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0 章 不見不散

A- A+

  從籃球館出來以後,盛峰朝著楊璐使了個眼色,楊璐立刻心領神會,拖著另一個男生說要去吃夜宵,一溜煙兒地跑了。

  四人行一下子變成了二人行,龐倩專心走路,盛峰負著手走在她身邊,說:「剛才的球賽挺精彩的啊。」

  「啊?是嗎?」龐倩很老實地說,「其實我看不太懂籃球,我就是去湊個數的。」

  「那足球呢?」

  「也不太喜歡,看不懂。」龐倩笑笑,「我喜歡乒乓球。」

  「我知道,我看你打過,打得挺好。」盛峰抬腕看表,「還有點時間,要不要一起去喝杯奶茶?我請客。」

  龐倩連連搖頭:「不要了,明天上課要用的作業我還沒弄完。」

  「哦。」盛峰微笑,「那我送你到寢室樓下吧。」

  再過兩天就是國慶長假了,走到龐倩的寢室樓下,盛峰問她:「長假你回家嗎?」

  「回的。」

  「票買了嗎?」

  「還沒有,我是想明天去火車站現買,回E市的票不緊張。」

  盛峰說:「我也沒買,要不,明天晚上一起走?」

  龐倩看了他一會兒,說:「行吧,到時候電話聯系。」

  夜已經深了,女生寢室樓下人並不多,光線暗暗的。有些女生帶著書本從自修室、圖書館回來,還有些小情侶正抱在一起卿卿我我,難捨難分。

  盛峰看著那些膠著的情侶,面色有些紅,他在龐倩面前站定,問:「國慶節有沒有什麼安排?要是沒有,到時候我們可以一起出去玩,E市周邊新出了幾個景點,好像挺不錯的。」

  「……」龐倩撓撓頭髮,「不用了,就那麼幾天,我想多陪陪我爸媽,還要去看看外公外婆,爺爺奶奶。」

  「暑假不是才陪了兩個月麼。」

  龐倩答不上來了。盛峰已經追了她一年,內線楊璐和外線汪松都告訴盛峰,龐倩心裡有一個人,那個男生在外地,但是盛峰覺得自己一點兒也感覺不到他的存在。

  尤其是最近的半年,連楊璐都說,龐倩已經很久很久沒躲被窩裡打電話了,平時,她沒和人發短信,也沒有QQ聊天,更沒有視頻,總之,完全不像是個有男朋友的人。

  楊璐問過龐倩,不是說暑假要去外地和男朋友見面麼,怎麼又沒去了呢?龐倩一張臉就變得臭臭的。

  盛峰覺得,龐倩和那男生不是在瀕臨分手的邊緣,就是已經分了,不管怎樣,現在對他來說,是最好的機會。

  寢室樓前的風有點涼,盛峰拉了拉龐倩衣服後面的帽子,突然開玩笑般地將帽子戴在了她頭上,帽沿遮住了龐倩的眼睛,她叫起來:「你幹嗎呀!」

  「小心別感冒。」盛峰笑嘻嘻地說著,還拍了拍她的腦袋,「螃蟹,你什麼時候能不背著殼兒對我?」

  「你見過沒殼的螃蟹嗎?」龐倩拉下了帽子瞪他,還後退了一步。這時,有兩個女生晚自修回來,她們走過龐倩身邊,其中一個女生說:「咦,那個男生,是不是沒有手的?」

  好像有一道閃電劈過了龐倩的腦袋,驚雷在她耳邊炸起,她的心突然就猛跳了起來。她「倏」地回頭,一眼就看到了那個倚在牆邊的人。

  路燈昏黃的燈光幽幽地照著他,將他的身影在地上投下長長的一線。

  從頭到尾,他並沒有躲過,他一直就靠在那裡,看著他的女孩和另一個男孩一路走來,說說笑笑。那個男孩看著挺斯文的樣子,還親暱地拍了拍她的腦袋,他的眼神灼熱,足以透露他的心意。

  顧銘夕都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開口喊她,索性就一直沒有吭聲,直到龐倩回過頭來,瞪大眼睛望向了他。

