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9 章 一封情書

  顧銘夕和龐倩留在鯊魚店裡吃了晚飯。剛過完年,外來務工人員還沒大批量到來,重機廠這塊兒就比較冷清。鯊魚店裡的客人很少,他喊蛤蜊和生蠔也上了桌,陪顧銘夕和龐倩一起吃飯。

  鯊魚聽說龐倩愛吃肉,親自幫她烤了一大堆的羊肉串、雞翅膀、羊小排,吃得龐倩雙手冒油,大呼過癮。有了好吃的,龐倩對鯊魚、蛤蜊和生蠔的戒備漸漸消除,她看的出來,他們幾個是真的對顧銘夕挺好。

  蛤蜊一直對龐倩關懷備至,狗腿地問她要不要吃這個,要不要喝那個,龐倩生平第一次被一個陌生男孩這般討好,很有些難為情,臉紅紅地不知該怎麼應付。

  顧銘夕把一切都看在眼裡,然後,他就做了一件很牛逼的事。

  他讓龐倩餵他吃飯。

  龐倩覺得難以置信,小聲說:「你自己吃嘛,在外面還要我餵啊。」

  顧銘夕一本正經地說:「這些燒烤棍子太油了,我不想弄髒腳。」

  龐倩想想也有道理,就不再說什麼,默默地餵顧銘夕吃起了東西。

  她把棍子上的羊肉撥拉到碗裡,用筷子夾起來餵到顧銘夕嘴邊,左手還攏著接在他下巴下,說:「張嘴。」

  顧銘夕乖乖張嘴把肉吃進去,龐倩拿紙巾幫他擦擦嘴角的油,顧銘夕對著她一笑,眼神溫柔得要命。

  生蠔簡直要被那幅畫面閃瞎眼,葛小壯同學義憤填膺:「小顧,我懂你的感覺,我姐夫第一回來我家吃飯時,我還往他飯裡灑了胡椒粉呢。我現在和他關系挺好,我相信,總有一天你也會接受我這個妹夫的!」

  鯊魚又端了一碟子烤肉上來,「啪」的打了蛤蜊後腦勺一下:「胡說八道什麼呢!小螃蟹才幾歲?人家是要去上海念大學的!」

  龐倩不敢和蛤蜊說話,一直黏在顧銘夕身邊。他們臨走前,蛤蜊抄了張紙條給她,紙條上是他的手機號和QQ號。他問龐倩要聯系方式,龐倩紅了臉:「我沒手機,也沒QQ號。」

  蛤蜊說:「我周末去網吧幫你申請一個QQ!以後我們可以在網上聊天!」

  顧銘夕聽在耳裡,回到金材大院後就讓龐倩去了他的房間,他幫她申請了一個QQ號,並且互相加為了好友。

  龐倩對QQ很感興趣,她看到顧銘夕的頭像是一只老鼠,網名是:Mr. Ostrich,她問:「這是什麼意思啊?」

  「我屬鼠的呀。」

  「我是說這個英文。」

  「鴕鳥先生。」顧銘夕輕輕地笑了一下,「你忘了我高一軍訓時自我介紹的話麼。」

  「沒有忘,就是不認得這個單詞。」龐倩又看了一遍他的暱稱,悄悄地把單詞記了下來。然後她又開始煩惱,自己該取一個什麼網名。

  想到了鯊魚說的話,龐倩一拍腦袋:「不如我就叫螃蟹小姐吧!」

  顧銘夕笑道:「可以啊。」

  他幫她修改網名,選了個小牛做頭像,又用腳趾在空格裡輸下了英文單詞:Miss Crab

  龐倩從口袋裡掏出蛤蜊給她的紙條,對顧銘夕說:「你幫我把蛤蜊也加為好友吧!」

  顧銘夕不動聲色地幫她操作了一遍,等她心滿意足地離開後,他立刻登陸她的QQ,把蛤蜊拉到了黑名單。

  龐倩就這麼擁有了人生中的第一個QQ號,只是,好友欄裡只有鴕鳥先生一個人。

  開學後,龐倩執意不肯去顧銘夕家裡做作業了,但是顧銘夕沒有給她拒絕的機會。她不來,他就背著書包去了她家。

  這樣一來,連著粗枝大葉的龐水生都看出來了,顧銘夕對龐倩心思不一般。金愛華私底下有些擔心,她承認顧銘夕是個好男孩,可是他的身體條件實在無法讓她忽略。兩個孩子現在還小,顧銘夕也很有分寸,但是他們將來念了大學,離開家住了校,一切可就說不准了。

  金愛華和龐水生說到這個事,龐水生抽了一支煙,說:「倩倩以後找對象,我就三個條件,第一,對方要喜歡她,對她好。第二,倩倩也要喜歡對方。第三,男的要有上進心。這是最基本的三個條件,有一個滿足不了,我就不會答應。這三個都滿足了,其他一切好說。」

