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3 章 瘋狂聖誕

A- A+

  「到家了?路上沒什麼事吧?嗯,沒事就好。」

  鯊魚坐在自己的燒烤店門口,一邊抽煙一邊打電話,「哦,我和她說了,沒說得太具體,就是說你最近碰上了一些事,挺麻煩的,大概近期不會和她聯系了。我叫她好好學習天天向上,不要再惦記你了。」

  顧銘夕聲音啞啞地問:「她怎麼說?」

  「還能怎麼說啊,哭唄,哭得像個傻子一樣,足足哭了一個小時,就站在大馬路上,我怎麼勸都勸不住。後來好不容易勸住了,一點兒也不能提起你,提一句,那眼淚就吧嗒吧嗒地下來了,艾瑪看得老子都想哭了。」

  顧銘夕:「……」

  「小孩,你至於麼,有什麼事兒是過不去的呀。」鯊魚還想勸他,顧銘夕打斷了他:「對啊,鯊魚哥,沒什麼事是過不去的,所以,龐倩會好起來的,你放心吧。」

  顧銘夕回到了李涵身邊,回到了省會S市的那間小出租房,他的生活立刻又被醫院的消毒水味、日常的柴米油鹽所圍繞。

  住院的時候,有時候沒有親戚過來照顧,顧銘夕就花錢請護工,畢竟他是個男孩子,還沒有雙臂,實在無法貼身照顧李涵。出院休養時,如果李純、黃伶俐沒來,顧銘夕就擔起了家裡大大小小的事。

  他買菜做飯、打掃洗衣,還要服侍李涵的飲食起居,他做事本就比常人要慢,這時候也沒有辦法,只能天不亮就起床,一件件事慢慢地做,一個個困難慢慢地克服。實在做不了的事,顧銘夕會請隔壁的房東來幫忙,房東是個好心的大媽,看著顧銘夕這樣子也十分心疼,平時自然是願意搭把手的。就這樣,一天一天,日子也算是熬下來了。

  李涵醫保報銷的錢已經到賬,經過了第一次報銷,顧銘夕掌握了方法,和鯊魚說定,以後每隔一個季度,他把所有的資料、單據寄給鯊魚,由鯊魚幫忙去E市報銷。

  他從E市帶回了10萬塊錢,其中顧國祥這裡有7萬,龐水生給了2萬,鯊魚給了1萬,顧銘夕把這些錢數都仔仔細細地記在了本子上,包括之前李涵的親友送來的錢。

  這些都是人情,以後要還的。

  看病用錢真的是一個無底洞,一瓶進口的掛針藥水就要500塊,一天掛一瓶,還是全自費,別的家屬都和顧銘夕說這個藥效果很好,顧銘夕咬咬牙,給李涵用上了。

  還有病友介紹李涵去昆明看一個中醫,說是醫術極高明,多少肝癌晚期的人,醫生都說沒得救了,去他那裡吃了兩個月中藥,就活下來了。

  顧銘夕其實不太信這樣的說法,但是李純和李牧被這樣神乎其神的宣傳弄得深信不疑,所謂病急亂投醫,李純當即就說要陪李涵去昆明,好像李涵吃了中藥馬上就能痊愈似的。顧銘夕勸不住她們,只得買了三張飛機票,和她們一起去。

  這一趟昆明行用了三天兩夜,花去了8萬塊錢,全自費。李涵定下了三個月的中藥量,由那個中醫每隔半個月寄過來一次。

  出租屋裡每天飄起了中藥香,顧銘夕負責給李涵燉藥,現在的他用雙腳做廚房活已經十分熟練,他甚至還能用腳剖魚、洗魚、刮魚鱗。只是相對應的,他的腳上也多了許多大大小小的傷疤,有剪刀戳的,有菜刀劃的,有鍋子燙的,還有不小心打碎碗碟後撿拾時,被瓷片割的。

