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章 不解風情

  愉快的夏令營以一張集體照結束。

  戴老師帶著高一(2)班的同學們爬上了景區的山頂,一大堆人毫無章法地擠在一起,把三位老師擁在中間,嬉笑著拍下了一張集體照。

  不管做什麼,龐倩都是與顧銘夕在一起,拍照時也不例外。她貼在他身邊,比著剪刀手,笑得像天上太陽一樣燦爛。

  這一年的暑假,因為分班,龐倩心裡多少有些惆悵。她與顧銘夕做了十年的同班同學,其中七年半是同桌,想到開學後,他們將走進不同的教室,要說龐倩心裡能捨得,肯定是假的。

  暑假後半階段,趁著父母的工作日,龐倩去顧銘夕家裡玩。顧銘夕一個人在家,吃午飯是比較頭疼的問題,他告訴龐倩,李涵出門前會幫他用電飯煲煮好飯,再幫他燒一、兩個菜,給他留作午飯。

  龐倩說:「那菜不是都冷了嗎。」

  顧銘夕笑笑,說:「夏天嘛,冷菜也沒關系啊,飯是熱的就好了。我沒法子蒸菜,用微波爐也比較麻煩。」

  龐倩抬頭看看他家的微波爐,很是無語,裝修時也不知道顧國祥是怎麼想的,把微波爐掛得那麼高,顧銘夕怎麼可能使用嘛。

  於是,龐倩自告奮勇要為顧銘夕炒菜,她從蔬菜簍裡找到一塊冬瓜,拿著菜刀就切了起來。她切菜時左手離菜刀遠遠的,冬瓜切得一會兒厚一會兒薄,看著動作就很生疏。顧銘夕站在邊上看了一會兒就搖頭了,問:「龐龐,你會炒菜嗎?」

  「我看我爸爸炒過。」龐倩說,「好像挺簡單的啊。」

  顧銘夕:「……」

  他抬腳幫龐倩開了灶上的火,油熱了以後,龐倩大著膽子把切片的冬瓜倒下鍋,「刺啦啦」的一陣響,油星子爆了出來,嚇得龐倩直往顧銘夕身邊躲。

  可憐的冬瓜躺在鍋裡,龐倩遠遠地拿著鏟子戳戳它們,顧銘夕真怕冬瓜會焦掉,乾脆說:「算了,我來吧,你幫我放調料。」

  他站到灶台前,左腳踩地,右腳高高地抬起,腳趾夾著鍋鏟小心地翻炒著鍋裡的冬瓜。因為沒有多余的手去扶住鍋柄,炒鍋被他弄得斜了一些,翻炒時就有幾片冬瓜掉了出來。

  龐倩在邊上探頭探腦:「呀,冬瓜掉出來了!」

  「我知道,就幾片,沒關系的。」顧銘夕聲音沉穩,人也站得很穩,他的兩截空袖子靜靜地垂在身邊,單用一只右腳就把冬瓜炒得晶瑩剔透了。

  他一邊翻炒,一邊說:「龐龐,放鹽。」

  龐倩打開鹽罐舀了一勺鹽,問:「這麼多夠嗎?」

  顧銘夕湊著腦袋看了一眼:「差不多,灑下去好了。」

  一會兒後,他又說:「放味精。」

  「這樣夠麼?」

  「多了,弄掉三分之一。唔……行了,灑下去吧。」

  又一會兒後,他關了火,右腳落了地,轉頭看著龐倩:「好了,你幫著盛一下吧。」

  炒了這麼一個冬瓜後,顧銘夕再也不相信龐倩會做番茄炒蛋和紫菜蝦皮湯了。

  兩個人就著一個炒冬瓜,和李涵留下的一盤毛豆炒香腸丁,扒拉下了兩碗米飯。

  吃飯的時候,龐倩嘗過顧銘夕做的炒冬瓜,驚喜地說:「你炒得很好吃耶,你居然還會炒菜!」

  「沒人幫忙的話,我就搞不定。」顧銘夕笑笑,「畢竟就一只腳能用,做好了菜,我也盛不出來。」

  「那你將來一定要找個會做菜的老婆才行。」龐倩開始為顧銘夕擔心,「像你媽媽那樣,做菜特別好吃。我媽媽就不行,她做菜可難吃了。」

  顧銘夕抿著嘴唇看看她,沒接腔。

  龐倩又扒了幾口飯,問他:「顧銘夕,你爸爸媽媽現在有沒有吵架?」

  他原本清亮的眼眸一下子就黯淡下來,想了想,回答:「吵架倒是沒有,他們現在基本不怎麼說話了。」

  「啊……」

  「我爸爸經常不回家。」顧銘夕的腳趾夾著筷子,撥著碗裡的米飯,聲音低沉,「一個星期,總有三、四個晚上不回來。」

  龐倩問:「他去哪裡了呀?」

  顧銘夕抬頭看她,說:「你說呢?」

  龐倩不吭聲了。

  她雖然才16歲,但對這個問題的答案,心裡還是有數的。

  她問:「他們會離婚嗎?」

  「我不知道。」顧銘夕搖搖頭,「如果離婚,我肯定是跟我媽媽的。但是我真的一點也不希望他們離婚。」

  龐倩心裡實在是氣不過:「你媽媽那麼好,又漂亮又溫柔,你爸爸怎麼能這樣啊!」

  「其實,先不講他們的感情出了什麼問題,我爸對我,不算差了。他供我吃穿,供我念書,周末還供我去外面學畫,那個很費錢。我要買什麼,他基本不會拒絕,每個月給的零花錢也不少。但是……他就是不肯去給我開家長會,也不願和我一起出門。他就是……接受不了我是個殘疾人,還是重殘。」顧銘夕笑了一下,說,「龐龐,有時候我會想,我剛受傷那幾年,我媽媽要是趁著年輕再生一個小孩就好了,我爸爸再有了一個孩子,現在也不會想著要離開我媽媽了。」

