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6 章 雙城生活(2)

  輔導員找顧銘夕談了話,也沒談出個所以然來。她又給李涵打電話,認為顧銘夕的成績下降只是暫時的,畢竟大學裡的學習壓力比起高三時要小很多,顧銘夕只是沒能很好地適應大學生活。

  李涵終於意識到了顧銘夕的反常,等到兒子下課回來,她與他面對面交流了一番。這段時間,顧銘夕其實一直在思考一件事,反復衡量這件事的可行性,面對李涵的逼問,他終於鼓足勇氣說了出來。

  「媽,我問過學校老師轉專業的事,但是他們都拒絕了,說是轉專業要在明年六月參加考試,而且轉的專業錄取的最低分數線一定要比原專業低,低轉高從沒有先例。但是我喜歡的兩個專業,高考錄取分數線都比我現在專業高,所以,盡管我的分數完全能上那兩個專業,學校也不會同意。」

  李涵懵了:「轉專業?好端端的為什麼要轉專業?計算機專業不好麼?」

  「我一點也不喜歡。」顧銘夕的神情有些執拗,說,「我以前從來沒想過要學計算機,我寧可去學英語我也不想學計算機。」

  李涵說:「兒子,你能上大學不容易,B大已經很照顧你了,四年下來,你本科文憑到手,說不定還能保研,這學歷拿出去也很不錯了,說不定就能找一份好工作。」

  顧銘夕正色道:「媽,我念大學不是想混文憑的,我是真的想學東西,想學喜歡的專業,以後有資本從事喜歡的工作。」

  「那現在已經這樣了,你不喜歡計算機,學校又不給你轉,那你打算怎麼辦?你就打算每次考試都不及格?」李涵有些生氣,「銘夕,你以前不會那麼不懂事的!」

  「我想退學。」顧銘夕看著李涵的眼睛,說,「我想退學,媽媽,我覺得現在還來得及,我想重新復習參加高考,還有半年,我能重新考上一所好大學的,關鍵是,哪怕是二本也沒關系,我只想選擇喜歡的專業。」

  李涵傻眼了:「明年高考,你20了,畢業了都24了!」

  「如果我繼續讀下去,更是浪費時間。」顧銘夕說,「我一點也不想做計算機方面的工作,我讀它幹什麼!

  李涵看了他一會兒,冷冷地問:「你是想考去上海嗎?」

  「……」顧銘夕重重地點頭,「嗯,我是想考去上海。」

  李涵站了起來,留下了四個字:「我不同意。」

  ---

  十二月初,Z城下雪了,乾燥的雪,不帶一丁點的雨水,快速地在地上積了起來。

  顧銘夕吃不消穿單鞋出門了,李涵幫他買了一雙棉鞋,老頭兒穿的那種款式,很厚實,很土氣,但是穿脫方便。她又給顧銘夕織了暖暖的露趾襪,顧銘夕不再逞強,乖乖地穿著去上課。

  他裹著厚厚的羽絨服進到教室,坐在了最後排的一個位置上,他抖落了雙肩包,又抬起右腳到胸前,用腳趾拉下了羽絨服的拉鏈,脫下了外套。

  顧銘夕坐在暖氣片邊上,學校並沒有為他安排特制的課桌椅,因為大學裡時常上一堂課就換一個教室,所以學校讓顧銘夕自己適應一下,與其他同學一樣在普通課桌旁上課。

  這樣子,他很難寫字。

  顧銘夕的雙肩包在地上,他低著頭,腳趾從包裡夾出了當堂課的課本,拿筆袋時,他想了想,放棄了。

  老師上課的時候,他基本都在發呆,那些與計算機有關的專業術語,與他來說變得越來越陌生,越來越難懂。顧銘夕看著自己在課桌下的兩只腳,腳趾頭紅紅的一片,前幾天,李涵身體不舒服,顧銘夕洗了幾天衣服,都是用腳搓洗的,那水凍得刺骨,他一下子就長凍瘡了,而且十個腳趾頭全部長滿。

  如今,暖氣一吹,他兩只腳劇烈地癢了起來,顧銘夕雙腳互相搓著,才微微好受一些。

  他和李涵的新家已經裝修好了,李涵說再空置一個多月,春節前搬進去。

  李牧也看中了一套三居室,是新房,他的舊房在中介掛了出來,很快就有人來問價。李牧和李涵商量,舊房賣了以後的錢才能買新房,新房裝修還得時間,從買下到入住起碼要半年,這之間,他希望帶著父母、老婆和兒子,暫時住到李涵的新房裡。

