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8 章 雙城生活(4)

  煤氣灶上煮著一鍋湯,水已經快燒乾了,青菜早已發了黃,顧銘夕抬腳關了火,一下子就跪在了李涵身邊,他喊著她:「媽媽!媽媽!」

  他低頭俯身,用嘴去咬李涵背後的衣領,她整個人軟軟的,一點反應都沒有。

  「媽媽!媽媽你醒醒!媽媽!」顧銘夕又喊了幾聲,李涵還是一動不動,他真的慌了,也不敢隨便動母親,沖到客廳找到手機就撥了120。

  說地址的時候,顧銘夕的眼睛濕了,聲音也抖得厲害,但是他努力忍著沒讓眼淚掉下來。他知道這時候哭泣是最沒用的事了,不管李涵發生了什麼事,他是她唯一的兒子,是她最親的親人,他要做的絕不是掉眼淚,而是不慌不亂地把事情都處理好。

  在等待救護車到來的時間裡,顧銘夕快速地騰空了自己的背包,把李涵的身份證、病歷卡、錢包等東西放進包裡。想了想,他又給李牧打了一個電話,李牧一聽很著急,立刻說:「你先別急,我馬上過來!」

  幾分鍾後,救護車到了,醫護人員現場對李涵進行救治,確認她只是深度昏迷後,將她抬上了擔架。

  李牧騎著摩托車也趕來了,陪著顧銘夕一起去了醫院。

  醫院的急診室裡,醫生向顧銘夕詢問這些天李涵的身體狀況,顧銘夕說李涵這幾個月來一直覺得很疲勞,面色發黃,食欲減退,前幾天她總是說肚子脹脹的有點痛,還發過低燒,吃了一顆退燒藥睡了一夜就好了,母子兩個都沒有在意。

  醫生問:「病人以前有沒有得過慢性病?」

  顧銘夕示意李牧把病歷本給醫生看,答:「十一、二年前得過甲肝,後來痊愈了。」

  醫生點點頭:「我知道了,先去做個CT吧。」

  急診CT兩小時後出了結果,醫生面色凝重地把顧銘夕和李牧叫了過去,他告訴他們,初步診斷,李涵肝部有一個腫瘤,良性惡性不明,需要切片化驗。目前看來,惡性概率偏大,希望家屬做好思想准備。依腫瘤大小,如果確認是惡性,就是肝癌中期。

  這天晚上,顧銘夕和李牧通宵未眠,他們陪護在醫院裡,李涵一直都沒有醒來。天亮後,李純從鄰縣趕了過來,她是女人,照顧起李涵來要比李牧細心許多。顧銘夕一直陪在母親的病床邊,他腦子裡空空的,總覺得這一切實在太不真實。

  癌症——他從沒有將這兩個字和母親聯系在一起過,李涵看起來很健康,她才46歲,打扮一下依舊是個端莊美麗的中年女人。

  顧銘夕還曾經開玩笑地對她說,回了Z城,如果她想找個男朋友,他並不會反對。

  「就是得讓我把把關,看對方是不是好人。」那時候,顧銘夕依偎在母親身邊與她一起照鏡子,他看著鏡子裡的李涵,當年需要仰望的母親,現在個子只到他下巴了。他說,「媽媽,你還是很漂亮。」

  當時,李涵的臉頰上浮起了兩片紅暈,她攬著兒子的腰,說:「一把年紀了,還找什麼男朋友,媽媽的心願就是看你順順當當大學畢業,最好能再讀個研,然後找一份好工作,娶一個好姑娘,以後生個小孩,媽媽幫你帶。」

  人人都說好人有好報,李涵絕對是一個好人,她善良溫柔,大方得體,為□□、為人女、為人母、為人姐,都好得沒話說。以前在金屬材料公司上班時,她的人緣就很不錯,顧國祥有了外心,廠子裡的人背地裡都是幫李涵說話,那一陣子,顧國祥在廠裡的風評跌到谷底,最後,李涵都能顧全大局,和平離婚,不知叫多少女人覺得恨鐵不成鋼,卻叫男人們紛紛豎起大拇指,覺得有這樣氣魄的女人,最後的結局一定不會壞。

