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章 海產家族

  顧銘夕真的幫龐倩惡補了一個多月,幫她講數理化,監督她背英語,甚至將火箭班的一些卷子拿給龐倩做。一個多月的高壓政策雖然叫龐倩叫苦不迭,但在期末考試時還是有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她進步得十分明顯,在7班得了24名,年級排名也上升了許多。

  龐倩還覺得自己沒考好,因為粗心而錯了一些大題,她心裡暢快得要命,想著下一次考試要更努力,也許就能進全班前20。謝益說了,只要每次都能考全班前20,本科絕對沒有問題。

  而顧銘夕,居然只有年級第12名,這令大家都大吃一驚。

  但是他本人倒是一點也不在意。只有顧銘夕知道,他的復習工作沒有做好,語數英理化沒有問題,但是歷史、政治和地理這三門會考科目,他的確是敷衍了,這些需要背,他沒有太多的時間,所以考不好很正常。

  李涵和龐水生一起去開了家長會,回來時,李涵面色陰沉,龐水生紅光滿面。

  龐水生見李涵不高興,心裡有些愧疚。他知道女兒每晚都要去和顧銘夕一起做作業,這肯定影響了顧銘夕的學習。他對李涵說:「下個學期,小孩兒們學習更忙了,我去和我家丫頭說一聲,叫她別去打擾銘夕了。」

  李涵看看他,沒有吭聲,算是默認。

  龐水生把這件事說給龐倩聽,龐倩終於意識到,自己肯定拖累了顧銘夕。每天晚上最黃金的兩、三個小時,他基本都是在給她講題,很少見他忙些自己的事。龐倩也問過顧銘夕作業有沒有做完,顧銘夕就說在學校裡已經做了大半,一會兒再做一點就可以了。

  現在看來,他是在騙她。

  龐倩對龐水生說:「我知道了,爸爸,我以後不去他家了。」

  李涵同樣也找顧銘夕談了話,但是對於龐倩不再來他家的問題,顧銘夕堅決表示不答應。

  李涵覺得難以理解:「倩倩現在的學習並不差,銘夕,你不需要為她的成績負責吧。如果你能保證自己依舊在年級前五,媽媽也不會反對你幫倩倩補習,但是現在,你看看你,每天都是深更半夜睡覺,成績卻掉出了年級前十。」

  顧銘夕不想和李涵分析自己文理兩科的不平衡原因,他只是許下承諾:「我還會繼續幫龐倩補習,我們約好了以後考同一所大學。至於我自己的成績,媽媽,我向你保證,下學期期末,我一定考到年級前五。」

  李涵問:「如果考不到呢?」

  他說:「如果考不到,我就再也不給龐倩補習了。」

  李涵盯著顧銘夕看了很久,坐到了他的身邊,試探著問:「兒子,你是不是喜歡倩倩?」

  顧銘夕的心事被突然說破,想否認都否認不了,臉頰上的紅暈已經洩露了一切。

  李涵又問:「你們在談戀愛?」

  「沒有!」顧銘夕立刻否認,聲音又變得很低,「我們什麼都沒有。」

  李涵低頭想了一下,她撿起顧銘夕搭落在床面上的空衣袖,手指把玩著他的袖口,說:「兒子,媽媽和你講,不要把一顆心完全地放在一個人身上,尤其是,那個人也許並不在乎你。在媽媽眼裡,你是個很棒的男孩子,但是不可否認,在別人眼裡,你是有缺陷的。你必須要學會保留一些,矜持一些,要不然,哪一天你受了傷,會痛不欲生。」

  顧銘夕不知該怎麼接李涵的話,李涵站起來拍了拍他的肩,歎了口氣後,離開了房間。

  顧銘夕一個人坐在床邊發著呆,他低頭看到自己身側兩條空蕩蕩的衣袖,突然想起了兩個星期前發生的一件事。

  那一天,龐倩來他家做作業,神秘兮兮地拿了一張報紙給他看。那是E市晚報,有一個版面是國外新聞摘要。龐倩挨在顧銘夕身邊,指著報紙上一則小小的配圖新聞,對他說:「你看這個。」

  那是一則來自美國的新聞,說是美國正在研發一種適合上肢殘缺者使用的假肢,現在正在試驗階段。如果能開發成功,這款假肢可以最大程度地代償人手的各種功能,原理是利用人體自身的腦電信號、神經電信號和肌電信號進行假肢控制。

  龐倩說給顧銘夕聽的時候,眼睛裡閃著光,語氣也是興奮異常:「顧銘夕,說不定過幾年,你就能用上這種假肢了!」

  顧銘夕低頭盯著那豆腐乾大小的新聞看,圖片上是一個缺了一只右臂的中年人,他正戴著一款右臂假肢,像骨骼一樣的金屬手指上拿著一個杯子,正在喝水。

  顧銘夕看了好一會兒,才抬頭對龐倩說:「你到現在還在介意我沒有手麼?」

  顧銘夕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他其實知道龐倩是好意,但是看著她那期盼的眼神,他的心不可避免地就往下沉,一直沉到了冰窟裡。

