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章 莫名其妙

  龐倩又一次練球心不在焉,和鄭巧巧打了一陣子後,觀戰的謝益叫停了她:「螃蟹,你別打了,你要有事就先走,別在這兒浪費時間。」

  龐倩愣愣地站在那兒,說:「我沒事呀。」

  「沒事你打成這樣。」謝益皺眉,「你先休息會兒吧,我和鄭巧巧打。」

  龐倩垂著腦袋走到場邊,總覺得渾身不得勁,乾脆放下拍子開始跑圈。

  她沿著運動館的外圍跑著圈,直跑得全身冒汗,一張臉都蒸得紅通通的。跑了幾圈後龐倩叉著腰走回球桌邊,拿起水瓶大口喝水,謝益突然奪下了她的瓶子,嚴肅地說:「剛劇烈運動完,不要這麼猛地喝水,要小口喝。」

  龐倩喘著氣看他。

  鄭巧巧走到龐倩身邊,關心地問:「小螃蟹,你今天怎麼啦?」

  龐倩不答,謝益問:「和顧銘夕吵架了?」

  「沒有!」龐倩小聲說,「就是……今天顧銘夕怪怪的,整一天都在思想開小差,考試時題目都沒做完,我挺擔心他的。」

  謝益問:「是因為昨晚那期節目嗎?」

  龐倩眨眨眼:「你也看啦?」

  「嗯,每個班老師都通知了呀,估計全校都看了吧。」謝益聳聳肩,「說實話,我說不了『這沒什麼』之類的話,有點兒站著說話不腰疼的意思。我想,顧銘夕心裡應該是有點不開心的,螃蟹,你該多陪陪他。」

  龐倩著急地說:「我知道。但是,我現在和他住兩個方向了,我也不能陪他回家呀。」

  「沒事啦,你也不用太擔心,我相信顧銘夕應該很快就會OK的。」謝益笑得燦爛,拿起龐倩放在球台上的球拍遞給她,「再練會兒,差不多就回家了。」

  龐倩練完球回到家時已是晚上7點多,看她進門,龐水生著急地迎出來,問:「倩倩,你有沒有和銘夕在一起?」

  龐倩驚訝地看著他:「沒有啊,今天禮拜四,我要練球啊。」

  「那你知道銘夕去哪裡了嗎?」

  「顧銘夕?他放學就走了呀,5點半,頂多5點40分的時候,我看著他走了的。」

  龐水生奔向電話機:「我去和他媽媽說一聲。」

  龐倩跑到父親身邊,問:「爸爸,怎麼了?顧銘夕不見了?」

  「嗯。」龐水生撥著號碼,「他平時都是6點半到家的,今天到這時候還沒到家,也沒往家裡打電話。」

  龐倩懵了。

  他們都沒有心情吃晚飯,胡亂地吃了一點後,開始等電話。

  到了晚上8點多,龐水生忍不住又給李涵打電話,她守在家裡,不敢出去,說顧銘夕還沒有回來。

  龐水生當機立斷:「你在家等著,我出去找。」

  頓了一下,他問:「國祥呢?」

  「他……」李涵說了實話,「他沒回來。」

  「你打過他電話嗎?」

  「打了,關機。」

  「……」龐水生不再多問,「我帶著手機呢,有消息你直接打我手機,我出去找銘夕。阿涵,你不要急,銘夕是個懂事的孩子,他不會有事的。」

  見父親要出門,龐倩也抓起了車鑰匙:「爸爸,我和你一起去!」

  龐水生瞪她:「你去幹什麼?」

  「我知道顧銘夕平時會往哪兒走。」龐倩著急地說,「有些地方你們都不知道的!」

  龐水生想想也是,見女兒神情堅定,就說:「你自己也要注意安全。」

  「嗯!」

  龐水生和龐倩一起騎著車到了一中,學校裡的高三生還在晚自修,龐倩進校去轉了一圈,沒有發現顧銘夕的身影。

  出來後,她提議去學校邊的小公園看看,以前她時常和顧銘夕去那裡逛。

  父女兩個進了公園,天色已晚,鍛煉的人和攤販早已散去,公園裡靜悄悄的,龐倩騎著車一路地喊:「顧銘夕!顧銘夕!」

  10分鍾後,他們確定顧銘夕不在這裡。

  龐水生問龐倩,顧銘夕回家是怎樣的軌跡,龐倩一拍腦袋:「他肯定沒坐車,是走著去坐263路的,要走半小時,中間還要經過重機廠!」

  「重機廠?」龐水生沉吟了一下,說,「那我們沿著他走的路騎過去,順便問問別人,銘夕沒胳膊,興許能有注意到他的人。」

  龐倩跟著父親一路尋找,她始終在喊他的名字:「顧銘夕!顧銘夕——」

  他們沿路問了幾個小店老板,有些說沒見過這麼一個人,有些說有印象,這個無臂的男孩子時常會背著書包往這兒過,但是這一天,就是沒人看到顧銘夕的行蹤。

  他們一直經過了重機廠,騎到了263路的車站,龐倩推著自行車站在路邊,茫然地四處看。已經是晚上9點半,顧銘夕還沒有回家,他到底在哪裡?

