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章 小小別離

  在龐倩的記憶裡,她從沒有考過全班倒數第一,人生中最差的一次班級排名,就是初一上半學期期中考試的那次41名。

  課間休息時,龐倩厚著臉皮去8班找謝益,向他打聽8班最後幾名的分數,她悲催地得知,自己的成績要是放在8班,差不多是倒數8、9名的樣子。

  雖然一樣是倒數,但是倒數8、9名和倒數第一,真的是有本質上的差別啊!

  放學後,龐倩站在一中校園的布告欄前,對著那幾張張貼了幾個月、顏色都被太陽曬白了一點的高考紅榜念念有詞。

  顧銘夕站在邊上看了一會兒,不解地問:「龐龐,你在幹嗎?」

  「別吵啊!數到幾個都要忘了!」龐倩懊惱地說著,又繼續嘀咕起來,嘀咕了一會兒後,她問顧銘夕,「你看看,這榜上是不是把一中上一屆考上大學的人全列出來了?「

  顧銘夕看了下紅榜上密密麻麻的黑字,點頭:「全列出來了,連大專的也列了。」

  「那我完蛋了。」龐倩頓時就洩了氣,說,「假設上一屆畢業班有8個,每班50個人,那就是400個,可是這裡的名字只有376個!」

  顧銘夕扯著嘴角看她,龐倩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臉:「誰說考上重高就一定能考上大學的!顧銘夕,我將來估計考不上大學了!」

  「怎麼會啊。」顧銘夕安慰她,「這才一次摸底考,你暑假時是不是一點題都沒做?」

  龐倩像看怪物似的看他:「你暑假時還做題了?」

  「做了一些奧數題,還背了英語。」顧銘夕歎氣,「你一點不看書,一點不做題,摸底考考不好很正常啊。放心啦,正式上課後你會追上來的,要是有不懂的,我給你講。」

  聽他這麼說,龐倩心裡略微放心。身邊坐著顧銘夕,隔壁住著顧銘夕,她就像是自帶了一個免費家教老師一樣,碰到聽不懂的知識點,真是一點都不需要擔心。

  龐倩回家把考卷交給龐水生簽字時,龐水生居然覺得女兒考得還不錯。他認為重高裡都是牛逼的學生,出的卷子肯定要比普高難,所以龐倩考一堆70多、80多已經很讓他滿意了。

  龐倩當然不敢和父親說自己的班級排名。開家長會的那天晚上,她溜去了顧銘夕家,提心吊膽地等著龐水生回來。

  她纏著顧銘夕東拉西扯,直到李涵開門進屋的聲音從客廳傳來。

  龐倩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她趴在顧銘夕的床上,把臉埋在他的枕頭上躺屍:「顧銘夕,永別了。」

  龐倩灰溜溜地回了家,顧銘夕走去客廳時,聽到父母在房裡說話。

  一會兒後,顧國祥走了出來,把顧銘夕叫去了書房。

  他在書桌後面坐下,也沒叫顧銘夕坐,只是讓他站在面前。

  顧國祥沉吟了一下,開了口:「銘夕,我聽你媽媽說,這次摸底考,你是年級第四?」

  「嗯。」顧銘夕點頭,「語文沒考好,作文……最後差點沒寫完,匆匆結了尾,物理也沒考好,有一道大題做錯了。」

  「作文來不及寫是什麼原因?」

  「用腳寫,速度不夠。」顧銘夕低下頭,又抬起,「不過我會多練習的,爸爸,下次一定不會這麼慢。」

  顧國祥盯著兒子看了一會兒,說:「以後的社會,估計手寫字會越來越少,更多的是用電腦打字了。」

  顧銘夕:「?」

  顧國祥站了起來:「你坐下,爸爸教你用電腦。」

  顧銘夕有些忐忑又有些期待地在顧國祥的書桌前坐下,顧國祥彎著腰將鍵盤和鼠標拆下,從桌面上移到了地上,又將線連上。他指著主機箱上的按鈕說:「按那個,就是開機。」

  顧銘夕伸腳過去,大腳趾按了按鈕,藍色的顯示燈立刻亮起,主機箱的風扇聲也嗡嗡地傳了出來。屏幕上出現了Windows98的系統提示,然後就跳到了桌面。顧國祥說:「爸爸教你打字,鍵盤鼠標先放地上,等你用熟了,爸爸給你定做一張低一點的電腦桌,你就可以像寫作業那樣,在桌子上打字了。」

