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4 章 南北之遙

A- A+

  遙遠的Z城,顧銘夕正和母親一起忙著新房裝修的事。他們跑著建材市場、家具市場,李涵想要在顧銘夕開學以前,把新房的硬裝先搞定。

  顧銘夕出門在外時,因為身體條件所限,很少帶手機。大部分時間,他的手機都是呈關機狀態,躺在出租屋的抽屜裡。

  有時候,他會想起龐倩,想著她現在在幹嗎,是不是像他一樣在做著開學的准備。顧銘夕在E市出生長大,度過了19年,如今,他突然來到這個陌生的北方城市,想象著未來的四年,甚至更多年,他都要在這裡度過,心裡不禁有了一些迷茫。

  他是個南方男孩,更適應南方的氣候和飲食,哪怕說話時都帶著一絲天生的溫柔語氣。顧銘夕不敢問李涵,他大學畢業後能否回南方發展,他怕母親又會用龐倩的事來數落他。

  登上火車的時候,李涵就對他說:「銘夕,媽媽早就和你說過,倩倩不喜歡你。」

  來到Z城將近兩個月,生活狀況一如顧銘夕想象的枯燥無聊,尤其是之前住在外婆家時,他覺得自己和母親簡直就是寄人籬下。

  李涵離開父母已經20多年了,之前為數不多的幾次回來探親都是住的高檔賓館,當時親戚朋友們都曉得她在E市嫁得好,哪怕兒子殘疾了,大家對她依舊是羨慕居多。可是現在,她離婚了,拖著重殘的兒子回了娘家,受到的眼光和非議自然可想而知。

  顧銘夕的外公外婆已經70多歲了,身體狀況都不好,他們很牽掛自己的女兒,對於李涵的歸來自然是歡迎的。但是對與他們同住、照顧兩老的李牧一家來說,想法可就不一樣了。

  李牧是李涵的弟弟,他學歷不高,在一家大樓做保安,他的妻子黃伶俐沒有工作,兒子李世宇16歲,開學將念高一。李涵父母家的房子很小,只有兩個房間,李世宇從小到大都睡在客廳裡,拉一張簾子隔一下。

  很多年前,李牧就曾經求過李涵,他覺得姐姐一直在外,家中父母都靠他照顧,姐姐理應補貼他一些。他想賣掉父母的房子,再讓李涵資助他一筆錢,換一套三居室,能讓李世宇有個自己的房間。

  李涵找顧國祥商量,但是顧國祥拒絕了。他的理由是,每年已經給兩老1萬塊錢,足夠多了。而且以後兩老的遺產都是歸的李牧,他的換房事宜,並不是李涵的責任。

  因為這些事,李牧有一段時間和李涵鬧得很不愉快。

  離了婚的李涵帶著兒子回到娘家,她想盡快買房,李牧知道姐姐帶了一筆錢,心裡又打起了主意。

  李涵的身邊有65萬,這是顧國祥給她的離婚補償,那時候E市房價便宜,一平才5000出頭,Z城就更低了,一平才3000塊。李牧在姐姐面前哭起了窮,李涵帶著顧銘夕在父母家打地鋪時,也親眼見證了弟弟一家生活的拮據。想到顧銘夕從小到大穿的衣服鞋子都是名牌,侄子李世宇卻只能穿市場貨,球鞋壞了都捨不得換一雙,李涵心裡也很不好受。

  她挑了一些顧銘夕八成新的夏裝送給了李世宇,還說過些天去給他買幾件新衣服新鞋子。最後,她同意了李牧的請求,他若換房,李涵就資助8萬現金。

  其實,她也有自己的考慮,畢竟自己將來會老去,現在她幫一把李牧,以後李牧一家也能幫襯一把顧銘夕。

  ---

  顧銘夕和李涵從建材市場回到出租屋後,突然想到他的手機已經很久沒開機了,立刻就從抽屜裡取了出來。

  顧銘夕坐在床上,腳趾夾著手機開了機,一會兒後,未讀短信提示接二連三地跳了出來。顧銘夕嘴裡咬著一支水筆,伏著身子用筆帽點擊著手機上小小的按鍵,一條一條地將短信點開,發現都是一個陌生號碼發來的信息。

  【顧銘夕,你幹嗎關機呀!我是龐倩,這是我在上海的號碼,你存一下。】

  【你開機給我打個電話啊,發條短信也行。】

  【顧銘夕,你難道不會發短信?】

  【你怎麼還沒開機啊!你跑哪裡去啦!】

  ……

  【很晚了,我要睡了,這是我在學校度過的第一夜,我的寢室是四人間,很乾淨,就是沒有廁所。我的室友都很好相處,其中兩個是上海人,一個是福州人,我們剛才還開了睡前臥談會,有一個上海女孩特別搞笑,我很喜歡她。】

