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2 章 非洲手鼓

  燭光映照著龐倩年輕的臉龐,在她面前,顧銘夕閉眼許了願,睜開眼睛後,他吹熄了蠟燭。

  同學們都歡呼起來,龐倩切開了大蛋糕,給所有的同學、老師一人分了一塊。分完以後,她叉了一塊蛋糕到顧銘夕嘴邊,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顧銘夕有些不好意思,龐倩眼睛亮亮地看著他,他終於張嘴吃下了叉子上的蛋糕。

  龐倩笑嘻嘻地問:「好吃嗎?」

  顧銘夕的神情有些靦腆,點頭說:「好吃。」

  龐倩很得意:「我們的演技好吧,你是不是一點兒也沒猜到?」

  顧銘夕:「……」

  周楠中拍拍顧銘夕的肩:「兄弟,剛才真是對不住,就是打水槍那會兒,都是螃蟹出的餿主意。」

  「什麼餿主意啊,不這樣怎麼把顧銘夕一個人騙到房間裡去啊!」龐倩揚著下巴不服氣地說,「我和顧銘夕從小到大的生日都是在暑假裡,從來沒和那麼多同學一起過過,這次很巧哎,夏令營剛好碰上他的陽歷生日,我當然要幫他過啦。」

  汪松逗她:「螃蟹,你對顧銘夕的生日那麼上心,那一會兒的篝火晚會,你是不是該給顧銘夕跳個舞呀。」

  龐倩哼哼一笑:「跳就跳,誰怕誰呀。」

  晚餐以後,在景區裡的一片空曠地帶,工作人員燃起了篝火,放起了音樂。一群學生圍著火堆坐成一圈,蔣之雅是文藝委員,她有一副美妙的嗓音,大方地帶頭唱起了歌。

  有許多人跟著她一起哼唱,到了後來,音樂變得歡快,有幾個膽大的同學站了起來,手牽著手繞著篝火跳起了舞,跳著跳著,加入的人越來越多,連著戴老師都被蔣之雅拉了過去。

  龐倩因為平時一直坐在教室角落裡,成績又是全班倒數,因此,就像初一時一樣,她與班裡許多同學都不熟,最熟悉的大概就是周楠中、汪松和體育課的搭檔厲曉燕了。可是這時候,在火光的照耀下,看著那一張張或熟悉或陌生的臉龐,龐倩心裡還是很感動。

  2班的學生,有一大半會升入兩個文理快班,剩下十八、九個學生會分進其他班級,過了這個暑假,他們就要分開了,也許人生唯一的交集就這麼錯過了。龐倩扭頭看身邊的顧銘夕,他屈膝而坐,下巴擱在膝蓋上,正在看著別人唱歌跳舞。跳動的火焰映在他的眼睛裡,一閃一閃的,他的嘴角帶著微微的笑意,莫名地令龐倩心中一動。

  她拍拍屁股站起來,說:「顧銘夕,我們一起去跳舞吧。」

  顧銘夕抬頭看她,目光裡滿是疑惑,龐倩在他身後拍他的背:「起來嘛,一起來玩啊。」

  顧銘夕沒有再堅持,他站了起來,和龐倩一起走進了圈子裡,龐倩隨著音樂在他面前轉了一個圈,笑著說:「來嘛來嘛,一起跳,很簡單啊。」

  音樂的節奏感很強,大家都是手拉著手,整齊地踢著腿,顧銘夕看著他們的樣子,實在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跳。

  龐倩不由分說就站在了他身邊,左手緊緊地摟住了他的腰,右手牽住了隊伍末端的厲曉燕,顧銘夕只覺得自己一下子就被龐倩帶著往邊上走去,然後就看到他們整齊地踢起了腿。

  一二三,踢左腿,一二三,踢右腿。

  起初,顧銘夕只是機械地隨著龐倩往兩邊走,一次又一次以後,他終於試著像龐倩那樣踢腿,看到他開始跳舞,龐倩高興極了,仰起臉向著他笑,笑得格外開懷,手還在他腰間收了一下。

  顧銘夕又一次紅了臉,幸好,這裡火焰搖曳,每個人都被熱得出了一身汗,沒人會注意到他的心潮澎湃。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音樂聲中居然傳出了一陣鼓聲。那鼓聲相當特別,時而低沉肅穆,時而又激奮亢進,一張一弛之間充滿了爆發力。龐倩像其他同學一樣好奇地回頭尋找著,才發現打鼓的人居然是肖郁靜。

  她瘦瘦小小的身上背著一個鼓,鼓面不大,鼓身的形狀像一個獎杯,上面畫著奇怪的圖騰,還纏繞著麻繩。肖郁靜雙手拍打著鼓面,伴隨著搖頭晃腦,那樣子很是叫人新奇。

  龐倩覺得肖郁靜這個人實在是太神奇了,她投入而沉醉地敲著鼓,驀然抬頭時觸到龐倩的目光,肖郁靜笑了起來,繼而又閉上眼睛快樂地敲鼓。

  在肖郁靜有節奏的鼓聲裡,戴老師和蔣之雅牽起雙手做了一道門,所有的同學排著隊從「門」裡魚貫而過。肖郁靜鼓聲一停下,戴老師和蔣之雅就立刻放下雙手,捉住一條「魚」。

  這是童年時的游戲,大家卻玩得樂此不疲。龐倩和顧銘夕自然也參與其中,龐倩的雙手一直搭在顧銘夕的腰邊,推著他玩游戲,不過他們運氣好,從來沒有被捉到過。被捉到的「魚」要表演節目,高潮出現在汪松被捉到的時候,他清清嗓子,突然對著厲曉燕大吼起來:「厲曉燕!我喜歡你!你願意和我交往嗎?」