  顧銘夕驚訝於龐倩的變化,她染了頭髮,剪了很時尚的斜劉海,臉上化著淡妝,她穿一件寬鬆的紫色帶帽運動衛衣,底下是黑色鉛筆褲,光著腳穿著一雙板鞋。

  他本來以為藝術照上的龐倩變得美麗是因為圖片處理,可是看到她本人,顧銘夕才知道,他的龐龐,是真的已經蛻變成了一個亭亭玉立的女孩。

  他的背脊離開了牆壁,往前走了兩步,他很努力地向著她笑了一下,說:「嗨,龐龐。」

  龐倩的眼睛早就紅了,聽到他的聲音,眼淚奪眶而出,她向著他飛奔而來,在寢室樓下男生女生們驚訝的視線裡,她張開雙臂,一頭就撲到了顧銘夕身上,緊緊地抱住了他。

  「顧銘夕——」

  她的力道是那麼得大,沖擊得顧銘夕差點要站不穩,他晃了晃身子,她已經在他胸前放聲大哭起來。她哭得那樣傷心,那樣委屈,仿佛時間、空間隔開的並不是距離,他們之間根本就沒有隔閡,有的,只是深厚的思念。

  顧銘夕定定地站在那裡,心中動容,他能感受到龐倩濃烈的情感,他自己又何嘗不是。他忍不住就低下了頭,用自己的臉頰去磨蹭她頭頂的髮,龐倩突然抬起頭來看他,她一臉的眼淚鼻涕,妝都弄花了,她吸吸鼻子,說:「咿——顧銘夕,你好臭啊!」

  顧銘夕的臉瞬間就紅了,他坐了一夜火車,已經兩天兩夜沒洗澡了,胡子沒刮,連臉都沒好好洗過,身上肯定混著汗臭味。他掙了掙身子,小聲說:「你鬆開,我身上髒。」

  「我不要!」龐倩又把臉埋在了他胸前,還把手臂收得更緊,「顧銘夕,我想死你了!你這個人有沒有良心的!我給你發多少短信打多少電話你知道嗎?你幹嗎不開機啊!你送我一個手機你自己不開機你什麼意思啊!嗚嗚嗚嗚……」

  盛峰在邊上目瞪口呆地看著龐倩,他認識她一年了,說實話,龐倩是個挺外向挺爽朗的女孩,但盛峰還真是頭一次看到她這樣失控。她就像個八爪章魚似的抱著那個男孩,盛峰仔細地看,還真是個沒有手臂的男孩,他有點難以承受這個突如其來的打擊,忍不住就開口喊了她:「螃蟹。」

  龐倩這時候才回過神來,記起自己是在寢室樓下,她睜著一雙紅通通的眼睛看四周,發現大家果然都在看她。她抹掉眼淚,看到盛峰已經走到身邊,龐倩指指顧銘夕,說:「這是顧銘夕,是……是……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

  她又指指盛峰,對顧銘夕說:「這是盛峰,是我同班同學。」

  她的眼裡有難抑的光彩,臉上的神色比任何時候都要鮮活生動,盛峰能體會到龐倩極度欣喜的心情,他是個有分寸的人,知道這時候說什麼都不合適,他見龐倩和顧銘夕老友重逢,笑著打了個招呼,又說了句「明天見」就離開了。

  他一走,龐倩就真的完全放開了,她拽著顧銘夕的衣角,仰頭看著他,她都一年多沒見到他了,連張照片都沒見著,此時見到,龐倩也和龐水生、顧國祥一樣,被顧銘夕黑黑瘦瘦、邋裡邋遢的形象驚到了。

  「你去挖煤了?!」龐倩甚至伸手去摸他的臉頰,手指撫過他冒著胡茬的下巴,「你怎麼瘦那麼多啊!你不吃飯的嗎?還曬得那麼黑!頭髮幹嗎剪掉了?一點都不好看!顧銘夕你怎麼會在這裡?你是回來過國慶節嗎?要回E市?」

  她問了一連串的問題,眼睛根本就不捨得離開他的臉,她又哭了起來:「我還以為我找不到你了,我甚至想說服我爸,國慶節去Z城,去你學校找你呢。」

  顧銘夕笑了:「你別哭了,我剛去E市辦事,回Z城順路經過上海,就想著來看看你。」

  「你幾時回Z城?」龐倩一下子就止住了哭,瞪大眼睛問。

  「明天……」

  她不假思索地叫起來:「把票退掉!」

  「啊?」

  「在上海待幾天嘛,顧銘夕,我求求你,你不要那麼快走。」龐倩拉著他的衣擺,不停地搖晃,「後天就放假了,我有時間的,我不回家了,陪你在上海玩一下,我們學校有招待所,房間很好的,你要是覺得一個人住不方便,我可以陪你住……」