  顧銘夕心情有些激動,看著顧國祥蹲在他腳邊按動鼠標,打開了一個純白的頁面,他敲擊著字母鍵,顯示屏上就出現了一行字。

  「這個輸入法叫智能ABC,只要你會拼音,就能學會打字。但是你是用腳,不能練指法,想要打得快,就只有更刻苦地練習。」

  顧銘夕點點頭,顧國祥指點了他一下,他就試著用雙腳的大腳趾在鍵盤上敲擊起來。

  鍵盤放得低,顧銘夕本來就對字母的排序一無所知,為了看清,他不得不深深地彎著腰。又因為大腳趾要比手指寬大許多,他控制不好力道,腳趾一按下去屏幕上就會連著跳出好幾個字母來,顧國祥就教他怎麼刪除。

  講了好一會兒,顧銘夕才學會用腳趾一個字母一個字母地慢慢打字,鍵盤按下彈起的觸感很是奇妙,他低著頭,仔細地用腳趾熟悉著這種感覺,看著想寫的話從屏幕上慢慢地蹦出來,他心裡開心極了。

  顧國祥在邊上看了一會兒,轉身從書架上抽出一本書放在桌面:「這本書是電腦入門,你有空的時候可以看一下。以後,每天晚上你用一小時練習電腦,爸爸會把常用的軟件一樣一樣地教給你。」

  顧銘夕更用力地點頭:「爸爸,我一定能學會的!」

  顧國祥拍拍他的肩:「但是你要向我保證,不能玩游戲,然後,下次考試,要進年級前三。」

  顧銘夕抬頭看他,咬著牙點頭:「我保證。」

  ---

  龐倩並沒有和顧銘夕永別,她還活著,只是免不了被龐水生一頓臭罵。

  正式上課後,龐倩發現,高中裡的科目變得難了許多,數學從函數開始,這本來就是龐倩的弱項,理解起來實在有些晦澀。

  於是顧銘夕的任務也加重了許多,他要保證龐倩弄懂數理化新增的知識點,還要督促她背誦越來越多的英語單詞和課文,除此以外,他還要管住自己的學習,練習用腳寫字速度,外加做大量的習題。

  他知道父親對他的要求很高,不是隨便考上一間大學就能算數的。顧國祥明確要求顧銘夕考上重本,最好是985,退一步也得是211。

  因此,顧銘夕開始覺得時間有些不夠用,龐倩每晚會來和他一起做作業,他還得負責為她講解。在她來之前,顧銘夕會快速地吃飯,練習一小時電腦。等她離開後,他才能忙自己的事,通常要過了12點才睡覺。

  早上6點,他就得起床。

  這樣的生活很累,卻也充實。只是偶爾,顧銘夕會有一絲迷茫,比如周楠中和汪松在討論NBA或西甲聯賽,顧銘夕會驚覺,自己已經很久沒有看球。別說看球,他連以前每晚6點必看的體育新聞,都因為練習電腦而放棄了許久。

  顧銘夕記起龐倩初中時對他說過的話,是關於謝益。那時候龐倩坐在謝益前面,和他熟了許多。她到顧銘夕這兒來做作業時,會告訴他一些謝益的事。謝益興趣愛好特別廣泛,除了打乒乓球、拉小提琴和看動漫,他還喜歡養狗,喜歡打游戲,甚至喜歡打牌。

