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章 正確的人

A- A+

  寒假後面的幾天,龐倩再也沒見過顧銘夕。趁著雙方父母上班的時候,她給他打電話,顧銘夕告訴她,他回到家的當天晚上,李涵就從老家回來了,這幾天她已經恢復上班,每天還搭著顧國祥的車去廠裡。

  龐倩不敢問顧銘夕,他的爸爸媽媽今後打算如何,顧銘夕自己倒說了出來。

  「他們和好了,我爸爸保證,以後不會再犯。我媽媽原諒了他。」

  他沒有多說,只有這句話。

  龐倩心裡對顧國祥已經有了成見,潛意識裡不太相信,但聽顧銘夕語氣平靜,她也不再說什麼。

  畢竟,她總是希望他能擁有穩定、和睦、美滿的家庭生活的。

  二月中旬,開學了,龐倩愉快地騎著自行車去學校,還沒進校門,她就見到了人行道上那個特別的身影,隔著老遠,龐倩大聲喊:「顧銘夕!」

  顧銘夕回過頭來,看到她後就笑了起來。龐倩將車騎到他身邊,跳下車,先看他的鞋——單鞋,還穿著襪子。她很滿意,四下張望了一下,問:「咦,你怎麼是從這兒走過來的,車站不是在那兒嗎?」

  她指著相反的方向,顧銘夕脖子上掛著公交卡,說:「我沒轉車,後面那段路是走過來的。」

  龐倩推著車與他一同往學校裡走,問:「要走多久?」

  「半個小時吧,快的話,20多分鍾就夠了。」

  龐倩想了想,說:「這一段路上是不是要經過重機廠?」

  「對。」

  「那裡好亂的。」龐倩說,「我覺得你還是坐公車安全一點。」

  重機廠是E市一個類似城中村的所在,充斥著大量的外來務工人員,環境差,小廠多,治安狀況一直不好。

  顧銘夕笑了一下,說:「後面那輛車,我基本上擠不上去的,有一次等了三輛都沒擠上去,褲袋裡的錢反倒被偷了,所以還是走路算了。」

  「那裡小偷特別多!」龐倩歎氣,「你還是要注意安全,要是能有人和你一起上學就好了。」

  正聊著,有人在背後拍了顧銘夕一下。

  「顧銘夕!」

  顧銘夕和龐倩一起回頭,發現是蔣之雅。她笑靨如花,長長的麻花辮一直垂到屁股上,身上穿一件粉色的小棉衣,底下是小喇叭牛仔褲,有彈力的褲子包裹著她修長的雙腿,褲腳邊還有精致的刺繡,一看就是從頭到腳的新衣服。

  「新年好。」蔣之雅對著顧銘夕招招手,又嘟起嘴有些抱怨地說,「顧銘夕,過年你怎麼那麼忙啊,每天都要走親戚,約你出來玩都約不到。」

  龐倩嘴角抽抽,瞟一眼顧銘夕,他過年時明明一點都不忙,每天都是一個人待在家,哪有什麼親戚要走。

  顧銘夕說:「我親戚多嘛,而且我家又住得遠,出來一趟也不方便。」

  蔣之雅說:「那我可以來接你的呀,我還沒去你家玩過呢!」

  一邊走,一邊說,蔣之雅突然看向龐倩:「螃蟹,你的車是要停去教學樓嗎?」

  龐倩一愣,這才發現她已經推著自行車在往教學樓走了,而自行車棚早就過了頭。

  顧銘夕在邊上低低地笑了起來,龐倩瞪他一眼,推著車轉身就跑了,才走兩步,她突然回頭叫起來:「顧銘夕,你等我一會兒,我和你一起上去!」

  顧銘夕點頭:「好。」

  蔣之雅小聲嘟囔著:「同桌一天還不夠啊,上樓還要一起。」

  顧銘夕問:「你說什麼?」

  她立刻又笑起來:「沒什麼。」

  龐倩還沒有回來,顧銘夕和蔣之雅在教學樓門口等她,兩個人隨便聊了幾句後,蔣之雅問顧銘夕:「說起啦,螃蟹真的不是你女朋友嗎?」

  顧銘夕搖頭:「不是。」

  「那……你有女朋友嗎?」

  「沒有。」顧銘夕截斷後路,提前回答,口氣正義凜然,「我覺得高中生不該談戀愛,應該以學習為主。」

  蔣之雅愣愣地看著他,他們身邊突然傳來一個小小的笑聲,顧銘夕轉頭看去,肖郁靜背著書包走進教學樓,見顧銘夕紅著一張臉在看她,她說:「Mr. Ostrich, As long as you meet a right person, Love is a beatiful thing, which has no tradi with your study.」(鴕鳥先生,只要你遇著一個合適的人,愛就會是一件美麗的事情,與你的學習沒有矛盾。)

  她的發音真美妙,語音也是脆脆的很動聽,蔣之雅聽了個一知半解,顧銘夕倒是全聽懂了。這時,龐倩背著書包向著他們跑過來,馬尾辮在腦袋後面甩來甩去,她歡快地喊:「我來啦!」

  肖郁靜看到她,又意味深長地看了顧銘夕一眼,笑瞇瞇地進了教學樓。

  這一下子,顧銘夕臉更紅了。

  到了教室,龐倩和顧銘夕在課桌後坐下,龐倩問他:「蔣之雅放假時約你出去玩呀?」

  「嗯。」顧銘夕點頭,「說是去逛步行街的廟會,連著兩天打電話來。」

  「你幹嗎不去?」

  顧銘夕奇怪地看她:「我幹嗎要去啊?」

  「你待在家也不嫌無聊,有人找你玩,出去走走多好。」龐倩皺皺鼻子,趴在課桌上看他。

  顧銘夕正在用腳收拾書包,他穿著露趾襪,拿東西著實覺得不舒服,就想趁著龐倩不注意時把襪子脫掉,可是才扯住了襪邊,他的腳踝就被龐倩抓住了。

  「不許脫。」她瞪著他,「好不容易病好了,你又想去掛水啊!」

  顧銘夕看了她一會兒,妥協了:「好啦,你放手,我不脫就是了。」

  龐倩鬆了手,又說:「其實,顧銘夕,有人找你出去玩,你要是覺得不太方便,你就給我打個電話,我也能陪你一起去。」

  顧銘夕雙腳夾著書包往抽屜裡塞,頭也不抬:「你不是不喜歡蔣之雅麼。」

  「我哪有不喜歡她。」龐倩有點尷尬,「我只是和她不熟。」

  顧銘夕笑了:「你那天還嫌她頭髮長。」

  「我,我……」龐倩狡辯,「我爸爸說,女人頭髮長見識短,你沒聽過嗎?蔣之雅那頭髮解開了都到大腿了,也不知道她怎麼洗頭的。」

  顧銘夕只是笑。

  龐倩坐了一會兒,拿筆戳戳顧銘夕的腰:「哎,顧銘夕,你喜歡長頭髮女孩還是短頭髮女孩?」

  「……」他沒答。

  「問你哪!」

  「長頭髮。」他扭頭看她,眼神柔柔的。

  龐倩很小聲地問他,眼裡閃著八卦的光:「那……顧銘夕,你有喜歡的女孩嗎?」

  這一次,顧銘夕眨了眨眼睛,點頭,清晰地吐出一個字:「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