  李涵這時候已經有些騎虎難下,新裝修的房子一下子住進那麼多人,還要住半年,換誰心裡都不舒服,她和顧銘夕商量這件事,顧銘夕說:「外公外婆來住一點問題都沒有,但是舅舅一家為什麼不像我們這樣在外面租房子呢?」

  李涵無言以對,聽李牧的意思,之前李涵和顧銘夕在他們家睡了不到兩個月,他們就有理由去李涵的新家住一段時間。

  李涵說:「你舅舅工資不高,每個月租房子還要好幾百塊錢呢。」

  顧銘夕悶了一會兒,說:「你要答應我也沒意見,不過我不過去住了,我寧可住這出租屋裡。」

  有一天中午,顧銘夕下課回來的時候,因為積雪結冰,他不小心摔了一跤。

  這一跤摔得有點厲害,他的下巴磕到了地上,拉破了一個口子。

  鮮血滴滴答答地落在雪地上,觸目驚心,顧銘夕咬咬牙爬了起來,他穿著厚厚的外套,袖管很鼓,路過的行人並沒有發現他身體的異樣。雪地摔跤司空見慣,見他起來了,也沒人來扶他。

  顧銘夕扭著脖子,刺痛的下巴在肩膀上蹭了一下,他的鼻子和耳朵被凍得通紅,盤腿坐在雪地上,他費了很大的勁才重新背上書包,站起來後才發現自己的腳也扭了一下。

  他一瘸一拐地走回了出租屋,李涵不在家,估計是去了新房,顧銘夕坐在暖氣片邊上烤了一會兒腳,才去衛生間洗臉洗腳。

  看著鏡子,他下巴上的傷口已經凝結了,居然有1厘米長,顧銘夕看著鏡中的自己,突然自嘲地笑了起來。

  他回了房間,給班長發了條短信,說下午請假,不去上課了。

  班長很快就回:【沒問題。】

  顧銘夕是全班唯一一個可以隨便請假的學生,根本就不需要請假條。

  李涵給他留了飯菜,顧銘夕沒有胃口吃,他在床上坐了好一會兒,突然想要給他的父親打一個電話。

  一個19歲的男孩子,在這樣迷茫的時刻,自然會想要求助他的父親,哪怕他的父親曾經傷害過他,但在此時此刻,顧銘夕心裡記得的,卻是顧國祥對他的一次次訓誡和教誨。

  來到Z城以後,為了顧及母親的心情,顧銘夕還沒有給顧國祥打過電話,手機接通以後,父親沉穩而熟悉的聲音響在他的耳邊,顧國祥問:「你好,哪位?」

  顧銘夕輕輕地喊了一聲:「爸。」

  「銘夕?!」顧國祥有些驚訝,「銘夕!是你嗎?」

  「嗯,是我。」顧銘夕說,「爸,你現在好嗎?」

  「爸爸很好,你呢,你和媽媽現在好嗎?」顧國祥說,「我看氣象,Z城已經下了好幾場雪了。那邊是不是很冷?你還習慣嗎?」

  「還行。」顧銘夕想了想,問,「爸,小寶寶出生了嗎?」

  說到這個話題,顧國祥心裡萬分復雜,喜悅一下子湧上了他的心頭,迫不及待地想要分享,但又想到電話對面是他重殘的大兒子,他又覺得對著顧銘夕說這個也許會刺痛他的心。

  他簡單地回答:「嗯,出生了,還沒滿月。」

  「是男孩子還是女孩子?」

  「是個女孩,6斤8兩。」

  「她叫什麼名字?」

  顧國祥說:「她叫顧梓玥,木辛梓,王字旁的那個月。」

  顧銘夕笑起來:「爸,恭喜你。」

  顧國祥懵了,眼睛沒來由地就濕了起來。

  他問:「銘夕,你現在學習怎樣,在大學裡還適應嗎?」

  顧銘夕沒有瞞他,他打這個電話,本來就是為了傾訴:「學得不好,沒什麼意思,我不喜歡這個專業。」

  顧國祥聽他語氣不對,問:「碰到什麼困難了嗎?」

  顧銘夕張張嘴,剛想把自己的想法說給顧國祥聽,電話裡突然傳來了一陣嬰兒的啼哭聲。

  顧國祥立刻說:「啊,小玥哭了,銘夕,爸爸得先去哄寶寶了,爸爸有空給你打電話,這是你的手機號碼?」

  「是。」

  「那就先這樣,我掛了,你自己多照顧自己。」

  顧國祥把電話掛了,顧銘夕臉頰鬆了一下,手機「啪」的掉到了床上。

  他又坐了好一會兒,撥通了另一個電話。