  據謝益自己說,他每天放學回家後,先玩會兒游戲,再吃飯,然後出門遛狗。回來以後做作業,通常9點多就能做完,然後他會練一會兒小提琴,看一會兒漫畫,最後睡覺。

  顧銘夕問龐倩:「謝益那麼晚練小提琴?鄰居不得吵死啊。」

  龐倩就用一種「你真沒見過世面」的眼神看他,說:「謝益家住的是別墅,獨門獨院的,他說他練琴的房間還特地做了隔音處理,外面根本聽不到。」

  那是謝益的生活,瀟灑自在,快樂隨性,他好像從來不會花很多時間去學習,但每次考試成績總是不賴。

  顧銘夕無法想象自己能過上這樣的生活,他知道自己不笨,甚至還挺聰明,學習對他來說,算是游刃有余,但如果一直要保持前列,他明白,自己必須要更勤奮,更刻苦,更努力。

  龐倩加入校乒乓球隊後,每周二、四放學後要去體育館訓練一小時。

  顧銘夕要等著她一起回家,他不樂意在教室等,每次都會去球館,一大堆人在那裡打球打得火熱,顧銘夕就坐在邊上抓緊時間背英語。

  龐倩在乒乓球隊認識了一個女孩,就是當初選拔賽上淘汰她的那一個。她叫鄭巧巧,來自高一(5)班,名字看著很可愛,為人卻十分成熟穩重。

  鄭巧巧和龐倩是練球的搭檔,自然就注意到了顧銘夕,沒輪到球台時,兩個女孩在邊上聊起天來。

  鄭巧巧問龐倩:「顧銘夕和你是什麼關系呀?」

  開學一個多月,顧銘夕的大名已經全校皆知,因為他沒有手臂,還因為他成績優異,長得又帥氣。

  龐倩說:「他是我同桌啊。」

  「同桌還得等你練完球?」

  「我和他是鄰居,我得和他一起回家的。」接觸多了,龐倩挺喜歡鄭巧巧,覺得她就像個小姐姐一樣。她說,「他沒胳膊嘛,一個人坐車不大方便的。」

  「這倒也是。」鄭巧巧看著遠處的顧銘夕,他獨自一人坐在休息椅上,腿上攤著一本英語書,閉著眼睛在那兒背誦。她忍不住說,「他好用功啊,每次來等你都在那兒背書,他是不是個書呆子啊?」

  「當然不是了!」龐倩說,「顧銘夕這人其實挺有趣的。」

  「哪兒有趣?」

  鄭巧巧這麼問,龐倩反倒答不出來了,說:「反正,和他在一起一點都不無聊就是了。」

  這時,謝益走到了她們身邊:「你倆不練球,還聊天,偷懶呢!」

  龐倩說:「沒有台子啊。」

  「沒有台子和我說,我幫你安排呀。」謝益打球打得一身汗,臉上滿是運動之後的紅暈,他對龐倩說,「螃蟹,你可是我徒弟,師父我會罩著你的。」

  龐倩嘻嘻地笑了,手指在衣擺那兒扭啊扭。

  教練在遠處喊了一聲謝益,謝益小跑著就去了。他16歲了,真正是個青蔥少年,個子比顧銘夕都要高,一張臉如美玉般細膩精致,五官無可挑剔,身材又好,簡直就是集齊了上天對一個人的所有恩寵。

  龐倩的視線追隨著謝益的身影,直到他跟著教練走去了球館外才收回。鄭巧巧看了她一會兒,問:「謝益和你又是什麼關系?」

  「我和他一個小學,一個初中的。」龐倩臉一紅,急忙解釋,「初中是同班,我一直坐他前面的。」

  「喔,螃蟹——」因為謝益叫龐倩為螃蟹,隊裡的人就都跟著他喊螃蟹了。鄭巧巧說,「你是不是喜歡謝益?」

  龐倩對於謝益的心思,其實自己也搞不清。

  一開始,她崇拜他,佩服他,覺得他好帥,人又聰明,還那麼有個性,是龐倩從小到大認識的所有男生裡最特別的一個。龐倩知道自己喜歡謝益,但她一直覺得這種喜歡就是像喜歡明星一樣的喜歡。龐倩對謝益不敢抱有幻想,雖然她看了許多關於灰姑娘和王子的動漫故事,但她還沒有不切實際到認為謝益會喜歡上她這樣的地步。

