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章 左鄰右你

  他又在炫耀!

  龐倩氣得牙癢癢,恨不得把飯盒丟還給他,終於還是忍下了,說:「顧銘夕,你說兩句誇誇我會死啊!」

  顧銘夕想不出龐倩哪裡值得誇,眨眨眼睛,說:「摸底考也做不得數,到時候期中考再看一下吧,龐龐,你要爭取進年級前150,這樣才有機會考一本。」

  說實話,這個時候的龐倩對高考還沒啥概念,她不像顧銘夕那樣被顧國祥科普過,她只知道本科和專科的區別。一中並不是拔尖的重高,暑假前的高考,高三9個班440多個學生,考上一本線的是120多個,絕大多數都是文理快班的學生,二本線150多個,三本線70多個,剩下來的就是專科線,甚至還有個別成績一落千丈,連組檔線都到不了的。

  在龐倩心裡,能考上本科都是很厲害的了。年級前150名,她想都不敢想。

  她陪著顧銘夕去食堂打飯、吃飯,吃完後又拿著兩個人的飯盒去水槽邊清洗。做完以後,她和顧銘夕一起往教學樓走,進了大門,她看看左邊的樓梯,說:「我幫你拿到4樓吧。」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拿上去。」顧銘夕對她笑笑,抬抬右邊肩膀,示意龐倩把飯盒放到那裡。

  龐倩心裡有點難過,長長的一天,她只有午飯時會和顧銘夕在一起,她總是嘰嘰喳喳地和他說著話,他則是微笑著聽。午飯以後,他們又要回到各自的教室,連著放學後都不再見面。

  再也沒有人在自習課上幫她講題了,龐倩真的很不習慣。

  顧銘夕看她低落的樣子,問:「今天下午你練球嗎?」

  龐倩搖頭:「不練。」

  顧銘夕說:「那放學後,我們一起去小集市坐一會兒吧,我請你吃東西,吃完了再回家。」

  龐倩抬頭愣愣地看著他,一會兒後就彎著眼睛笑了起來,點頭說:「好啊。」

  高二生活就這樣拉開序幕,顧銘夕在火箭班,班裡集結了全年級最好的師資力量和最優秀的學生。他們的學習壓力大得難以想象,一天寫字下來,顧銘夕都覺得自己腳趾頭疼,腰都要直不起來。他不禁想,龐倩若是留在這裡,估計會越來越不開心。

  肖郁靜坐在他身邊,那本來是龐倩的桌子,肖郁靜話不多,大部分時間都在看書、做題,偶爾空下來,她會雙臂交疊趴在桌上,發會兒呆或是小睡一會兒。

  對於顧銘夕生活上的困難,她只是簡單地說了一句話:「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盡管和我說。你不說,我就當你沒問題。」

  後來,她也是這麼貫徹執行的,除非顧銘夕開口向她求助,她二話不說就會幫忙,他要是埋頭自己搗鼓,肖郁靜就當沒看見。

  而龐倩在7班,卻過上了近乎神仙般的生活。

  班裡沒有特別出類拔萃的學生了,龐倩再也不是後進生,心理上的壓力小了許多。連著謝益這樣散散漫漫的一個人,都能拿全班前五。7班的學生來自高一時不同的班,剛開學時難免會有小團體,但經過了一個月,大家就磨合得很不錯了。尤其,班裡還有一個謝益,他簡直就是凝聚所有男女生的那個定海神針。

  謝益幾乎是一呼百應,在他的帶動下,連班裡原先不打乒乓球的同學都開始買拍子練球。謝益是個體育迷,中國男足沖擊02年世界杯的十強賽,他場場不落。每天都在教室裡和幾個男生討論不停。

  國慶節期間有一場最關鍵的比賽,謝益喊大伙兒去他家看球,連著女生都說要去。龐倩雖然不懂球,但她一直對謝益家裡很好奇,拖著鄭巧巧,大著膽子也說要一塊兒去,謝益當然不會拒絕。

