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章 乒乓選拔

  肖郁靜說自己像一只南非小羚羊,看著個子小小的,很溫順,跳起來卻可以超過3米高。

  在軍訓的過程中,龐倩終於明白,肖郁靜為何會用小羚羊來形容自己。

  她很靈動,但是她的那種靈動並不張揚。她看似嬌弱,體力卻相當好,站軍姿半小時,好幾個男生女生喊了報告出列休息,她都是身姿挺拔地站在那裡,紋絲不動。

  肖郁靜似乎沒有認識的人,很少與人說話,大部分時間都是一個人靜靜地坐在角落裡。這個女孩絕對不是像她的外表看來那樣文靜——龐倩暗地裡觀察著她,在心裡做了這樣一個結論。

  軍訓的內容不外乎站軍姿、起步走、正步走、打軍體拳、唱軍歌之類,有很多練習的項目,顧銘夕都無法參與。

  比如練習正步走時,教官分步驟教動作,會叫一排學生練擺臂,一二,一二,一二……這個時候,顧銘夕就只有站得筆直地在邊上看著了。

  (2)班的學生都挺友善,至少在龐倩看來,他們似乎挺快地就接納了顧銘夕,不像初一入學時那樣,有很多同學都不敢和他說話。

  軍訓間隙休息的時候,有幾個男生去上廁所,會過來問問顧銘夕要不要一起去,龐倩一開始以為是戴老師安排的,後來發現不對,來問的男生有7、8個,她才知道,他們是自發的。

  甚至,還有幾個小女生來找顧銘夕聊天,其中有個女生長得挺好看,頭髮留得特別長,在腦袋後面扎了一個麻花辮,她坐在顧銘夕身邊,一臉溫柔地問這問那,偶爾還會掩著嘴巴笑。

  龐倩拿著水壺走到顧銘夕身後,顧銘夕沒有看到她,正在認真地回答那個女孩的問題:「……數學啊,我是滿分,物理扣了2分,化學滿分,英語扣了4分……」

  炫耀……龐倩在心裡哼哼冷笑,那女生一臉崇拜地說:「你好厲害啊,那你為什麼不去考廣程中學呀?」

  顧銘夕說:「我語文成績不夠好,我用腳答卷的,寫字速度沒你們快,寫作文又比較花時間,所以每次考試時的大作文都寫得不好……」

  「顧銘夕!」

  顧銘夕聽到龐倩的聲音,轉過頭來,龐倩把水壺在他面前晃晃:「喝水嗎?」

  「……」

  因為軍訓,顧銘夕穿著球鞋,如果想要自己喝水,就得脫鞋,一會兒還得龐倩幫他系鞋帶。如果不脫鞋,就得龐倩餵他喝水,兩相權衡下來,顧銘夕回答:「不用了,我不渴。」

  龐倩的眼睛瞇了起來,顧銘夕一天才喝了多少水啊,這麼大的太陽,大家都在操場上曬著,別人都喝了4、5瓶水了,他上午喝了一瓶,下午的才喝了一半。

  龐倩說:「你不喝我倒了。」

  顧銘夕有些不解地看著她,邊上的女生居然插嘴說:「顧銘夕,一會兒你要是口渴了,我幫你去灌水!」

  龐倩的眼睛已經瞇成了一條線。

  顧銘夕終於捕捉到了龐倩「不開心」的眼神,他綻開了笑:「幹嗎倒了啊,去灌個水還得跑老遠呢,我把它喝了吧。」

  他正說著,麻花辮女孩驚喜地叫起來:「哇,顧銘夕,你有兩顆虎牙哎,好可愛哦!」

  龐倩已經把水壺遞到了顧銘夕嘴邊,她斜著壺身慢慢地餵著他,邊上的女生悄悄地打量著他們。龐倩突然使了壞,水壺一斜,水就嘩啦啦地倒了出來,顧銘夕來不及躲,臉上、脖子和迷彩服前襟都被弄濕了,還被水嗆得咳嗽了幾聲。