  顧銘夕一直都覺得,李涵最後一定會幸福的,她能找到一個好伴侶,在這個小小的城市安穩到老。他從來都沒想過,死亡,已經如影隨形。

  李涵在中午時清醒過來,看著病床邊姐姐和弟弟凝重的面容,她心裡略微有了數。找了個機會,她和顧銘夕單獨交談了一番。她讓兒子不要瞞她,告訴她,她得了什麼病。

  顧銘夕說:「媽,還在化驗呢,要過兩天才有結果。」

  「是癌症嗎?」李涵問。

  「不一定的。」

  看著顧銘夕憔悴的臉龐,李涵伸手撫上了他的臉頰,她笑了一下,說:「放心,媽媽沒有那麼容易死的,媽媽死了,你怎麼辦呢?」

  兩天後,李涵的腫瘤切片結果出來了,是惡性。

  李純和李牧商量了一下,把李涵轉到Z城最好的醫院去復診,結果還是一樣。

  那些天,顧銘夕日日夜夜都陪在醫院裡,班長給他打電話時,他只是說,媽媽生病住院了,他沒辦法回去上課。

  李純知道了這個事,勸顧銘夕回校上課,在她眼裡,顧銘夕就還只是個孩子,大人生病,孩子是幫不了什麼忙的。

  她說:「我和你舅舅,還有你舅媽、姨父會輪著陪在醫院裡,還有護工,你不要擔心。」

  最後,是李涵將他勸回了學校,她說,馬上就要期末考了,她不想看到他再有不及格。

  顧銘夕開始學校、出租屋、醫院三頭跑,他把自己家裡的情況告訴了輔導員,輔導員安排了班裡幾個男生照顧他的日常生活,主要就是上廁所和食堂打飯。

  下午下課後,顧銘夕第一時間就趕到醫院,一直陪母親到謝絕探視的時間,他才一個人回出租屋。

  每天晚上,他都是獨自一人住在出租屋裡,顧銘夕自己洗衣服、晾衣服,自己燒水,偶爾還打掃下衛生。

  一個人生活,他難免會碰到一些困難,比如剛燒開的水壺很燙,顧銘夕只能坐在椅子上,高高地抬起雙腿,用雙腳提著水壺把水倒進熱水瓶裡。有一次,他的腳趾被燙了一下,裝滿了滾水的水壺跌落下來,雖然顧銘夕反應快,第一時間跳了開去,但還是被濺出的滾水燙傷了腳,起了好幾個大水泡。

  他沒有把這些事說給任何人聽,只是自己用針挑破了水泡,去藥店買了燙傷藥。

  李涵的病情經過醫生的診斷,大家討論後,認為手術切除腫瘤是最好的方式。但是她目前的情況還不適宜手術,需要先做一期化療。

  當她的身體狀況調整到一個比較好的程度時,化療開始了。李涵對化療的反應特別劇烈,她什麼都吃不下,成天覺得頭暈、惡心、乏力,三天的用藥結束,她整個人都瘦了一圈,眼眶深深地凹陷了下去。

  與此同時,她的治療費正在源源不斷地付出。李涵的退休和醫保關系在E市,她在Z城看病需要先付全款,再回E市醫保報銷。她的銀行卡在顧銘夕身上,李牧幾乎天天催他去繳款,因為治療費又不夠了。

  李涵問李牧,她借他的5萬塊能不能先還點兒。李牧雙手一攤,錢都用在裝修上了呀,家裡兩個老的一個小的,他總得留點兒錢急用吧。

  李純給了顧銘夕1萬塊,李涵的一些老同學和親戚來看她,都給了一些經濟資助,少的1000,多的5000,陸陸續續也湊了兩萬。

  李牧有點兒不好意思,乾脆喊他老婆來全程照顧李涵,反正黃伶俐沒工作,就當免費做護工。

  於是,顧銘夕去醫院陪伴母親時,時常能看到黃伶俐在吃探病的人送的水果、糕點、保健品,吃不完還帶回家。看到顧銘夕她也不躲,說:「你媽媽沒胃口,不吃就壞了。」

  她問顧銘夕要錢,美其名曰給李涵煲雞湯、煲魚湯,可是最後,這些東西都是進了她自己和李世宇的肚子裡。

  「你媽媽沒胃口,說吃不下。」她說。

  看在黃伶俐貼身照顧李涵的份上,顧銘夕咬牙忍下。李涵在醫院住了半個月,醫生說可以回家休養,過一段時間去醫院復查,看看能不能進行手術。

  顧銘夕向李牧提出,能不能讓李涵住回新房,出租屋的條件實在太差了,根本就不適合病人養病。李牧說可以啊,到時讓李涵住到顧銘夕的房間,他一家三口和顧銘夕一起睡客廳。

  他就是裝傻,不願意花錢出去租房,顧銘夕沒法子和他鬧僵,還是帶著母親回了出租房。

  他覺得自己很窩囊,真的,他從來不知道自己居然這麼無能。那是他和媽媽的房子,有著舒適的床,是他們去家具市場一張一張躺過以後挑回來的。新房子窗明幾淨,窗外是公園,空氣很清新。可是,他卻沒有辦法讓他重病的母親去那裡休養。只因為,在很多方面,他必須要靠李牧幫忙。顧銘夕沒有手臂,離開了學校,他才發現自己在外辦事真的非常不方便,醫院裡的許多事都要靠李牧、李純、黃伶俐來打理。甚至,李涵躺累了想起來坐一會兒,顧銘夕都沒法子扶她。

