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2 章 脫胎換骨

  第二天早上,龐倩起得格外痛苦,她瞪著一雙熊貓眼出去洗臉刷牙,把龐水生嚇了一跳。

  「昨天晚上幹啥了?臉色這麼差。」

  「幾乎一宿沒睡。」龐倩嘴裡滿是牙膏泡沫,含含糊糊地說,「頭疼死了。」

  「加班嗎?」龐水生站在衛生間門口問。

  「不是。」龐倩漱了口,想了一下後湊近龐水生,很小聲地說,「爸,我告訴你一件事,你先別告訴媽。」

  龐水生被她嚴肅的語氣搞得很緊張:「什麼事?」

  「我好像找到顧銘夕了。」

  龐水生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真的?!」

  除了感到有些疲勞,龐倩的心情是非常不錯的,她精心地化了一個妝,穿著一件藏青色的羊毛大衣出了門。

  她開著車到了公司,等電梯時碰到了鄒立文。鄒立文30多歲,穿一身深色西服,看到龐倩後,第一句話是:「不是說回不來了麼?」

  「領導,我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車趕回來的,昨天下午1點才到家,今天就來上班了。」龐倩一臉的委屈,「您不頒我一個嘉來好員工獎就算了,說的好像這兩天我曠工在外面玩兒似的。您瞧瞧我的黑眼圈。」

  鄒立文打量了龐倩一會兒,淡淡地說:「今天很漂亮。」

  「謝謝。」龐倩一笑,「領導您也超級帥!」

  龐倩真的過上了這樣的生活,一如她在七年多前說給顧銘夕聽的理想。

  她成了一個Office女郎,每天化著精致的妝,穿著漂亮的衣服,踩著高跟鞋在市中心的高檔寫字樓裡上班。她買了車,家裡還換了房,她現在的房間寬敞明亮,裝修得現代時尚。她拿著不菲的年薪,有時候上午開著會,下午就被領導派去外省出差。她成了一個空中飛人,去香港都變成了家常便飯。

  人前的龐倩光鮮靚麗,可是夜深人靜,她戴著一副黑框眼鏡,衣著邋遢地在家裡對著筆記本電腦加班到半夜時,她心裡會有片刻的迷茫。

  也許,她的人生真的因為某些事情而變了樣,現在的她,身邊也有了幾個條件不錯的追求者,但是在她的內心深處,始終有一個人,根深蒂固地存在著。

  開早會的時候,龐倩很心不在焉,散會後,她立刻就拿著手機溜去了樓梯間。

  她撥通了一個電話,是她從網上搜來的號碼,《我的螃蟹小姐》繪本的出品媒介,是一家文化公司。

  接電話的是前台小姐,龐倩只說自己是鴕鳥先生的讀者,想要聯系他的責編,前台小姐似乎見怪不怪,直接幫龐倩轉了過去。

  電話一直都沒有人接,龐倩無奈掛斷,又撥了前台的號碼,她說:「我真的有非常重要的事要聯系鴕鳥先生,能不能麻煩你把他責編的手機號給我。」

  前台小姐說:「抱歉,責編的手機不能隨便透露的,她這幾天可能在出差,有事您可以留言,我會轉告。」

  龐倩想了想,乾脆直說了:「其實,我就是那個繪本裡的螃蟹小姐,我想找到鴕鳥先生,我已經與他失去聯系很多年了。」

  前台小姐笑了:「真對不起啊小姐,我經常能接到女孩子的電話,說自己是鴕鳥先生的螃蟹小姐呢。」

  龐倩氣壞了:「我能證明的呀!我知道鴕鳥先生的名字,要我告訴你嗎?」

  「但是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啊。」前台小姐的聲音嬌滴滴的,語氣倒很誠懇,「說實話,我理解您的心情,有太多女讀者來詢問鴕鳥先生的事了。我自己對鴕鳥先生都很好奇,但是在我們公司裡,只有他的責編與他單線聯系,我們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私人情況。」

  她不像是在說假話,龐倩只得掛了電話。

  她回到自己的辦公桌邊,打開電腦,去了新浪博客,搜到了鴕鳥先生的博客頁面。他最後一次更新博客是在兩年前,看起來,他已經不用這個博客很久了。

  他的博客內容幾乎都是漫畫,很隨意的一張塗鴉,配上幾句有趣的話,都能收到無數評論。

  前一天的晚上,龐倩幾乎熬了一個通宵,她看遍了鴕鳥先生的每一條博客,但卻沒有找到他的任何私人信息。可是,有誰會比龐倩更了解他的畫風?