  他的樣子很狼狽,龐倩卻無辜地看著他,說:「對不起,手抖了一下。」

  顧銘夕知道她是故意的,他氣呼呼地瞪著她,龐倩沖他做了一個鬼臉,滿足地拿著水壺轉身跑了。

  麻花辮女孩皺著眉頭看著龐倩的背影,小聲嘟囔:「她怎麼這樣啊。」

  見顧銘夕衣服濕了,她拿出紙巾想幫他擦,顧銘夕直接站起來躲開,說:「不用擦了,天氣熱,很快就乾了。」

  女孩有些失望地縮回了手,問:「剛才那個同學,是你女朋友嗎?」

  她問得那麼直白,顧銘夕當然否認:「不是。」

  「我看你們關系很好呢,來去都一起的,軍訓時還一塊兒聊天,在教室都是同桌。」

  「啊,是啊。」顧銘夕覺得有汗水滑下了臉頰,他扭著脖子在肩頭蹭蹭,說,「我和她從小一起長大的,我們是鄰居,她就像我妹妹一樣。」

  ……

  好不容易熬到訓練結束,龐倩已經快要累趴下。和顧銘夕一起走出校門時,她轉個彎就進了一家小賣店,趴在冰櫃上挑起了雪糕。

  很糾結地選了一個巧克力蛋筒,龐倩拿去櫃台付賬,剛拿出一張五塊錢,老板就指著邊上站著的顧銘夕說:「這個同學已經付過啦。」

  說罷,他把找錢塞進了顧銘夕的褲子口袋裡。

  龐倩舔著蛋筒,撅著嘴說:「早知道我選個貴的了。」

  顧銘夕抿著嘴笑了起來。

  他們一起走去公車站,龐倩問顧銘夕:「剛才那女生叫什麼名字?」

  「肖郁靜。」

  「……」龐倩一愣,「我說的是後來那個扎麻花辮的。」

  「啊,蔣之雅。」

  龐倩瞥他:「咦?顧銘夕,你把女生名字記得很熟嘛。」

  「男生的名字我一樣記得啊。」

  「欲蓋彌彰!」

  「喂!這個詞不是這麼用的好嗎!」

  回家的公交車上,很幸運的,他們在後排得了兩個位子,大強度地訓練了一天,隨著公車的搖晃,龐倩開始打瞌睡了。

  她的腦袋晃來晃去,顧銘夕看著她向自己靠過來了一點,悄悄地把肩膀湊了過去。龐倩的腦袋碰到了他的肩,身體逐漸放鬆下來,靠在他的肩上睡著了。

  顧銘夕鬆了一口氣,轉頭看向了窗外,年輕的女孩在他肩頭均勻地呼吸著,她的睫毛纖長,小鼻子翹翹的,顧銘夕突然覺得,9站路,太近了。

  有19站路才好呢。

  ---

  E市一中有一個食堂,學生們的午餐不像初中時那樣在教室解決,而是充值飯卡去食堂吃。

  龐倩承擔了幫顧銘夕打飯的工作。兩個人一起排隊到窗口,她遞上兩個飯盒:「一個二兩飯,一個四兩飯。」

  「二兩飯那個,要一塊紅燒大排,一份炒青菜,唔……再一個荷包蛋。」

  「四兩飯那個,要一份鹽水雞腿……顧銘夕,你要番茄炒蛋,還是乾菜刀豆?」

  顧銘夕:「番茄炒蛋。」

  龐倩對著打飯的大師傅笑瞇瞇:「番茄炒蛋,叔叔,給我蛋多一點啊!」

  她端著兩個飯盒和顧銘夕一起找座位時,碰到了一個人。

  「謝益!」

  謝益回過頭,看到龐倩和顧銘夕就揮了揮手:「嗨,螃蟹,顧銘夕!哎你們找個位子,一起吃飯!」

  三個人把飯盒放在一張桌子上,龐倩又跑去打來兩碗免費湯,一碗放在顧銘夕面前,想了想後,她把另一碗給了謝益。

  謝益又給推了回來:「你自己喝,我喝飲料。」