  只是後來,龐倩和謝益稍微熟了一些,她漸漸地發現,謝益這個人並不是難以接近的。他看起來很酷,但是對龐倩一直隨和,龐倩也就小心地收藏起自己的那一份小心思,悄悄地在他身邊看著他了。

  對於鄭巧巧的問題,龐倩當然是不會承認的,她裝著聽到了一件好笑的事般,哈哈哈地笑個不停,說:「是啊是啊,我是喜歡謝益啊,全乒乓球隊的女生都喜歡謝益好吧!」

  練完球,龐倩收拾了書包走去場邊。顧銘夕依舊坐在那裡,垂著腦袋,腿上攤著一本英語書。龐倩走到他身邊才驚訝地發現,顧銘夕居然睡著了。

  球館裡很是熱鬧喧囂,很多人扣了好球還會大聲地喊,邊上人也會給予掌聲和喝彩,但就在這樣的環境下,顧銘夕睡著了。

  龐倩伸手搭上了他的肩,顧銘夕身子一顫,猛地抬起頭來,他腿上的書掉到了地上,龐倩將之拾起,看著他小夢初醒般的迷茫表情,問:「你晚上在做賊啊?在這兒都睡得著。」

  顧銘夕也不管邊上人的眼光,右腳抬到眼前,用腳背抹了抹眼睛,說:「昨晚就睡了4個小時,太睏了。」

  「4個小時?!」龐倩驚呆了,「你在幹嗎呀?」

  「做一份卷子,太難了,一不留神做完都1點多了。」

  龐倩:「顧銘夕你越來越沒救了。今晚我不去你那兒了,你早點睡覺吧。」

  「不行。」顧銘夕抬頭看她,眼神不容置疑,「馬上就要期中考試了。」

  龐倩說:「就一回沒關系的,我看你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她幫顧銘夕把書塞進書包裡,又將書包背到他肩上,幫他把運動衣的衣袖拽出來,整理得服帖一些。

  顧銘夕還是搖頭:「不行。」

  「為什麼呀?」

  「龐龐,我就快搬家了。」他沒有正面回答她的問題,只是聲音低低地說著,「晚上你來吧,今天的作業有些難的,我不給你講,我怕你不會做。」

  龐倩沉默了,背起書包與他一同往球館外走,問:「那你睡得不夠怎麼辦?」

  「沒事。」顧銘夕說,「我回去的車上可以瞇一會兒的。」

  走到校門口時,一輛自行車從他們身邊快速地掠過,那是一輛專業級別的自行車,車把很低,謝益彎著腰伏在車上,回頭朝龐倩和顧銘夕揮手:「拜拜!」

  10月中旬,氣溫低了許多,但謝益身上卻穿著短袖,他把外套系在腰上,騎行時,臀部偶爾會抬離自行車,那車的速度真快,龐倩還沒來得及說聲拜拜,謝益就像陣風似的沒影了。

  她不會再像初一時那樣,在顧銘夕面前說「謝益太酷了」,她只是癡癡地望著那個少年消失了的街道拐角,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說:「走吧,顧銘夕。」

  回去的公車上,他們有座。顧銘夕說自己睡一會兒,龐倩訓練累了,也把腦袋靠在他肩上,閉上了眼睛。

  她一點兒也沒覺得這樣的舉動有什麼不妥,公交車開啊開,她很快就在顧銘夕的肩頭睡著了。而顧銘夕,卻慢慢地睜開了眼睛。

  他看著車窗外晚高峰的繁忙街道,所有的人都行色匆匆,面上透著疲憊的神情。顧銘夕知道,自己和他們也是一樣。

  這的確有些可悲,但生活大概就是這個樣子的,有多少人能像謝益那樣自由自在、無拘無束?

