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不可思議

  金愛華和龐水生一塊兒看電視的時候,問他:「你真的想換房呀?」

  龐水生一瞪眼:「怎麼可能。」

  「那你還遞換房申請?」金愛華不解,「還和倩倩那樣子說,我看小丫頭都當了真,這些天可用功了。」

  龐水生揮揮手:「咱女兒你還不了解?就她那水平,三分鍾熱度,能考上普高我都得放鞭炮了,還重高!」

  金愛華不愛聽這話:「倩倩又不笨,萬一她真考上了呢?」

  龐水生笑了,說:「倩倩要真能考上重高,這房子我樂意換啊!你還有十年才退休,我還得再幹十九年,廠子搬去城西,咱倆每天坐廠車上下班也很辛苦的,還不如直接住到新宿捨去,運氣好的話,還能和國祥、阿涵再做鄰居。」

  金愛華沉默了一會兒,說:「我倒是不想再和國祥、阿涵做鄰居了。」

  「為什麼?」龐水生很驚訝,「你和阿涵不是像親姐妹一樣的麼?」

  「因為倩倩啊。」金愛華歎口氣,說,「我總覺得,銘夕挺喜歡我們家倩倩的,倩倩和他鬧,他也從來不生氣。這以後他倆再大一點,早戀了可怎麼辦?」

  龐水生哈哈哈地笑起來:「你胡說什麼哪,想的也太多了吧,他倆才多大呀,還早戀。」

  「笑什麼!」金愛華捅捅龐水生的手臂,「我說真的,你說以後倩倩和銘夕要是談對象,那可怎麼辦?」

  龐水生不明白她在擔心什麼,說:「先不提這是十幾年後的事,就算倩倩要和銘夕談對象,也沒什麼嘛,銘夕多好的孩子啊,咱家和他家知根知底的,我沒覺得有什麼問題啊。」

  金愛華難以置信:「龐水生你瘋了嗎?顧銘夕沒胳膊的呀!他以後就算念了大學,畢業都不一定找得到工作的。還有你曉不曉得,阿涵和我講,銘夕生活上有很多事要別人幫著做的,出門在外都沒法子自己上廁所的!你想讓我們倩倩嫁過去給他做保姆啊?你看我們倩倩,到現在會做幾件家務,我可不想她嫁給銘夕去吃一輩子的苦。」

  這時,房間的門被推開了,一個小腦袋瓜探了進來,語氣討好地說:「媽媽,我寫完作業了,能來看會兒電視嗎?我看10分鍾就好。」

  龐水生忍俊不禁,向她招手:「進來吧,對了,冰箱裡有一箱子巧克力蛋筒,你要想吃就去拿一個。」

  龐倩歡呼起來:「爸爸萬歲!」

  她歡天喜地地去拿蛋筒了,龐水生小聲地對金愛華說:「你真的別想那些事了,你看看我們女兒現在多大,她是不是連那個都還沒來?你說你都在擔心個什麼勁兒啊,倩倩還是個小孩子呢。」

  金愛華剛想反駁,龐倩已經蹦進來了,她一邊舔著蛋筒,一邊坐在了龐水生身邊,看著電視屏幕上的連續劇,很快就投入地問起爸爸之前的劇情來。

  金愛華看著龐倩眉飛色舞的模樣,終於閉口不言。

  龐倩的確還沒有來月經初潮。

  她的身高、體型在同年齡的小女孩中都是中等,胸部有微微的發育,鼓起了兩個小包包,但還遠遠沒到要穿文胸的地步,金愛華就給她買了幾件白色小背心,讓她當內衣穿。

  夏天衣服穿得薄,胸部的變化令龐倩有些難為情,走路便總是含胸駝背。金愛華會罵她,還會一次又一次地叮囑她,她大概快要做大人了,自己多留心一些。

  可是一直到初一結束,龐倩的例假也沒有來。她並沒將這件事放在心上,因為她的全部精力都在期末考試上,最後一個月,顧銘夕給龐倩做了突擊輔導,龐倩考了全班第26名,比期中考試時高了11個名次,幾門主課成績都超過了同桌胡添力。

