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7 章 雙城生活(3)

  在退學的問題上,顧銘夕和李涵展開了一場拉鋸戰。隨著時間一天一天地過去,顧銘夕心裡也有些焦急,高考不是那麼簡單的事,他要復習迎考,還要以社會考生的資格回E市報名,意味著在春節前他必須要辦妥退學手續。

  但是退學必須要家長同意,顧銘夕難以說服李涵,李涵已經把很難聽的話用在他身上了,比如自私、不孝、沒有自知之明、不懂感恩、心比天高……

  顧銘夕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在這個過程中,李涵還做了一件很過分的事。她為了打消顧銘夕的念頭,在顧銘夕請求她幫他穿一下長褲時,她拒絕了。

  顧銘夕沒有辦法自己穿上秋褲和外褲,最終,他只能單穿著一條薄薄的外褲出門上課,零下10度的氣溫凍得他渾身發抖,兩條腿完全麻木了,到了學校,他連右腿都抬不起來。

  回來以後,顧銘夕又冷又餓,想要吃飯,卻發現廚房裡什麼都沒有。李涵一邊看著電視,一邊戴著老花眼鏡織毛衣,見顧銘夕默默地回了房,她起身去給他下了一碗麵條。

  香噴噴的番茄牛肉麵,上面還臥著一個荷包蛋。

  顧銘夕知道李涵是想告訴他,他離了人,根本就沒法獨自生存,雖然她用的方式粗暴極端,但顧銘夕也意識到了問題所在。

  他的母親為了他操勞了一輩子,年輕時為了照顧他,她還放棄了生育第二個孩子。步入中年後,他的父親出軌、離婚、再婚、生育,李涵卻從沒有拋下過顧銘夕。她沒有把自己受到的苦難怪罪到兒子身上,依舊任勞任怨地陪他讀書,照顧著他的飲食起居。顧銘夕沒有手,李涵毫無怨言地包攬下了一切家務,從不需要顧銘夕幫忙。他也一直心安理得地享受著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生活。

  可是現在,李涵的要求是什麼呢?

  她年華不再,容顏老去,受了感情的傷,只是想回到自己的老家,買一間房子,陪伴年邁的父母,培養年輕的兒子。這裡有她的親戚,還有學生時代的好友,落葉歸根,李涵已經退休,她再也不想離開了。

  而顧銘夕,他的身體條件注定了他無法像其他男孩子那樣,無牽無掛地獨自一人去往一個地方。那對他來說,真的是太難了。

  這真是一個矛盾又棘手的問題,顧銘夕有時候覺得,自己的確是有點自私和不孝,但有時候,他又感到了一些委屈。

  與龐倩打電話時,龐倩說:「要麼,你本科畢業了,考研到這裡來。」

  聽顧銘夕沒吭聲,她咬一下嘴唇,繼續說,「到時候,你媽媽不過來也沒關系,大不了,我也考研,和你一起住,我來照顧你。」

  她真的好天真,顧銘夕笑著說:「我和你怎麼住啊。」

  「研究生不都是兩人間的麼。」

  「你有聽說過男女生住兩人間的嗎?」

  「學校沒得住,大不了去外面租房子啊。」龐倩一點也不覺得有問題,「租一個兩室一廳,你一間房,我一間房,我可以照料你的生活的。你要是不愛吃食堂,我就去學做菜,我做給你吃好了。」