  龐水生抬手擦了擦女兒的眼睛:「哭什麼呀。」

  被父親說破,龐倩再也忍不住,嗚嗚嗚地大哭起來。

  她害怕極了,這是從未發生過的事,重機廠那裡很亂,小偷遍地,流氓橫行,時常有老鄉糾集打群架的事發生,新聞裡播過,以前還死過人。

  她的顧銘夕就這麼不見了,一點音訊都沒有。以前,他因為下雨、老師留他,或是被龐倩拖著出去玩而晚回家,都會找個公用電話亭給家裡打電話報平安,他是這個世界上最聽話、最乖巧、最讓人放心的好學生、好孩子,從來沒有過這樣的銷聲匿跡。

  龐倩站在街邊嚎啕大哭。龐水生大聲喝斥了她,喊她騎車往回再找一遍,騎了才5分鍾,他的手機響了。

  李涵告訴他,顧銘夕回家了。

  龐水生重重地吐了一口氣,轉頭看著自己淚眼婆娑的女兒,說:「銘夕已經平安到家了,咱們也回家吧。」

  龐水生告訴龐倩,顧銘夕給李涵的晚歸理由是他突然想去新華書店看書,看著看著就忘記了時間,所以回去晚了。李涵和龐水生都相信顧銘夕的話,但是龐倩一點都不信。

  晚上,龐倩做作業一直做到了凌晨1點半,差點趴在桌上睡著。天亮後她昏昏沉沉地起來,昏昏沉沉地騎著車去了學校。

  顧銘夕已經在位子上了,龐倩見到他後,把書包往桌子上一甩,屁股重重地坐下,從書包裡掏東西的時候,課本、鉛筆盒把桌子打得啪啪響。

  顧銘夕扭頭看了她一眼,沒說話。

  整整一個上午,兩個人都沒有對對方說話。連著英語課時,戴老師要同桌之間練習對話,龐倩也當做沒聽到,趴在桌上拿支筆戳本子。

  戳戳戳,戳戳戳,本子被她戳出許多小洞,顧銘夕就在邊上悄悄地看她,然後低下了頭,顧自讀起英語課文來。

  聽到他那字正腔圓的發音,龐倩更郁悶了。

  上午的課結束,同學們准備去食堂吃午飯,顧銘夕雙腳夾著飯盒放到桌上,又取出飯卡,腳往上一抬,就把飯卡咬在了嘴裡。他站起身彎下腰,用臉頰和肩膀夾住了飯盒,直起身後就顧自走出了教室。

  龐倩看著他的背影,徹徹底底地傻眼了。

  這是怎麼回事嘛!他這是惡人先告狀嗎?顧銘夕他居然鬧脾氣了!

  可是,他鬧的哪門子脾氣啊!她龐倩都還沒找他算賬呢!

  龐倩拿著飯盒追到食堂,顧銘夕已經在排隊了,他站得筆直,一直歪著頭夾著個飯盒,龐倩不聲不響地排在了他那支隊伍的末尾,眼睛一直盯著顧銘夕的背影。

  輪到顧銘夕時,他略微彎腰,鬆開臉頰,把飯盒擱在窗台上,又把嘴裡的飯卡擱在飯盒上,對著裡面的師傅點了飯菜。

  有人快速地跑過龐倩身邊,身後的麻花辮甩得歡快。

  師傅把裝了飯菜的飯盒遞了出來,飯卡也刷過了,顧銘夕低頭重新咬起飯卡,正在考慮要怎麼拿飯盒時,蔣之雅將窗台上的飯盒拿在了手裡。

  「顧銘夕,我幫你拿。」她嬌滴滴地說。

  顧銘夕咬著飯卡說不了話,蔣之雅又貼心地從他嘴裡拿下了飯卡,顧銘夕低聲說:「謝謝。」

  他們經過了龐倩身邊,顧銘夕始終低著頭,龐倩愣愣地看著他,然後,她突然就跨出了隊伍,攔在了他的面前。

  「顧銘夕。」龐倩喊他,顧銘夕停下腳步,靜靜地注視著她。

  龐倩說:「我想吃炒麵,你陪不陪我去外面吃?」

  顧銘夕平靜地回答:「我已經打了飯了。」

  「可以帶回家,熱一下,晚上也能吃。」

  「那就不新鮮了。」

  「那就倒掉!」

  「浪費糧食不好。」

  龐倩眼圈紅了:「你幹嗎呀?」

  她委屈地看著他,又問了一遍:「顧銘夕,你幹嗎呀?」

  顧銘夕重新低下了頭:「我沒幹嗎,我去吃飯了。」

  蔣之雅一直拿著飯盒等在邊上,顧銘夕走過了龐倩身邊,食堂隊伍狹窄,他空垂的衣袖還拂過了龐倩僵硬的手臂。

  龐倩心裡只剩下了一個念頭:糟糕,顧銘夕發神經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