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3 章 失而復得

  龐倩原本是想給俞佳磊講一個蕩氣回腸、驚心動魄的愛情故事的,但真的開口以後,她才發現,刻在腦子裡的都只是一些零零碎碎、雞毛蒜皮的小事。

  甚至,都與愛情無關。

  龐倩不知道該怎麼向俞佳磊描述自己和顧銘夕的成長經歷,他們只是這城市裡很普通的兩個孩子,並沒有遇到過什麼大事,就算顧銘夕身有殘疾,但在龐倩的記憶裡,他就是個和別人沒什麼區別的男孩子。

  她無法向俞佳磊訴說她和顧銘夕每天一起背著大書包、擠著公交車上下學時的心情,她永遠都貼在那個男孩的胸前,用一種曖昧的方式摟著他的腰,車廂裡氣味混雜,但她依舊能聞到他身上特別的氣息,還能聽到,他胸腔裡有力的心跳聲。而他,大多數時候都側著腦袋,靜靜地看著車窗外。

  她也無法向俞佳磊訴說她和顧銘夕在小公園裡一起吃零食的快樂,5毛錢的炸年糕,8毛錢的蘿卜絲餅,1塊錢的烤香腸和炸臭豆腐,2塊錢的草莓甜筒……現在的龐倩隨便吃頓工作午餐都要幾十元,俞佳磊也是一樣,這叫她怎麼和他說?

  她更加無法向俞佳磊訴說她和顧銘夕做了多少年的同桌,她在他家,做了多少年的作業。那些數不清的日日夜夜,她時而乖巧、時而搗蛋地坐在他的身邊,彎著腰,看他用右腳夾著筆,在草稿紙上細致耐心地為她演算、講解。

  也許連顧銘夕自己都不知道,龐倩有時會思想開小差,她會悄悄地看著他漂亮的側臉,數著他長長的睫毛。小時候,他的聲音清脆悅耳,長大後,他的聲音沉穩乾淨,龐倩深深地記得他的聲音,在夢裡,她會聽到他微笑著喊她:「啊,龐龐,是你。」

  她清楚地記得那一年,她撥通他的電話時喜極而泣的心情。

  那一年的暑假,顧銘夕跟隨李涵去Z城以後,龐倩拜托父親去問顧國祥要李涵娘家的電話。龐水生起先並不願意去問,安慰她說顧銘夕應該會與她聯系。但是經過了兩個星期,顧銘夕都沒有打來電話,龐倩沒忍住,在龐水生面前大哭了一場,龐水生才硬著頭皮去找顧國祥。

  因為龐家無人參加顧國祥的婚禮,顧國祥對龐水生態度冷淡許多,他說他不知道李涵娘家的聯系方式,這幾個月,他沒有接到過顧銘夕的電話。

  龐水生覺得顧國祥是在敷衍,但是他這麼說了,龐水生也不好逼問,只能把話帶給了龐倩。

  然後,龐倩開始跑網吧,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只是開著QQ,盯著那個灰了的小老鼠頭像,她不停地給他留言,大段大段地說著話,可是,「鴕鳥先生」始終沉默,沒有回過只言片語。

  龐倩打電話給戴老師,戴老師不知道顧銘夕的行蹤,她又打給周楠中和汪松,他們是顧銘夕高中裡最好的朋友,但是,顧銘夕並沒有與他們聯系。龐倩甚至打給了簡哲和劉翰林,結果也是一樣。

  她一個人跑去了鯊魚燒烤店,意外地發現店轉讓了,她又跑到鯊魚家裡,被鯊魚媽媽告知,鯊魚和朋友一起去上海做生意了。

  龐倩要來了鯊魚的手機號碼,怏怏地回了家。

  轉折發生在龐倩18歲生日那一天,她下樓拿報紙時,發現信箱裡有一張郵局的領取包裹通知單。

  龐倩拿著這張小小的白色紙片,一顆心跳得紛亂,她立刻就騎著自行車去了郵局,領到了那個小包裹。

  她當場就拆了包裹,驚訝地發現裡面是一個摩托羅拉的手機包裝盒,打開盒子,裡面赫然是一部新手機。

  龐倩拿起手機旁的一張小賀卡,看著上面簡單的幾個字:龐龐,生日快樂。

  另外,還有一個139打頭的手機號碼。

  龐倩簡直無法描述自己當時的心情,她抱著盒子沖出了門,找了個小賣部的公用電話就撥通了這個手機號。等待音似乎響過了一個世紀,「喀」的一聲,電話接通了,電話那端的年輕男人聲音很好聽,他問:「喂,請問哪位?」

  在聽到他聲音的那一刻,龐倩的眼淚就掉下來了,她手指緊緊地捏著話筒,聲音裡帶著濃濃的哭腔,她說:「顧銘夕。」

  他沉默了幾秒鍾,旋即就笑了起來,聽著他的笑聲,龐倩能想象他微笑的樣子,他在她耳邊說:「啊,龐龐,是你。」

  此時,離開學只剩十幾天了,龐倩腦子裡亂哄哄的,有一大堆話要問顧銘夕,一下子又不知從何問起,她乾脆質問起他來:「你幹嗎不給我打電話!都一個多月了!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啊!你去Z城!為什麼不告訴我!」

  顧銘夕沒有吭聲,龐倩的聲音帶著濃濃的鼻音,她的語氣緩了下來,哽咽地說:「顧銘夕,你現在好不好?」

  「我很好,龐龐,你不用擔心。」他平靜地說著,「這段時間我很忙,我和我媽媽剛剛才安頓下來。之前,我們住在我外婆家,晚上在客廳打地鋪,白天,我和媽媽都在外面看房子。」

  「你們在那邊買房子了?」龐倩覺得自己的心都碎了,顧銘夕是真的要去Z城安家了嗎?難道以後的寒暑假,他都不回來了?