  「喂,顧銘夕?」龐倩在電話裡問,聲音裡帶著笑,「我剛還想給你發條短信,午睡一會兒呢。你吃飯了嗎?」

  他撒了謊:「吃了。」

  「我今天吃了紅燒大排和白菜肉絲,後來居然又有糖醋排骨了,嗷,好討厭!你不知道我們食堂的糖醋排骨有多好吃!」她那裡聲音辟裡啪啦的,「你等一下哈,我先爬上床。」

  龐倩睡上鋪,她上床後拉上床簾,整個人鑽進了被窩裡,悄悄地和顧銘夕打電話:「你那裡冷嗎?是不是下雪了?」

  「嗯。」

  「你小心腳上生凍瘡。出門絕對不能穿單鞋!」

  他笑了:「我知道。」

  「顧銘夕,你最近回我短信好少啊,你在忙什麼呢?」龐倩問,「你不會是談戀愛了吧?」

  「怎麼會,沒有啊。」顧銘夕聲音淡淡的,「就是……學習有點忙。」

  「顧銘夕。」

  「嗯?」

  「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顧銘夕默了一會兒,說:「龐龐,我今天在路上摔了一跤。」

  「有沒有摔壞啊?」龐倩喊起來,「哎呀你們那裡雪下得那麼大,路上肯定很滑的,你走路要小心一點啊!摔疼了嗎?」

  「下巴磕破了,腳也扭了。」

  「……」龐倩問,「顧銘夕,你毀容了?!」

  他「噗」一下就笑出了聲:「沒有,就是磕破了一個小口子。」

  「你還笑,腳上搓點兒雲南白藥,別偷懶。」龐倩拿著手機,問,「顧銘夕,你是不是不開心啊,這段時間,我一直都覺得你不開心。」

  他想了想,說:「龐龐,你說,我要是現在退學,重新參加高考,會不會很奇怪?」

  「啊?!」這個話題可比摔一跤勁爆多了,龐倩問,」怎麼了?有人欺負你了?你念得不開心?還是……你不喜歡這個專業?」

  她真了解他,顧銘夕說:「我不喜歡這個專業,而且,讀了快一個學期了,都沒交到什麼朋友,每天都特別無聊,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他遲疑了一下,開口:「我很想你,還有其他人。」

  龐倩:「……」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你覺得我能重新參加明年的高考嗎?」

  龐倩認真思索了一下,說:「顧銘夕,雖然你的想法看起來很奇怪,並不太現實。但是,如果你真的一點也不喜歡這個專業,我是支持你的。我聽了你的建議來讀金融學院,現在覺得很慶幸,我很喜歡這個專業,幸好沒聽我媽媽的去讀什麼法律、計算機、英語……所以,如果你想要重新高考,我一定支持你,而且我相信你依舊可以考高分。」

  「龐龐。」顧銘夕笑著說,「你這樣慫恿我,我真的會退學的。」

  「那就退嘍!來做我的師弟呀!」她咯咯直笑,「師姐會罩你的!」

  他們又嘻嘻哈哈地鬧了一陣子,最後,龐倩說:「你要是覺得無聊,就給我打電話,你也知道我課表的,只要不上課,隨時可以給我打。」

  「會不會打擾你?」

  「顧銘夕,你和我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啊?」龐倩撅起嘴,「在這個世上,除了我爸媽,你就是我最親的人了。」

  掛下電話,顧銘夕覺得自己的心情好了許多,他想去熱點兒飯菜吃,這時,手機突然又響了。

  他低頭一看,是個陌生手機號,之前他是用右肩夾著電話的,這一次換到了左肩,他接起來一聽,一個大嗓門就傳來了。

  「顧銘夕?是你嗎?我是周楠中!」

  「啊。」顧銘夕又驚訝又高興,「周楠中?」

  「螃蟹剛剛把你的手機號發給我,你這小子,去了Z城也要和我們保持聯系的呀,走的時候就不聲不響的,大家都沒聚個餐,為你送送行,去讀個大學搞得像人間蒸發似的,這可真是你不對啊!」