  金愛華問:「那如果是銘夕呢?你就不在乎他沒有胳膊嗎?」

  「難道銘夕以後就討不到老婆了?」龐水生問,「如果每個女孩的爹媽都像你這麼想,那那些殘疾了的小孩乾脆都早早出家算了。老婆,你看著,銘夕這孩子雖然沒胳膊,但是他將來會有出息的。」

  金愛華不高興:「我想讓倩倩嫁個健康的男人,被人寵被人疼,被人照顧、呵護,我可不想倩倩一輩子去照顧別人呀。」

  龐水生皺眉:「嘖,銘夕哪裡需要人特別照顧了?再說了,銘夕還不夠寵倩倩啊?」

  金愛華大怒:「你什麼意思呀龐水生?你是已經把顧銘夕當做你女婿了嗎?」

  龐水生見她生氣了,趕緊順毛安慰:「我就是打個比方。再說了,你瞧瞧我們女兒對銘夕,就她那個樣子,你覺得她有往那方面想嗎?」

  是啊,全世界都知道顧銘夕喜歡龐倩,只有龐倩自己不知道。

  這一個學期,龐倩發現謝益有了一些改變。

  一中也有班級調整制度。上學期期末考後,兩個文理快班各有幾名同學因為跟不上高強度的學習節奏,導致期末考成績下滑得厲害,經過溝通,被調整到了普通班。相應的,也有幾名普通班的尖子生,考出了相當不錯的成績,被調到了快班。

  謝益似乎對此產生了興趣,他突然開始發奮學習,連著每天必去的乒乓球館都改成了一周二練。他告訴龐倩,他甚至拜托父親幫他請了家教,都是些重高的退休老師。謝益的目標,是用一個學期的時間沖上火箭班。

  龐倩不明白謝益的動力是什麼,也許,是他想考一所特別好的大學?

  一天,放學後,龐倩去四樓找顧銘夕,站在教室外,她看到他正背靠在椅子上,雙腳收拾著書包,收完以後他站了起來,彎下腰用右邊肩膀去夠書包帶。

  龐倩呆呆地看著他,以前,她坐在他身邊時,隨手就會幫他一下,兩個人已經十分默契。然後,她就看到肖郁靜站在了顧銘夕面前,她幫他背上了書包,還把他被書包帶壓住的空衣袖拽了出來。

  龐倩撇撇嘴,乾脆轉過身背靠著牆壁,不再看。

  顧銘夕和肖郁靜一起走出了教室,肖郁靜看到龐倩,對著她笑了一下,說聲「再見」就下了樓。龐倩與顧銘夕一起走,兩個人都沒怎麼說話,走出教學大樓時,一個女生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

  她長一張娃娃臉,臉色紅得像一個大蘋果。她扭扭捏捏地走到顧銘夕面前,龐倩愣愣地看著她,往後一望,發現還有幾個小女生躲在角落裡探頭探腦地張望。

  女生的雙手一直負在身後,在顧銘夕面前站定後,她拿出了一個粉紅色的信封,雙手捏著遞到他面前:「我是高一(4)班的羅馨,學長,這個給你。」

  龐倩腦子裡「轟」的一聲響,嗷嗷嗷嗷嗷!這是什麼情況?是表白嗎?漫畫裡的那種表白?!她體內的八卦細胞開始蠢蠢欲動,等待著顧銘夕的反應,自己似乎比他都要緊張。

  「抱歉……」顧銘夕只是站在原地,沉著地開口,「我現在不會考慮這些。」

  羅馨抬頭看他,眼睛紅紅的:「學長,你先看過信再答復我,好嗎?」

  顧銘夕的神情變得嚴肅了一些,他說:「對不起,我沒有手,收不了你的信。」

  羅馨顯然沒有想到他會這樣回答,一時間愣在了那裡,手也忘了收回來。突然,另一只手從旁邊伸出,拿下了她手裡的信。顧銘夕驚訝地扭頭看龐倩,發現她笑嘻嘻地對羅馨說:「我幫他收,放心,我一定會叫他看了的。」

  羅馨神色復雜地看了龐倩一會兒,咬了咬牙,還是說:「謝謝學姐。」

  說完,她一溜煙兒地就跑了,角落裡的幾個女生也跟著她跑了開去,一邊跑還一邊回頭張望。

  顧銘夕眼神沉沉地看著龐倩,問:「你這是幹嗎?」

  「沒幹嗎呀。」龐倩向著他揚揚手裡的信,「人家女生寫給你的,我幫你拿一下。」

  「誰讓你幫我拿了。」顧銘夕雖然有些不高興,但還是不會對龐倩說重話,他繼續轉身往外走,「走了,回家。」

  龐倩瞅瞅他的背影,心裡對這封信越來越好奇,追在他身邊問:「你不看看那女生寫了些什麼嗎?」

  「不看。」

  「你難道一點興趣都沒有嗎?」

  「沒有。」

  「……」龐倩說,「要不,我幫你看?」

  一邊說,她已經一邊拆起了信。

  這下子,顧銘夕氣壞了,對著她就吼起來:「龐倩!」

  龐倩被嚇了一跳,信封已經被她拆開,見顧銘夕怒氣沖沖地瞪著她,她心裡有點怕,又有點懊惱,突然就拿著信朝著操場跑去。

  顧銘夕沒料到她居然會跑,立刻也拔腳去追,他的書包只是掛在兩邊殘肩上,這樣一跑起來,書包自然會往下掉。他不得不停下來調整了一下,改用單肩背書包,聳著一邊肩膀向著龐倩追去。

