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7 章 長大成人

A- A+

  顧銘夕從暑假裡就開始給龐倩補課,幫她鞏固不太理解的知識點,做大量的習題,然後變身家教老師為她批改、講解。

  有時候龐倩被他督促得實在有些煩,看到那麼多沒做的考卷、題目,也會發發小脾氣。顧銘夕深知龐倩這人需要巴掌和甜棗兒一起給,於是當她實在不想做題時,他就陪著她去外面玩一下。

  這一年的八月,顧銘夕成年了。因為他18歲的農歷生日和龐倩17歲的陽歷生日只隔了一天,於是兩家人決定一起過。

  龐倩生日那天,李涵和顧銘夕去了龐倩家,龐水生准備了一大桌子菜,還買了一個大蛋糕,讓兩個孩子一起吹了蠟燭。

  龐倩給顧銘夕送了生日禮物,是一雙阿迪達斯的人字拖,挺貴的,她存了幾個月的錢才買下。

  兩天後是七夕,顧銘夕向母親申請,和龐倩一塊兒去外面玩,李涵答應了。

  顧銘夕和龐倩一起去了鯊魚燒烤店,鯊魚知道這天是顧銘夕18歲的生日,高興得不得了,很快就張羅出了一桌子菜,還喊蛤蜊和生蠔烤了一大堆的羊肉串、雞翅膀。

  鯊魚開了幾瓶冰啤酒,說:「小孩成年啦,是個男人了,現在又是放暑假,喝點兒啤酒吧!」

  顧銘夕沒有拒絕,鯊魚給他倒了一杯啤酒,插上了吸管,龐倩好奇地看著,說:「鯊魚哥,我也想喝。」

  鯊魚丟給她一罐可樂:「你可不行,你還是個小孩,明年!明年這時候你倆再到我這兒來,鯊魚哥陪你們不醉不歸!」

  為了方便顧銘夕吃東西,鯊魚特地找了張矮桌架在屋外,幾個人圍著桌子吃吃喝喝,顧銘夕也完全放開了,右腳擱在桌上,腳趾夾著烤肉的棍子,低著頭往嘴裡送。

  蛤蜊還對龐倩念念不忘,問:「小螃蟹,你上次不是加了我QQ了麼,後來怎麼又把我拉到黑名單了?」

  龐倩眨巴眨巴眼睛看他:「沒有啊,我已經很久沒上過網了,我家沒電腦。我只能去顧銘夕家裡上會兒網。」

  蛤蜊立刻扭頭瞪了顧銘夕一眼,後者正在淡然地咬著吸管喝啤酒,好像啥都沒聽見。

  鯊魚問顧銘夕:「你倆開學就念高三了吧,學習是不是會變得很忙?」

  顧銘夕點頭:「嗯,到時候周六也要上課了,晚上還有晚自修。」

  「你和小螃蟹要是覺得壓力大,可以到我這兒來坐坐,稍微放鬆一下,這叫勞逸結合。」鯊魚說,「你上回還說你倆會往上海考,那明年高考以後,咱們見面時間就更少了。明年你倆金榜題名,我在這兒給你們擺個狀元宴,也算是給你們送行。」