  龐倩狠狠地揚眉吐氣了一番,這下子,再也沒人說她作弊了。只是她的成績也變成了一個怪現象,初一時的四次大考,她從全班41到23到37再到26,跳躍幅度之大,令人匪夷所思。

  放學回家的路上,龐倩興奮地對顧銘夕說:「下個學期,我一定要考進全班前20!」

  顧銘夕直接給她潑冷水:「你要是想考重高,起碼得考全班前十,還得一直維持在前十。」

  龐倩很無語,但她知道顧銘夕說的是實話,也聽龐水生講過金材大院裡那個甲男孩和乙男孩的故事。她突然發現,要考上重高可沒她想的那麼簡單。

  「顧銘夕,我要是考不上重高,怎麼辦啊。」龐倩有些洩氣,蔫頭蔫腦地說著。她和身邊的男孩正在一起騎車回家,頂著頭上的大太陽,汗如雨下。

  龐倩沒有告訴顧銘夕自己和龐水生的約定,這太丟人了,怎麼能讓他知道,她是為了和他一起搬家才想要考重高。

  顧銘夕也沒有去問過龐倩理由,這個傻姑娘永遠不會知道,顧銘夕在聽到她說要考重高的那一瞬間,心裡有多麼開心。

  見龐倩挺沒信心的,顧銘夕安慰她:「還有兩年呢,什麼事都說不准,到時候說不定你成績比我都好。」

  龐倩樂死了:「啊?比你都好?怎麼可能啊!我又不是謝益。」

  「有什麼不可能的。」顧銘夕聽到「謝益」的名字,臉紅了一下,撇撇嘴說,「我手剛沒了的時候,他們還說我不可能上學,不可能學會自己照顧自己呢,現在我不是好好的麼。」

  龐倩:「……」

  ---

  暑假裡,顧銘夕和龐倩的父母都要上班,兩個孩子就單獨在家。他們不小了,大人們也就不麻煩老人來照顧了,在前一天晚上多做一些飯菜存在冰箱,讓孩子第二天中午熱熱吃。

  為了方便,龐水生和李涵約定,兩家人每禮拜輪流做飯,讓兩個孩子一起吃,但是因為顧銘夕身體不方便,熱飯的任務便擔在了龐倩身上。

  於是,整整一個暑假,除了周末,龐倩幾乎天天和顧銘夕混在一塊兒,就算有好朋友約她出去玩她也給推了,因為她得給顧銘夕做飯啊。

  這一天,輪到龐倩到顧銘夕家吃飯。外面太熱了,氣溫飆到了38度,顧銘夕開了爸爸媽媽房裡的空調,讓龐倩端了飯菜到房裡的小桌子上,兩人一邊看電視,一邊吃飯。

  顧銘夕在龐倩面前用腳吃飯很是自然,他的右腳腳趾十分靈活,不管是用勺子還是用筷子都熟練得和常人無異。龐倩也早就習慣了他吃飯的樣子,桌子低,顧銘夕還能自己夾菜,龐倩傻笑著看《還珠格格》,基本不用去管他。

  吃完飯,龐倩賴著不回家,因為家裡父母的主臥被鎖了,她回去連空調都沒有,會又熱又無聊。

  顧銘夕對於龐倩待在他家沒有任何意見,唯一不高興的地方就是龐倩會和他搶電視看。顧銘夕想看法國世界杯的球賽重播,龐倩卻要看《還珠格格》,顧銘夕忍不住說:「你都看兩遍了還沒看夠啊!」