  「龐龐。」顧銘夕突然低聲說,「我這個人是不是很麻煩?」

  「哪有啊。」

  顧銘夕笑了一下:「算了,不講了,我估計是沒機會做你師弟了,我媽不同意我退學,我一點辦法都沒有。」

  龐倩也不知道要怎麼安慰他,但是她真的不喜歡聽到顧銘夕垂頭喪氣的聲音,她說:「顧銘夕,你別這麼灰心啊,我爸爸常說,船到橋頭自然直,沒什麼事是過不去的!」

  「我知道。」他說,「我自己也發現,最近這日子真的過得有些糟糕。」他做了個深呼吸,又說,「放到一年前,准備高考時,我怎麼也不會想到考上大學居然是這樣的一種狀況。」

  「馬上要期末考了,你要努力啊。」

  「嗯。」他應得有些心虛。

  龐倩又說:「再過半年,我就去找你。」

  「……」

  「我給你郵箱裡發過我現在照片,你看到了嗎?」

  「看到了,你現在很漂亮,變得會打扮了。」

  「楊璐教我化妝了,平時買衣服她也會指導我,教我怎麼搭配好看。」龐倩小聲說,「你怎麼從來不給我發張照片呀,你不是有電腦麼,怎麼還不能上網?」

  顧銘夕呵呵一笑,說:「我沒相機,也沒攝像頭,出租屋裡沒拉網線。」

  「可是,顧銘夕,我都大半年沒看到你了。」

  他說:「你不是說暑假要來找我麼,到時就見到了。」

  2004年1月,李牧賣掉了舊房,拖家帶口地住到了李涵的新家。兩老住了李涵的主臥,李牧夫妻住了顧銘夕的房間,李世宇在客廳搭了一張鋼絲床,而李涵則依舊和顧銘夕一起住在B大邊上的簡陋出租屋裡。

  李牧交新房房款時,李涵與他一同前去,她交給了他8萬塊錢,讓他好好過日子。李牧又向她開了口,說新房裝修錢不夠,想向姐姐借5萬元。

  李涵借給了他,讓他打了一張借條。

  這一年的春節,李涵一大家子人在她的新房吃年夜飯。她和李牧還有一個姐姐叫李純,嫁去了Z城邊上的一個縣,這一年也帶著丈夫、女兒回來團圓。

  顧銘夕的外公外婆看著兒女孫輩們齊聚一堂,很是開心,李涵看著自己裝修得溫馨雅致的新房,也是感動地流下了眼淚。

  只是,她一點都沒有意識到,作為這間新房的主人,她和顧銘夕,一天都沒有住過這房子。甚至於,吃過了年夜飯,他們還要回出租屋。

  年三十的晚上很冷,路上的雪積得很厚,李涵和顧銘夕一起裹著厚外套走在路上。天上是盛放的煙花,爆竹聲聲聲不絕,顧銘夕沉默地看著遠方,踩著吱吱嘎嘎的積雪慢慢地往前走。

  歲末年初,辭舊迎新,顧銘夕回憶起了剛剛過去的一年。

  他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就像是做了一場夢。他再也不是E市一中看台上那個青澀的少年,身邊也沒有了那個愛笑愛鬧的饞嘴女孩。他站在這個北方小城市的街頭,呼吸著陌生的空氣,被刀子一樣的冷風刮著臉頰,散亂的頭髮都遮住了眼睛。

  顧銘夕遙遙地望著東南方向,一千多公裡外,他的女孩,在那裡。

  剛結束的期末考,顧銘夕沒有再掛科,得益於考前的突擊復習,每一門課,他都是低空飛過了及格線。

  這時候的顧銘夕覺得生活很糟糕,但卻也像水一般得平靜。他想要培養起對計算機專業的興趣,既然無法退學,那就好好地學吧,花了時間、精力和人民幣,總不能真的只是一日一日地發呆便過去了。

  開年以後,李牧的房子就要開始裝修,到了暑假,他們就會搬走。謝天謝地,到時候顧銘夕就能和李涵一起搬離這出租屋了。

  而且,暑假時,龐倩還會來這裡,想到那個女孩,他總是會發自內心地笑起來。

  顧銘夕覺得自己和李涵的壞運氣總會慢慢過去,他也漸漸靜下心來,准備振作起來發奮學習,可就在這個時候,噩運又一次降臨。

  五月初的一天,顧銘夕回到出租屋時,敲了門,裡面居然沒人應。他只得把雙肩包弄到地上,用腳趾夾出了鑰匙打開了門。

  「媽——」他朝著屋裡喊了一聲,沒來由的心裡就有些發慌。

  出租屋小得可憐,幾乎可算一目了然,顧銘夕突然想起了念初一那年,他站在衛生間門口,看到李涵倒在血泊中的可怕情景。

  顧銘夕飛快地沖向了衛生間,沒人,又跑到了相鄰的廚房,一眼就看到李涵俯臥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