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0 章 兩種喜歡

A- A+

  顧銘夕問:「龐龐,你也是個女孩,既然你覺得我這麼好,你為什麼不喜歡我呢?」

  聽到這個問題後,龐倩心裡的第一個反應是:誰說我不喜歡你啊?

  她是個女孩,是個心思不夠敏感、不夠細膩的女孩,很多時候她都是粗線條,一根筋。但這並不意味著,她是個傻瓜。

  她也曾經懷疑過顧銘夕對她的感情,有無數的人問過她,顧銘夕是不是喜歡她。初中時,大家都朝著他們起哄,到了高一,連不認識顧銘夕的鄭巧巧都問過龐倩,她與顧銘夕是什麼關系。

  她與顧銘夕是什麼關系?

  是鄰居,是兄妹,是同學,是朋友,是發小……

  是可以毫無芥蒂地分享秘密的那個人,他喜歡一個女孩,她喜歡一個男孩,他們交換過心裡的小秘密,彼此保密。

  顧銘夕快18歲了,站在龐倩的面前,高高大大的一個男孩子,有著一張俊朗的臉。他的眼睛很好看,漆黑的眼珠,深深的眼神,仿佛可以望進她的心裡。

  龐倩也快17歲了,早已不是不懂事的小女孩,但是面對著顧銘夕的這個問題,她卻不知要怎麼回答。

  這是什麼意思啊?顧銘夕對她的表白?怎麼可能!

  龐倩想了許久,很認真地組織著語句,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我喜歡你的呀,顧銘夕,只是,不是那種喜歡。你是個特別特別好的人,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最親的哥哥。但是你知道的,我喜歡謝益挺久了,我就告訴了你一個人,我也沒打算讓他知道。你說你喜歡那個女孩的事,我也沒和別人說過。顧銘夕,你喜歡那個女孩,但我相信你也喜歡我,只是這兩種喜歡是不一樣的。」

  顧銘夕看了她一會兒,龐倩的神情很嚴肅,很緊張,顧銘夕最終垂下了眼眸,笑了一下,說:「對,是不一樣的。我就是和你開個玩笑,誰叫你剛才搶我的信。」

  龐倩釋然地笑起來,拍拍胸口說:「嚇死我了,你不生氣了吧,剛才的事是我不對,我以後再也不會這樣了。」

  顧銘夕搖搖頭,笑道:「不生氣了,走吧,回家了。」

  轉過身,他眼裡的光彩瞬間黯淡下來,唇邊漫起了一抹自嘲的笑。他用了十幾年的時間,最後只被發了一張好人卡、哥哥卡、朋友卡。

  龐倩和顧銘夕一起下了看台,走出校門時,突然有人叫住了顧銘夕。

  「銘夕。」

  顧銘夕和龐倩回頭看去,顧國祥正站在他的車邊望著他們。

  顧銘夕已經好幾個月沒見到父親了,從他和李涵搬回金材大院,他就沒有與顧國祥見過面。此時見到,他的心情十分復雜。

  顧國祥走到顧銘夕面前,打量了他一番,伸手摸了摸他的運動外套的厚度,說:「這幾天早晚有溫差,你穿這個會不會冷?」

  「不會。」顧銘夕低聲回答。

  顧國祥看一眼龐倩,兩個孩子都沒有叫他,看著他的眼神也不算友好,他也不在乎,說:「銘夕,有時間嗎,爸爸想和你一起吃個飯,咱們很久沒聊聊天了。」

  龐倩看著顧銘夕,不知道他會不會答應。顧銘夕思考了一會兒,對龐倩說:「龐龐,你先回家,和我媽媽說一聲,說我和我爸爸去吃飯,吃完了就回家。」

  龐倩點點頭:「好。」

  說完,她也不看顧國祥一眼,轉身就往公交車站走去了。

  顧國祥看著龐倩的背影,又看看自己的兒子,問:「你和倩倩在談戀愛?」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顧銘夕臉都黑了,硬邦邦地說:「沒有。」