  他已經習以為常,給自己備了一些創可貼、燙傷藥、止血繃帶,腳弄破了就用水沖沖,上點藥,很少求人幫忙。

  手術後的李涵看著精神很好,每次去醫院掛水,病友都說她手術做得很成功,一定是吉人自有天相。李涵笑呵呵地靠在顧銘夕身邊,對她們說:「我當然沒有活夠啊,我兒子都還沒大學畢業呢,我就算要死,也得等到我家銘夕結婚生子啊,我得看到有個好姑娘能照顧銘夕了,我才能走得安心。」

  顧銘夕在旁邊不滿地說:「媽,你胡說什麼呢。」

  「媽哪裡是胡說。」李涵抻了抻顧銘夕空空的衣袖,笑道,「我兒子就是沒胳膊,你們看,他長得多俊啊,個子高,腦袋又聰明,這要是有了胳膊,不知道有多少姑娘追著跑呢。」

  生病以後,她時常會說傻話,顧銘夕看著周圍病友似笑非笑的目光,默默地轉開了頭。

  一切似乎在好轉,可是,十一月底,李涵術後四個月去醫院復查,經過CT檢查,她的肝部病灶處又有了一顆直徑3厘米的腫瘤,這意味著,她的肝癌復發了。

  ---

  2004年的平安夜正好是個周五,室友們說要去外面Happy,楊璐拉龐倩一起去,龐倩沒答應。

  「你給點兒面子嘛,我和盛峰說了一定能把你約出去的。」楊璐拉著龐倩的胳膊晃啊晃,「走嘛走嘛。」

  「我說了我不去了!」龐倩真的很懊惱,頭一次對著楊璐發了脾氣,「你幹嗎老是要幫盛峰啊!你得了他什麼好處啊?我都說了我不喜歡他!我說了我有喜歡的男孩子!我和盛峰說得那麼清楚了他聽不懂的嗎?就算他不懂,你也聽不懂嗎?!」

  楊璐懵了,邊上另兩個室友也傻眼了,一會兒後,楊璐哭了,抹著眼睛走出了寢室。

  薛雯雯追了出去,吳飛雁坐到了龐倩身邊,說:「好啦,螃蟹,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也別沖著我們發火啊,要發火找盛峰去嘛,要麼,去找你那個失蹤的男朋友。」

  龐倩後悔又郁悶,一張臉臭得要死,吳飛雁繼續說,「說實話,盛峰還真挺有毅力的,換成別人,要麼就是男孩子早早地放棄,要麼就是姑娘早早地答應,也就是你們倆,這都一年半了,還沒糾纏出個結果來。但是我理解你,你不喜歡嘛,他再好也是白搭。」

  龐倩感激地看了她一眼,吳飛雁又說:「還有啊,你別這麼說楊璐了,你是真的沒有發現嗎,楊璐她……其實對盛峰有點兒意思的。」

  「啊?!」龐倩大吃一驚。

  吳飛雁說:「盛峰說過,他想找個E市的女朋友,以後畢業了,想留上海一起留,想回老家一起回,能奔著結婚走的。璐璐是上海人嘛,又是獨生女,肯定不會跟著盛峰去E市的呀,所以她也沒說過什麼,但是大家一個寢室的,都是女孩,還能感覺不到?」

  龐倩傻了,她是真的一點也沒感覺到,她只知道,楊璐簡直就是盛峰安插在她身邊的眼線,她平時有點兒風吹草動,楊璐會第一時間通知盛峰。

  龐倩主動去外面找楊璐道歉,她也不說破自己知道了她的心事,只說願意和大家一起出去玩,楊璐破涕為笑,立刻就給盛峰發了短信。

  三個同班的男生來寢室樓下等她們,龐倩下樓時覺得頭皮都要炸了,因為盛峰手裡抱著一個半人高的大熊,被另兩個男生推搡著走到了龐倩面前。

  龐倩好煩啊,尤其是楊璐還在身邊,她悄悄地看楊璐,她的臉上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龐倩一點兒也不想要這個熊,但是站在寢室樓下,又是聖誕節,不接的話就太小家子氣了。