  龐倩沒有勉強他,三個人一起吃飯,邊吃邊聊。食堂的桌椅對顧銘夕來說,吃飯還算方便,他的右腳擱在桌上,腳趾夾著筷子,低著頭到飯盒邊,飯菜就被他撥進了嘴裡。

  龐倩已經知道謝益在高一(8)班,一中是全高中部,每個年級有8、9個班級,學生並不少。

  「你班裡有我們以前的同學嗎?」龐倩問謝益,謝益搖頭:「一個都沒有,我那天看了花名冊了,咱們以前6班的,考進一中的只有五個,凌濤在4班,王晨飛在9班。」

  「啊,都不熟哎。」龐倩略有些遺憾,「孫明芳都沒考好,她也是填了一中的,分數不夠,調劑到普高去了。哎顧銘夕,簡哲是不是也填了一中?」

  顧銘夕點頭:「嗯,差了3分,沒考上。」

  「真可惜,他成績向來比我好。」

  謝益說:「知道不,你們2班最臥虎藏龍,聽說這一屆考進一中的前五名全在2班。」

  龐倩一愣:「難道2班是快班?」

  「那我不清楚,但不會那麼巧吧。」謝益說,「前五名啊,全在一個班,到時候摸底考就知道了。」

  龐倩心裡突然起了一個不詳的預感,她想到了那次英語自我介紹,班裡絕大部分同學的口語都很棒,她都不太聽得懂。老天!她不會又是因為顧銘夕而被「恩准」進了2班吧!

  吃完飯,龐倩和謝益一起去洗飯盒,顧銘夕在食堂外面等他們。

  水槽邊都是人,排隊時,謝益對龐倩說:「剛才顧銘夕在,有件事我不好問你。螃蟹,你有沒有興趣加入學校乒乓球隊?」

  「啊?!」龐倩驚訝極了,「我?我那麼菜鳥的!」

  「你已經不算菜鳥啦,我昨天還去隊裡打了一下,你知道啊,乒乓球是一中的特色嘛,結果隊裡水平好的真沒幾個,你上陣絕對不會墊底。」

  龐倩心動了:「怎麼加入呀?」

  「要報名,然後會有個選拔賽,大概錄取比例三比一,並不難。」

  龐倩眨眨眼睛:「你覺得我能過選拔賽?」

  「你用你的螃蟹發球去吃他們!」謝益笑著說,「橫行霸道,所向無敵!」

  龐倩:「……」

  龐倩是個行動派,第二天就按照謝益的提示遞交了報名申請。

  對於她的行為,顧銘夕不予置評,他只是說:「到時候,我去看你比賽。」

  軍訓最後一天的閱兵式,顧銘夕沒有參加,他在方陣裡太過醒目,不利於班級爭名次,盡管戴老師讓他參加,但顧銘夕還是自動退出了。

  他坐在操場邊的看台上做一個合格的觀眾,看到龐倩走在隊列裡,她個子不高,在那一排由矮到高裡排倒數第二。

  她走得很賣力,精神抖擻,小胸脯驕傲地挺著,瞧著倒是有模有樣的。

  輪到謝益的班級入場,顧銘夕看到謝益做了旗手,經過主席台時,起步走變成了正步走,謝益「刷」地一展班旗,昂首挺胸地走在陽光下。

  他真的很帥,顧銘夕不得不承認。

  軍訓結束後的第二天,一中乒乓球隊新隊員選拔賽就舉行了,賽制很簡單,報名的84個同學男女分組兩兩對抗,決出42個,再兩兩對抗,決出21個,剩下的9個名額由教練在輸掉比賽的學生裡選。

  顧銘夕去看龐倩比賽,周楠中和汪松也去了,甚至還有蔣之雅。當然,她是跟著顧銘夕去的。

  龐倩很緊張,謝益在場邊指導著她:「你相持球不好,盡量用發球去吃她,三拍之內見勝負,過三拍就甭打了,平白浪費體力。」謝益湊近龐倩,「就碰運氣,把角度打刁,對方也緊張,看你這樣還以為你是高手呢。」