  【爸爸媽媽離開學校的時候,我哭了,但沒讓他們看見。顧銘夕,我現在是一個人待在上海了,我剛才還在想,要是你也在,該多好啊。】

  【好了不說了,要熄燈了,顧銘夕,我很想你,晚安。】

  這是前一天的短信,她一共發來20多條,顧銘夕怔怔地看著手機,一會兒後終於咬著水筆回了一條。

  【龐龐,抱歉,這幾天比較忙,剛剛才看到你的短信。】

  這是他發出的第一條短信,手機按鍵小,顧銘夕試著用腳趾按過,有點兒麻煩,後來,他就學會了用嘴咬著筆撥號,現在,他又學會了這樣子發短信。

  他的手機很快就響了起來,是龐倩的電話,她很開心,嘰嘰喳喳地纏著顧銘夕說著學校裡的情況,顧銘夕忍不住提醒她:「你打的是長途。」

  「沒關系!我爸爸給我充值了好多錢!顧銘夕,到時候我把寢室號碼發給你,你開學了也把寢室號碼發給我,我去買IP卡給你打電話,那個會便宜很多。」

  龐倩剛說完,邊上有個女孩的聲音響起了:「螃蟹,吃飯去了。」

  「哦,我馬上來。」龐倩扭頭說著。

  顧銘夕笑了:「你怎麼入學才一天,他們就喊你螃蟹了?」

  「我也不知道啊,我沒和她們講。」龐龐撓撓腦袋,突然說,「顧銘夕,你趕緊把地址給我吧,要不然,禮物都要過期了。」

  「過期?是吃的東西嗎?」

  「不是。反正你快點給我一個地址嘛。」

  顧銘夕想了想,把外婆家的地址報給了她,他說,你就寫我媽媽收吧,到時候我估計得麻煩她去郵局幫我拿。」

  龐倩歡天喜地地答應:「沒問題!」

  幾天後,李牧收到了郵局的包裹單,他很狗腿地問李涵要不要幫她去拿,李涵正忙著和裝修公司討價還價,就答應了。

  她回到出租屋時,顧銘夕說:「媽媽,上回我和你說的,我有個包裹會寄到外婆家,你什麼時候去看看,我估計已經到了,你幫我去郵局拿一下行麼?」

  李涵說:「哦,已經到了,你舅舅去幫你拿了。」

  顧銘夕很興奮,說:「那就是已經在外婆家了?」

  李涵漫不經心地說:「嗯,過兩天咱們不是要去吃飯麼,到時候去拿回來好了。」

  兩天後,李涵和顧銘夕回娘家吃飯時,她問起李牧那個包裹的事。

  李牧想了想,說:「我拿回來後就擱在桌上了。」他起來到處找了下,發現沒有。顧銘夕一直緊張地看著他,李牧問過黃伶俐,最後去問在看電視的李世宇:「小子,爸爸那天擱在桌上的包裹你看見了嗎?」

  李世宇晃晃悠悠地站起來,說:「看見了呀,是寄給姑姑的。」

  李牧問:「包裹呢?」

  李世宇說:「我拆了。」

  顧銘夕的神色瞬間就暗了下來。

  李牧有些尷尬,又問:「拆了,那東西呢?」

  李世宇拉拉身上的短袖T恤衫,那是一件白色的耐克,胸前有著一個鵝黃色和灰色相間的抽象圖案。他笑嘻嘻地說:「我穿上了呀,是姑姑買給我的吧,挺好看的,就是大了一點。」

  顧銘夕冷冷地問:「包裹裡還有其他東西嗎?」

  李世宇看看他,想了想,說:「好像有張卡片。」

  顧銘夕盯著他:「卡片呢?」

  「和盒子一起丟了。」李世宇滿不在乎地說。

  顧銘夕一下子就往前踏了一步,李涵一把就摟住了他的腰,年輕的男孩緊緊地咬著牙,一會兒後,他冷靜下來,低著頭不再說話。

  李涵在他耳邊小聲說:「媽媽去給你買一件一模一樣的,你不要急。」

  顧銘夕別開頭,聽到了李牧和李世宇的對話。

  他在誇自己的兒子:「到底是好牌子,我們小子穿起來還挺好看,要比你銘夕哥哥精神啊。」

  李世宇很得意,他說:「明天我要去打籃球,就穿這個去!」他瞟一眼顧銘夕,眼睛掃過他肩下空垂的衣袖,突然笑著問:「對了銘夕哥,螃蟹是誰啊?是你女朋友嗎?」

  「卡片呢?」顧銘夕本來已經沉默了,聽到這話忍不住就問出了聲。

  「我說了我丟了。」李世宇看著他,揚著下巴哼哼地笑。

  顧銘夕目光灼灼地盯著他,李世宇也回瞪著他,心裡開心得要命。

  他真討厭這個表哥,真是討厭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