  回到出租屋,顧銘夕讓李涵睡在他的床上,黃伶俐白天來照顧李涵,晚上則全是顧銘夕陪伴。

  在這樣的狀態下,顧銘夕上課時實在難以專心,他根本就看不進書,去機房上機時,他也都是對著電腦屏幕在發呆。

  他的手機已經很久沒有開機,偶然地開一次,竟收到了100多條短信,其中大部分都是龐倩發來的。

  顧銘夕身心俱疲,他咬著筆給龐倩回短信:【龐龐,你暑假裡不要過來了,我媽媽最近身體不好,我們大概要去外地看病。】

  龐倩的電話很快就來了。

  她問:「顧銘夕,阿姨生病了?」

  他答:「嗯。」

  「什麼病啊?」

  「小毛病,你不要擔心。」

  「我可以過來看看阿姨的。」

  「不用了,真的,路那麼遠,你來了我也沒時間招呼你,而且我們真的有可能去外地。」他耐心地說服她,「龐龐,我們會有機會見面的。」

  龐倩沉默了好一會兒,終於同意了,她想自己這時候過去的確會添亂,她又問:「顧銘夕,你這段時間為什麼一直不開機?」

  「我很少有空下來的時候,基本上,都在忙,或者在路上。每一次手機響,我都沒辦法第一時間接聽,看短信、回短信就更不要提了,手機一直在口袋裡振動,會令我非常煩躁,所以我就乾脆不帶手機了,你能理解嗎?」

  他的語氣很誠懇,龐倩噤了聲,最後說:「能。」

  顧銘夕歎氣:「嗯,那就好。」

  大一結束時的期末考試,顧銘夕又一次掛科三門,輔導員找他談話時,他思索了一會兒,說:「老師,我想休學一年。」

  暑假裡,李純陪著李涵和顧銘夕去了Z城所在省份的省會S市,李涵住進了省裡最好的醫院,准備接受肝腫瘤切除手術。

  李純、李牧都要上班,李涵手術前後的半個月,黃伶俐到了省會照顧她。術後休養期間,她回了Z城。

  那一段時間,只有顧銘夕一個人陪在李涵身邊。

  他們在醫院邊上租了一個小單套,李涵睡床,顧銘夕睡地上。

  很多年後,顧銘夕回想起那段時間,都會覺得像是一場夢。就是在那時,他學會了買菜切菜,做飯洗碗。

  他背著他的雙肩包去菜場,看中了什麼菜,就讓老板稱一點,塑料袋一包,放進他背後的大包裡。他的脖子上掛著一根繩子,下面吊著一個零錢包,顧銘夕讓老板自己從裡面掏錢、放找錢,沒有人會去欺負他,對於這樣的一個男孩子,絕大多數人都會給予一些幫助,賣蝦的老板會多給他一些蝦,賣菜的老板會多給他一把菜。

  回到屋裡,顧銘夕開始洗菜、切菜,就是用兩只腳。

  一開始用腳趾夾著菜刀切菜時,他根本就做不好,差點要切到左腳的腳趾頭,不過做得多了,他慢慢地熟練起來,現在已經切得很像模像樣。

  炒菜並不難,難的是炒完以後端出來,這一點,顧銘夕一直沒有想到辦法,只能讓李涵從床上起來幫助他。

  術後一個月,李涵還要進行兩期化療,因此,他們一直沒有回Z城。從7月到9月,李純、李牧和黃伶俐斷斷續續地過來照顧李涵,顧銘夕整理發票時發現,已經用掉了25萬。

  母親卡裡的錢所剩無幾,但是後續治療、吃中藥的開銷是巨大的。顧銘夕覺得,自己要想辦法了。

  與李純商量以後,他收拾了東西,背著雙肩包獨自一人登上了回E市的火車。一方面是幫李涵去進行醫保報銷,另一方面,他想去求顧國祥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