  這就是她的顧銘夕,從2006年到2008年,他一直都在這裡。

  龐倩托著下巴盯著屏幕發呆,身後突然傳來一個冷冷的聲音:「我都不知道你居然還有一顆童心。」

  龐倩扶額,電腦屏幕上是一張插畫,主角是一群粉色小豬,她默默地點了叉,轉頭看鄒立文:「領導,找我有事啊?」

  鄒立文瞥她一眼:「你到我辦公室來一下,有個新Case和你說。」

  晚上,龐倩破天荒地打電話給俞佳磊,說要請他吃飯。

  兩個人在一家私房菜館碰面,俞佳磊顯然心情很好,落座後,說:「小螃蟹,今天怎麼這麼好,想要請我吃飯?」

  他看著她的臉,又笑起來:「你今天很漂亮,就是表情太凶,這樣不好。」

  龐倩看著俞佳磊,咬著嘴唇悶了一會兒後,說:「今天鄒立文交給我一個新Case,是你介紹的,對麼?」

  「是啊。」俞佳磊不以為然,「我朋友想找投資公司做上市,我不介紹給你,介紹給誰?」

  龐倩說:「俞佳磊,我和你說過,我不喜歡你。」

  「那是因為你還不了解我。」俞佳磊幫龐倩斟一杯茶,「龐倩,你是不是覺得我對你不認真?」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龐倩揮揮手,「我知道你很認真,所以我從來都沒有瞞過你,我說過我在找一個人,我必須要找到他,在沒有找到他以前,我根本沒法子談戀愛。」

  「龐倩,我很好奇,真的有這樣一個人嗎?」俞佳磊雙手交握在餐桌上,他的手很漂亮,手指修長,骨節精致,食指還輕輕地叩著桌面,令龐倩看得入了神。

  俞佳磊33歲,海龜碩士,銀行高管,他與龐倩在工作中認識,雖然還不到半年,但卻對她展開了熱烈的追求。

  龐倩沒有回答俞佳磊的問題,她只是反問:「俞佳磊,你到底喜歡我什麼?」

  「嘿,你是不是想說,我喜歡你什麼,你改?」俞佳磊失笑,「龐倩,我從來沒有追一個女孩追得那麼艱難過,尤其,還是我覺得挺合適的結婚對象。」

  龐倩又問:「我沒和你開玩笑,我真的想知道,你喜歡我什麼?」

  俞佳磊似乎對這個問題很疑惑:「你是個條件很好的女孩,我喜歡你難道不正常嗎?」

  「條件很好?」

  「難道你不覺得嗎?」俞佳磊笑道,「乾脆我們就俗一些吧,我給你列舉一下你的優點。首先是你的家庭背景,你是本地人,家庭和睦,父母雙全且身體健康,母親國企退休,父親也有穩定的高薪工作,即將退休。其次是你的個人素質,你是重點大學畢業,有一份不錯的工作,能力很強,頭腦靈活。還有,鄒立文和我說,你很勤快,雖然有時會抱怨工作強度大,但是你從不排斥加班,也不會偷懶。然後,是你的經濟條件,你的年薪,真挺不錯的……抱歉,誰叫鄒立文是我認識十幾年的兄弟,這個在我這兒真的不是秘密。最後,我不得不說說你這個人,你25,很年輕,很漂亮,很有趣,很活潑,和你在一起,我總是會感到非常開心。喏,你可能不知道,每次和你一起吃飯,我的胃口都會特別好,因為你吃東西總是很享受的樣子,我一直都覺得,愛吃且能保持好身材的女孩,是最會享受生活的人。」

  這樣的一番長篇大論直接把龐倩給聽懵了,她倒是真的不知道,原來她已經脫胎換骨,是婚戀市場裡的香餑餑了?

  可是,為什麼聽到俞佳磊這樣一二三四的誇獎,龐倩心裡竟有一種酸楚的感覺呢?她沉默了幾分鍾,終於回答了俞佳磊之前的那個問題。

  「俞佳磊,我沒有騙你,我真的在找一個人,這個人千真萬確地存在著,不是我的借口,我並沒有敷衍你。」

  俞佳磊無聲地看著她,龐倩對著他笑了一下,說:「你要不要聽,我和他的故事?」

  「……」他的眼神有些深沉,一會兒後,說,「好,你講,我聽。」

  「要從哪裡說起呢。」龐倩垂下眼睛,微笑著說,「就說你剛才誇我的那些話吧。俞佳磊,你覺得我現在有很多優點,是嗎?」

  「對。」

  「那我告訴你,就是那個人,是他,把我變成了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