  厲曉燕羞得滿面通紅,所有的同學都沸騰了,戴老師年紀輕,這時候也不好打擊學生們的熱情,只能對著汪松說:「你小子下個學期還在我班上哈,到時候我再來找你算賬!」

  龐倩在邊上看熱鬧,喔喔地亂叫,然後又八卦地湊到顧銘夕耳邊說:「我跟你打賭,厲曉燕不會答應的。」

  顧銘夕問:「為什麼?」

  「一會兒告訴你。」

  男生們都為汪松吹起了口哨,鼓起了掌,女生們則攛掇著厲曉燕答應他,厲曉燕哪裡敢在戴老師面前有表態,扭捏了一陣子轉頭就跑了。

  龐倩小聲說:「你瞧,我沒說錯吧。」

  大家失望得噓聲一片,顧銘夕又好奇地問龐倩:「你為什麼這麼肯定?」

  龐倩很大方地攏著他的耳朵告訴了他:「厲曉燕跟我說過,她喜歡你。」

  顧銘夕:「……」

  龐倩咯咯咯地笑了起來,抬頭見工作人員已經來滅了篝火,知道快要回房了。

  她抓緊時間拖著顧銘夕到了肖郁靜身邊,肖郁靜正抱著她的鼓要離開,龐倩問:「肖郁靜,你這個是什麼鼓呀?」

  「哦,它叫Djembe,是一種非洲手鼓,我回國的時候帶回來的。」肖郁靜隨手拍拍鼓面,彭彭的聲音,清脆悅耳,「我聽說今天有篝火晚會才帶過來玩的,回國以後一直沒機會打鼓,會吵到鄰居。」

  龐倩眼裡滿是羨慕:「能讓我拍一下嗎?」

  「當然可以啊。」肖郁靜把鼓背到龐倩身上,龐倩說:「有點重哎。」

  「是啊,是木頭的呀。」肖郁靜幫她背好,看看邊上一直陪伴著龐倩的顧銘夕,說,「螃蟹,你打打看。」

  龐倩試著用手掌去敲打鼓面,彭彭,彭彭,彭彭彭,「太好玩了。」她說,「真的,好有趣。」

  「你喜歡嗎?」肖郁靜打個響指,「送給你吧。」

  龐倩和顧銘夕都傻眼了。

  龐倩手忙腳亂地把鼓拿下來:「哎呀你別開玩笑,我就是好奇玩一下,這可是你從國外帶回來的鼓啊。」

  肖郁靜不以為意:「我就知道你不肯要,其實我已經很多年沒打鼓了,這個鼓對我也沒什麼意義了。你不要的話……」她突然對著顧銘夕,「不如我就送給顧銘夕吧,今天是你生日,這是生日禮物,舊的,希望你不要嫌棄。」

  鼓還在龐倩手上,肖郁靜雙手背在身後,笑瞇瞇地看著他們兩個:「好啦,我熱死了,回去洗個澡就要睡覺了,我先走啦,晚安。」

  說完,她就向著小旅館走去,顧銘夕和龐倩面面相覷,龐倩又低頭看著手裡的鼓,愣了半天後,說:「顧銘夕,你好像沒和她說謝謝。」

  顧銘夕:「……」

  「我總覺得,這樣不太好吧。」龐倩很為難,「要麼,我一會兒去還給她?」

  顧銘夕想了一下,搖頭說:「不用,這個鼓,你拿著吧。」

  「我拿著?」龐倩很驚訝,「肖郁靜是送給你的!」

  顧銘夕瞪她:「你說我拿一個手鼓有用嗎?」

  「當裝飾品也好的嘛。」

  「我覺得……肖郁靜是真的不在乎這個。」顧銘夕說,「她知道我會把鼓給你的,而你,是真的喜歡這個鼓。」

  龐倩愁眉苦臉:「拜托,我沒那麼喜歡啊……」

  她想,肖郁靜真是個古怪的姑娘。

  同學們陸陸續續地回了旅館,龐倩抱著那個莫名其妙的鼓,和顧銘夕一起走在路上。

  樹葉被微風吹得沙沙作響,龐倩抬頭的時候,看到了城市裡難以見到的浩瀚星空,她頓時就來了精神,手指一個方向,說:「瞧,銀河!」

  顧銘夕抬頭看去,笑了起來:「你終於知道銀河啦。」

  「我問過謝益。」龐倩得意地說,「謝益還給我打印了幾張圖片來看呢,告訴我哪個是銀河。他家的電腦居然還帶打印機,彩色的耶。」

  顧銘夕的臉色臭臭的。

  龐倩絲毫未覺,繼續高興地說:「對了顧銘夕,你知道嗎,我下個學期又要和謝益一個班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