  他永遠都不可能變成謝益,會拉小提琴,會打乒乓球。他連一點手臂殘肢都沒有,再是精妙的上臂假肢,對他來說都只是一種負擔,而不是幫助。

  那一天,他們鬧得有些不愉快,龐倩有點生氣,覺得自己好心被當成驢肝肺,很早就回了家。顧銘夕心裡也很郁悶,乾脆找了兩大套試卷,一直做到了後半夜。

  ---

  2002年的春節,李涵帶著顧銘夕回了她的北方老家Z城過年,顧國祥自然是留在E市。正月裡,顧國祥一個人提著年貨來龐水生家做客,金愛華不想讓龐倩聽到顧國祥和龐水生的談話,拖著龐倩出門去逛超市了。

  龐倩表現得很乖巧,慢慢地套著母親的話,金愛華覺得女兒大了,有些感情上、婚姻上的是非觀該讓她知道,也就和她說了顧國祥的事。

  他現在和一個年輕的女人在一起,並不是之前他鬧過出軌的那個女人。現在的這個女人大學畢業後應聘到金材公司上班,是辦公室的文秘,跟著顧國祥赴了幾次應酬,經常要喝酒,也不知怎麼的,兩個人就好上了。

  金愛華開始教育龐倩:「女孩子一定要懂得自愛,這種要陪著領導喝酒的工作千萬不要做!男人沒幾個好東西,那女人也不要臉,明明曉得顧國祥有老婆有兒子,還是要扒上去,哼,顧國祥都45了,她還不到28呢,她圖他什麼呀!」

  金愛華心裡真替李涵委屈,越說越氣:「顧國祥個賤胚也就是看中了人家年輕的身子,想再生個兒子。哼,他要想離婚可沒那麼容易,房子、車子、票子,全都得留給阿涵,要不然,憑阿涵知道的那些,她絕對能搞得顧國祥身敗名裂!」

  李涵和顧銘夕回到E市時,已是正月初八,顧銘夕給龐倩帶來了媽媽家的一些特產做禮物,絕大多數都是吃的東西。

  龐倩對於他的期末成績還是很過意不去,就提出要請他吃飯。顧銘夕想了想,說:「行,但是地方我來定。」

  他讓龐倩幫忙提了另一些特產,打了一輛出租車去了重機廠。車子停在鯊魚燒烤店門口,小店年後新開張,地上還有著放開門炮的鞭炮屑。龐倩提著大包小包站在店門口,心裡就有些不高興了。

  她對這裡沒好感,因為是這個地方的人讓顧銘夕「學壞」了,她到現在都還記得當初,她看到顧銘夕在一片煙霧繚繞中的臉龐,那眼神冷漠得令她害怕。

  顧銘夕已經走到了店門口,張望一下後,他開心地喊:「鯊魚哥!新年好!」

  鯊魚叼著煙轉過頭來,看到他很是開心:「呦,小孩!哈哈哈,新年好!」

  他過來拍拍顧銘夕的背:「你是不是又長高了,好久不見啦,現在學習好嗎?」

  「還行。」顧銘夕笑著回答,又轉身喊龐倩,「龐龐,你過來,我給你介紹一下。」

  龐倩老大不情願地走進店裡,鯊魚打量著她,很容易就看出了小女孩的戒備。顧銘夕說:「鯊魚哥,我剛從我外公外婆家那裡過年回來,帶了些特產給你和阿姨,都是些吃的,你別嫌棄。」

  鯊魚看到了龐倩手裡的盒子、袋子,趕緊接下:「你小子也太客氣了,大老遠的還給我帶東西,也不嫌累。」

  「鯊魚哥,我一直沒和你說聲謝呢。」顧銘夕又笑起來,「給你介紹下,這是我和你說過的,龐倩,是我從小到大的好朋友。龐龐,這是鯊魚哥,一會兒我再介紹蛤蜊和生蠔給你認識,他們都對我很好。」

  龐倩眨巴眨巴眼睛看鯊魚,小聲地喊:「鯊魚哥。」

  「龐,倩。」鯊魚瞇著眼睛抽了口煙,說,「小孩,這小丫頭就是你說過的螃蟹吧?」

  顧銘夕一下子就笑開了,點頭說:「沒錯,就是她。」

  鯊魚哈哈大笑:「哎呀,真是緣分啊,大家都是海產品,小姑娘,別這麼凶地看我,鯊魚不吃螃蟹,螃蟹有殼,不好咽。」

  蛤蜊和生蠔在網吧泡了一個下午,勾肩搭背地來上班,看到顧銘夕,都開心地蹦了過來。蛤蜊看到顧銘夕還帶來了一個小姑娘,笑嘻嘻地問龐倩:「小螃蟹,你是小顧的女朋友嗎?」

  顧銘夕和龐倩一起大聲回答:「不是!」

  蛤蜊摸摸後腦勺,臉紅紅地說:「那個……我叫葛小壯,今年19歲,身高174,體重120,我在念自考大專,學機械,已經過了幾門課了。小螃蟹,咱們交個朋友唄。」

  顧銘夕、龐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