  顧國祥拿下了顧銘夕背後的書包,替他開了車門,說:「上車吧,我們找個地方去坐一下。」

  龐倩獨自回到家,敲開502的門,和李涵說了事情的經過,李涵的面容一直淡淡的,聽完以後說:「我知道了,謝謝你,倩倩。」

  龐倩帶完話就回了自己家,她心思很亂,因為之前在操場看台上發生的事。她一遍又一遍地想著顧銘夕的那個問題,最後得出結論,顧銘夕一定是在開玩笑。

  他怎麼可能會喜歡她?不不不,他應該是喜歡她的,如果他不喜歡她,他才不會對她這麼好呢。可是這應該是哥哥對妹妹的那種喜歡吧,他們一起長大,他對她完全是寵溺的,包容的,遷就的,不管龐倩對他做什麼,他都不會生氣似的。

  情侶之間的喜歡才不是這樣的呢,龐倩想起自己對謝益的心情,她扒在書架櫃子前找出了自己初一時的一本日記本,翻了幾頁,就找到了當時寫的一篇日記。

  現在看那時的筆跡,工整而幼稚,看那時的語句,真是傻得恨不得掐死自己。

  ——我覺得,我喜歡謝益了。

  他有時候很酷,有時候又很可愛,就像《魔幻游戲》裡的鬼宿,是我們學校最特別、最帥的男孩。而且他的成績還非常好,甚至比顧銘夕都要好,但是他並不像顧銘夕那樣成天坐在教室裡看書做題呀。謝益喜歡打乒乓球、踢足球、打游戲,還會拉好聽的小提琴,這真的好奇怪,他成天都在玩,成績怎麼會那麼好呢?

  ……

  王婷婷和我說,邱麗娜喜歡謝益,趙琳喜歡謝益,夏嵐、章蔚都喜歡謝益。我經常會看到她們圍繞在謝益身邊,和他說話,每當這時,我的心就很不是滋味。我和顧銘夕是同桌,都沒有機會去和謝益說話。班裡的男生都很煩,總是說我和顧銘夕是一對,不知道謝益會不會也以為我喜歡顧銘夕。謝益,我明明喜歡的是你啊!唉……不知道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你會喜歡我嗎?

  合上日記本,龐倩羞得滿面通紅,趴在床上把腦袋鑽進了被子裡。

  她已經很多年沒有寫日記了,小少女時期的心事,就這麼被她直白地寫在了日記本裡,現在看來,雞皮疙瘩都能掉一地。但是,這日記裡的話又給了她另一個想法,她想起了放學時羅馨寫給顧銘夕的那一封情書,無疑,這是很傻的一件事,但也是很勇敢的一件事,至少,讓顧銘夕知道了,有個叫羅馨的高一女孩,在喜歡著他。

  那這一場喜歡,就不是空白的了。

  龐倩走到穿衣鏡前打量自己,她把自己的馬尾辮拆散,讓長頭髮披在肩上,鏡子裡的女孩亭亭玉立,有一張年輕又乾淨的臉龐。龐倩捧著自己的臉頰做了幾個可愛的表情,突然覺得自己似乎變漂亮了一些。

  這麼多年來,喜歡謝益的女孩從來就沒斷過,經常會有不同年級的女孩來給謝益送禮物,送情書,但是謝益卻從沒有交過女朋友。

  他在男女生中的人緣都很好,哪怕是拒絕了女生的表白,也不會與對方鬧得尷尬,乒乓球隊裡那些喜歡謝益的小女生,被他拒絕以後,哪一個不是繼續和他打打鬧鬧。

  龐倩心裡浮起了一個朦朧的念頭,她已經高二了,離畢業只有一年。她的中學時光以這樣一場暗戀結束,是不是會留下遺憾?

  晚上8點半,顧銘夕回來了,他沒有回自己家,卻敲響了龐倩家的門,他來到她的房間,坐在了她的床沿上。

  「顧銘夕,你怎麼了?」龐倩發現他不對勁,坐到他身邊,擔心地問。

  顧銘夕低著頭,不吭聲。

  龐倩又問:「你爸爸和你說了什麼嗎?」

  「龐龐……」他慢慢地開口,「別問我了,好麼,我只是不想回家,讓我在你這兒待一會兒吧。」

  他這樣講,龐倩當然不會再問,她又向著他坐過去一些,緊緊地挨著他,伸出手,輕輕地擁抱住了他。

  他的身體輕微地顫抖著,在她的擁抱下,他漸漸平靜下來,身子倚靠在她的懷抱裡,閉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