  龐倩:「你的意思是我其實是菜鳥?」

  謝益哈哈大笑:「菜鳥倒還不至於,頂多算個菜螃蟹。我和你說啊,你乾脆學鄧亞萍打球,氣勢上壓倒人家,螃蟹,你可是我徒弟,別給師父丟臉。」

  龐倩臉紅了:「那我輸了怎麼辦?」

  「輸了就輸了唄,反正以後我在隊裡,你想打球就來找我。」謝益把球拍遞給她,「用我的拍,反正你不認拍,我的拍肯定比學校統一的拍子好。」

  龐倩聽了謝益的教誨,雄赳赳氣昂昂地上了場,她先發球,學著謝益的樣子吹吹球拍,突然「呀」地尖叫了一聲,把球台對面的女孩嚇了一跳。

  然後,她就把球發出去了。

  就是謝益教她的發球技巧,拍子輕輕一拉,小球帶著轉兒地擊在了角落裡,那女孩連動都沒動。

  「呀呀!」龐倩握著拳頭尖叫一聲,蹦來跳去,頗有職業乒乓球運動員的風范。

  謝益在旁邊差點笑昏過去,顧銘夕看的一頭汗,嘴角都抽起來了。汪松在他身邊說:「真沒看出來啊,小倩打球是這麼有風格的。」

  顧銘夕:「……」

  第一場球,對手幾乎是被龐倩嚇輸了的,龐倩歡天喜地地下了場,與謝益擊了下掌,然後就跑到了顧銘夕身邊。

  她喝了半瓶水,開心地說:「顧銘夕!我贏了!」

  蔣之雅在邊上撇撇嘴:「你叫得整個球館都聽得到啦。」

  龐倩揚起下巴:「這叫氣勢,你不懂。」

  可是第二場球,龐倩的氣勢就不管用了,對手女孩顯然球技比她高超,球風又穩健,龐倩的尖叫聲嚇不倒她,也不能在三拍內拿下她,很快就輸了比賽。

  她垂頭喪氣地把球拍還給謝益,謝益說:「沒關系,不是還有9個名額麼,我幫你在教練那裡爭取爭取。」

  顧銘夕看著龐倩,她眼睛紅紅的,真有點輸不起的樣子,他歎了口氣,說:「別傷心了,勝敗乃兵家常事,你本來就沒練過,打進第二輪已經很好了。」

  龐倩郁悶地看著他,顧銘夕想了想,趁著沒人注意,他在她耳邊輕聲說:「過些天我送你一塊好點兒的乒乓球拍吧,你好好練。明年,老隊員退隊了,你再來試試。」

  龐倩:「好的乒乓球拍很貴的。」

  「唔……」顧銘夕說,「就當是預支明年的生日禮物。」

  「我今年生日才剛過哎!」龐倩跳起來,「聖誕禮物還差不多!」

  「好吧,聖誕禮物。」顧銘夕對著她笑起來。

  結果,還沒等顧銘夕去買來乒乓球拍,謝益已經給龐倩帶去了一個好消息,她被乒乓球隊錄取了,占了那九個名額中的一個。

  龐倩心情好到爆,覺得高中生活簡直太過美妙。但緊接著,她的心情就跌到了谷底。正式上課後,一中給高一新生進行了一場摸底考試。結果出來後,龐倩終於知道了什麼叫做雞頭、鳳尾。

  她終於相信年級前五全在他們班。

  肖郁靜以無懈可擊的語文、英語成績和穩定發揮的數理化成績名列年級第一。第二名是個叫吳旻的男生,而顧銘夕,只是年級第四。

  至於龐倩,初二、初三時,她在源飛中學的快班,始終是全班前20,甚至還進過前十,她已經很久很久沒體會過倒數的滋味了。

  而在一中的(2)班,52個同學,龐倩考了——倒數第一。

  她的成績並不算差,最低的一門課也有70多,但她就是倒數第一。

  初一時的噩夢再次上演,面臨著摸底考試後的第一次家長會,龐倩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