  顧銘夕心裡覺得溫暖:「是,是我不好,以後有機會請你們吃飯。」

  「你在B大混得怎樣?」

  「一般,你呢,你在武大,是嗎?」

  「是啊,工科民工,以後要去工地搬磚的!」周楠中哈哈地笑,「有機會你來武漢玩,給我打電話,三年的兄弟,別斷了聯系!」

  周楠中的電話掛下不久,汪松的電話就來了。他和厲曉燕一起考去了南京大學,兩個人正在享受甜蜜的大學生活。

  「顧銘夕你這臭小子!老子高中三年為你做牛做馬,你倒好,一念大學就把老子給蹬了!」汪松在那邊氣得咬牙,「虧得小倩剛剛把你的手機號給我,你小子也太沒良心了!」

  顧銘夕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

  汪松說:「對了,我得提醒你個事兒,我有個小學同學叫盛峰,我和他關系挺好的,這家伙現在和小倩同班,死乞白賴來問我小倩有沒有男朋友,我可是直接讓他死了這條心的。顧銘夕,我也只能做到這份兒上了,能不能把小倩拴住,就得看你自己啦!」

  汪松掛了電話後,蔣之雅的電話很快就來了。

  「顧銘夕!哈!真的是你?螃蟹發給我一個手機號,說是你電話,我還不相信呢,還以為她耍我呢!」

  蔣之雅考進了浙廣播音專業,是個未來的主持人,她對著顧銘夕說了沒幾句,就忍不住哭了起來。

  「你怎麼沒和螃蟹在一起呢!討厭死了!我只允許你和螃蟹在一起,你要是和別的女生在一起,我不會同意的!」

  顧銘夕笑個不停,笑得肩膀都抖了。

  正說著,又有未接電話來,顧銘夕也沒法切換,和蔣之雅聊完後,他把手機擱到腳邊,照著那個未接來電撥了回去。

  居然是肖郁靜。

  「是汪松給我的號碼。」肖郁靜說,「顧銘夕,你現在好嗎?」

  「一般。」顧銘夕問,「你呢,你在北京好嗎?」

  「還行,我前幾天還和吳旻一起吃了頓飯,他在北航,我們還說到了你。」

  「說我什麼?」

  「說你現在,不知道好不好。」肖郁靜笑嘻嘻的,「大家都沒你的音訊,剛剛汪松說他有了你的號碼,我立刻就想打給你了,你沒在上課吧?」

  「沒有。」顧銘夕心中感動,突然問,「你和謝益現在怎樣?」

  「沒怎樣,有時候網上聊聊天,發發電子郵件。」肖郁靜說,「我和他就是朋友,我不會和他在一起的。」

  「你將來會出國嗎?」

  「會,肯定會。」她平靜地答。

  他笑著說:「挺好的。」

  後來,顧銘夕又接到了簡哲的電話,他在E大,念環境,他告訴顧銘夕,劉翰林在寧波大學,正在上課,等下課了也會給他打電話。

  除了這些同學,顧銘夕還收到了很多人的短信,來自全國各地,有一些,他甚至已經覺得陌生,連名字都叫不大上來了,但是他們在短信裡都很開心地對他說著話。

  【顧銘夕,我是孫明芳,你還記得我嗎?是螃蟹把你的手機號給我的,聽說你現在在B大,挺好的呀,加油!什麼時候回來大家聚一下,初中同學還沒開過同學會呢。】

  【顧銘夕,我是胡添力,我知道你一直想揍我,因為我霸占了螃蟹兩年!哈哈哈哈……我在高復呢,真羨慕你們念了大學,你不知道我現在有多痛苦!】

  【顧銘夕,我是吳旻,這是我號碼,保持聯系,有空來北京玩,我們再一起下棋!】

  【小顧小顧,我是葛小壯!就是蛤蜊啦!我總算聯系上你了!啥時候回來E市啊?生蠔帶著小珠回老家結婚去了,鯊魚哥和螃蟹去上海了,你又去了Z城,這邊就只剩我一個了!老!子!好!無!聊!啊!】

  ……

  整整一個下午,顧銘夕背靠牆壁坐在床上,手機的電板因為長時間打電話而變得滾燙,最後終於沒電關機。

  家裡只有他一個人,他卻覺得這是他到Z城以後,說話最多的一天,那些老朋友的聲音一個接一個地響在耳邊,他們的臉龐就在顧銘夕腦中閃過。

  他一會兒往左歪著腦袋,一會兒又往右歪著腦袋,一會兒又用嘴咬筆回著短信,脖子又酸又痛,但是他心裡卻有著無比的滿足。

  顧銘夕給手機充了幾分鍾電後,勉強地開了機,他抓緊時間給龐倩發了一條短信。

  【龐龐,謝謝你。】

  她很快就回了過來:【記得請我吃飯就行^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