  「沒看夠就沒看夠!」龐倩抓著遙控器得意洋洋,顧銘夕見她如此囂張,突然就伸腳去她手裡搶遙控器,龐倩手一甩就躲開了,笑著說:「你要想公平,咱們剪刀石頭布啊!」

  只一句話,就把顧銘夕氣得夠嗆。

  他屈著膝蓋坐在那裡不吭聲,收著肩膀,垂著眼眸,龐倩知道自己又過分了,她偷偷瞅了他幾眼,然後把遙控器遞到他腳邊:「好啦,我不看了,給你看。」

  顧銘夕不會在她面前擺譜,立刻就抬頭看她,說:「龐龐,你以後能不能別用我沒有手這個事來開我玩笑。」

  龐倩呆呆地看著他,一下子說不出話來。

  從小到大,她和顧銘夕在一起,無數次聽到別人用他身體上的弱處去取笑他。金材大院裡那些調皮的小孩還給顧銘夕取過綽號,叫他「小殘廢」、「缺手兒」、「空袖怪」……龐倩因此和他們打過架,顧銘夕卻從沒有因為這些事而哭過。

  她一直以為他是不在乎的,因為現在的他的確很厲害,龐倩和他在一起時鮮少會注意到他與常人的不同,她是真的已經完全習慣。可是如今看來,顧銘夕還是在意的啊……

  好像知道了她心中所想一般,顧銘夕又開了口,語氣輕緩:「別人怎麼說我都無所謂的,我只是不喜歡你也因為這個來說我,挺沒意思的。」

  龐倩點點頭:「哦,我知道了。」

  顧銘夕笑了起來,他背脊靠在牆上,右腳去踢了踢龐倩的小腿,說:「對了,我買了幾盤新游戲,你要不要打?」

  「好啊。」龐倩回答。

  顧銘夕站起來走到電視櫃前,右腳拉開抽屜,腳趾取出幾盤游戲卡帶,問龐倩:「你自己來看,要玩什麼。」

  龐倩過去一看,都是沒聽過的游戲,感覺興趣不大,說:「玩超級瑪麗吧。」

  「喂……」

  「瘋狂的坦克也行。」

  「……」

  這時,龐倩發現了游戲卡帶邊上的幾張光盤,她拿出來看,光盤上印著日本漫畫《不可思議的游戲》裡的男女主形象,她高興極了,說:「呀!顧銘夕,你居然有這個動畫片!我一直想看的呢!」

  顧銘夕對這幾張光盤毫無印象,想了一會兒後,說:「我不知道啊,我沒看過……」

  龐倩興奮地叫:「我要看!」

  顧銘夕在給VCD機連線時,龐倩去他家冰箱裡拿來了兩支奶油雪糕。

  她舔著雪糕心滿意足地坐在地板上,顧銘夕按下播放鍵後,走過來坐在她身邊,龐倩把另一支雪糕遞給他,他用右腳夾過,盤著腿、伏著身子慢慢地吃著。

  VCD上的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電視屏幕裡卻還是漆黑一片,偶爾閃一些雪花點,龐倩等得不耐煩了,問:「怎麼了?」

  「不知道啊。」顧銘夕剛說完,電視屏幕突然一亮,龐倩瞪大了眼睛,怎麼都沒想到屏幕上會出現這樣的畫面……還真是不可思議啊。

  曖昧的光線,雪白的床單,在一片「嗯嗯啊啊」的呻吟聲中,那兩具男女相貼合的身體毫無馬賽克遮擋地出現在顧銘夕和龐倩眼前,龐倩已經半張著嘴完全驚呆了,連手裡的雪糕都忘了吃。奶油順著她的手一滴一滴地滴落下來,顧銘夕的反應則要迅速許多,他都顧不得腳上的雪糕了,直接丟在地板上,站起來就沖到了電視機前,一時間頭腦發懵,都不知該關VCD還是該關電視機,情急之下乾脆伸腳夾住了電視機的電源線,使勁兒一扯,電視暗了,那令人崩潰的聲音也消失不見。

  他一頭的冷汗,微微鬆了口氣後回過頭來,卻見龐倩坐在那裡,身體僵硬得一動不動,她臉上一陣紅一陣白,顧銘夕的臉也是燙得要命,連話都說不利索了:「大、大概是盤子放、放錯了,那、那個你別……」

  「顧銘夕……」龐倩右手抓著那支不停滴奶油的雪糕,左手則揪住了自己的T恤下擺,她打斷他的話,也是結結巴巴地說,「我,我,我……我好像……那,那個來了。」

  顧銘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