  那一天是長假最後一天,高二的學生已經提前上學,放學後,大家興沖沖地往外走,龐倩挽著鄭巧巧激動地說著話,鄭巧巧突然說:「哎,螃蟹,顧銘夕在那兒。」

  龐倩轉過頭,就看到顧銘夕背著書包站在教室外的角落裡。她對鄭巧巧說:「你先去車棚裡等我,我很快就下來。」

  顧銘夕看到7班的一群學生成群結隊地往樓下走,很多人經過他身邊時都好奇地看他一眼。龐倩走到他面前,臉上滿是興奮的光彩,問:「顧銘夕,你找我呀?」

  「你們這是要去哪?」他已經看出了端倪,「是要一起出去玩嗎?」

  「不是,我們要去謝益家裡看球。」龐倩說,「我和你說過啊,他家住別墅,說是有一個很大很大的客廳,電視機也特別大,看球會很爽。」

  顧銘夕皺起眉:「你什麼時候喜歡看球了?」

  「我……」龐倩臉紅了,小聲說,「我就是去湊湊熱鬧。」

  這時,謝益剛和幾個男生一起出來,看到顧銘夕和龐倩,笑著問:「顧銘夕,螃蟹晚上去我家看球,你要不要一起來?」

  顧銘夕搖了搖頭:「我不去了,我家住得遠,晚了回家不方便。」

  謝益笑笑,揮揮手說:「那我先下去了。」

  龐倩一直在看他離開的背影,顧銘夕默了一會兒,問:「那你晚上怎麼回家?球賽結束都快10點了。」

  龐倩回過頭來,說:「騎車呀,謝益家離我家不遠,有幾個男生是順路的,他們說會先送女生回家。」

  顧銘夕垂下眼睛,低聲說:「女生這麼晚還在男生家裡,不安全的。」

  龐倩奇怪地看著他:「我以前天天都在你房裡待到很晚哎。」

  他難以反駁。

  龐倩說:「好啦,我要下去了,你找我有事嗎?」

  「沒事。」顧銘夕眼神莫測地看了她一眼,本來想要告訴她的一個消息,已經不打算說了。

  這一晚,龐倩第一次來到了謝益的家,那是一幢獨門獨院的大別墅,簡直可以用金碧輝煌來形容。謝益的爸爸媽媽很好客,為二十幾個孩子准備了豐盛的自助晚餐。龐倩見到了謝益養的兩條狗,都是金毛,謝益賴在沙發上看球時,兩條狗就溫順地伏在他的腳下。

  一群人一起看球就是熱鬧,龐倩就算什麼都不懂,也被身邊男生們的熱情感染。謝益家的電視機大得十分誇張,當解說員說到郝海東時,龐倩對謝益說:「我知道他,郝海東,中國最好的前鋒!」

  謝益笑瞇瞇地看著她,說:「咦,螃蟹,你還知道點兒呀。」

  他的語氣裡帶著贊許,龐倩心裡美滋滋的。

  看完球,龐倩和鄭巧巧一起騎車回家,同行的還有兩個男生。平安到家時已經11點,龐水生還沒睡,看到她進屋,說:「女孩子這麼晚回家真不像話。你趕緊打個電話給銘夕,他讓你回來了給他說一聲。」

  龐倩皺緊眉頭:「我幹嗎要給他打電話呀,這都幾點了,他爸爸媽媽都睡覺了吧。」

  龐水生想想也是,就說:「行,那你趕緊洗了睡吧,明天早上我給他打個電話。」

  結果,第二天早上,龐水生忘記了這件事,家裡的電話倒先響了。

  他接起來,是顧銘夕。

  「叔叔,昨天晚上龐倩回來了嗎?」

  龐水生有些過意不去:「回來了呀,回來都11點了,當時太晚了,就沒給你家打電話。」

  顧銘夕語氣裡帶著點兒疲憊,又變得釋然:「哦,沒事,叔叔,我就是來問一聲。」

  顧銘夕放下電話,默默地去衛生間洗漱。

  李涵在廚房裡給他做早餐,而顧國祥,又是一夜未歸。

  吃飯的時候,顧銘夕對李涵說:「媽媽,你給爸爸打個電話嘛。」

  李涵語氣冷冷的:「有什麼好打的。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何必還要自找不痛快。」

  顧銘夕:「可是……」

  「銘夕,不要說了。」李涵看著他,伸手摸摸他的頭髮,「媽媽已經決定了,媽媽也是不想你那麼辛苦。」

  顧銘夕低下了頭,輕輕地歎了口氣。

  秋風刮起的時候,期中考試來臨了。龐倩退步了一大截,只拿了全班第38名。

  她和顧銘夕一起坐在小公園的長椅上,顧銘夕要她把所有的卷子都拿出來給他看。他側過身子,把兩只腳都放在了椅面上,腳趾夾著龐倩的試卷一張一張地看過。

  他對龐倩真是太了解了。她是那種典型的,在高壓和監督下才能學習的學生。初中三年,她在顧銘夕家裡做作業,成績一直是穩中有升,初二結束時,為了能暑假裡去上海看漫展,她發了瘋一樣地學習,甚至沖進了班級前十。初三畢業,為了能讓父親換大房子,繼續和顧銘夕做鄰居,她也是很賣力地考上了重高。

  雖然高一時她在班裡吊車尾,但是她一直被顧銘夕監督著,成績很穩定,可是現在升高二才半個學期,完全沒有人管她了,龐倩就變得老方一帖,顧銘夕看過她的卷子,眉頭皺得越來越緊。

  龐倩倒是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她覺得自己並不是全班倒數,對這個名次還挺滿意。顧銘夕當然不會這麼想,他對著龐倩已經十分有經驗,看過她的錯題就知道她的薄弱點在哪裡,哪個知識點根本就沒聽懂,哪個知識點是一知半解,英語有沒有背,是不是瞎猜的……他全部都知道。

  他有些嚴肅地對龐倩說:「下個月開始,我繼續給你補習。」

  龐倩莫名其妙地看著他:「怎麼補啊?」

  顧銘夕瞪她:「惡補。」

  12月初,住在龐倩隔壁502的一對小年輕搬走了,他們都是金屬材料公司新招的員工,過年以後住進502,住了將近一年,每天清早和金愛華一起趕廠車上班。據說,因為他們表現不錯,公司要把他們安排住到廠邊上的金材新苑去。

  龐倩問父親,那502會有誰來住,龐水生對她擠擠眼睛,說:「到時候你就知道啦。」

  過了一個星期,隔壁有人搬來了,那是一個周末,龐倩睡了個懶覺後,就聽到了隔壁搬動家具的聲音,還有男人們嘈雜的討論聲。

  她裹上厚外套開了門,偷偷地打量對面,502的門開著,有幾個工人模樣的男人正在搬家具進屋,突然,有個人從門裡走了出來,龐倩看到他,差點嚇傻了。

  「龐龐,你起得好晚。」那個少年穿一身羽絨衣,兩個鼓鼓的袖子垂在身邊,正倚在門框上對著龐倩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