  顧銘夕失笑:「鯊魚哥,你想得也太遠了。」

  鯊魚點起一支煙:「遠什麼呀,眼面前的事了。」

  在鯊魚這裡吃飽喝足後,顧銘夕和龐倩向他們告辭,准備回家。

  龐倩吃了很多雞翅膀,肚子吃撐了,就喊顧銘夕先不要坐車,走一段路消消食。

  重機廠這兒外來務工人員多,夏天的晚上,出來散步的人特別多,於是沿街就開了許多雜七雜八的小店。

  龐倩看到了一家賣女生飾品的小店,拖著顧銘夕進去逛,她看到了塑料簍裡是5塊錢一瓶的指甲油,五顏六色的,還有8塊錢一支的口紅,她感興趣地翻來揀去。

  顧銘夕走到她身邊,見她想把一支廉價口紅往嘴巴上抹,立刻就說:「別塗!」

  龐倩扭頭看他,顧銘夕的臉居然詭異地紅了,他低聲說:「我褲子口袋裡,有給你的生日禮物,你自己掏一下。」

  龐倩好驚喜,馬上去掏了他的口袋,拿到手裡一看,是一支嶄新的口紅。

  有著很精致的黑色啞光磨砂外殼,包著塑料薄膜,就是她在商場裡試過的那個品牌。

  「哇!這個好貴的!」龐倩高興極了,「謝謝你!顧銘夕!」

  拿到禮物的龐倩興致高昂,看到飾品店裡有一台大頭貼機,拖著顧銘夕就要拍大頭貼。

  顧銘夕還從來沒拍過大頭貼,龐倩認真地挑選了背景,就推著他一起進了機器。兩邊的布幔放下,狹小的空間裡就只剩下了他們兩個人。

  龐倩看著屏幕上出現的兩個人的臉,忍不住說:「顧銘夕,你好帥啊!」

  顧銘夕抿著嘴唇,神情有些靦腆,他微微轉了轉頭,屏幕上的他也在轉頭,龐倩閃到一邊,挑了一個角度就按下了按鈕。

  「好看死了!」她扒在屏幕上看著拍下來的照片,覺得顧銘夕真比那些港台明星都要來得帥氣。只是,照片裡也完整地記錄下了他空蕩蕩的袖管。

  顧銘夕說:「我不拍了,你自己拍吧。」

  龐倩扭頭看看他,沒說話,自己臭美地拍了幾張單人,還剩兩張比較大的照片時,她把顧銘夕攬到了身邊,說:「咱倆拍兩張合影吧,你拿一張,我拿一張,這可是你18歲生日當天的照片呢,多有紀念意義!」

  顧銘夕自然不會拒絕,他很聽話地站在龐倩身邊,與她一起中規中矩地拍了一張合影。

  兩個人都是面帶微笑,龐倩觀察了一會兒,說:「這張拍得好僵。」

  然後,她不由分說就抱住了顧銘夕,把他拉得彎下了腰,龐倩踮起腳尖,與他臉貼著臉,她伸長手臂按下了按鈕,照片裡就出現了一個笑容燦爛的少女,和一個面色微醺的少年。

  回到金材大院時,顧銘夕的酒勁有點兒上頭,他是第一次喝酒,雖然只是喝的啤酒,這時候也有些頭重腳輕。他突然變得亢奮,對龐倩說:「你上次是不是說讓我騎自行車帶你?我們現在試一下吧!」

  「咦?」龐倩驚訝問,「現在?」

  「對,我的車前天剛打過氣。」

  顧銘夕真的騎車帶起了龐倩,他的殘肩擱在自行車特制的架子上,龐倩側著身子坐在他身後,緊緊地抱著他的腰。

  顧銘夕從來沒有帶過人,難免把車騎得搖搖晃晃,龐倩嚇得要死,又不敢在院子裡喊,只能拍著他的背小聲說:「你小心點呀!」

  院子裡黑漆漆的,四幢房子裡,有些窗口亮著光,曾老頭養的旺旺時不時地會吠幾聲。顧銘夕的自行車繞著花壇轉了好幾圈,他的膽子越來越大,他突然用肩膀調整了方向,把車騎出了大院。

  「喂!」龐倩喊起來,又不敢掙扎,車子到了大街上,她反而可以肆無忌憚地尖叫,「顧銘夕你要是摔著我我絕饒不了你!」

  「放心,我不會摔著你的。」他的唇邊揚著笑,意氣風發地在街上騎著,很快的,他們騎到了金屬材料公司廠房的原址。

  那裡已經變成了一個工地,架著許多打樁機,還有閃亮的探照燈,早就沒有了過去的景象。已經很晚了,工地上沒有施工,顧銘夕左腳踮地停下了車,龐倩跳下車站在他身邊,與他一起往那個工地看。

  她說:「我爸爸告訴我,這裡要造大商場、超市、電影院,還有一個很大的廣場,邊上有許多飯店和專賣店,會變成一個商業中心。」

  顧銘夕點點頭:「我媽媽也和我說過,大概要造3、4年。」

  龐倩扭頭看他,顧銘夕的眼睛亮晶晶的,他額頭上出了汗,汗水順著臉頰滑落下來,她看到了他修長的脖頸,上面有蜿蜒的汗水痕跡,還有跳動的動脈。顧銘夕的身上散發著一股年輕男人特有的氣息,他再也不是一個小男孩了。

  他騎車帶龐倩回去時,龐倩抱著他的腰,把臉頰貼在他溫暖的背上,她問:「顧銘夕,你是不是喜歡我?」

  騎著車的少年心裡一跳,他沉默了一會兒,說:「嗯,我喜歡你。」

  「是哪一種喜歡?」

  他想了想,說:「就是你認為的那種喜歡。」

  龐倩看不見他的臉,她輕聲說:「是我喜歡你的,那種喜歡嗎?」

  他微不可察地笑了一下,點頭:「對,就是你喜歡我的那種喜歡。」

  「顧銘夕。」

  「嗯?」

  「是你說的,這一年,我們什麼都不要想。」

  「我是說過,怎麼了?」

  「所以,我決定現在什麼都不想了。有些事……你知道的,到我們考上大學了再說,好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