  「龐龐。」他打斷她天馬行空的念頭,「我晚上睡鯊魚哥那裡,剛才已經和他聯系過了。」

  「你明天不要走……」龐倩的聲音哽咽了,雙手揪著他的衣領,「顧銘夕你不要走,再多留兩天嘛,兩天就好了。」

  他見不得她這樣哭泣,終於妥協了:「好了好了,我明天不走,你不要哭了。」

  龐倩一下子就破涕為笑,眼睛亮亮地看著他。

  她送他去門口打車,走在路上,她的手一直拉著他的T恤下擺。

  「你幹嗎一直拉我衣服啊?」顧銘夕問。

  「我喜歡!」龐倩撅著嘴,在他身邊晃啊晃,「誰叫你老是鬧失蹤,我根本就不敢放開你了。我怕我一放手,你就『砰』一下,像陣煙似的消失了。」

  顧銘夕抿著嘴輕輕地笑起來,龐倩問:「顧銘夕,你媽媽現在病好了嗎?」

  說到母親的病,顧銘夕的心情又沉重了,但是他不想讓龐倩擔心,只是簡單地說:「好很多了。」

  龐倩見他不願意多說,也不再問。他們已經走到了校門口,龐倩說:「顧銘夕,明天早上8點半,咱們在這兒會和,好麼?」

  「要去哪兒嗎?」顧銘夕問,「你不用上課?」

  「我明天上午沒課,我帶你到處走走。」龐倩說,「你答應我,8點半,校門口等,不見不散。」

  她逼視著他,顧銘夕終於點頭:「我答應你。」

  「你要是不來,我出門就被車撞!」她咬著牙說。

  「龐龐!」顧銘夕皺眉看她,「不要胡說。」

  「我只是要你知道,你必須得來。」龐倩死死地捏著他的衣服下擺,低著頭說,「顧銘夕,你必須得來。」

  他深深地看著她,最後重重點頭:「我一定來。」

  顧銘夕打車去了鯊魚家,鯊魚在浦東開了一家燒烤店,生意不錯,他還交了個女朋友,兩個人同居著。

  顧銘夕一直和鯊魚保持著聯系,這天晚上,久未見面的兩人一起喝了十幾瓶啤酒,最後席地睡在客廳地上。

  清晨6點,寒冷的地板凍得顧銘夕睜開了眼睛,他坐起來,感覺自己頭皮發癢,低下頭,聞到自己身上酸臭的味道,他才想起自己已經很久沒洗澡了。

  他自己都被自己前所未有的邋遢逗笑了,看看身邊睡得四仰八叉、呼聲大作的鯊魚,顧銘夕站起了身,腳趾從背包裡夾出換洗衣服,把衣服搭在肩上,咬著那支「不求人」就去了衛生間。

  鏡子裡的年輕男人眼皮浮腫,頭髮油膩,下巴上是一片青色的胡茬,一件白色T恤已經穿了好幾個日夜,皺得像老鹹菜一樣了。

  顧銘夕對著鏡子做了個深呼吸,坐在馬桶蓋上,彎著腰、腳趾夾著衣領脫掉了上衣。他俯身在盥洗台前用腳刷牙、洗臉、刮胡子,又進了淋浴間仔仔細細地為自己洗澡洗頭,最後,他換上了一身乾淨的衣褲,天藍色的短袖襯衫,米色長褲,他又一次站在鏡子前看自己,終於自我體會到了一絲神清氣爽的感覺。

  鯊魚的女朋友小樂已經把鯊魚弄醒了,正在廚房給兩個男人做早餐。鯊魚赤著上身,穿著個大褲衩跑到衛生間門口,看到顧銘夕就樂了:「呦,挺帥的哈。」

  他抓了點嗜喱膏抹在顧銘夕的頭髮上:「你今天要和小螃蟹約會呀?」

  「……」顧銘夕臉紅了,鯊魚幫他抓了抓頭髮,又幫他把襯衫整得服帖一些,說:「小孩,你今天先不要去想你媽媽的病,這麼久沒見小螃蟹,好好和她玩一玩吧,開心一點,知不知道?」

  他大力地拍拍顧銘夕的背,又塞了好幾張百元鈔票到他褲子口袋裡:「你來上海,哥應該做東請你去玩,但是不能打擾你和螃蟹約會啊,所以,你們今天的活動哥來買單,你別省錢,螃蟹愛吃什麼愛玩什麼你盡管陪著她去。」

  顧銘夕愣了一會兒,並沒有推辭,他說:「謝謝你,鯊魚哥。」

  看著時間差不多,鯊魚開車將他送到了國定路上的財大正門口。

  早上8點20分,財大門口車輛密集,路人們形色匆匆,龐倩走出校門,心情忐忑地四下張望,突然,她聽到了那個熟悉的聲音。

  「龐龐。」

  她猛地回頭,就看到了他微笑的臉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