  龐倩聽著他的話,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她想起過年時龐水生安慰顧銘夕的話,說:「顧銘夕,他們大人的事,和你是沒有關系的,你千萬別亂想。」

  「我沒亂想啊,我現在能做的,就是多陪陪我媽媽。」顧銘夕露齒而笑,「我沒事啦,我爸爸不喜歡我是事實,我沒胳膊也是事實,我總不能逼著他來喜歡我。我現在只想考一個好學校,好專業,我能做到自力更生,對我媽媽也是一份交代。」

  龐倩離開的時候,顧銘夕執意要送她去車站,兩個人一前一後地走在路上,龐倩見他悶悶不樂,就想要找一個有趣的話題和他聊。

  她說:「你知道麼,厲曉燕前幾天給我打電話,說她答應和汪松交往了。」

  「是嗎?」顧銘夕笑起來,「那汪松不是得高興死啦。」

  「是啊,但是她叫我不要和別人說,怕戴老師知道。」

  顧銘夕挑挑眉毛:「那你還來和我說。」

  「你又不是別人。」龐倩嘻嘻地笑著,還輕輕地拍了下他的背,「我有什麼事兒會瞞著你的呀,只有你會瞞我。」

  「我有什麼事瞞你了嗎?」

  「你喜歡的那個女孩啊。」龐倩說,「這麼久了,你都不肯介紹她給我認識一下,我連她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呢。」

  「龐龐。」顧銘夕突然停下了腳步,叫住了她。龐倩回頭看他,烈日下,他穿著一件淺藍色的襯衫,舒展著肩膀,站得筆直。他的頭髮剪得碎碎的,五官長得很英氣,額頭上滿是小小的汗珠,早就脫了幾年前稚嫩的小男孩模樣。

  顧銘夕已經貼著180高了,比龐倩高了好大一截,她站在他面前,只能仰著下巴看他。她聽到他說:「請你原諒,我無法介紹那個女孩給你認識。因為,她很明確地告訴我,她喜歡別的男孩。在她的心意改變以前,我絕對不會讓她知道,我喜歡她。」

  他很認真地說著這樣一番話,眼神溫柔得叫龐倩心裡產生了一絲錯覺。她竟然感受到自己心裡有一抹酸酸的滋味。想到在顧銘夕的心裡,居然有這樣一個女孩的存在,龐倩心裡真是五味雜陳。

  那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女生?她是不是有著蔣之雅那麼長的頭髮?有著厲曉燕那樣的大雙眼皮?有著肖郁靜那樣清純的臉龐和聰明的頭腦?她一定很特別,溫柔又漂亮,才會讓顧銘夕如此傾心。

  總之,龐倩覺得,自己一定不如她。

  她扯著嘴角呵呵地怪笑起來,說:「顧銘夕,你別搞得這麼誇張,你和她認識多久啊,你有那麼喜歡她嗎?」

  顧銘夕深深地看她一眼,點頭說:「我和她認識挺久了,我真的很喜歡她。」

  ---

  高二開學,龐倩完全不解學校的安排,她被分在了高二(7)班,教室在二樓的最東面,顧銘夕在高二(1)班,教室在四樓的最西面。

  從教學樓正中的大門進去,左右各有一個樓梯,龐倩和顧銘夕一個向東,一個向西,連著上下樓都很難湊到一起。

  值得慶幸的是,她和鄭巧巧分在了一個班,同班的還有謝益和其他幾個乒乓球隊的隊友,龐倩很自然地和鄭巧巧坐在了一起,兩個女孩分外投緣,做了同桌後,變得更加親密。

  更讓龐倩高興的是,開學後的第一次摸底考試,她也就是隨隨便便地一考,名次出來後,竟是班級中游。這簡直讓她欣喜若狂,做了整整一年的全班倒數,從來沒有出過倒數第十,龐倩簡直是夾著腦袋、灰頭土臉地在過日子,分班以後的這個成績大大地增強了她的自信心,讓她知道,原來自己並沒有那麼垃圾。

  吃午飯的時候,龐倩拿著飯盒站在教學樓門口,無數的學生從她身邊經過,她的視線越過人群看到了向他走來的那個人,立刻就揮起了手:「顧銘夕!」

  顧銘夕歪著腦袋夾著飯盒,嘴裡咬著飯卡,肖郁靜走在他身邊,看到龐倩後,對著她笑了一下,沒有說話就先走了。

  龐倩接下了顧銘夕脖子上的飯盒,又拿下了飯卡,有點裝腔作勢地說:「其實你也可以和肖郁靜一起吃飯的嘛。」

  肖郁靜是顧銘夕的新同桌,他們班的班主任依舊是戴老師,龐倩覺得,戴老師是怕顧銘夕再次「學壞」,所以乾脆找了個年級第一來監督他。

  顧銘夕瞅瞅她,說:「真的?那我明天和肖郁靜一起吃飯了。她是和我說過,如果你沒空,她能幫我打飯。」

  「我就是說說的。」龐倩莫名地有些急了,然後就開心地叫起來,「顧銘夕!我摸底考考了559分耶!全班32名!哈哈哈哈哈哈……32名呀!我們班有51個人呢!」

  「多少分?」

  「559!」

  「唔……」顧銘夕掃了一眼龐倩,「龐龐,你確定你要考復旦嗎?你這個成績在我們班,應該還是倒數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