  龐倩已經溜到了操場的水泥看台上,吭哧吭哧地往上爬了好幾個台階,她丟下書包,快速地把信紙從信封裡拿出來,「刷」地抖開,大聲地念了起來:「顧銘夕學長,展信好!」

  顧銘夕也已經丟下了書包,三步並作兩步地沖上了看台,他跑到龐倩身邊,她還在讀信:「你不知道我是誰,我先做一下自我介紹吧,我是高一(4)班的羅馨,今年16歲……」

  顧銘夕貼在龐倩身邊,卻搶不到她手裡的信,她故意把信紙舉得高高的,對著天空大聲地讀著,還在顧銘夕身邊左躲右閃,他就算追到她面前,也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

  「學長,我第一次見你是在去年五月初的區優秀團員頒獎現場,我得知你在一中念書,義無反顧地就將中考志願填了一中。我想要與你……哎呀你別撞我呀!」

  龐倩蹦跳著在看台上躲閃,顧銘夕覺得這實在很危險,他不敢再逼她,又實在受不了她把這樣的信讀出來。

  「和你同校半年,我無數次地在角落裡悄悄地看你,現在,我再也不能忍受內心的煎熬,我必須要告訴你,顧銘夕學長,我……喂!」

  顧銘夕用身體的力量將龐倩逼在看台角落裡,他快速地往上跨了一階,張嘴就從她手裡咬下了那張信紙。

  龐倩條件反射地伸手去搶,顧銘夕扭開頭時,嘴一下子沒咬緊,薄薄的信紙就飄了下來。剛好來了一陣風,卷著信紙就將它吹到了看台下,落在了一片水窪地裡。

  龐倩和顧銘夕一起站在看台上,愣愣地看著那片水窪,粉色的信紙一下子就被黑黑的污水浸透了,估計撈出來也不會剩下什麼。

  龐倩手裡捏著那個空信封,腦袋垂了下來:「顧銘夕,對不起。」

  顧銘夕嘴唇抿得很緊,他盯著她,臉色是蒼白的:「龐倩,你太過分了。」

  龐倩知道自己是做得過了頭,她也沒搞懂自己剛才怎麼會那麼失控。她想看那封信,仗著顧銘夕寵她,她就大了膽子,以為他不會生氣。

  可他還是生氣了,龐倩訕訕地說:「對不起,我錯了,我下次不會了。」

  顧銘夕真的氣得不輕,他實在討厭龐倩因為他沒有手臂而欺負他,盡管知道她只是開玩笑,沒惡意,但是不經過他同意就拆開信的行為,簡直叫顧銘夕失望又寒心。

  他轉身就往看台下走,龐倩看著他的背影,此時是四月初,冬天已經過去,他穿一件薄款的運動外套,階梯很高,每跨一步,他的空袖子就在身邊重重地晃蕩一下。

  龐倩追了下去,從他身後拉住了他的衣服:「顧銘夕!」

  顧銘夕站住了腳步,卻沒有回頭。

  空曠的看台上只有他們兩個人,微風拂過他們的臉頰,龐倩看到顧銘夕的頭髮小小地飄動了一下,她再次道歉,聲音怯怯的:「顧銘夕,我真的知道錯了。」

  他還是沒有回頭,龐倩知道自己真的惹他生氣了,心裡莫名地有些慌。她咬咬牙,乾脆就說了實話:「顧銘夕,我知道你心裡有喜歡的人,我心裡也有喜歡的人。但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有其他女生喜歡你,我,我,我就……」

  顧銘夕回過頭來看她,眼睛黑黝黝的,他問:「你就什麼?」

  龐倩撅起嘴,聲音低低的:「我就有點兒不高興。」

  顧銘夕眼睛裡有小小的光亮在亮起,龐倩垂著腦袋,緩緩地說:「有時候覺得,你不介紹那個和你一起學畫的女孩給我認識,其實也挺好的。說不定,你介紹我們認識,我會很不喜歡她。到時候,說不定我會和她吵架,讓你為難。」

  她又抬起頭來,看著他:「顧銘夕,你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我討厭那些女孩因為你長得帥或成績好而輕易地說喜歡你。我希望的是,你喜歡的人能夠發自內心地發現你的好,從而了解你,喜歡上你。我知道你是怎樣的一個人,我知道你要是喜歡上一個女孩,一定會很喜歡很喜歡她。我就想,你喜歡的那個女孩,她怎麼會不喜歡你呢?你明明那麼好,你瞧,還有高一小女生給你寫情書,那個女孩,她怎麼會不喜歡你!」

  顧銘夕凝視著龐倩的眼睛,說:「龐龐,你也是個女孩,既然你覺得我這麼好,你為什麼不喜歡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