  他回答:「嗯,買了一套二居室,70多方,接下來還要裝修,估計要到年底才能住。」

  龐倩問:「你在那邊待得慣嗎?」

  「還行,這裡夏天要比E市涼快許多。」

  「冬天是不是會很冷?」

  「那是肯定的,不過屋內有暖氣,不會冷。」顧銘夕說著,又頓了一下,「你收到手機了是嗎,這是我送你的18歲生日禮物,很抱歉,今年不能陪你一起過生日了,龐龐,生日快樂。」

  「謝謝,我也沒對你說生日快樂。」龐倩說,「顧銘夕,我也給你買禮物了,但是我聯系不到你,你給我一個地址好麼,我給你寄過去。」

  「……」他想了下,說,「到時候再說吧,我和我媽媽現在在學校邊上租了個房子,很簡陋的,信箱都沒有,我怕會寄丟。」

  龐倩問:「你開學後不住寢室啊?」

  「嗯,住寢室太麻煩同學了。」

  兩個人一起沉默下來,一會兒後,顧銘夕緩緩地說:「龐龐,上海是個大城市,你一個人去哪裡,要學會自己照顧自己。」

  龐倩又哭了,嘟著嘴說:「誰叫你說話不算數!就算上財不要你,我就不信上海其他的學校都會不要你!上海那麼多的重點大學,你比一本線高了130多分,考哪一所會考不上!」

  顧銘夕說:「現在還說這個幹什麼,龐龐,你不要哭了。」

  龐倩問:「明年過年你回來嗎?」

  「應該不回來。」

  「哦。」龐倩突然抹掉眼淚,說:「顧銘夕,明年暑假,我過去找你玩,好麼?」

  他很驚訝:「啊?」

  「你反正在那裡都買房子了,我過去也有地方住的。」龐倩說,「你說Z城夏天很涼快嘛,那我就去那裡避暑幾天,你得做東道主陪我出去玩。」

  顧銘夕很無奈:「Z城不是旅游城市啊。」

  「不管,我就是想見你。」龐倩叫起來,「顧銘夕,我從來沒有這麼長時間見不到你過!一年啊!我一定要去見你!」

  顧銘夕又一次沉默了,最後,他說:「龐龐,如果明年春天,你依舊想見我,我歡迎你暑假來玩。但是,我希望你能知道,有些事,過去就過去了,有些人,只會在你人生的某一個階段陪伴你,比如你念小學時的王婷婷,念初中時的孫明芳,甚至還有念高中時的鄭巧巧。你們當時很要好,但是到了後來,因為你們讀了不同的學校,總是會疏遠彼此的距離。你一直都在往前走,進了上財,你會認得新的朋友,也會認識一些男孩子。」

  他的聲音裡帶著暖暖的笑意,「龐龐,念大學了,談戀愛不再稀奇,如果你心裡有了喜歡的男孩子,可以試著和對方發展。也許再過幾個月,你就交男朋友了,不會那麼想要見我了。」

  他說的話好奇怪,龐倩聽得十分郁悶,嘴巴比腦袋快,她已經脫口而出:「我才不會呢!顧銘夕,你要是喜歡上別的女孩,你得告訴我啊!」

  顧銘夕:「……」

  龐倩臉紅了,顧銘夕說:「好了,講了很久了,掛了吧。龐龐,你開學後去上海辦好手機號,把號碼發給我。」

  「哦。」

  「那我掛了,再見。」

  「再見。」龐倩依依不捨地掛下電話,眼睛依舊是紅通通的。她問小賣部老板,「多少錢?」

  老板掃一眼屏幕:「18塊。」

  好貴的一個長途電話,龐倩給錢卻一點也不心疼。

  因為她終於找到了顧銘夕。

  2003年8月底,龐倩去上海報到了。龐水生和金愛華陪著她一起去,K字頭的火車2個半小時就到上海,他們坐上了學校派來的大巴,被拉到了學校。

  看到校門的第一眼,龐倩心裡微微有些失望。上海財經大學名氣那麼響,這個校門怎麼一點也不氣勢恢宏呀。

  龐倩拖著行李箱走到校園裡,學校地處市區,面積並不大,校內綠草如茵,樹影婆娑,沿途所見的建築帶著濃濃的年代烙印,還有一種海派小樓的風味。

  龐倩和父母忙碌了一天,辦妥了各種入讀手續,回寢室前,她執意去移動營業廳,辦了一張SIM卡。

  她把卡塞進那台銀色的摩托羅拉手機,開機,跳到屏幕後,她第一時間給顧銘夕掛了個電話,她想對他說,這是她在上海的號碼。

  可是,他居然關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