忍不住問:「對了,你媽媽好點了嗎?」

  「好很多了。」顧銘夕眼神黯了一些,回答,「醫生讓她臥床休息幾天,說沒有大問題,這些天我奶奶在照顧她。」

  「那就好。」龐倩想到那天晚上的事,還是心有余悸。她從未見過那樣的場面,顧銘夕和李涵身上都是血,他家的洗手間地上也是血跡斑斑,客廳地磚上還留著顧銘夕的血腳印,一路延伸到門外,最後停留在龐倩家的大門上。

  他是用身子撞的門,還用腳踢,金愛華後來拿清洗劑洗了好久,才洗淨大門上的血跡。

  有一個問題,龐倩一直沒弄明白,在顧銘夕面前她也不愛藏著掖著,問:「顧銘夕,你爸爸那天為什麼那樣子說你啊,他是什麼意思啊?」

  顧銘夕沉默了一會兒,說:「我媽媽的小寶寶沒了。」

  「我知道啊。」龐倩還是不明白:「我媽媽說那是意外,不關你的事,你爸爸幹嗎要說你啊。」

  「你知道的,我爸爸一直都想再生個小孩。」顧銘夕平靜地說著,「小寶寶沒了,他肯定很失望。而且,我也是有點責任的,要是我沒提去超市,我媽媽就不會買米了,她不買米,也許什麼事都沒有了。還有……我要是有手的話,我也能幫我媽媽提東西,這樣子她也不會有事。」

  龐倩沒聽懂:「這和買米有什麼關系啊?和……和你有沒有手也有關系?」

  顧銘夕瞥她一眼,「嘖」了一聲:「你還是小孩兒,你不懂。」

  龐倩不樂意地喊:「你才是小孩兒呢!」

  見她張牙舞爪的樣子,顧銘夕忍不住又笑了一下,耐心地給她解釋起來:「我奶奶說,女人有了小寶寶,尤其是前三個月,不能拿很重的東西的。行動要特別小心,要不然很容易流產,電視裡也有這麼演的。況且我媽媽都40歲了,懷孕本來就很危險,容不得一點疏忽,哪裡能提那麼重的米,還從超市一直走回家啊。」

  龐倩愣愣地聽著,又撅起嘴說:「可是,這也不是你的錯嘛,你爸爸怎麼能那樣子說你啊。」

  顧銘夕只是笑:「我爸爸也是擔心我媽媽,氣糊塗了。」

  龐倩心中突然想起一個狀況,有點擔憂地看著顧銘夕,說:「你爸爸媽媽將來要是真的再生一個小孩,那不是比你小很多很多啊,到時候你都20多歲了,你的小弟弟或小妹妹才剛念書呢,那可怎麼辦。」

  顧銘夕想象了一下,笑道:「什麼怎麼辦?那不是挺好的麼。」

  「哪裡好啦?」

  「那時候我已經工作了,賺錢了,我可以帶TA去吃好吃的,給TA買玩具,買衣服。」顧銘夕笑瞇瞇地看著龐倩,「我爸爸一定很喜歡TA,TA也一定會是個很可愛的小孩,這樣難道不好麼?」

  龐倩實在想不出這樣究竟有哪裡好。她難以想象自己的爸爸媽媽在這時候給她生個弟弟或妹妹,她一定是接受不了的。還有,顧銘夕沒有胳膊,難道就不怕他的爸爸媽媽有了小寶寶後,會不管他麼?

  雖然不是自己家的事,但龐倩愛操心,她總是覺得顧銘夕的爸爸媽媽還是不要再生小孩的好。她覺得自己得打消顧銘夕想有個弟弟或妹妹的念頭,對他說:「你別忘了,你家才三個房間,你爸爸媽媽一個房間,你一個房間,還有一個書房,你爸爸媽媽要是再生一個小孩,TA住哪裡去啊,難道和你一個房間嗎?到時候說不定你會被趕出來睡陽台呢!」

  顧銘夕被她的異想天開逗得哈哈大笑起來,搖頭說:「不會的。」

  「怎麼不會啊?」

  他看著她,輕聲說:「你忘了,我和你說過,公司在城西的新宿捨已經在造了。那是電梯房子,最小都有90方,最大的有120方,我爸爸說,他已經拿到換房指標了,大概再過兩三年,我們就要搬過去了。」

  ---

  龐倩為這件事磨了龐水生很久很久。她從顧銘夕這裡問來了一些重要信息,金屬材料公司的新老員工都可以申請新宿捨,以資歷、職稱、職位、對公司的貢獻作為審核標准。無房戶需要滿足的條件更為苛刻,有過福利分房待遇的老員工則可以申請換房,但需要交回老房子,並繳納幾萬塊錢作為以小換大的房屋補償。

  龐倩其實不是想住大房子,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樣的心理,知道顧銘夕要搬走後,心中是各種不舒服、捨不得。她纏著龐水生讓他遞換房申請,龐水生是真的覺得沒必要,金材大院的房子已經足夠大了,地段又是市中心,換到城西那鳥不拉屎的地方去,還要多交幾萬塊錢,這不是窮折騰麼。

  最後,龐水生被龐倩纏得沒辦法,開始和她講條件。

  「爸爸遞申請可以,但是你得答應我,你要考上重高。」

  龐倩:「!」

  龐水生抽起一支煙:「兩年後你中考,要是考上了重高,房子造好咱們就搬家。要是沒考上,爸爸就去把申請拿回來,當沒這回事。你答應嗎?」

  「……」龐倩咬著牙:「爸爸,你會不會騙我啊?」

  龐水生敲她一個爆栗:「爸爸幾時騙過你?怎麼,沒信心?」

  龐倩很認真地思考了半小時,握拳答應:「誰沒信心了!成交!」

  幾天後,龐水生一紙換房申請遞到了公司,龐倩則帶著書包敲開了顧銘夕家的門。

  她走進顧銘夕房間時,男孩子驚訝極了,龐倩坐在他面前,辟裡啪啦地從書包裡往外掏課本文具,一邊掏一邊說:「顧銘夕,以後我天天都來你這兒做作業,我不懂的題,你幫我講。」

  「哦……」顧銘夕點頭應著,忍不住問,「龐龐,你怎麼了?」

  「沒什麼。」龐倩抬頭看他,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顧銘夕,你能讓我考上重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