  正糾結得要死時,龐倩的電話突然響了,她像碰到救兵似的接起來,語氣激動:「喂!」

  「Merry Christmas!」一個年輕男人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很好聽,「猜猜我是誰?猜中有獎品!」

  「啊!」龐倩大喊一聲,身邊的同學們都嚇了一跳,電話裡的人也叫起來:「幹嗎?嚇死人啊!螃蟹,你在學校嗎?我在你們學校門口,到上海來過聖誕,見個面唄!」

  救兵啊!真的是救兵啊!龐倩從來沒有那麼大的膽子,她一臉的感動,說:「親愛的!你終於回來了!我想死你了!我現在就在寢室樓下等你,你快來!快來!Mua!」

  電話裡的人:「……」

  龐倩把地址報給了他,就把電話掛了,邊上的人面面相覷,盛峰的臉色差到極點,龐倩說:「對不起,我男朋友來了,不能和你們出去玩了。」

  幾個人都沒說要走,楊璐愣愣地看著龐倩,一會兒後,一個高個子的男人款款而來。

  他穿一身黑色短大衣,身材像個T台男模,髮型酷炫,一張臉帥得要命,他走到龐倩身邊,攬住了她的肩,笑嘻嘻地說:「Honey,你現在好漂亮啊。」

  龐倩一臉嬌羞地配合,對著邊上的眾人說:「給你們介紹下,這是我男朋友,謝益。」

  謝益笑得露出一口白牙:「你們也可以叫我Martin。」

  ---

  謝益開著車帶龐倩去了酒吧,他和幾個朋友一起來上海玩,男男女女都有,龐倩不認識他們,加入不到他們的話題,就一個人默默坐在一邊,也不喝酒,只顧自喝著果汁。

  謝益看出她不開心,一屁股坐到她身邊,問:「你怎麼了?都不像是我認識的螃蟹了。」

  龐倩笑笑:「沒什麼呀,看到你,我很開心。」

  「剛才那個戴眼鏡的在追你嗎?小螃蟹現在市場很好啊。」謝益穿著一件V領的針織衫,胸肌隱隱顯現,龐倩覺得他好騷——包,說:「我的市場再好,也好不過你吧。」

  「別叉開話題,告訴我,你幹嗎不開心?」

  「……」

  「你和顧銘夕現在怎樣了?」

  他不提顧銘夕還好,一提顧銘夕,龐倩的眼淚就掉下來了,謝益被她哭得措手不及,趕緊抽紙巾遞給她。

  龐倩抽抽噎噎地哭了半天,才斷斷續續地把事情的經過說給了謝益聽,謝益聽完以後,問:「這三個月,你都沒聯系上他?」

  「他把手機號銷了。」龐倩說,「你叫我怎麼聯系他。」

  「他不是在B大讀書嗎?」

  「是啊,我打電話去B大學生處問,人家也不肯說,我是想去找他,但是怎麼去嘛。我還有他外婆家的地址呢,當初給他寄過禮物的。」

  謝益想了一會兒,突然問她:「帶身份證了嗎?」

  龐倩愕然:「帶了。」

  他一把拉起了龐倩的手,把她的外套丟給她,說:「走!要找一個人還不簡單,我就不信找不到了。」

  龐倩大驚:「去哪兒呀?」

  謝益大笑:「不是說你猜對了有獎品麼,我帶你去找他!」

  謝益開車帶龐倩去了機場,買了兩張去S市的機票,龐倩懵裡懵懂地跟著他上了飛機,半夜2點,他們已經降落在了S市機場。

  走出機場,龐倩眼前一亮,明明是深夜,可周圍的感覺卻很明亮,白茫茫的世界,S市下了大雪。