  尤其是他,顧銘夕,他這輩子最大的目標,其實就是讓自己能夠像大多數人一樣地生活。

  謝益是特別的那一個,但顧銘夕一點也不想特別。

  期中考試時,龐倩的成績有了些微的進步,她考了全班倒數第六。

  謝益知道了她的分數,說這個成績在8班應該是中等偏下一點點,絕對不至於墊底。龐倩又去問了鄭巧巧,鄭巧巧也說,龐倩的分數要是在5班,就是中等水平。

  龐倩更加肯定,她會被分到可怕的2班,就是因為顧銘夕。

  顧銘夕考了年級第三。

  對於這個名次,他嘴上不說,但是龐倩知道,他有些失望。顧銘夕已經很拼命,但依舊沒有超越肖郁靜和吳旻。

  肖郁靜在2班就像是個異類,她並不冷漠,臉上一直掛著微笑,待人接物客氣而有禮貌。但是在班裡,顯然,她的人緣並不太好。

  龐倩覺得,男生疏遠她,是因為她成績實在太好,給了他們很大的壓力。而女生疏遠她,就更簡單了,肖郁靜家境不錯,衣服都穿得挺好,長得也秀氣,再加上那逆天的成績和渾身洋溢著的高冷氣場,誰吃得消和她一塊兒玩啊。

  肖郁靜似乎很無所謂,每天都是獨來獨往,除了同桌,她也不怎麼和別人說話,成天就是埋頭在座位上不知在幹啥。

  有一次龐倩裝作不經意地經過她身邊,悄悄看了眼她在幹啥,直接被嚇死。

  肖郁靜居然在看一本英語原版小說。

  龐倩對顧銘夕說到這件事時,都快要哭了:「2班太可怕,都是外星人!我要換班啊啊啊!」

  ---

  11月底時,龐倩發現隔壁的502似乎忙碌起來了,每天都有很多人上門來,直到有一天,龐倩看到,有師傅把隔壁的空調拆走了。

  她去顧銘夕家裡做作業時,發現他的房裡凌亂了許多。

  顧銘夕告訴她,他快要搬家了,正在整理東西。

  顧銘夕一家正式搬走是在12月上旬的一個周末上午。

  因為顧國祥的職務關系,他要搬家,廠裡有的是人來幫忙。一輛金屬公司運貨的箱式卡車停在樓下,廠裡的職工一撥一撥地上樓來,幫著把一些需要繼續用的家具、家電搬下去,還有李涵整理出來的一箱箱衣物用品。

  外面吵吵鬧鬧了一個早上,龐倩卻只是悶在被窩裡睡覺,這幾天有冷空氣,外面好冷啊,還是被窩裡暖和。

  龐水生也去隔壁幫忙了,金愛華進來叫龐倩:「倩倩,銘夕找你。」

  龐倩把頭縮到了被子裡:「跟他說我在睡覺。」

  「都幾點了你還不起來,銘夕要搬走了,你不去和他說說話!」

  「有什麼好說的,天天在學校見著呢!」龐倩就是不把頭露出來,「煩死了,我要睡覺!」

  到中午的時候,隔壁突然就安靜下來了,龐水生搬著個大紙箱到了龐倩房裡:「還沒起?!」他把紙箱擺在地上,「喏,銘夕說這些東西都送給你,說都是你喜歡的。」

  龐倩一下子就坐了起來:「顧銘夕呢?」

  「都下去啦,車子快開了吧。」

  龐倩掀開被子就下了床,穿著棉毛衫褲奔到了主臥的陽台上。

  她打開窗,趴在欄桿邊,冷風一下子就刺痛了她的臉頰,她看著樓下那輛龐大的卡車,幾個人正在最後裝箱。她看到了顧銘夕,一個工人正在幫他上車——卡車的載人車廂很高,需要拉著扶手才能上,顧銘夕被別人托著腰送上了車,坐在車窗邊,他突然抬頭向5樓望來。

  龐倩也不知怎麼想的,一下子就蹲了下來,藏在了欄桿後。

  然後,樓下就響起了卡車巨大的引擎發動聲。由近及遠,龐倩終於站了起來,看著那輛載著顧銘夕的車駛離了金材大院。

  她呆呆地看了許久,龐水生拿著外套去給她披上時,發現自己的女兒早就已經哭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